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Not A Big Shot Chapter 55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快餐店

  第536章 秀山Heavenly Sun

  幼鲲传递渴望、兴奋的念头,向Luo Liang 发出捕猎的请求。

  “去吧!”

  Luo Liang 简单沟通,有所猜测。或许,那mysterious terrifying 的异妖,是鲲食谱上的目标。

  呼!啵!   伴随强大的重压感,周边space fluctuation 起来。

  虚空浅层。

  一个庞大的巨鲸阴影轮廓,长宽超过一里,荡起波纹涟漪,散发desolate Space and Time 的庞然aura 。

  这是一头Rank 6 小鲲的silhouette 。

  唰拉!

  巨鲸状的鲲之phantom ,在虚空浅层一闪而过,moved towards 某个方向遁空而去。

  “好快!”

  Luo Liang 将《Cloud Peak Step 》推动到第six layers ,且有Space and Time 能力的buff ,才堪堪跟上幼鲲Controlled Spirit 。

  唔~~   灰烬荒地中心,虚空浅层时而浮现鲲兽的庞大威压。荒地里的生命物种,scared to the point of shivering ,纷纷躲向地底。

  约莫半个小时。

  巨鲸状的phantom ,锁定住一道细长的蓝灰phantom 。

  那蓝灰phantom ,形似一条巨型蚯蚓,长达百米,在虚空中盘绕弯曲,轮廓狰狞。

  “这不似All Heavens 中常见物种的aura 。”

  Luo Liang 感应之下,微微动容。

  那细长的蚯蚓phantom ,同样可以遁空,来往虚空维度和现实world 。

  但是,它身上几乎没有Power of Space 的波动。

  某些时候,它直接从现实中消失,浅层虚空都毫无踪影,好成为虚空与阴影的一部分,与现实world 脱节。

  便是Luo Liang 的Controlled Spirit Seed ,都无法感应其具体位置,只能隐隐察觉它的存在。

  “不属于Space and Time 之道,来往虚无与现实。这个物种的特征,莫非是来自‘Eternally Lost Ancient Territory ’?”

  Luo Liang 面色正然,让Little Primary 分析推演。

  最终结论是,眼下的物种,根本不是现实维度的生物。

  好在,幼鲲一直咬着异妖,无论后者如何遁空隐匿,都摆脱不了锁定和追捕。

  hua! peng!   虚空夹缝中,庞大的鲲兽影子与蓝灰色的蚯蚓phantom ,首度碰撞在一起。

  确切的说,是鲲兽撞中后者。

  一层涟漪水漩,散发Space and Time 的波动,拉扯吞噬着异妖的身体。

  Luo Liang 心中一定,异妖的cultivation base 最多是Rank 6 upper stage 。在同一个大boundary ,被鲲兽吞吸到,几乎没有逃脱机会。

  一般的Rank 7 -Star Rank ,未必是幼鲲的对手。

  pu! 咔!   那蓝灰色的蚯蚓phantom ,陡然断裂掉1/4/2021 的“tail section ”,黑蓝泥液般的血液飞溅,一瞬间爆发出Rank 7 的superpower 波动。

  另外四分之三的身躯,在“头部”的主导下,借助炸裂之力,逃出幼鲲的吞吸。

  事实上,异妖的身体没有头部、tail section 的区分。

  那逃出去的蚯蚓phantom ,imposing manner 上居然没有减弱多少,只是体量上有削弱。

  “really strong 的life force !不,它不算物质界的生物!”

  Luo Liang 不由咋舌,便是他Rank 6 Martial Artist 的实力,若是被幼鲲吞吸到,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呼!chi chi!

  幼鲲吞食1/4/2021 的异妖躯体,硕大的鲲躯阴影略有停顿,没有急于将异妖一口吞杀。

  Luo Liang 察觉幼鲲身上的aura 攀升。

  很显然,那蚯蚓状的phantom 异妖,对幼鲲而言,乃是item of great nourishment 。

  “en? ”

  Luo Liang 面色骤然一变,Controlled Spirit Seed 跳动示警。

  在逃过一劫后,那细长的蓝灰phantom ,已经从感官中消失。

  chi!   近百米长的细长蚯蚓phantom ,忽然从Luo Liang 的脚下钻出。

  Luo Liang 心灵颤动,猝不及防,subconsciously 发动《Cloud Peak Step 》,踏步跨空,瞬间拉开several hundred meters 。

  咻!   那蚯蚓状的蓝灰phantom ,好似弹簧飞射,如影随形的跟上。

  Luo Liang 的cultivation base 和movement technique 尚未催动到Peak ,一条腿被粗壮的蓝灰蚯蚓阴影缠绕住。

  “畜生!滚开!”

