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2023

  Xu Zimo 第一个斩的,便是这屠岸Venerable 。

  他的血blade 被两指夹断,没有了blade ,battle strength 便是大大下滑。

  因此当滚滚blade 流顺势而来时,那屠岸Venerable 想要反抗,却被blade 气直接贯穿眉宇,粉碎Divine Soul 。

  正所谓杀人者人恒杀之。

  紧接着,便是那乾坤教的苏荃。

  他使出两柄大锤,边战边逃。

  那大锤也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的,不仅仅攻击起来威势惊人。

  就连声势也是浩大,防御更是厉害。

  有好几道blade 气被湮灭掉。

  不过当Tyrant Shadow 真正落下时,那声势岂是一般的blade 气可以比肩的。

  Tyrant Shadow 削铁如泥,直接将大锤给斩成两半,blade 势不减,连带着将苏荃也是divided into two 。

  紧接着,便是血鸦谷的purple clothed 女子。

  这purple clothed 女子速度最快,眼看着局势不稳,几人不敌Xu Zimo ,直接summon 血鸦,朝高空飞去。

  Xu Zimo 这一blade ,先斩血鸦。

  那血鸦直接被blade 气轰爆,鲜血化作血雨,直接爆裂开。

  苍穹都被染成了scarlet 。

  而purple clothed 女子想要踏空而逃,但blade 气的速度比他更快。

  blade 气湮灭虚空,直接让她人头落地,silhouette 从虚空中坠落而下。

  最终只剩天下学宫的闻人学一人。

  他目光惊骇,身上的气息已然乱了。

  只见他遥望着远处的虚空,大喊道:“teacher 救我。”

  可惜他话音落下,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Xu Zimo 的Tyrant Shadow 已经落下。

  纵使这闻人学拼命反抗,却依旧无济于事。

  当Tyrant Shadow 抬起时,闻人学的身体都荡然无存。

  在距离这里相隔的几个街道内,天下学宫的老者正带着宋长安一群学子走在其中。

  老者微微sighed 。

  “多年修练付之一空,可悲、可叹啊!”

  他便是那闻人学口中的teacher 。

  他也能感受到闻人学的死去,可他依旧没有现身。

  一来,他明白Xu Zimo 的实力,就算自己现身,也救不了谁,说不定连自己一块斩了。

  二来,这百试不灵的九大Sovereign 势力的招牌,对人家有没有什么用。

  哪怕你是九大Sovereign 势力的,Xu Zimo 依旧照杀不误。

  最恐怖的是,他并非只杀一个,而是把几Great Influence 都得罪完了。

  先是杀了合欢教的,现在又将三千岛、天下学宫、血鸦谷以及乾坤教会,这些势力的人都杀了。

  只怕已经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如今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内,坐镇的九大Sovereign powerhouse 不多,所以Xu Zimo 还能再逍遥一段时间。

  等九大Sovereign 收到消息,true powerhouse 赶来。

  只怕就是末日了。

  “youngster 啊,还真是太气盛了,”老者叹息了一声。

  旁边的宋长安紧跟着说道:“teacher ,你怎么了?
  不气盛那叫youngster 吗?”

  “你们不懂,以后出门在外,须知要时刻保持一种谦卑的心态。

  明白吗?”老者教育道。

  “知道了,”宋长安几人nodded ,不过显然没把这话当一回事。

  毕竟像Xu Zimo 这种人,不过是少数的。

  大多数人,依旧是惧怕于九大Sovereign 势力的名声。

  “你们有一位Senior 死了,虽然说实力不济,但咱们天下学宫的人,不能这么简单就死了,”老者紧跟着又说道。

  “贼子凶悍,我们不能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

  但若是现在通知天下学宫,赶过来起码要三天时间,以免这贼子逃跑,咱们需do it quickly 。”

  “teacher 可有把握胜那人?”宋长安不禁问道。

  “我不行,但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有我一位老友,看来这个人情是要欠一欠了,”老者replied 。

  他目光微眯。

  其实不仅仅是闻人学的死让他震怒,还有empress 的inheritance ,试问这天下谁能保持冷静呢。

  若是得inheritance ,未来便是broad and open road ,哪怕无法成就empress 那般存在,也足以Heaven and Earth 傲游了。

  想到这,老者不禁加快了步伐,他要去找那名老友。

  不怕对方不怕他,empress 的inheritance 还没人能拒绝呢。

  …………

  战场内,
  Xu Zimo 将Tyrant Shadow 收了起来。

  毫不夸张的说,杀这几人犹如as easy as pie ,宰鸡屠狗般。

  所以他根本没有费多大力气。

  至于九大Sovereign 势力报复,这个就随缘了。

  他来此得了empress 的inheritance ,三尸的第二尸已经有望。

  又借助暗影教之手,悄无声息的将Mountains and Rivers State Chart 出世的消息传了出去。

  至于其他事情,就不在他考虑的范畴之类了。

  Xu Zimo 准备再看看几个遗迹,然后就前往混乱之地,去寻找黑暗Sovereign 的魂魄。

  在Xu Zimo 刚刚战斗的时候,辛老五就已经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如今看到战斗结束,辛老五连忙赔笑而来。

  “大人当真是勇勐无敌啊!”

  “这九大Sovereign 势力也merely this ,”Xu Zimo shook the head 。

  “只能愚昧一些弱者罢了。”

  “对我们这些人来说,九大Sovereign 势力就是天,”辛老五苦笑。

  问道:“大人还想去哪里?”

  “你推荐一个吧,”Xu Zimo 说道。

  辛老五冥思了许久,最终眼前一亮。

  said with a smile :“我还真想到一个好去处,只不过有些危险,就看大人愿不愿意了。”

  “大人听说过白帝吗?”

  “who ?”Xu Zimo shook the head 。

  “empress 旗下Number One Powerhouse ,”辛老五认真的解释道。

  “世人皆知,empress 万古无双。

  不仅仅是她自身已经无敌。

  她的手下,无敌之辈更是如crossing river carp ,数不胜数。

  随便出来一个,都能横行Nine Territories 的那种强人。

  但是这些人之间,谁强谁弱一直没有定数。”

  “唯有白帝,被称为empress 之下Number One Person ,而且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看来你了解的还挺清楚的,”Xu Zimo surprisedly said 。

  empress 的事情,连Xu Zimo 都不知道这么详细。

  辛老五laughed 。

  说道:“大人若是去别的地方,或许知道的不多。

  但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乃是empress 建造,居住的city 。

  这城内全是empress 的传说。

  你就算不想知道,只怕也很难啊!”

  “说说白帝,”Xu Zimo 问道。

  “与empress 不同,除了这思过崖,empress 几乎没留下任何东西。

  而白帝却真正有留下东西存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