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Not A Big Shot Chapter 55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快餐店

  第539章 各有plot against   Old Ancestor Dong 的Cave Mansion ,位于Heavenly Purity Sect 府邸的一座高峰中,相距不到十里路程。

  Luo Liang 四人飞至云层间,正对雾气环绕的峰顶,其上呈现一座朦胧的青玉府邸。

  “师尊的Cave Mansion ,如今由大Senior Brother 和二Senior Brother 把持,他们恐怕不会轻易让我等进入。”

  乔Senior Sister said in a deep voice 。

  Luo Liang said with a sneer :“我们为Old Ancestor Dong 延寿,师出有名,他们岂敢阻拦?”

  “希望如此。”Dong Mengyao 颔首道。

  她记得,之前不管以什么理由求见,两位Senior Brother 都以简单粗暴的理由拒绝。

  几人落到峰顶。

  那青玉府邸前,有two figures ,神情冷淡的拦住众人。

  “大Senior Brother ,二Senior Brother ,你们都在?”

  乔Senior Sister surprisedly said 。

  其一人,是一位山羊胡的矮瘦old man 。

  另一人,是一名手握折扇的青年书生。

  两人都是Golden Core Stage 。

  山羊Old Hu 头是大Senior Brother ,Golden Core late stage cultivation base 。青年书生是Golden Core middle stage ,Dong Mengyao 的二Senior Brother 。

  “寻常时候,两位Senior Brother 都是轮流守护此地,今日竟然一齐到场。”

  Dong Mengyao 讶异,低声说道。

  “乔Junior Sister 、董Junior Sister ,你们怎么又来了?师尊如今在静养身体,容不得打扰,便是我们都不能轻易进入。”

  山羊胡的大Senior Brother ,brows slightly wrinkle 的道。

  Dong Mengyao 上前道:“两位Senior Brother ,这次情况不同。我的朋友带来珍贵的延寿之物,或许对师尊有效,请通融一下。”

  “延寿之物?”

  青年书生手握折扇,嗤笑摇头。

  “不是已经尝试过,师尊Soul 衰败,延寿之物没有用。我看你们不必做无用功,以免打扰师尊他老人家的静养。”

  “不必做无用功?”

  Luo Liang 走出来,横眉冷目,面带嘲弄。

  “这就是你们做disciple 的心态?   你们总共尝试过几种延寿之物,就轻言放弃?

  还是说,你们simply 想Old Ancestor Dong 早点死去。”

  一番尖锐话语,直击Soul 。

  “who you are !我们sect 的事,岂容你插手?”

  山羊胡二人面色齐变,恼怒的瞪视Luo Liang 。

  亲patriarch 辈的续命之事,讲究尽人力,听天命。

  Luo Liang 几人要帮Old Ancestor 延寿,他们拒绝的理由,确实有些牵强,容易留人话柄。

  “我是Mengyao 的男朋友,算是Old Ancestor Dong 的Junior ,甚至half disciple 。如此身份,过来看望他老人家不行?”

  Luo Liang 理直气壮的道。

  乔Senior Sister 和Guan Qiaozhi 面色错愕,didn’t expect Luo Liang 脸皮这么厚,强行扯上一层关系。

  “两位Senior Brother ,难道罗某送上门的延寿之物,你们还要拒之门外,巴不得你家师尊早点走?”

  Luo Liang 口无遮拦,再度抨击。

  “混帐东西,莫要血口喷人!你算哪门子dísciple ……”

  山羊Old Hu 头气得胡子发抖。

  Luo Liang 闭口张口说他们巴不得师尊早点死,刺激到他们的神经。

  Luo Liang 还恬不知耻的自称half disciple ,怕不是也想贪图Old Ancestor 的资产。

  “hehe !大Senior Brother ,这延寿之物试试倒也无妨。就算明知机会渺茫,作为dísciple ,我们总得making an all-out effort 。”

  青年书生手中折扇展开,轻笑一声。

  山羊胡跟他对了一个眼神,瞬间领悟。

  “是old man 想差了,延寿之物确实该试试。”

  山羊Old Hu 头apologetically said 。

  hearing this ,Dong Mengyao 三女面色稍松。

  “这样,你把延寿之物交予我们,等到合适机会,我们给师尊服用。”

  山羊Old Hu 头裂开牙齿,笑眯眯的道。

  unspoken implication ,他们只收延寿之物,不让Luo Liang and the others 进入。

  至于延寿之物用不用到Old Ancestor 身上,或者被他们私吞了,谁又知道呢?   “两位Senior Brother ,你们这么做是否太过分,让人寒心。”