  Luo Liang 身体僵住,生命血元快速流逝,不由暴喝一声。

  bang!   Luo Liang 爆发出Rank 6 -Planet Rank 的伟力,Martial Dao true essence 和fleshly body strength simultaneously 发动,甚至有几大Controlled Spirit 的buff 。

  强大的superpower 波动,冲击方圆几十公里。

  一座座沙丘崩塌,地面留下巨大的坑洼。

  然而,那蚯蚓状的蓝灰phantom ,虚实变幻,身体如棉花般不怎么受力。

  Luo Liang 的爆发抵抗,只是降低它进一步侵蚀的动作。

  “好cunning 的异妖,断尾求生后,竟然袭杀我这个master 。原来,此前它真正惧怕的是鲲。”

  Luo Liang 心头一寒,不得不承认,低估了这只异妖。

  Star Fragmentation 指!   Luo Liang 手指连点,几道光柱般的银灿指芒,洞穿蓝灰蚯蚓phantom 的身体。

  异妖身上留下几个孔洞,流出泥水般的蓝黑血液。

  Star Fragmentation 指,具有Space Attribute ,杀伤力极强。

  一般的Rank 6 -Planet Rank 中招,非死即残。可眼前的异妖,只是受到皮肉伤,没有多大影响的样子。

  它依旧在吸收Luo Liang 的生命血气,身上伤势快速恢复。

  “看来常规手段作用有限。”

  Luo Liang 面色厉然,伸出一只手掌。

  “既然如此,给我吸——”

  其掌心处,浮现一道幽深silver 光洞,从黄豆大小,瞬息间扩张至十几米。

  Luo Liang 作为master ,能借用,甚至修习Controlled Spirit 的innate talent 技能。

  呼!   那幽深silver 光洞一经扩展,便开始反向吞吸蚯蚓phantom 的身体。

  蓝灰蚯蚓phantom 一颤,放弃缠绕侵蚀Luo Liang ,它疯狂挣扎,一点点脱离Luo Liang 的吞吸。

  Luo Liang 施展的devouring ability ,formidable power 比幼鲲差了许多,无法困住异妖。

  不过,这短暂的牵制,足以让幼鲲追杀过来。

  wu!   several hundred meters 直径的水漩空洞,从背后蔓延过来,将异妖的后路封死。

  在两股devouring strength 的拉扯下,异妖绝望的挣扎,发出一阵阵听不懂的呓语嘶叫。

  它的躯体一次次的分裂,但在两股devouring strength 下,逃无可逃。

  最终。

  蓝灰蚯蚓phantom 的身躯,overwhelming majority 被幼鲲吞吸掉。

  Luo Liang 主要是起到牵制作用,封死异妖的退路。

  “Ding! 【诛杀异妖】mission 完成……”

  Luo Liang 耳边响起mission 提示。

  作为organization 的官方mission ,Luo Liang 完成后,不仅获得6万points ,还有一次额外的“random lottery ”。

  打量附近虚空中aura 膨胀的幼鲲,Luo Liang 略感意外。

  这番捕食后,幼鲲提升的幅度,比预想中要高不少。

  Shua!   他想到什么,快速将幼鲲收进Spirit Pet Bag ,并封绝aura 。

  鲲乃是神话中的物种,超越一般的Dragon Phoenix divine beast ,这等庞大的aura 若是长期停留,容易引来强大的古cultivator 。

  此外。

  当初那头巨鲲,与幼鲲之间多半还有某种羁绊联系。幼鲲停留作战的时间过长,有可能引来那头至少Universe Supreme 级别的巨鲲。

  Luo Liang 施展《Cloud Peak Step 》,快速离开现场,朝灰烬荒地外飞去。

  好在,附近的古cultivator ,都避开灰烬荒地。刚才那短暂的一战,并未惊动外人。

  ……

  half a day later 。

  Luo Liang 飞离灰烬荒地的范围。

  这时,他才开启刚才的mission lottery 。

  “是否抽取随机奖励?”

