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2022

  紧接着,又是一人,从遥远的苍穹坐着一只huge monster 而来。

  这huge monster 是一只血鸦,身体不仅仅庞大,身上还带着嗜血的气息。

  那通体以黑红为主,翱翔过来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都是一阵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

  血鸦背后,一名女子从上一跃而下。

  这女子气质孤傲,五官十分的笔直,一头black hair 分披两边肩膀。

  一身purple 的长袍将大地都覆盖其下。

  女子浓妆艳抹,画着妖异的妆容,嘴唇的purple 的,两只眼睛阴霾的盯着几人。

  这是血鸦谷的。

  也是九大Sovereign 势力之一。

  这一瞬间,九大Sovereign 势力就出现了四个。

  可想而知,他们对于empress 有多么的看重。

  虽然normally 里无人来,但这里一旦发生异常的事情,这些人顷刻之间,便会瞬息而来。

  此刻看到Xu Zimo 将rune 收了起来,原本密布的rune 铺满大地,此刻光秃秃的。

  几人内心都是一沉。

  “不知Fellow Daoist 是哪方势力?

  看着挺面生啊,”三千岛这般,持剑的middle age person 叫屠岸Venerable 。

  据说他曾经获得过戮帝的一部分inheritance ,众生秉着戮帝的意志。

  以屠杀,屠宰作为人生的乐趣。

  他曾经杀的人太多了,以至于仇家联合,最终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加入三千岛,从而受到了庇护。

  毕竟三千岛本就是一个loose cultivator 聚集的组织,只不过如今是做大做强了。

  这屠岸Venerable 这般问,便是想知道Xu Zimo 的来历。

  若不是九大Sovereign 势力的人,杀了又何妨。

  “我的来历说了你也不知,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Xu Zimo 澹澹说道。

  “Fellow Daoist 刚刚得到了什么?
  可是勘破了empress 的inheritance ?”血鸦谷这边,purple clothed 女子一脸魅惑的said with a smile 。

  她的笑容并非是诱惑别人,而是让人trembling in fear 。

  好像笑起来要吃人般。

  眼神与那血鸦几乎是一模一样。

  “empress 的inheritance 没见到,不过是一些修练的感悟罢了。”

  Xu Zimo laughed ,问道。

  “你们该不会是想抢我吧?”

  “我们都是Upright Sect ,谈不上,”乾坤教的苏荃laughed 。

  他将两柄巨锤抗在肩膀上,咧嘴said with a smile :“不过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终究是归我们九大Sovereign 势力统御。

  Fellow Daoist 想吃独食,只怕是不好吧。

  不如将那inheritance 留下,我们一起共享如何?”

  “没错,Fellow Daoist 放心,我们不会抢的,只是看看即可,”天下学宫的闻人学也紧跟着said with a smile 。

  四人虽然说不会抢夺。

  却是步步紧逼,以四个方向将Xu Zimo 包围其中,以免他逃跑。

  “以你们的实力,就算将这些东西给你们,估计你们也看不懂,”Xu Zimo 说道。

  “而且我这人不懂什么分享。”

  “Fellow Daoist 还真是心直口快啊,在这东道城,连我们九大Sovereign 势力都不放在眼里,”血鸦女子微眯着眼。

  看得出,他的目光中,已经有凶光炸裂而出。

  “知道我why not 放在眼里吗?”

  Xu Zimo laughed 。

  “你们这些人opened mouth, closed mouth 就是东道城。

  只怕也就在这小地方,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习惯了。

  放眼整个Nine Territories ,何不试试看,你们九大Sovereign 势力又算的了什么。”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我们身在东道城,又何必去理会Nine Territories 的事情呢。”

  乾坤教的苏荃said with a big smile 。

  他的双锤直接落在地上,那大地震的轰隆隆响。

  地面出现了无数条裂缝,从all directions 扩散开。

  “你今天若是不交出inheritance ,想走就问过我手中这双锤。”

  “纵使你是过江龙,也要卧倒在我这坐地虎面前。”

  苏荃周身的力量在不断的攀升着。

  转眼之间,已经是Great Saint Peak 了。

  看得出,这苏荃在乾坤教之中,还是有些地位的。

  dao fruit powerhouse 的层次,应该已经是高层了。

  而Great Saint Peak ,便已经算了不起。

  毕竟这九大Sovereign 势力与圣庭比不多,dao fruit 遍地走那种程度还达不到。

  随着苏荃的imposing manner 愈发的强大,其他几人的身上,同样是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直冲云霄。

  屠岸Venerable said with a smile :“a wise man submits to circumstances ,阁下若是反抗到底,只怕是无法活着离开我们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

  要知道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内,除了那些隐世的old monster 外,最强大的,可能就是眼前这几人了。

  毕竟到了dao fruit powerhouse 这个层次,已经是impossible 坐镇哪一方city 去镇守了。

  他们都在苦寻自己的成Dao Path 。

  Great Saint Peak ,只怕是目前城内,能拿的出手的最强实力了。

  Xu Zimo 却觉得有些不够看。

  他shook the head ,最终说道:“尔等这点实力,也敢在我面前狂吠,确实是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了。”

  只听天下学宫的闻人学coldly snorted 。

  shouted :“诸位与我一同上。”

  “轰隆隆,轰隆隆。”

  霎那间,四道极致的攻击已经迸发而出。

  这苏荃手持的大锤,一瞬间变大了数百倍,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般,朝Xu Zimo 砸了过来。

  而那血鸦谷的purple clothed 女子,手中以blood energy 弥漫,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blood arrow 。

  拉弓瞄箭,几乎也是以光速而来。

  天下学宫的闻人学,手捧一卷Saint 学,只见他言出法随。

  那言语之间,竟然出现one after another 条条golden 的链条,想要将Xu Zimo 缠绕。

  而屠岸Venerable ,手中的Blood Sword 已经在颤抖,十分渴望献血。

  此剑,出剑必饮血。

  四道攻击从all directions 而来。

  Xu Zimo 直接伸出右掌,造化吞天指贯穿一切。

  这一指,以Power of Fortune change something rotten into something magical ,以Heaven Devouring Power swallowing heaven devouring earth 。

  只见那blood arrow 直接被一指湮灭。

  那铁链被捏碎,两柄大锤轻而易举就被指尖贯穿。

  就连屠岸Venerable 的血blade ,都被两根手指直接夹出两半。

  毕竟Great Saint this realm ,与Xu Zimo 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这一幕,几人哪怕是傻子,也知道实力悬殊了。

  “fleeing is the best policy ,快请powerhouse 来坐镇。”

  闻人学loudly shouted 。

  几人纷纷想要逃跑。

  但Xu Zimo 又岂能如他们所愿。

  “来之容易,想走还是留下性命吧。”

  Xu Zimo 澹澹说道。

  他背后的Tyrant Shadow 终是出鞘。

  blade 意滚滚而来,cloak 踏浪,一往无前。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