  饶是Dong Mengyao 的淡雅性情,气得银牙直咬。

  “哦,这位Young Master ,我们Senior Brother 妹几人,先替师尊感谢你资助的延寿之物。”

  山羊胡二人,装模作样的作辑道。

  Luo Liang 眉头凝起,好气又好笑。

  敢情,这是two 滚刀肉。

  难怪Old Ancestor Dong 要寻一位自家bloodline descendant ,作为Legacy 传人。

  就these two people 的格局,difficult to become a capable person 。

  “我手中的延寿之物非常珍贵,须得亲自交给Old Ancestor Dong 使用。”

  Luo Liang 面无表情,径直走向府邸。

  “怎么,Young Master Luo 不放心我们?”

  山羊胡和青年书生,不慌不忙的挡住Luo Liang 。

  他们俩之所以simultaneously 赶到,自然是提前知晓Luo Liang 这号人物要过来。

  Luo Liang 如此年轻,有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cultivation base ,在Human Race 界域内,堪称一代heaven’s chosen 。

  但二人Golden Core 中lat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可不惧一个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Martial Artist 。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Heavenly Purity Sect 的地盘,就算是5、Rank 6 的powerhouse 过来,也不得impudent 。

  “对,本Young Master 不放心你们,非得进去不可。”

  Luo Liang 毫不避讳的道。

  山羊胡二人面色一沉,didn’t expect 对方敢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

  “请止步!”

  两位Golden Core powerhouse 冷笑,伸手阻拦,散发强大的superpower spiritual pressure 。

  ”fuck off! ”

  Luo Liang 肆无忌惮,单臂轻轻一推。

  山羊胡二人身上灵光环绕,面带嘲笑,强力阻拦。

  peng! ka ka!

  两股震响声,两大Golden Core 身上的护体灵光瞬间碎灭。

  二人面色霎变,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shortly afterward 身体倒飞出去。

  “impudent !”

  两人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勉强稳住身子,感觉体inner Qi 血震荡,肌肉脏腑传来一阵阵绞痛。

  嘶!   山羊胡二人额头冒冷汗,竭力运转magical power ,却半天缓不过气来,难以立时还击。

  这骤然间的变故,让乔Senior Sister 、Dong Mengyao 、Guan Qiaozhi 三女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做到的?仅凭fleshly body strength ,将两位Golden Core Stage 的Senior Brother 震退,短时间内失去battle strength 。”

  乔Senior Sister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惊魂不定。

  她料到Dong Mengyao 的男友,实力应当不俗,可是这也太夸张了!   刚才,Luo Liang 就是随手一推,没有运用半点Martial Artist true essence 。

  “小子!你竟敢在Heavenly Purity Sect 撒野,快来人——”

  青年书生怒声呵斥,想让山峰上的dísciple 仆人通风报信。

  “来者是客,让他们进来吧。”

  一个沧桑的老者声音,从府邸里传来,有种疲倦之感。

  “师尊(祖)!”

  两位Senior Brother ,Dong Mengyao 三女,以及峰上的dísciple 仆人,simultaneously 行礼道。

  那位Old Ancestor Dong ,乃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Stage 的mighty figure ,只要还有最后一口气,就拥有莫大的威慑力,让人心怀敬畏。

  “你们随我来。”

  山羊Old Hu 头面带不甘,somewhat dreaded 的看了Luo Liang 一眼,在前面带路,打开青玉府邸的大门。

  Old Ancestor Dong 的府邸,array restriction 重重,纵然是Nascent Soul Stage 的cultivator ,都无法硬闯进去。

  ……

  府邸内别有heaven and earth 。

  行了5 minutes 功夫,Luo Liang and the others 进入一间散发檀香的room 。

  “见过师尊(祖)!”

  room 的软榻上,半躺着一个头发凋谢,皱纹满脸的病秧老人。

  Luo Liang 稍微感应了一下,Old Ancestor Dong 生命aura 衰败,Essence, Qi, and Spirit 皆临近大限。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有气无力的病秧老人,曾是一位笑傲heaven and earth 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Stage mighty figure 。

  Old Ancestor Dong 摆手,免去众人的礼仪。

  “你就是Mengyao 的男友?真是the younger generations will surpass us in time 。”

  Old Ancestor Dong 晦暗浑浊的目光,落到Luo Liang 身上,隐隐闪过一丝精芒。

  尽管看不出Luo Liang 的真实cultivation base 。但结合之前Cave Mansion 前的出手,Old Ancestor Dong 此刻洞察,发觉这个少年的deep and unmeasurable 。