  “是。”

  lottery interface 飞快转动,很快弹出三个选项。

  1)ancient territory 灰晶一枚。

  2)ancient territory 异妖的blood essence 一瓶。

  3)进入Eternally Lost Ancient Territory 的一次机会。

  “果然跟Eternally Lost Ancient Territory 有关。”

  Luo Liang 低喃道。

  Eternally Lost Ancient Territory 游离于All Heavens 体系之外。

  那个mysterious area ,organization 的力量很薄弱,与现实宇宙的Space and Time 隔绝,甚至是相对不存在的维度。

  Luo Liang not even think ,把第三个选项排除。

  打死他will not 去那个地方。

  Universe Rank 的Space and Time Mage “Red Lotus Magical Venerable ”,便是身陷Eternally Lost Ancient Territory ,至今无法回来。

  当初,Old Monster Wu 的bloodline 燃烧献祭,机缘巧合下,Luo Liang 与Red Lotus Magical Venerable 的意识projection ,有过短暂交流,给予对方些许指点。

  不知如今,Red Lotus Magical Venerable 有没有融入那方ancient territory 。

  听从Little Primary 的建议。

  Luo Liang 选择了ancient territory 异妖的一瓶blood essence ,此物的价值更高,对All Heavens 间的大多ancient beast 和传说生物是极佳补品。

  一些对Eternally Lost Ancient Territory 感兴趣的mighty figure ,也愿意花费代价购买。

  至于那枚ancient territory 灰晶,蕴含了永恒失落地域的特殊能量。但ancient territory 异妖的blood essence ,同样蕴含这种力量。

  Luo Liang 没有处置这瓶ancient territory 异妖的blood essence ,打算留待日后再看。

  ……

  几日后。

  Luo Liang 飞驰在一片暗紫mountain range 上空。

  this area ,隶属于紫荆mountain range ,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更为浓郁。

  Luo Liang 只知道Mengyao location Heavenly Purity Sect ,在紫荆mountain range 一带。

  但this area 很广阔,纵横超过几万里。

  Luo Liang 作为outsider ,需要找人打听Heavenly Purity Sect 的具体位置。

  Luo Liang 将cultivation base 控制在Rank 4 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便是如此,以他的少年面孔,已然很是不凡。

  他降低飞行高度,寻找有人烟的古cultivator 聚集点。

  Human Race 界域内,有大片的凡人国度,其中Super Power User 的比例甚高。

  受heaven and earth 规则影响,这里没有科技力量。真正的统治者,是古修联盟的one after another Sect 势力,包括large and small 的superpower clan 。

  “找到了!”

  Luo Liang 发现一个古修联盟的city ,笼罩在superpower Formation 下。

  Luo Liang 来Human Race 界域前,就换上了古人衣袍,此刻身上的aura ,初步融入这方界域,非是mighty figure 不容易发现异常。

  展露Rank 4 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的cultivation base ,city 的护卫,尊敬的给他让行,并没有收取入城费用。

  顺利进入古修city ,Luo Liang 找到一个杂货铺。

  “给我来一份舆图。”

  Luo Liang 来之前,早就准备了Human Race 界域的货币。

  这里的货币,是一种superpower 晶砂,按照重量和纯度来评估价值,可供大多古修profession 汲取能量,用于cultivation 和恢复。

  Luo Liang 很快弄到一幅superpower 舆图。

  几尺长的superpower 舆图,注入true essence 后,上面光影流转,可以缩放十六倍。

  尽管精确度比不上导航地图。

  但是,一些稍大的凡人城镇都有收录。

  “在这个位置。”

  Luo Liang 通过舆图上的比例观测,发现oneself 距Heavenly Purity Sect 不算远。

  他没有急着赶路。

  在city 的茶铺里,品了一壶茶,这才施施然的set off 。

  “Young Master ,你看那个少年!”

