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Not A Big Shot Chapter 55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快餐店

  第537章 垂钓再现   “这位钟Young Master ,你当真被Dong Family 退婚过?”

  Luo Liang 所问,亦是大家心中所想。

  在场的Heavenly Purity Sect dísciple ,对Zhong Family 仆从的一面之辞,持怀疑的态度。

  “钟某以Grand Dao 发誓!董父曾私下来我家退婚。当时,钟某愤怒之下,撕毁了婚书,且不要那退返的礼金。”

  钟天秀面色悲愤,慷慨激昂。

  他取出一份撕成几片的婚书,向众人展示。

  “如今,钟某cultivation 小有成就,来到Heavenly Purity Sect ,只为讨一个公道!   prosperity and decline never last 。

  don’t bully the youths just because they are poor !   我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不可受此辱!”

  以Grand Dao 发誓,一番激扬愤慨之言,让在场众人略有震动,陷入短暂沉默。

  没人怀疑钟天秀撒谎。

  对于古cultivator 而言,以Grand Dao 立誓不是开玩笑,那是拿oneself 的前途做担保。

  “如此看来,那Dong Family 确实是理亏的一方。”

  “真didn’t expect ,那位高洁冰心的Mengyao Fairy ,也是背信忘义的的庸俗之人。”

  “难怪钟天秀上门讨伐!full of vigor 的youngster ,哪里受得了这种歧视与侮辱。”

  “钟天秀如今有heaven’s chosen 之姿,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必然为他撑腰。Heavenly Purity Sect 只怕抗不住这等压力……”

  山门前,汇聚了更多的观望者。

  有些是门内的dísciple ,有些是来往的客人。

  此时,不少观望者,反倒有些倾向于钟天秀。

  “敢问钟Young Master ,要如何讨回公道?”

  山峰之上,几道escaping light 云霞破空而来,其中传来一名女子的冷斥声。

  “见过乔Master Uncle (Senior Sister )!”

  在场的Heavenly Purity Sect dísciple ,皆是恭敬的paid respect 。

  escaping light 云霞落下,展露数道Sect dísciple 的silhouette 。

  除去三名Sect 执法cultivator 。

  其中两道倩丽silhouette ,引人瞩目。

  其中一位female cultivator ,约莫二十七八岁,青白羽袍裹身,背负剑匣,五官精巧,眼眉凌厉,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

  刚才的声音便来自这位female cultivator 。

  在她的身侧,还有一位杏袍少女,容貌pure and beautiful ,身段纤长,看上去是前者的Junior 。

  Luo Liang 不由多看了杏袍少女一眼。

  如果没记错,在第一次意识降临,与Dong Mengyao 沟通时,曾见到这个女孩,与Mengyao 关系不错。

  据Dong Mengyao 说,此女名叫“Guan Qiaozhi ”,是她Second Senior Sister 的dísciple 。

  “阁下是何人,与Dong Mengyao 是什么关系?否则this Young Master 与你说道,有何意义。”

  钟天秀没有正面回答,望向两位风格各异的female cultivator ,eyes slightly narrowed 。

  这二女论姿容气质,胜过他身边严格挑选的女侍。

  “我是Mengyao 的Second Senior Sister ,乔羽洛。不知有没有资格听Young Master Zhong 的说道。”

  那英气female cultivator said with a sneer 。

  “原来是乔Senior Sister !听闻在same sect 中,你与Mengyao Fairy 走得近。”

  钟天秀恍然道。

  “既如此,钟某就划下道!不求乔Senior Sister 主持公道,相信能让Mengyao Fairy 和Heavenly Purity Sect 高层知晓。”

  钟天秀面色一正,笑容敛去。

  “hmph! 我倒想听听,你想怎样?”

  杏袍少女Guan Qiaozhi ,鼓着腮帮,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那份婚约,Guan Qiaozhi 怀疑是董父的私下承诺,Dong Mengyao 肯定不认同。Dong Mengyao 只跟她说过,在Main Universe 有男友,关系很不错,从未提过钟天秀这个人。

  “本Young Master 上门讨伐,并不想见血,只需洗刷耻辱,平息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的怒火。”

  钟天秀面无表情的道。

  “因而,钟某给出two 和平解决的方案。”

  two 方案?

  Luo Liang and the others 目光闪烁,看来钟天秀这次是有备而来,计划周详。

  “其一,Dong Mengyao 和其father ,亲自去秀山Zhong Family ,在我father 和grandfather 面前下跪认错。这段悔婚之事,可就此揭过。”

  “其二,依据婚约,Dong Mengyao 遵守承诺,但要降格成为钟某的妾。this Young Master 可以既往不咎,往后看Dong Mengyao 的表现,或许能将她扶为正妻。”

  听完two “和平解决”方案,在场Heavenly Purity Sect 的dísciple ,眉头都不由皱起。

  “太过份了!bully intolerably !”