  “senior overpraised 。在下这次登门拜访,想尽绵薄之力,斗胆替senior 续命。”

  Luo Liang 语气平淡,在Divine Transformation Stage mighty figure 面前,依旧从容自如。

  “old man Soul 衰败,一般延寿之物确实无用。你要考虑好了,莫要浪费了珍贵的medicine pill precious material 。”

  Old Ancestor Dong 坦然道。

  行将就木之人,看遍世间冷暖,   Luo Liang 愿意帮忙的好心,Old Ancestor Dong 感到欣慰。

  “不试试,怎么知道?”

  Luo Liang 淡笑一声。

  “好。”

  Old Ancestor Dong 听出少年语气中的自信,slightly nodded 。

  自信是好事。但Old Ancestor Dong 知道自身的情况,并没有寄予多少希望。

  这一刻。

  山羊胡Senior Brother 二人,Dong Mengyao 三女都looked towards Luo Liang 。

  大家好奇,Luo Liang 会拿出怎样的延寿之物。

  ”go! ”

  Luo Liang 单手凭空一抓,掌心上凝聚一团血azure 的透明光晕。

  一股纯净浓郁的Life Source aura 散发。

  Old Ancestor Dong 不由动容,露出讶异之色。

  还不待众人看清楚,那团透明的血azure light 晕,一闪而逝,已经融入Old Ancestor Dong 的体内。

  Old Ancestor Dong 双目闭上,身上荡起强大的magical power 波动。

  two Senior Brother 紧张的盯着师尊。

  “Young Master Luo ,你给师尊使用的是什么延寿之物?”

  山羊Old Hu 者brows slightly wrinkle 。

  他有种感觉,Luo Liang 刚才所用之物,不同于一般的延寿之物。

  那逸散的生命aura ,让人身心陶醉,有种沐浴在母胎中的暖意舒适。

  良久之后。

  Old Ancestor Dong 身上aura 收敛,睁开双目。那原本浑浊的眼瞳,多出一丝Light of Wisdom 。

  “师尊,您感觉怎么样?”

  乔Senior Sister 关切的问道。

  “Young Master Luo 的延寿之物不一般,master 感觉精力好多了,比先前有活力。”

  Old Ancestor Dong 欣然含笑,向Luo Liang 投去感激的目光。

  “那师尊……您的lifespan 有没有增长?”

  山羊胡二人,restless 的道。

  “只是fleshy body 的生命状态好了些,但Soul 衰败临近大限,却不可逆转。”

  Old Ancestor Dong 叹息道。

  hearing this ,Dong Mengyao 和乔Junior Sister 露出惋惜之色。

  “那就好……好可惜了。”

  山羊Old Hu 头和青年书生暗heave a sigh of relief ,佯装悲叹的道。

  他们刚才吓了一逃,差点以为Luo Liang 的续命之物,真起到作用了。

  结果,只是fleshy body 的生命得到补益,让Old Ancestor 恢复了些活力,但lifespan 没能得到延续。

  Luo Liang 略感疑惑,黄金钓竿钓到的三十年lifespan ,竟然对Old Ancestor Dong 无效?

  他不能放开cultivation base 感官探查,但Controlled Spirit Seed 带来的感觉,Old Ancestor Dong 的生命Soul aura ,应该都得到了补益。

  具体效果多大,则无法判断。

  “Mengyao ,master 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今日过来,有什么问题,可一并提出。”

  Old Ancestor Dong 神情安详,笑容温煦,看出关门female disciple 眼中的倾诉之意。

  山羊Old Hu 头和青年书生对视,并不是很担心Dong Mengyao 告状。

  他们在此看护师尊的府邸,禁止外人过来打扰,Old Ancestor Dong 在虚弱休养中,未曾说过什么,应当是默许的。

  “师尊,dísciple 这一支脉犯下大错,给Dong Family 引来灾祸,还望您宽恕……”

  Dong Mengyao 并未告状,面带惭愧的道。

  “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

  Old Ancestor Dong 有些意外,pondered then said :

  “钟天秀的确一个麻烦,这次讨伐,定有长辈在背后撑腰。但此事与你无关,都是你father 的错……”

  Old Ancestor Dong 没有责怪她,反而comforted 。

  对于此事,Old Ancestor Dong 没有提出解决之法,或许也感到棘手。

  一个临近大限,不在Peak 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Stage mighty figure ,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真不用忌惮。

  随后一段时间。

  Old Ancestor Dong 分别与Dong Mengyao 、乔Senior Sister 、两位Senior Brother 各自聊了一些话。就连杏袍女孩Guan Qiaozhi ,也勉励了几句。

  最后。

  Old Ancestor Dong 一双老眼looked towards Luo Liang ,露出欣赏和慰藉之色。

  “你们且退下,我与Young Master Luo 单独聊两句。”

  “是,师尊(祖)。”

  Dong Mengyao 五人躬身退去。

  “师尊跟那小子单独谈什么?”

