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Not Wrong Chapter 7

2022-09-19

  第7章 这人是真虚啊

  dong dong dong ……

  “衙门办案,速速开门!”

  李德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他喊得不算太大声,但中气十足。

  没过多久,小平房的门被轻轻打开,一个病殃殃的年轻书生从屋内缓步走了出来。

  “cough cough ……”

  小平房距离院门也就three to four steps 的距离,但那书生却是慢悠悠地走了七八步。

  “两位差官……来我家办什么案子?莫不是和我舅舅有关?”

  Chen Che at a moderate pace 地打开院门,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询问道。

  cough cough cough ……

  说罢他忍不住又掩嘴轻咳了起来。

  早上的时候,他开启了High Pressure State cultivation Breathing Technique ,只是片刻功夫,就抽干了他体内的热量。

  如今的他跟三天没吃饭似的,是真的弱不禁风。

  ……

  李德没急着回复,而是默默打量起了面前这个病书生。

  苍白的脸色,黯淡无光的眼神,微微弯曲的身体以及隐隐发颤的双腿……

  可以说每一个细节都在表明这人是真的虚。

  “是这样的Young Master Chen ,昨晚一个叫Liu Agou 的beggar 被人杀了,我听说他和你有些过节,所以过来了解了解情况。”

  李德一边说一边盯着Chen Che ,试图从Chen Che 脸上看出些许的表情变化。

  “刘……Liu Agou 那泼皮死了?”

  Chen Che 无比震惊,随后忍不住叫好。

  “可真是老天开了眼了!”

  李德将Chen Che 的反应看在眼里,可这Chen Che 的气色太差了,直接掩盖了大部分的表情变化。

  他看不出端倪。

  而Chen Che 这时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当即往旁边让了让道:

  “两位差官进来坐吧,咱们细细说说这事。”

  李德slightly nodded ,带着年轻捕快进了院子。

  ……

  片刻后,三人围坐在了Chen Che 家厨房的小桌旁。

  见Chen Che 家中并无他人,李德询问道:“令堂不在吗?”

  “家母替在下去请大夫了……”

  Chen Che replied 。

  而相比于站在外面时,他坐下后说话都顺畅了许多。

  李德将这些细节都看在眼里。

  此时此刻,他几乎已经完全排除了Chen Che 装病的可能。

  如果装病能装得如此事无巨细,那面前这书生未免也too terrifying 了。

  “两位差官,那Liu Agou 死了……你们怀疑是我干的,所以才来找我的吧?”

  Chen Che 声音微弱,但眼神却颇为镇定。

  “这……”

  李德面露look of hesitation 。

  面对这么一个病秧子,他还真说不出怀疑对方半夜出去杀人的话来。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来了解了解情况,并没有怀疑Young Master 的意思。”

  旁边那年轻捕快连忙解围道。

  Chen Che nodded ,随后又掩嘴轻咳了两声。

  “cough cough ……两位差官,说来惭愧,像在下这等体虚之人,最容易召来Evil Spirit ,哪里敢半夜出门?

  昨夜,在下一直都在家中睡觉。”

  说到这里,Chen Che 缓了缓,似乎是在休息。

  等缓过来后,他继续道:“不过Liu Agou 死了,在下内心确实是cheering excitedly 的……呵呵……那贼子,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

  “不知Young Master Chen 到底因何事和Liu Agou 结怨?”

  李德询问了一句。

  Chen Che 也没隐瞒,将其中缘由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地讲了出来。

  年轻捕快听完义愤填膺,fiercely 地一拍桌子怒道:“这杂碎!确实是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

  李德却是陷入了迷茫之中。

  如果不是Chen Che 杀的Liu Agou ,那还会有谁平白无故地去杀一个beggar 呢?

  is it possible that 这Chen Che 买凶杀人?

