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2024

  “白帝碑,一块可以横跨古今,从而模拟的Divine Item 。”

  只听辛老五said with a smile 。

  “人生若不去白帝碑,来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也是枉来。”

  “横跨古今?”Xu Zimo 倒是有些兴趣了。

  “你想看看上古的时代吗?
  想跟那些上古的powerhouse 对话吗?

  那么白帝碑便是最好的所在,”辛老五说道。

  “去了白帝碑,便可对话古今人物。

  只不过唯一的问题,白帝碑目前不是who 都可以去的。

  那里被西方龙教把控着。

  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只怕是不容易。”

  “西方龙教,”Xu Zimo laughed 。

  说道:“那就去看看。

  反正我已经得罪了很多Sovereign 势力,倒也不差他们几个。”

  辛老五被Xu Zimo 这话说的不知道该什么回答。

  反正他就是个带路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白帝碑的名气,在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应该算是最高的。

  只不过因为西方龙教掌控,来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

  ……

  白帝碑的all around ,有专门建造的Baiyu 围栏。

  旁边则是西方龙教的西方圣宫。

  西方龙教的powerhouse 就坐镇其中,主要是镇守白帝碑。

  这白帝碑也算是一件great opportunity 了。

  只是可惜无法移动,否则又怎么会放在这里,早已经移入西方龙教之类了。

  随着Xu Zimo 的到来,还没等Xu Zimo 做什么,就已经有两名教众快步走了上来。

  左边的教众手持一根龙形棍,恭敬的looked towards Xu Zimo ,说道:“大人可是为白帝碑而来?”

  “我过来看看,你认识我?”Xu Zimo surprisedly said 。

  对方像是专门在这等候他一样。

  只听这教众replied :“我不认识大人。

  但是我们护法让我在此等候。

  大人可否见见我们护法?”

  “可以,”Xu Zimo nodded 。

  两名教众在前面带路,走进了那西方圣宫内。

  这西方圣宫虽然不在辉煌,但是却很庄严。

  入口有两尊凋像。

  左边that ,乃是一名光头,留有八道结疤的Little Monk 。

  Little Monk 微闭双眸,神态庄严,双耳如玉坠。

  右边that ,则是一条蟒蛇。

  蟒蛇很大,身上的鳞甲row upon row ,哪怕是凋像,竟然让人都能闻到一股腥臭味。

  这蟒蛇好似要活过来。

  Xu Zimo 盯着这两尊凋像看了一会,似乎觉得有些意思,那两名教众在旁边解释道。

  “这是我们西方龙教的起源。

  左边这位,是我们的苦难Ancestor Master ,右边则是莽蛟Ancestor Master 。

  西方龙教起于两位Ancestor Master 之手。

  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势力,历经无数年,无数现祖的努力。

  才有了如今的辉煌。”

  Xu Zimo slightly nodded ,突然问道:“你们先祖可在世?”

  这教众一愣。

  随即说道:“当然在世,我西方龙教纵使在九大Sovereign 势力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九大Sovereign 势力也有强弱之分。

  眼前的教众并不清楚Xu Zimo 的身份,不过护法吩咐的事情,他也不敢忤逆。

  进入这西方圣宫内,其中的凋像变得更多了。

  空气中有股檀香味,十分的浓郁。

  凋像几乎都是佛与龙,或者类似的生物。

  西方圣宫规模尚可,穿过几座客舍,来到了最中间的一座佛堂内。

  一名身穿袈裟,头戴紧箍,目光清澈的老者正站在门口等候着。

  “善哉善哉,”看到Xu Zimo ,这老者先是行了一个礼。

  “Fellow Daoist 能来此,老衲心安了不少。”

  “我与和尚你没有矛盾吧?”Xu Zimo 问道。

  “何来心安之说。”

  “Fellow Daoist 想要进入白帝碑,若是处理不好,老衲可不想步入其他人的后尘,”老者said with a smile 。

  “老衲法号建盏。

  他们都称我建盏护法。”

  Xu Zimo 知道,这老者口罩其他人的后尘是什么意思。

  那些其他人,指的是被他杀死的其他Sovereign 势力的。

  他与那几人战斗时,估计整个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都关注着这里。

  杀了那几人后,Xu Zimo 能明显感觉到身上的目光多了许多。

  就连之前,获得戮帝inheritance 时,都没有这么多人关注他。

  这建盏护法只怕是知道自己来了,不想犯冲突,所以与自己见面。

  “这白帝碑可一观?”Xu Zimo 问道。

  “这个自然,Fellow Daoist 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建盏护法said with a smile 。

  “不过白帝碑启用时,需要海量的资源。

  这一点我们西方龙教无法支付,还需要Fellow Daoist 自己想办法。”

  “不碍事,我什么都缺,就是不差钱,”Xu Zimo 摆摆手。

  钱财对他来说,早已经没有了用处。

  就比如灵石,常人用之修练,而Xu Zimo this realm 层次,只能靠悟道。

  身上的spiritual qi 根本没处花。

  “那就最好不过了,”建盏护法脸色一松,一招手。

  说道:“明理,你带这位Fellow Daoist 去白帝碑,一切按照程序即可。”

  话音落下,便是一名穿着僧袍,长相有些俊美的小僧走了过来。

  “施主请!”

  小僧在前面带路。

  Xu Zimo 让辛老五留在了外面,毕竟白帝碑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穿过Baiyu 围栏,Xu Zimo 能明显感觉all around 的虚空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好像这里的空间与外界不是同一片空间。

  越往里面走,头顶的空间就越混乱,扭曲。

  而这all around ,已经没有who 了。

  明理和尚取出一颗圆珠,给Xu Zimo 说道:“此乃定空珠,有了此珠,就不必惧怕这混乱空间。

  否则很可能被空间吞噬。

  这里空间没有规则,你越反抗空间的扭曲就越厉害。”

  Xu Zimo 接过珠子,两人继续走。

  终于来到了扭曲虚空的源头。

  一块犹如天堑般,高大的stone tablet 。

  此碑一眼看不到尽头,它与天穹试比高。

  若不是走到跟前,根本看不见这stone tablet ,可它明明那么高,这就很奇特。

  stone tablet 此刻是封印的状态。

  这stone tablet 的真名无人得之,只因为它是白帝留下的,便被称为白帝碑。

  “施主的资源可准备好了?”明理和尚问道。

  Xu Zimo 一挥手。

  空间储备中,无数的灵石就滚滚落下,转眼间便堆满了白帝碑的all around 。

  “可够?”Xu Zimo 问道。

  明理和尚一愣,随即nodded 。

  问道:“Fellow Daoist 想去哪个时期?”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