  古修city 外的空中,flying boat 上一主二仆,侧目looked towards 同样从城里出来的Luo Liang 。

  “是他!居然活着从‘灰烬荒地’出来。”

  钟天秀眼中精芒闪烁。

  一主二仆,皆露出惊疑之色。

  前几日,他们绕路离开灰烬荒地,听到不少关于“异妖”的骇人传闻。

  可以确认的消息,最近two 月,十几个“除妖队”全军覆没。

  来往的商队,Super Power User 几无幸免。

  就算是极个别的古cultivator ,侥幸从“灰烬荒地”活着出来,但未曾见过异妖的样子。

  也就是说。

  见过异妖的人,没有一个活口。

  此时,Luo Liang 安然无恙的现身,钟天秀三人难免惊讶。

  “Young Master ,此人或许是是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one 的幸运儿,逃过一劫。”

  狐尾女仆低声说道。

  “this child 古怪!难道他有great destiny 加身?”

  钟天秀面色明晦不定。

  Luo Liang 当日展露的cultivation base ,mysterious movement technique ,绝对是不弱于他的top genius 。

  如今,又安然横穿灰烬荒地,钟天秀越发感觉这个少年not simple ,可能跟oneself 是同一类人。

  “安great grandfather ,你如何看待这个少年。”

  钟天秀摸了下左手佩戴的古朴戒指,意念沟通道。

  “气运浑浑交织,命理天机置身迷雾,看之不透。但此少年身上的气运,绝不在你之下。”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一个Main Universe 来的愣头青,居然有这种命格气运。”

  钟天秀有些不忿,whispered 。

  界域world 的古cultivator ,cultivation 之道纯粹质朴,环境优越,advanced 潜力更大。

  这里的古cultivator ,往往碾压Main Universe 的同阶Super Power User 。

  因此,Human Race Sect 的古cultivator ,对Main Universe 来的Super Power User ,大多是有些瞧不起,甚至有一种身份上的优越感。

  而Luo Liang 的出现,打破了钟天秀的固有印象。

  “cultivation base 不能说明什么。就算他是古修Martial Artist ,从Main Universe 而来,多半不纯粹。遇到我这样的同阶cultivator ,未必有还手之力。”

  钟天秀盯着少年的silhouette ,眼底深处掠过隐晦的killing intent 。

  如果能杀死这样的Child of Destiny ,他自身的气运会得到大幅增强。

  在Main Universe ,乃至周边界域。

  凡是能成就伟大Supreme 的存在,皆是携带庞大的气运,受宇宙意志的庇护。

  钟天秀,就是志在Supreme 的heaven’s chosen 。虽然在一两年前,他还是秀山Heavenly Sun 分族公认的废材。

  “身怀气运的人,没那么容易杀。”戒指内的安祖提醒道。

  “我明白,此事不能强求。”

  钟天秀摇摇头,暂时打消念头。古修city 附近,来往的古修比较多,不适合下手。

  flying boat 穿入天际,奔向Heavenly Purity Sect 。

  半个小时后。

  “Young Master !那个小子一直在我们附近?”

  古铜力士嘟囔道。

  从古修city 出来后,那个从Main Universe 而来的少年,始终在他们的视野范围。

  对方赶路的速度,跟他们的flying boat 差不多。

  “这小子莫非盯上了我?还是说,他刚好与我们顺路?”

  钟天秀早就留意到这点。

  他倾向于后者,应该是巧合。

  两次相遇,Luo Liang 应该察觉到他们,但是从未理会过。

  直至。

  一片雾霭缭绕的福Spiritual Mountain 川,Heavenly Purity Sect 的山门,映入几人的视野。

  钟天秀确认了oneself 的猜测。

  山道上,trifling 迷雾Illusion Formation ,影响不了众人。

  钟天秀三人和Luo Liang ,先后抵达刻有“Heavenly Purity Sect ”三个大字的山崖前。

  山崖前,生长着一棵千年迎客松。

  迎客松前,有一座亭子。

  亭子里,有外来的访客与Sect dísciple 交涉,请求通风报信。

  Luo Liang 走进亭子,近距离打量了钟天秀两眼。

  这位少年端是俊美,来到Heavenly Purity Sect 门前,带有一种倨傲的淡淡笑意。

  ”Yi! 居然是一位Child of Destiny 。”

  Luo Liang 看出端倪,露出unexpected expression 。

  因为有两次daofather 级的机缘buff ,boundary 和眼界大大开阔,Luo Liang 这才看出对方身上的独特气运。

  这样的Child of Destiny ,比之同样条件的top genius 、乃至heaven’s chosen ,将来晋升Universe Rank 和Supreme 的概率要稍微大些。

  “几位登上山门,所为何事?”