  杏袍少女Guan Qiaozhi ,气得跺脚,银牙紧咬。

  Luo Liang 听的直摇头。

  钟天秀看似有理有据,实际上却强人所难,overbearing 。

  如果真要和平解决,让董父登门道歉,退去礼金,差不多就过去了。

  这里虽然是Human Race Sect 界域,有些古人传统。

  但Main Universe 的思潮,影响力是主流。结婚都可以离婚,何况只是一个订婚的承诺。

  让人家父女俩,去跪地认错?

  这会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和耻辱,还有什么脸面在Human Race 界域混?   将人逼迫到这种程度,于Zhong Family 而言又有什么实质好处?   钟天秀的真实目的,恐怕是第二个方案。

  因为这个方案,才有利可图。

  Dong Mengyao 降格为妾,能洗刷之前的羞辱,对外说得过去。

  钟天秀不仅收获一位Blue Lotus Body 的绝美妻妾。

  且他以Husband 的身份,可以just and honourable 借Dong Mengyao 之手,图谋Old Ancestor Dong 的千年资产。

  “钟Young Master ,你不觉得这two 方案很过份?”

  乔羽洛面若寒霜,不满的道。

  “过份?haha ……当日董父来我家退婚,何曾考虑过钟某的自尊心?那时,怎么没人觉得过份。”

  钟天秀大笑,满脸嘲讽。

  “你……”

  乔羽洛and the others ,不由语滞。

  确实,对于当时废物的钟天秀而言,董父过去退婚,很伤人自尊。

  见几人无以反驳。

  钟天秀面露得色,眼底掠过一丝狡诈。

  实际上。

  董父只是私下与他father 有婚约承诺,收下一些好处,没有走正式的订婚流程。

  Dong Family 其他人,包括Dong Mengyao 不知情。

  后来,Master Dong 得知此事,大为恼火,不承认这份婚约。

  董父无可奈何,在Master Dong 的喝令下,去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登门认错,退还好处。

  那个时候,钟天秀经历fortuitous encounter ,早就修复身体,迎来了新生,心态完全不一样。

  面对当时的退婚,钟天秀不屑一顾。

  “爱退就退!this Young Master 还怕找不到佳人?”

  他自忖以如今的aptitude 和身份,将来后悔的肯定是Dong Mengyao 。

  直至他看到Dong Mengyao 的影像记录,怦然心动。

  尤其得知对方拥有Blue Lotus Body ,有望继承千年Old Ancestor 的资产,钟天秀果断改变了主意。

  他撕毁婚书,留下一句don’t bully the youths just because they are poor ,拒绝董父退回的“礼金”。

  “钟Young Master ,关于上门讨伐之事,罗某有一点疑惑。”

  Luo Liang 突兀的开口。

  “哦,这位brother 有何见解?”

  钟天秀不敢忽视Luo Liang 。

  对方与他可能是一类人,身怀great destiny ,否则怎能安然无恙的横穿灰烬desert 。

  Luo Liang 淡笑的问道:   “我听闻钟Young Master 以前病残,cultivation 困难,应当不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Rank 3 )cultivation base 。

  今日一看,钟Young Master 却有Golden Core Stage (Rank 4 )cultivation base 。哪怕有很大的fortuitous encounter ,也难有这等神速breakthrough 。

  想来,钟Young Master 的病弱之身,应当早就恢复了吧?”

  “是有一段时日了。”

  钟天秀不太自然的道。

  早在董父初次过来约定婚事时。

  他就获得了机遇,只是那时cultivation base 尚弱,担心遭人觊觎,连father 都隐瞒着。

  在病弱之身时,他的cultivation base 卡在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许久,终身无望。

  如果说在近期恢复根基,短期间从Qi Refining Stage 跳到Golden Core Stage ,那确实impossible 。

  “我又听闻,Dong Mengyao 的师尊临近大限,回天乏术。Young Master 明明有足够的时间,为何偏偏在这个时间点过来,上门讨伐?”

