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o Scared Chapter 17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饿……给我……食物……饿……”

Guan Shan 在开枪的一瞬间,突然感觉自己脖子上挂着的【Worker Bee 挂坠】再次震动起来,同时有一道模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的出现形式和意念耳机的频道很像,甚至就像是直接在其中开辟了一个私聊窗口一样。

Guan Shan 瞳孔紧缩,因为这声音正是来自那沼泽下方的庞然大物!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隐约感觉这声音有点像……Li Zhiying ?

Li Zhiying 的声音是很有特点的,辨识度极高,基本听过一次的人就impossible 忘记,even more how Guan Shan 还在她手下做事,电话打过不知道多少通。

来不及想那么多,Guan Shan took a deep breath ,发动了还没冷却的【Gravity Manipulation 】。

在将几人往后拖去的同时,他还将那些木偶全部推进了沼泽当中。

“bang! !!”

瞬间爆炸的沼气化作熊熊烈火,而后点燃了更多的沼气团,连续不断的爆炸伴随巨大的冲击波向all around 扩散,尘土被席卷,植被被吞噬,整座山都在轰隆作响,一时间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这充斥着整个山洞的沼气地爆炸formidable power ,远比Guan Shan 想象的要更加惊人。

Guan Shan 虽然已经将他们几人推开,但身后传来的冲击波力道却更大,顺势几乎把几人抛了出去。

不过也因此,之后的几波爆炸并没有波及到他们。

Guan Shan 在地上熟练地滚了几圈,就立刻站了起来。

旁边的边杰却十分狼狈地摔了个狗吃屎,啃了一嘴的泥巴。

“呸呸!”

边杰还感觉脑子里有点嗡嗡的,身上也多半骨折了,但现在情况危急,刻不容缓,他立刻强行冷静下来,道:“‘Honey Bee One ’给他们用了‘sublimination candy ’,有一部分人还在后面,我的异能无法对‘Honey Bee One ’生效,因为他用科技手段进行攻击就不算是异能范围了,我现在受了伤,只是一个累赘,你先下山,我在这里拖延一下时间……”

【经验+7000】

【经验+3100】

【经验+6500】

【经验+2800】

……

Guan Shan 此刻眼前正被shua shua 的EXP 增加提示给刷屏,被刚才的爆炸炸死的那些木偶,都算在了他的人头数上。

这些木偶一共给他提供了整整五万多的海量EXP ,让他直接又升了Level 1 !

【lv.16→lv.17】

【当前EXP :160080000】

【当前HP :8079→9079】

Guan Shan 刚才身上的那些因为爆炸所受到的伤害已经全都复原,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Gravity Manipulation 】此时已经进入冷却状态,而泥石流已经近在眼前。

除非他们能飞,否则就算Guan Shan 能活,Lin Shuman 和边杰却必死无疑。

然而,Guan Shan hearing this 却转头looked towards 边杰,摇头道:“不,我不走。”

边杰一愣,然后blushed with shame 苦笑:“哥,不至于吧,现在可不是煽情的时候……”

Guan Shan 面露古怪之色:“不,我没在煽情,我只是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轰隆隆……”

边杰complexion changed :“不好,是山体崩塌!一定是刚才的爆炸让山体结构发生了偏移,直接坍塌了!”

他们进来的时候用的借口是这里地质不稳定,didn’t expect 现在竟然一语成谶。

当然,其中has several points of 天然,几分人工,就不知道了……

上方的山丘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倒下来,宛如洪水倒卷,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

“Honey Bee One ”此刻站在了另一边的山峰上,也就是白河村中的村民常说的“悬崖”上。

他俯瞰下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利用沼气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似乎没考虑到在山中引发大规模爆炸的后果啊。”

“Honey Bee One ”突然抬起手按住了自己耳朵内部隐藏着的black 耳机,缓缓旋转,开启了意念频道的搜寻和对接。

附近只有一个频道是正开启的,他迅速切入。

换而言之,“Honey Bee One ”黑进了Guan Shan 他们的特安组通讯频道。

然后他感慨道:“tsk tsk ,不管是esper 还是ordinary person ,终究只是人类而已,在A-Rank 之前,依旧无法抗衡天灾的力量,山洪,海啸,地震……乃至于一场小小的泥石流,都能够将自以为强大的esper 埋葬。”

“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你们能够对我产生威胁,只需要一点点的引导,你们就为自己打造了一个棺材。”

“Honey Bee One ”苍老的声音,立刻出现在所有人的耳边。

边杰stared wide-eyed ,背后冷汗都出来了:“怎么可能?!”