  一名Sect 青年,目光扫过钟天秀和Luo Liang 两路人,感受到他们身上的强大aura ,不敢怠慢。

  钟天秀和Luo Liang 对视了一眼。

  “不如让这位Young Master 先说。”

  Luo Liang 谦让道。

  这次来Human Race Sect 界域,他想低调一点。

  此前,他感应到钟天秀对oneself 的隐隐敌意,却没有taking seriously ,只要不招惹oneself 。

  “我家Young Master ‘钟天秀’,乃是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Third Elder 的亲孙。”

  古铜力士傲然道。

  “他就是钟天秀?”

  “听说钟天秀是一个病残废人,cultivation base 低弱,怎会有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的cultivation base ?”

  亭子里,几名访客和Sect dísciple ,诧异的看过来。

  眼前的钟天秀,面若冠玉,气宇轩昂,配上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的cultivation base ,俨然是一位a giant amongst men 。

  这绝难与一个废物联系上。

  “原来是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的钟Young Master ,不知Young Master 造访我宗,所为何事。”

  Sect 青年语气慎重,尊敬的行礼。

  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虽然不是Heavenly Sun Main Clan ,却隶属于Heavenly Sun 后裔三十二大分族之一。

  万载前的Supreme “Heavenly Sun Great Emperor ”,风流成性,在世间留下诸多bloodline ,许多都是不管不问。有些异姓美女,怀了Heavenly Sun Great Emperor 的种,融入自家姓氏的bloodline 基因中。

  Heavenly Sun bloodline 缔造的大小分族支脉,就有几百个,这还不算数不清的遗落零散bloodline 。

  这其中,最著名的是三大主族。

  Heavenly Sun surnamed Jiang Imperial Family ,就是其中之一。

  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能在众多bloodline clan 里排进前三十,放在Human Race 界域,属于接近1st Rate Influence 的superpower Aristocratic Family 。

  这lineage 的势力,比Heavenly Purity Sect 要强不少。

  因此,Sect 青年对钟天秀三人比较客气,没有对一般outsider 的冷淡和高傲。

  “钟某此次前来,是要讨回一个公道!”

  钟天秀中气十足,目光烁烁,身上散发强大的spiritual pressure 。

  亭子里,几名Sect dísciple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在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的威压下,有些呼吸困难。

  “讨回公道?我Heavenly Purity Sect 何时得罪了Young Master ?”

  Sect 青年心惊不已,额头冒冷汗,在强大威压下,勉强支撑。

  那名狐尾女仆,冷笑出声:   “这得问问你们sect 的天才female disciple Dong Mengyao !”

  “Mengyao ?”

  Luo Liang 心中一动,诧异的looked towards 三人。

  “董Junior Sister 如何得罪了钟Young Master ?”

  “这impossible 吧?”

  “董Junior Sister 恬静安宁,待人宽和,一直在门内cultivation ,从未与人结怨。”

  亭子里,几名Heavenly Purity Sect dísciple ,subconsciously 的摇头。

  他们都认识Dong Mengyao ,印象很不错。

  那女仆接下来的言论,让Luo Liang and the others 大跌眼镜。

  “hmph! your sect 的Mengyao Fairy ,貌美心毒,背信忘义。她早先本与我家Young Master 有婚约在身,后来发达了,瞧不起我家Young Master 的病残身体,曾让其父过来退婚!”

  “我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的Young Master ,岂能受这等耻辱。”

  狐demonic girl 仆愤愤不平的道。

  “退婚?”

  几名Heavenly Purity Sect dísciple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若此事属实,Dong Mengyao 这边确实有点理亏,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已经有dísciple 向山门内通讯。

  “这位钟Young Master ,你当真被Dong Family 退婚过?”

  Luo Liang 心中古怪,忍不住开口,looked towards 俊美不凡、面带愠怒的钟天秀。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