  Luo Liang faint smile 的道。

  此言一出,在场知道内情的Sect dísciple ,若有意味的looked towards 钟天秀。

  钟天秀上门讨伐的时机,确实巧合。

  虽说他有理,却难免有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的嫌疑。

  “hmph! 趁人之危的伪君子。”

  杏袍女孩Guan Qiaozhi ,snort disdainfully 。

  感受到周围众人耐人寻味的目光。

  钟天秀不禁有些恼火。

  “这只是巧合!钟某之前说了,在cultivation base 小有成后,才过来讨伐。否则,一介Qi Refinement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的cultivator ,powerless to defend himself ,the words of the lowly carry little weight ,怎敢上门讨伐。”他怒声辩解道。

  Luo Liang 愕然,原来这货早就打好了“补丁”。

  尽管钟天秀的话,依旧有些漏洞(cultivation base 低时,可以带长辈过来帮忙讨伐),但逻辑上能说得过去。

  毕竟for a nobleman to take revenge ,十年都不嫌晚。

  “乔Senior Sister ,我不想多费口舌。”

  钟天秀面色不悦,coldly snorted 。

  “请把我的来意,告知Miss Mengyao 和Dong Family 。最好让this Young Master 与Miss Mengyao 见一面,如此才有更多和平化解的机会……”

  他言语暗示道。

  “我会帮忙转述。但你这等威逼之势,Mengyao 只怕没心情见。”

  乔羽洛面露厌恶,没再说什么。

  她准备带着女徒Guan Qiaozhi 离开,去山中与Dong Mengyao 商量。

  “这位乔Senior Sister ,请稍等。”

  Luo Liang 走前几步,轻声开口。

  乔羽洛和Guan Qiaozhi step one stopped ,两双beautiful eyes 投向Luo Liang ,露出诧异之色。

  现场除了钟天秀,还有Luo Liang 这位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的heaven’s chosen 人物。

  见Luo Liang 出声喊住二女。

  钟天秀brows frowned ,不快的道:   “mind your own business ,与你无关。”

  话语中有警告的意味。

  刚才Luo Liang 尖锐的提问,已经让不满,心生厌恶。

  Luo Liang 没有理会钟天秀的警告,笑容温和的冲乔羽洛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劳烦乔Senior Sister 帮忙联络一下Mengyao ,就说有一位‘Fellow Student Luo ’要见她。”

  “你也要见Mengyao ?”

  杏袍女孩Guan Qiaozhi ,秀眸眨动,讶异道。

  看情形,Luo Liang 与钟天秀不是一路人。

  这二人同为peerless genius ,cultivation base 大致相当,却都要见Dong Mengyao 。

  Guan Qiaozhi 暗自感慨,oneself 这位闺中friend 的Master Uncle ,真是魅力无穷啊。

  “你跟Mengyao 是什么关系?”

  乔羽洛没有好脸色。

  在她看来,Luo Liang 可能与钟天秀一般,贪图Dong Mengyao 的美色,Blue Lotus Body ,师尊的千年资产。

  “我是Mengyao 的男朋友,特意过来见她。”

  Luo Liang casually 的道。

  “你……Mengyao 的男友?”

  乔羽洛二女beautiful eyes 瞪大,不可思议的盯着Luo Liang 。

  周围的Sect dísciple ,一片哗然议论。

  “这人是Dong Mengyao 的男友?”

  “有意思了!一个是与Mengyao Fairy 曾有婚约的少年,另一个是Mengyao Fairy 的现男友?”

  吃瓜观众的八卦心理被调动。

  同时,有种说不出的狗血味道。

  “怎么可能!她是Dong Mengyao 的男友?”

  钟天秀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心头一突。

  联想到,Luo Liang 之前与他们方向一致,同时抵达Heavenly Purity Sect ,或许真有这个可能。

  “不行吗?”

  Luo Liang 含笑looked towards 二女。

  “如果属实,自然没问题。”

  乔羽洛和Guan Qiaozhi ,怔怔的看着Luo Liang ,反应过来。

  “Mengyao Master Uncle 说,让我们带你过去。”

  杏袍女孩手握一枚通讯jade pendant ,很快有所回应。

  “看来,你真是Mengyao 的男友。”

  Guan Qiaozhi 一双亮澈灵动的眸子,兴致盎然的打量Luo Liang 。

  “你随我们来。”

  乔羽洛神色恢复镇定,带着Luo Liang 进入山门,通过守门的严查。

  “钟Young Master 请止步!”

  钟天秀想蒙混过去,跟随一起进山,却被镇守的Sect expert 阻拦。

  他只好悻悻的转身,回到迎客松下的亭子。

  “这小子,竟然真是Dong Mengyao 的男友。”

  钟天秀面色不甘,微微咬牙。

  他望着山门上方,Luo Liang 踏空而去的背影,脸色不好看,眼中cold light 闪烁。

  Luo Liang 与他一般,身怀气运,不是等闲之辈。

  “若不除去this child ,我的计划恐怕会有诸多变数。

  那位Old Ancestor 的inheritance 倒也罢了,最多是锦上添花的嫁妆。但Dong Mengyao 的Blue Lotus Body ,是我所修《Heavenly Sun Dragon Phoenix 颠倒诀》的绝配对象。”

  钟天秀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对付这个意外出现的情敌阻力。

  豁然,他心灵涌来一丝惊悸。

  身体僵硬,全身冰凉不安。

  冥冥中,他好似成为一条水下的鱼儿,沦为被人Sovereign 命运的对象。

  这种感觉一闪而逝。

  “唔……”

  钟天秀complexion pale as paper ,身形站不稳,一屁股坐在stone bench 上。

  “Young Master ,你怎么了?”

