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2025

  “generally speaking ,去的时期越古老,对于资源的消耗就越大。

  而且时空的稳定也不容易。”

  明理和尚解释道。

  “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保证白帝碑的stability ,也没人能保证。

  所以施主还是要做好打算。”

  “那我就去白帝的时期,”Xu Zimo 说道。

  “这白帝碑的space-time travel ,是可以融入其中,还是只能当旁观者。”

  这一点Xu Zimo 肯定要问清楚。

  明理和尚laughed ,连忙说道:“只能当旁观者。

  若是能融入其中,那就是穿梭时空回到过去,这一点我们可做不到。

  想要查看过去的时空容易,可想要回到过去却几乎impossible 。”

  从某种角度来说,明理和尚这话没有错。

  几乎impossible 。

  但是Xu Zimo 却真正经历过。

  因为他就是space-time travel 过一次,回到了过去。

  this can be considered 重生吧。

  只怕只有混沌珠可以做到。

  只是无奈,他也只重生过那一次,目前也没有掌控可以继续重生的能力。

  Xu Zimo 估计,自己对于混沌珠的开发和掌控,还没有彻底完全吧。

  Xu Zimo 想进入白帝碑,自然是想看一看那empress 时期。

  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

  毕竟那时期,empress 是距离伐天最近的一人。

  ………

  白帝碑不需要开启。

  因为白帝碑本就是开启的状态,只是all around 的虚空如今被封印了。

  明理和尚后退了好几步,确认安全后,才将虚空的封印都解开。

  而与此同时,空间仿佛活过来般,不断的咆孝着。

  one after another space turbulence 将Xu Zimo 带来的那些灵石物资全部吞噬。

  伴随着虚空愈发的狂暴,眼前的一切都被撕裂。

  空间都不知道被撕裂了多少次。

  眼前的白帝碑勐然间rays of light 大盛,一道极光落在Xu Zimo 的身上。

  紧接着,将他带入了扭曲虚空内。

  ………

  silhouette 开始不断的穿梭。

  那不是空间与空间的穿梭,更类似于在时间中傲游。

  就仿佛一个闹钟,开始逆时针转动起来。

  时间线被一瞬间拨动到Ancient Era 。

  那是魔临刚刚结束,empress Sovereign 的一个时代。

  Xu Zimo 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不能走动,只有两只眼睛可以用。

  眼前的虚空渐渐恢复,他被动的看着一切。

  ………

  那是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

  只不过那种Immemorial Era 的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

  empress 统一Nine Territories ,成为这世间唯一的Sovereign 。

  哪怕是圣庭,也在其中shiver coldly 。

  Xu Zimo 睁眼,他看见了一名女子。

  他想努力看清,可惜这女子silhouette 朦胧,就仿佛有1-layer 薄纱般,mysterious 无比。

  Xu Zimo 知道,这女子就是empress 。

  哪怕他穿越时空而来,也看不清对方。

  时空大道里,只怕早已经抹除了empress 。

  在empress 旁边,他看到了白帝。

  这白帝虽是男子,却皮肤white as snow ,无论是头发还是眉毛,浑身上下好像都是white 的。

  也不知是不是对white 情有独钟。

  这白帝imposing manner 清扬,他走向empress ,两人站在思过崖之前。

  只听白帝开口,说道:“七大Legion 都已经准备完毕。

  再过三天,我们便可伐天而去。”

  “天门可开?”empress 问道。

  她的声音并不温婉,反而是清脆、铿锵有力,一字一句之间,都决定了这世间的命运。

  “苍天与青天同时开启,Heavenly Dao 那家伙还给我们熘了一条路。

  宿命与Heaven’s mandate ,让我们自己选择。”

  白帝有些讥讽的说道。

  “我们已经走到this step 了,又怎么会再退让呢。”

  “Heavenly Dao 不想战,已经轮不到他了。”

  “何为宿命,何为Heaven’s mandate ?”empress 问道。

  白帝laughed 。

  说道:“有人生来便相信,命运是已经注定的,无论你再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

  这是你的宿命。

  而有人觉得,命运掌控在我自己的手里,应该由我自己说了算。

  谁也没有资格去剥夺他。

  这便是宿命与Heaven’s mandate 。

  也是我们与Heavenly Dao 之间的矛盾。”

  “此说法无解,”empress shook the head 。

  “对我们来说,修immortal cultivator 的就是一个超凡,脱离束缚。

  可并非每个人都能走到这种地步。

  对于他人来说,宿命又未尝不可呢。”

  白帝laughed ,looked towards empress ,说道:“怎么临战前,你突然感慨起来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我只是在想,把你们带到this step ,究竟是对是错,”empress replied 。

  “我的路早已经注定。

  而有些人本不该如此的,若不是追随我,他们或许会是另一条路。”

  “路是自己选的,这是个人造化,与你无关,”白帝laughed 。

  “伐天先入天门,破了那青天与苍天,便可直面世间的核心。

  when the time comes ,要么死,要么横跨world 的束缚。”

  “去吧,伐天之前的这段时间,让我一个人安静安静,”empress 摆摆手。

  她镇压就静屹在思过崖边。

  看不清面容,也摸不透心中所想。

  按理来说,此时的她应该是举世无双,一心伐天。

  但不知为何,empress 并不开心。

  白帝似乎看出了什么,便说道:“你normally 只有觉得做错事了,才来思过崖。

  你是不是还在顾虑那纪元重器?”

  empress slightly nodded 。

  “虽然我明白,那是最后的手段,但情理来讲,我并不愿去使用它。”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若真走到那一步,我们无怨无悔。

  我欲铸一把剑,取Heavenly Dao 之心,浇灌世间一切powerhouse 的血,屠杀弑道。”

  “此纪元重器是我们最后的killing move ,你不可再有顾虑。”

  empress 依旧沉默着。

  什么是powerhouse ?
  很多人觉得,powerhouse 凌驾in the world ,他们aloof and remote ,不可一世。

  Saint 一怒,万物便如刍狗。

  杀伐随意,已经是自由快活。

  可这种powerhouse ,不过是暴发户心态罢了。

  true powerhouse ,像empress 这种,往往是心怀天下。

  强,不代表可以胡作非为,漠视生命。

  往往真正伟大的人,都将自己的能力视为造福苍生的手段,这是伟大的人。

  “我要这诸天颂我名,众生敬仰我,修练到这地步,已经是极限了。

  干一番major event 业,总比孤独而死强吧,”白帝said with a smile 。

  “我只想要自由!”

  empress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