  山羊Old Hu 头和青年书生对视,心生疑虑。

  乔Senior Sister 目光微闪,猜测师尊欣赏Luo Liang 的天资和人品,加之刚才馈赠的延寿之物,心生好感。

  “师尊不会看重那小子,要将Mengyao 托付给他吧?”

  青年书生brows slightly wrinkle 。

  Luo Liang 实力强大immeasurable ,如此heaven’s chosen 来历必然not simple 。

  如果Old Ancestor Dong 将Mengyao 托付给Luo Liang ,后者可以更加名正言顺的帮扶女友。

  两位Senior Brother 心中忧虑,感到棘手。

  Luo Liang 刚才随手一拍,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内心颇为忌惮。

  ……

  room 内,只剩下Old Ancestor Dong 和Luo Liang 。

  Old Ancestor Dong 浑浊的双目,忽然明亮如炬,衰老干瘪的皮肤,瞬息间恢复饱满的气色。

  仿佛一眨眼间,他年轻了上十岁。

  “Little Friend Luo ,方才续命之恩,受old man 一拜。”

  Old Ancestor Dong 从床榻上飘落,面色郑重,冲Luo Liang 长身一拜。

  Luo Liang 没有客气,坦然受下这一礼。

  “senior 续了多少lifespan 。”

  他直接问道。

  “大约十几年。”Old Ancestor Dong 道。

  Luo Liang 暗暗nodded ,达到了心理预期。

  虽说,黄金钓竿从钟天修身上勾走了三十年lifespan 。

  但每个人的生命质量不同。

  钟天秀是鼎盛活力的Rank 4 Country Suppressing Rank ,而Old Ancestor Dong 是年迈大限的Rank 6 Planet Rank 。

  前者的三十年lifespan ,能给Old Ancestor Dong 延续十年以上lifespan ,算是不错的结果。

  十年时间,足够Dong Mengyao 成长起来。

  “senior 为何隐瞒延寿的真相。”

  Luo Liang 不解的道。

  只要Old Ancestor 展露延寿的真相,Dong Mengyao 的处境将会好很多。

  “old man 此前准备了一个计划。”

  “为了这个计划,old man cultivation 一门secret technique ,可在大限前‘假死’一次,并且能回光返照,短时间内令我恢复接近Peak 的状态。不过在secret technique 发动前,我的身体会很虚弱,需要静养……”Old Ancestor Dong 娓娓道来。

  “若是那几个不肖子弟,做出出格的事。我施展那门secret technique ,能及时出手,为Mengyao 铺好路。”

  Luo Liang 听完,不由恍悟。

  作为一位千年Old Ancestor ,怎会没考虑到身后事。

  从某种程度上说,Old Ancestor Dong 这算是entrapment ,故意露出weak spot ,看几位dísciple 的表演。

  如果在Old Ancestor 假死后,几名dísciple 作乱,染指属于Dong Mengyao 的资产。他就会化身“粽子”,将作乱的孽徒一并收拾掉。

  “那吴Master Uncle 的情况,senior 可曾料到?”

  Luo Liang eyes flashed 。

  吴Master Uncle ,跟Old Ancestor Dong 交情深,以前还是情侣。

  “Elder Wu 秉性不坏,至少不会谋害Mengyao 。她想撮合Mengyao 和吴德良,old man 心里也清楚,在见到你之前,我是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

  Old Ancestor Dong 感叹道。

  吴Master Uncle 的举动,或许没达到他的理想预期,但是并不出乎预料。

  “只是,old man 未曾料到,Mengyao father 私下酿成大错,招来了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的祸端。”

  Old Ancestor Dong brows tightly frowns ,有些不满的道。

  Luo Liang 可以想到,如果没有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的参合,Old Ancestor Dong 原有的计划success rate 比较高。

  正是有秀山Heavenly Sun 家的插足,吴Master Uncle 庇护Mengyao 的风险加大,才提出联婚的利益诉求。

  这是一大变数。

  即便是此时,Old Ancestor Dong 成功延寿,最多让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有所顾忌,但绝不会怕他。