  古铜力士和狐尾女仆慌张的扶住钟天秀。

  钟天秀的气色很不对,看上去无比虚弱,好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坐立不稳。

  更惊悚的是。

  钟天秀原本风华正茂的青春面孔,隐隐间苍老了几分,皮肤上的皱纹,尤其是法令纹,加深了几分。

  那黑亮的头发间,更是多了些华发。

  “Young Master ,你怎么变……”

  狐尾女仆惊骇,捂着嘴,花容失色。

  钟天秀的身高、容貌、cultivation base 、aura ,这些皆没有变化。

  唯一的变化,好像变老了些。

  力士和女仆欲言而止,不好说出口。

  “安great grandfather ,刚才怎么回事!我好像凭空丧失了一些lifespan 。”

  钟天秀took a deep breath ,闭目调息,勉强让oneself 冷静下来,询问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安祖。

  “方才的变化太快,以我虚弱的Soul Power ,没来得及探查清楚。”

  安祖mood grave ,又推测道:   “你身上的异常情况,有点像传说中的‘Fishing World ’力量。还好,那垂钓之力只是勾走你several decades lifespan ,对你Golden Core Stage 几百年的lifespan 来说,并无大碍。”

  钟天秀听完很不是滋味。

  听安祖的口气,怎么oneself 失去several decades lifespan ,还算是一件庆幸之事?   “垂钓之力?有没有divine ability 和magical treasure 去抵挡?”

  钟天秀阴冷的目光,盯视远方飞行的Luo Liang ,后者的身形化作Little Black 点。

  他不禁感到疑惑。

  Luo Liang 并没有出手的痕迹,背对他飞行而去。

  “这种力量无解,堪称One of All Heavens’ Thirteen Taboos 。”安祖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无解?那岂不是无敌……”

  钟天秀感到头皮发麻。

  “你不必担心,无解的垂钓之力,也有许多限制,在历史长河中罕有出现。它每一次出现,具有偶然性,且没有连续出现的记录。可能是你身上气运隆厚,容易被垂钓之力眷顾。”

  安祖细致的分析,并安抚钟天秀。

  其实,即便是安祖曾经的高度,只是听过传闻垂钓之力,对其了解限于written in ancient records ,从未亲身经历过。

  “偶然性吗?”

  钟天秀心头稍安,服下medicine pill 恢复虚弱的身体。

  “对,按照历史记录,这种力量不会再在你身上降临。而且,当它降临时,你的Soul 会有感应,如果做出防范躲避的动作,能增加抵抗力,降低损失。”

  “那个姓罗的小子!他身上也有great destiny ,恐怕是他与我一起,气运太强,引来垂钓之力,最终遭殃的却是我。”

  钟天秀心中不忿,对Luo Liang 的憎恶killing intent 更盛几分。

  ……

  另一边。

  Luo Liang 跟随二女踏空飞行,途径某个山峰,耳边隐隐传来“吱”得一声。

  维度的间隙间,浮现一层透明窗纱。

  一只可爱的小squirrel ,抱着一根黄金钓竿。

  那golden 的鱼钩上,钓着一团血azure 的透明光晕,散发纯净浓郁的Life Source aura 。

  “三十年life essence 吗?”

  Luo Liang twitched his lips ,略有些失望。

  他让squirrel 在暗处出手,是瞄准钟天秀身上的气运。

  这种Child of Destiny 身上的气运,若是能剥夺过来,可有助Luo Liang 未来晋升Universe Supreme 。

  Luo Liang 有两次daofather 级的机缘comprehension ,对Grand Dao 领悟超过一般的Starry Sky Great Expert 。

  他成为Starry Sky Great Expert ,只需要按部就班cultivation 和时间的沉淀。

  甚至成就Rank 10 Universe Rank ,Luo Liang 都有极大把握。

  唯有Universe Supreme ,任何人都不敢说有把握。

  多少惊才艳艳的宇宙mighty figure ,在this step 失败。

  需要great destiny 加身,才有可能breakthrough 这方宇宙的极限。

  如果没有,那就是注定失败。

  Luo Liang 如此年轻,cultivation base 达到Rank 6 Planet Rank ,lifespan 估计两三千年,还未满二十岁。

  他最不缺的就是lifespan 。

  所以,这钓到的三十年lifespan ,对他没有任何卵用,十分鸡肋。

  “可惜,浪费了一次出手机会。”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