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2028

  这old ghost 这里的东西确实很多。

  时空General 的时空梭,在攻伐一道,几乎没什么用处。

  但是在速度方面,却是一绝。

  old ghost 继续说道:“此物对我而言用处不大。

  我在这店铺内,几乎不出世,速度Supreme Treasure 也是明珠蒙尘。”

  “我不白要你的东西,”Xu Zimo 说道。

  “此物给我,你可以提一个要求。”

  “要求,”old ghost 沉思了少许。

  最终说道:“长生如何?
  我还想再活一万年。”

  还没等Xu Zimo 说话,old ghost 继续说了起来。

  只见他颤颤巍巍的坐在一旁。

  之前看的时候,这old ghost 的背部有些句偻,不过全身都瘆人,让人不敢直视。

  但若是你仔细去观察。

  就会发现old ghost 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虽然deep and unmeasurable ,但是在这股deep and unmeasurable 中,却又有些虚弱。

  那是一种古树生长到了苍天大树的地步,从而开始衰落。

  盛极必衰。

  就如同这old ghost 的皮肤般,干裂无数。

  只听old ghost 说道:“我已经活了很多年,从Ancient Era 一直到如今。”

  听到这话,Xu Zimo 知道,自己这是遇见一个old monster 了。

  从Ancient Era 到如今,只怕empress 当初建造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的时候,他就居住在这里。

  一直到这个时代。

  时间古老的已经数不清了。

  能活到现在,可想而知有多困难。

  只听old ghost 继续说道:“没人愿意死,哪怕是以一副残躯,坚持到如今,我也愿意。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愈发感受到体内的虚弱,生命与年轻都在离我远去。”

  “这些时代,我吃过许多延寿的medicine ,如今身体甚至已经有了抗性。

  一般延寿的药对我已经没用了。”

  “那你想我怎么帮你?”Xu Zimo 问道。

  如果说真要长生,Xu Zimo 一时间还真没有办法。

  主要是这old ghost 活的太久了,而且长寿药已经有了抗体。

  不过这old ghost 似乎早有打算。

  只听他said with a smile :“在咱们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曾经有无数先贤留下inheritance 。”

  “empress 旗子,有德、寿、禄三位圣者。”

  “这个我知道,其中德,便是福德真圣,”Xu Zimo nodded 。

  他之前进城时,遇见的那福德古井,便是福德真圣留下的。

  “德、寿、禄中,其中寿代表的,便是长寿immortal ,”只听old ghost 解释道。

  “长寿immortal 曾经留下一物。

  名为寿龟。”

  “据说这寿龟,乃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第一只乌龟的后裔。

  他身上流淌的,乃是远古的bloodline 。

  若是能以这乌龟熬汤喝,不管你身体有多大的抗性,都可增寿一万年。”

  “你想让我以寿龟换取时空梭?”Xu Zimo 问道。

  “其实也不能说是换,”old ghost 解释道。

  “我在很久以前,便一直在图谋这寿龟。

  只是长寿immortal 留下的inheritance 很复杂,凭借我的ability ,还差一些。 …

  我想借你一些力,应该就可以夺得这寿龟。”

  “而且我精通算卦一道,若是能得到寿龟的壳,只怕我的算道会更进一步。”

  Xu Zimo 也算听明白了。

  这old ghost 想和自己联手。

  他略微思索少许,便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除了这时空梭以外。

  我还需要你帮我算一卦。”

  “但说无妨,想算什么事,”old ghost nodded 。

  “福德真井你知道吧,”Xu Zimo 问道。

  “其中有福德真圣留下的戾气镇压。

  而我之前进入时,发现戾气已经disappeared ,所以我想知道这戾气究竟去哪里了。”

  “你若想知道这个,我都不用算,现在就可以告诉你,”old ghost said with a smile 。

  “戾气从很久以前就被镇压着。

  直到三百年前吧,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出现了一名邪道。

  这邪道有一秘术,可以驱使一切邪物,邪道刚来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时,竟然想要统治这座city 。

  当时他派出无数邪物,将大半个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都围了起来。”

  要知道如今的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已经是辽阔无比,能被围起来,可想而知那些邪物有多少。

  说是邪潮都不为过。

  “邪道最开始胜券在握,就连九大Sovereign 势力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被打的completely unprepared 。”

  “不过这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的底蕴还是强,empress 留下的镇守formation 邪物根本破不了。

  再加上城内有一些隐世的powerhouse 出手,最终抹除了邪物。

  而那邪道遭受重创逃跑,最终被残嗜天涯的人给俘虏了。”

  残嗜天涯同样是九大Sovereign 势力之一。

  当初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遭受邪物袭击,他们是第一批过来的援兵。

  他们捉到邪道后,本来我们以为邪道会被处死。

  谁知道一百年后,残嗜天涯竟然宣布,这邪道成为guest official ,加入残嗜天涯。

  ………

  “邪道与那戾气有关系?”Xu Zimo 问道。

  “没错,这邪道加入残嗜天涯后,便与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城的矛盾也没有了。

  福德古井下,那团戾气早在很久之前我就过。

  戾气有了意识后,便与邪道合作,一同逃出了福德古井。

  福德真圣的封印虽然厉害,但暗处有残嗜天涯的帮忙,再加上时间过长,Power of Seal 终究是变弱了。”

  “至于这邪道,就在残嗜天涯,我现在便可以带你去。”

  “不着急,”Xu Zimo 摆摆手。

  说道:“先说说这长寿immortal 的inheritance 吧,究竟what difficulty is there 处,连你还需要别人帮忙。”

  这old ghost 虽然没有交过手,但Xu Zimo 明白他自身的实力应该很强。

  起码是分了三尸,至于有没有悟道,那就不得而知了。

  “说实话,若是我年轻Peak 时期,哪怕是长寿immortal 在世,我都能与他一战。

  更别提一个inheritance 了。”

  old ghost 先是缅怀了一番,随即方才叹气,说道。

  “可惜如今我已经年迈,每动用一分力量,lifespan 便会低上很多。

  若是强行动用全力,只怕就得不偿失了。”

  “那inheritance 中,有一棵长寿树成精修道,它一直护佑那只寿龟。

  我的想法便是,我缠住那只长寿树,你趁机夺取寿龟。”

  说到这,old ghost 还是提醒了一句。

  “寿龟虽然表面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但究竟有多强,我也不太确定。”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