这可是特安组专门用来私下沟通的秘密渠道,现在却被“Honey Bee One ”入侵了。

这样的技术绝非一日之功,所以毫无疑问,特安组的一部分秘密肯定已经暴露了。

Lin Shuman 却显得淡定很多,毕竟就是她从Li Li 口中问出来,“Killer Bee ”在特安组至少中上层有内鬼这件事情。

但是如今“Killer Bee ”都已经快灭亡了,内鬼却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不免让人担忧起来。

“Honey Bee One ”继续道:“Guan Shan ,exhausted one’s limited abilities 的感觉如何?”

他利用意念耳机直接沟通的举动,竟然无意间好像打破了模拟器的规则,本来他说话只是一堆乱吼,现在却清晰可闻了。

Guan Shan 挑了挑眉,道:“不怎么样。”

这回答不出所料,“Honey Bee One ”微笑:“假如你愿意成为下一个‘Honey Bee 二’,我就让这场山崩停下来。”

Guan Sh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好,你先让山崩停下来。”

Lin Shuman 边杰:“???”

这回答太果断了,果断到“Honey Bee One ”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然后他laughed heartily :“我果然没看错,你和特安组这些人不过是pretend to be polite 罢了,你真正的内心,是视人命如草芥般的、看待一切都无所谓的漠然,天生的坏种,我很欣赏你。”

“Honey Bee One ”信守承诺,机械的左手臂旋转,出现了其中复杂的镂空装置,全都放置着neat and tidy 的各种玻璃管。

他将其中一支盛满了冰blue 结晶的玻璃管调整到了合适的位置,said solemnly :“看好啦,这就是来自A-Rank esper 的力量,或者说……一小部分力量。”

“Honey Bee One ”眯起眼睛,那支玻璃管瞬间被发射了出去。

“xiu—— ”

玻璃管撞击到那泥石流上,刹那碎裂,随后猛然爆发出大量的冰晶,瞬间将泥石流全部冻结,甚至将all around 空气中的水蒸气也一并凝结,变成了奇怪的形状。

Guan Shan 也挺吃惊的。

这Old Guy ,应该是把其他esper 的力量不知道怎么给保存了一部分下来,变成了“临时技能”一样的东西。

换而言之,这应该是一个A-Rank elemental system esper 的力量,随手冻结泥石流的力量。

“hmph ,真以为‘脑域开发’就没有battle strength 么?”

“Honey Bee One ”冷笑,然后又和蔼了起来:“好了,我已经完成了我该做的,接下来,该你了,怎样让我信任你,你应该明白吧?”

Lin Shuman 和边杰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这意思很明白……他想要Guan Shan 的投名状了,只要杀了他们两个,那Guan Shan 毫无疑问就会立刻被判定成红色高危esper 。

Guan Shan 突然问道:“这沼泽下面,是不是‘蜂后’?”

“en? 这你也发现了,不错不错。”

“Honey Bee One ”赞赏道:“下面的确实是‘蜂后’,它就是‘Killer Bee ’的来源,但‘Killer Bee ’并不是听从它的命令,它并没有意识,只是一味原料。”

“‘sublimination candy ’之所以能够拥有将人的基因组合起来的力量,就是因为它的血液。”

“因此,我将它供养在这沼泽当中。”

或许是他觉得Guan Shan 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开始推心置腹,将这种秘密都说了出来。

“哦……”

Guan Shan 脸色微妙地问道:“你真的确定它没有意识吗?”

———-

ps1:感谢书友20190621002855788、我似竹、月緲的打赏!

ps2:久违地敲碗,求票票!(期待的眼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