  “senior 放心,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就交给在下解决。”

  Luo Liang 淡然道。

  “好!old man 相信Little Friend Luo ,Mengyao 就托付给你了。”

  Old Ancestor Dong 看着语气轻松的Luo Liang ,神情复杂,选择了相信。

  Luo Liang 首先是一位heaven’s chosen ,如果说没有背景跟脚,他都不相信。

  其次。

  Luo Liang 刚才给他延寿的手段,并非medicine pill precious material ,而是神乎其神的“赋予”。

  以Old Ancestor Dong 的眼界,从未见过这等高超mysterious 的手法。

  这让他对Luo Liang 的定位,拔高了许多。

  两人又叙了几句,Old Ancestor Dong 决定依旧执行计划。

  秀山Heavenly Sun lineage 交给Luo Liang 对付。

  Old Ancestor Dong 负责肃清门内悍跳的孽徒。

  一外一内,分工明确。

  ……

  离开Old Ancestor Dong 的room 。

  Luo Liang 跟Dong Mengyao 三女会合。

  山羊Old Hu 者二人,在不远处等待着。

  “罗Master Uncle ,Master Ancestor 跟你聊了什么?”

  Guan Qiaozhi 眼眸闪亮,一脸八卦的样子。

  “senior 说,让我好好待Mengyao 。”

  Luo Liang 笑容温和,牵起Dong Mengyao 的嫩葱white hand ,后者面含羞涩的垂首,眼波流转欣喜之意。

  这个回答,符合在场几人的预期,没有人怀疑。

  “对了,senior 刚才还交代了,他身体恢复了活力。以后哪位dísciple 要见,都可直接进来,不用通报。”

  Luo Liang 又补充道。

  hearing this ,两位Senior Brother 脸色不好看,有些阴郁之意。

  如此一来,他们难以把持进出Old Ancestor Dong Cave Mansion 的控制权。

  离开Old Ancestor 府邸后。

  山羊胡大Senior Brother 跟青年书生,暗中商议起来。

  “shameless brat !都怪他赋予了师尊身体活力,要不然我们可以一直……”

  “这小子实力强悍,我们二人多半不敌。有他帮扶,我们想图谋师尊的千年资产,只怕不容易。”

  二人愤愤不平。

  他们跟随师尊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凭什么那么多资产,几乎都分给Dong Mengyao ?   就因为她天资好,是Old Ancestor 的bloodline descendant ?   “她Dong Mengyao 能找外援,我们也可以啊。”

  青年书生手握折扇,目光闪烁。

  “哪里有可靠之人?”山羊Old Hu 者道:“别忘了吴Master Uncle ,就算Dong Mengyao 不肯与吴德良结发为妻,她多少会念及旧情。内中那些高层相互制衡,不会轻易下场。其中一些人,也承过师尊的恩情……”

  “山门外那位……”

  青年书生暗示道。

  “你是说,钟天秀!”

  山羊Old Hu 者眼前一亮。

  “钟天秀跟我们不同,他有great opportunity ,出身高贵,不是那么缺资源。他上门讨伐,至少有一半原因是看中董Junior Sister 的姿色与innate talent 。

  我们与钟天秀合作,各取所需。at worst ,让出三成的利益,相信他是个聪明人。”

  “不错!等待晚上,我们悄悄与他联系。”

  山羊Old Hu 者strokes the beard ,频频nodded 。

  钟天秀同样是heaven’s chosen ,足以制衡Luo Liang ,背后更有秀山Heavenly Sun 这个庞然势力撑腰。

  与这样的强势人物合作,胜算大大增加。

  ……

  夕阳西下。

  山门前的迎客松前。

  亭子里,钟天秀睁开眼睛,脸上气色如常,恢复风华正茂的面貌。

  “Young Master ,您没事吧。”

  力士和女仆关切的道。

  “已无大碍。”钟天秀indifferently said 。

  三十年life essence ,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只二十分之一多些的总lifespan 比例。

  等日后晋升Nascent Soul Stage ,至少享有千年lifespan 。

  若是成就伟大Supreme ,lifespan 悠久,近乎无尽。

  因此,之前损失lifespan 的阴影,钟天秀很快就释然了。

  “clan 那边可有回复。”

  钟天秀走出亭子,俯瞰下方蜿蜒的山路。

  “回Young Master ,您的father 带领一批族内expert ,正在赶来的路上。”

  古铜力士恭敬的道。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