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984

  第1926章 杀字可解万事

  “你when the time comes 将你younger brother 送过来,我教教他便是。”

  几人正聊着天,外面突然闯进来一群人。

  “grandfather ,就是他。”

  只见一名青年指着贺石头,阴沉的说道。

  “我爹爹临死前的那天中午,曾经来找过贺石头。

  顺道看了看自己寄养在这里的大千瘦马。”

  贺石头转过头,他认得出这群人。

  领头的,乃是Celestial Clan 的族老,也是徐bladesman 的爹爹徐秧。

  而那青年则是徐bladesman 的儿子,名叫徐晨。

  他昨晚刺杀徐bladesman 时,这徐晨并不在家。

  或者准确来说,徐晨经常跟一些gang of scoundrels 夜不归宿,基本上就没有回家的时候。

  徐bladesman 也是放纵溺爱对方。

  “诸位找我做什么?”贺石头皱眉说道。

  “你说,我爹的死是不是与伱有关?”徐晨shouted loudly 。

  不管有没有关系,一上来就先声夺人,而且将责任推到贺石头的身上。

  尤其是徐晨看到孟鱼卿在贺石头的家里,心里更是妒火燃烧。

  “贺石头must 死,”徐晨内心暗自琢磨。

  自己的爹爹死了,他虽然难过,但也能够接受。

  反正有grandfather 在,自己在族内的地位不会变的。

  只不过孟鱼卿迟迟不答应嫁给他,徐晨有些不想推迟下去了。

  他决定利用贺石头的生命安全来威胁孟鱼卿。

  反正这种事情他没少做。

  “没证据的事情,莫要血口喷人,”贺石头也不是傻子。

  解释道:“我与徐bladesman lacking hatred and enmity ,杀他做什么?
  而且徐bladesman 什么cultivation base ,岂是我能杀害的。”

  听到这话,几人也都nodded 。

  贺石头这话倒是有理。

  不过那徐晨却将目光落在旁边的Xu Zimo 身上。

  他自然是早有打算。

  趁着father 被杀,完全可以栽赃嫁祸,顺便将贺石头也除掉。

  这样以后没人管自己了,还能除掉轻敌,one move, two gains 。

  “他是谁?”

  徐晨指着Xu Zimo ,shouted loudly 。

  “这不是咱们Celestial Clan 的,分明就是个外人。

  咱们Celestial Clan 以前都平安无事,突然出现的外人,我爹就死了。

  你敢说没有关系?”

  “Brother Xu 身受重伤,一直在养伤,哪有精力杀你爹,”贺石头连忙说道。

  “takes part or not ,审问过才知道,怎能听你一家之言。”

  徐晨说着转过头,looked towards 旁边的老者。

  说道:“grandfather ,依我看,还是将这些人抓起来慢慢拷问。

  免得他们都跑了。”

  “谁给你们的权利可以随意杀人的,”贺石头shouted loudly 。

  “我要去找patriarch 告状。”

  “这是我们的家事,patriarch 不管的,”徐晨said with a sneer 。

  一旦抓起来了,那就好办了。

  还怕拿捏不了一个小小的孟鱼卿嘛。

  “抓,”旁边的徐秧也是instructed 。

  身后几人就要上前。

  “bully intolerably ,”贺石头complexion ashen ,正准备反抗。

  却被Xu Zimo 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好了,别人想让你死,讲什么道理都没用。”

  Xu Zimo 开口,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小子,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只听徐晨sneered 。

  “你一个外人就不该来我Celestial Clan 。”

  Xu Zimo 没有说话,只是大手一挥。

  一瞬间,便有无穷的blade 气在all around 扩散开。

  blade 气就仿佛悬浮在苍穹上的一柄尖blade 般,随时都可能落下来。

  众人甚至都感觉到脖子一凉。

  好像blade 要斩断脖子般。

  “弄要猖狂,”徐秧先是loudly shouted 。

  周身更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爆发而出。

  那是超越返虚Peak 的realm ,可惜在Xu Zimo 的眼中,依旧如图蝼蚁般弱小。

  “斩!”

  言出法随般。

  只听”hong” 的一声。

  那悬浮在苍穹上的blade 气落下。

  直接斩碎徐秧的body protection spiritual qi ,将他的头颅从脖子上斩断,脑袋分家。

  当鲜血从无头脖子喷涌而出时,众人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你…”

  徐晨看着Xu Zimo ,吓得speechless 。

  身后那原本跟着徐秧的一群人反应最快,直接跪了下来。

  “上仙,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还请你饶恕我们一次。

  我们愿意雕塑你的牌匾,世世代代供奉你。”

  “杀你们对我而言,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般轻松,”Xu Zimo 淡淡说道。

  “所以啊,一些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什么的,我都不屑跟你们这些蝼蚁去思考。

  让你们patriarch 来见我。”

  听到Xu Zimo 的话,众人连忙如负释重。

  一个个跑去喊patriarch 。

  ………

  孟鱼卿与贺石头两人似乎didn’t expect Xu Zimo 如此杀伐果断。

  两人都被吓得speechless 。

  “是否觉得我太狠?”Xu Zimo 问道。

  贺石头连忙shook the head 。

  “Brother Xu 是为了我杀的人,我没资格说什么。”

  “杀人者人恒杀之,记住这句话,”Xu Zimo 说道。

  “我并非善人。

  善人在这个吃人的world ,也活不了多久。

  我还能在Celestial Clan 待一段时间。

  若是等我走了,你们二人的生活也就与我无关了。”

  孟鱼卿转过身,连忙说道:“Brother Xu ,那我去将我younger brother 小蛮带过来。”

  知道Xu Zimo 可能快走了,孟鱼卿也顾不上其他的。

  希望younger brother 能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缘。

  ………

  没过多久。

  Celestial Clan 的patriarch 便在一群人的跟随下,来到了贺石头的院落中。

  “上仙来我Celestial Clan ,招待不周,还请多多包涵。”

  这Celestial Clan 的patriarch 是一名老者,他的名字叫王佑。

  之前Xu Zimo 昏迷在山上时,老者当时只是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因为他当时觉得,以Xu Zimo 的伤势绝对活不下来。

  didn’t expect 到头来,还是自己见识浅薄,immortal 又怎么能以常理去揣测呢。

  “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处理?”Xu Zimo 饶有兴趣的问道。

  “既然是冒犯了immortal ,那么自然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王佑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诚恳的说道。

  能当上Celestial Clan 的clansman ,这王佑虽然cultivation base 蝼蚁,但是做事还不算蠢。

  “让那徐晨自裁,其他人可以离开,”Xu Zimo 摆摆手,说道。

  这徐晨也是冒犯了他,自然不能活命。

  这一刻,Celestial Clan 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徐晨,有人目光恨不得亲自动手。

  徐晨几乎都吓傻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