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2026

  似乎已经是体验过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的感觉了。

  empress 显得很平淡。

  何为自由!

  能够不受这Heavenly Dao 的束缚,可以自由自在的修道。

  若是不伐天。

  cultivator 在三尸境悟道之后,便已经是极限了。

  已经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了。

  这个时候,你要么最终在孤独中死去,虽然说三尸境可以活过漫长的岁月,但终究无法永生。

  要么就打破Heavenly Dao 的限制,去看看那天外还有什么。

  “自由啊,为了自由一战,”白帝高昂头颅,said with a big smile 。

  “这伐天一路,你不需要出手。

  苍天与青天我们会解决,包括那些Heavenly Dao 的走狗,will not 挡在你前面。

  你只需要一心一意,去解决掉Heavenly Dao ,”白帝认真的说道。

  “那是我们所有人的期望。

  在这里,只有你有资格与Heavenly Dao 一战。”

  虽然说,白帝被誉为empress 之下Number One Person 。

  是除了empress 以外,最powerful existence 。

  可他依旧无法与empress 比较,也没有资格去Heavenly Dao 一战。

  白帝明白,等到了他这种层次,他才会更加认知到Heavenly Might 不可测。

  虽然嘴上天天喊着伐天,但白帝知道,Heavenly Dao 的强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empress 扫平伐天路上的障碍,最终护送empress 平稳去到Heavenly Dao 面前。

  能以pinnacle 的状态,与Heavenly Dao 决战。

  他是如此,其他伐天的追随者亦是如此。

  “这一路麻烦你们了,”empress 抬头,目光中的顾虑最终打消。

  她平静的眸光中,睥睨一世的威压爆发而出。

  这一刻,苍穹顿时电闪雷鸣,好像在恐惧着,在愤怒着。

  Xu Zimo 在上空感知着这一切。

  他只能被动看着。

  这肯定是发生在Ancient Era ,a certain 时间段的真事。

  估计就是伐天发生的不久前。

  Xu Zimo 还想继续看下去,能看到伐天时的场景最好。

  不过眼前的虚空开始扭曲,那白帝碑演化的场景也在一点点消散。

  他知道,白帝碑模拟的时间到了,这很无奈。

  “点兵召将,先开天门破苍、青二天,灭了那些走狗。

  再去道之界,破除道壁,最终一战。”

  这是space distortion 消失前,Xu Zimo 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紧接着,意识仿佛被空间吞噬,开始返回。

  鸿蒙之中,Xu Zimo 的意识渐渐清醒。

  魂归身躯,他猛然站起身。

  再环视all around ,这里是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白帝碑前,扭曲的虚空又被封印了起来。

  明理和尚缓缓走来。

  “施主可看到了自己想看的?”

  Xu Zimo slightly frowned ,问道:“可否在开启一次白帝碑?”

  明理和尚shook the head ,解释道:“此碑的空间极其不稳定,随时都可能崩塌。

  每一次使用过后,都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

  若是强行使用,碑碎是小,若是意识停留在上古,无法返回fleshy body ,那就麻烦了。”

  听到这般说,Xu Zimo 也明白了,没有再勉强。

  “你跟你们建盏护法说一声,此番many thanks 他了,我即将离开,”Xu Zimo 说道。

  这白帝碑重要无比,而且还有使用时间限制,对方能给自己用,虽然是摄于自己的实力,但也算是一个人情了。

  “护法说了,施主若是有兴趣,可以随时去我西方龙教做客,”明理和尚nodded 。

  西方龙教Xu Zimo 没兴趣,便问道:“我要去一趟混乱之地,你可知最快的捷径?”

  “混乱之地?”

  明理和尚一愣。

  似乎想到了什么。

  who 会去混乱之地,一些在现实中混不下去,想要躲避仇家的人。

  才会选择混乱之地。

  因为那里就如同它的名字般,混乱无比。

  没有秩序,没有怜悯,是真正的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

  Xu Zimo 之前杀了那么多九大Sovereign 势力的人,估计就是想要避难吧。

  混乱之地确实是一个好去处。

  因为东道城的势力,对于混乱之地也是忌惮许久。

  “混乱之地与外界没有联系,想要乘坐Transmission Gate 是impossible 了。”

  只听明理和尚说道。

  “而且咱们东道城与混乱之地距离甚远。

  你若是单独飞行的话,起码要七天时间才行。”

  “不过在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内,有一神梭,名为Time Shuttle 。

  若是乘坐它,三天即可到达。”

  明理和尚这一点倒是没有说谎,毕竟Xu Zimo 杀了其他势力的人。

  与他们西方龙教又没有关系。

  如今结个善缘,说不定以后还会有用。

  “Time Shuttle ,”Xu Zimo 轻念了一句。

  “Time Shuttle 的主人在城南的巷子里,那是old ghost 店铺,你去了便知道,”明理和尚指路道。

  “many thanks ,”Xu Zimo 离开白帝碑。

  this time 的收获虽然没有实质性的,但是也不小。

  最起码他知道了伐天的流程。

  伐天需要开天门,而其中要先通过苍天与青天两重天。

  说起苍天与青天,民间的解释是,青天代表着正义,什么青天大老爷之类的。

  这种褒义词。

  而苍天,一般多被咒骂,像是苍天无眼,最有名的还是那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了。

  过了苍、青二天,还有道壁。

  按照白帝的意思,Heavenly Dao 应该在道壁之内。

  至于圣庭这些,估计when the time comes 也会遇到。

  哪怕圣庭不想来,他们也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因为在Heavenly Dao 之下,众生的命运都是Heavenly Dao 说了算,尤其是圣庭这群走狗。

  Xu Zimo 一边这般想着,一边朝Old Ghost’s Store 走去。

  ………

  Old Ghost’s Store ,

  这是一座位于小巷深处,一座十分破烂的店铺。

  一般人若是不懂,根本impossible 来这里。

  因为这里太偏僻,太破旧了。

  就连那牌匾,此刻都是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店铺表面锈迹斑斑,再往里面走,光线很暗。

  店铺中,天下学宫的老者带着几名学子站在其中。

  店铺的柜台前,一名老者坐在那里,手臂扶着柜台,昏昏欲睡。

  而对面天下学宫的老者,尊号启子。

  他的teacher 乃是Teacher Kong 。

  宋长安几人坐在店铺内,启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looked towards 柜台内的old ghost ,问道:“我的提议怎么样?”

  “empress 的inheritance ,我就不相信你不动心。

  而且还有戮帝的inheritance ,那小子身上全是秘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