  李德看了一眼小平房内的环境,内心否定了这个想法。

  Chen Family 不像是请得起杀手的家庭。

  如果和Chen Che 无关……那只能和Wang Zhen 有关了。

  Wang Zhen 是混帮派的,按理说是有能力请到杀手的。

  虽然他现在在牢里,但他很可能在没进去时就做了某种安排。

  正当他把怀疑的目标转移到Wang Zhen 身上时,Chen Che 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两位差官,你们说会不会是劫财呢?

  frankly ,昨天在下去Lin Family 布庄替家母拿些活计,偶然见到了那Liu Agou 。

  当时他正在beggar 窝里喝酒吃肉,好不快活。

  他一个受伤的beggar 如this move 摇,被人惦记上,这再正常不过吧?”

  “喝酒吃肉?此话当真?”

  李德眉头一挑,十分惊讶。

  他还真不知道这事。

  “true or false ,两位差官去那beggar 窝一问便知。”

  Chen Che 一脸坦然。

  李德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原本他以为Liu Agou 一个beggar ,必然是身无分文的,所以这才排除了劫杀的可能。

  可如果Liu Agou 并不是身无分文,那情况可就复杂了。

  嘶……

  不对啊……

  Liu Agou 一个beggar ,凭什么有钱财喝酒吃肉?

  李德眼睛眯了眯,又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Chen Che 见李德表情数变,并没有去打扰他。

  这人已经被他带沟里去了,剩下的就交给他慢慢想吧。

  ……

  屋内安静了片刻后,外面突然传来了Wang Rou 有些焦急的声音。

  “澈儿,我把大夫请来了!”

  tone barely fell ,Wang Rou 便带着一个须发皆白的大夫进了屋。

  厨房很小,聚集了五个人后立刻变得拥挤了起来。

  Wang Rou 看到两个捕快一时间也愣住了。

  Chen Che 连忙解释道:“娘,那Liu Agou 昨晚死了,两位差官是来询问情况的。”

  “Liu Agou 死了……”

  Wang Rou 怔怔出神,有些反应不过来。

  李德这时站起了身,让出了身下的凳子。

  “没事,不急的,Chen Family 娘子,先让大夫给令郎看病吧。”

  大夫闻言也没客气,直接坐在了他让出的位置上,然后就开始给Chen Che 把脉。

  没一会儿,他就开始一边摇头一边叹息。

  “Chen Family 娘子,令郎这身子实在是太虚了,而且心肺似乎也有些问题……要是再不加以滋补调理,恐怕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啊。”

  “啊……”

  Wang Rou 脸色煞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伱别急,我给你开个方子,你按照方子去药房抓药……以后再好好补一补,说不定还有救。”

  “好……好!”

  Wang Rou 连连答应。

  李德在大夫身后默默看着这一幕,心中最后一丝怀疑也荡然无存。

  不管怎么说,这案件铁定是和Chen Che 无关了。

  至于是不是买凶杀人,那也得先找到杀手才能做出判断。

  罢了,一个恶beggar 而已,又没有苦主,何必费那么多功夫?

  说实话,要不是实在是缺苦役,他都不想管这事。

  想到这里,李德对着Wang Rou cupped the hands 。

  “Chen Family 娘子,该说的我都已经和Young Master Chen 说了,既然Young Master Chen 身体欠佳,那我们也就不叨扰了,告辞!”

  “告辞!”

  年轻捕快附和了一句。

  说罢两人没有丝毫停顿,转身就走。

  ……

  见两个捕快离去,Chen Che 心中relaxed 。

  这一关,看来是过了。

  大夫这时也站起了身。

  “Chen Family 娘子,令郎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身子虚,得多加调理,其他没什么大碍,如果没别的事,我也告辞了。”

  “李大夫,many thanks 了,我送送您……”

  Wang Rou 连忙道。

  李大夫闻言摆了摆手,随后也转身走了出去。

  等屋内只剩下了Wang Rou 之后,Chen Che 赶紧关闭了High Pressure State 。

  见mother 神色无比复杂地看着自己,Chen Che 挤出了一个笑容就想解释。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Wang Rou 突然颤声道:“澈儿……

  昨晚,你是不是出门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