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想不到吧

仙光环绕着身躯,滚滚rays of light 之中,古老的字符潺潺的跳动,命魂与血脉的结合,将重清的道意推向了primordial 的层界。

他浑身被黄金rays of light 渡满,凝成一个金人盘坐那里,闪耀的仙光也化成了恢宏的golden brilliance 。

重清的长发宛如golden 液体在脑海浮动,双臂平展,手掌微微的朝上托举,盘坐的身型如一杆平衡天秤,两只手就是那两个秤盘。

他神相庄严、尊贵,大道气场威压着整方天,将Qin Hao 布下的杀戮黑霾驱散,一人独坐场内似上Ancient God 王,释放的divine might 前所未有的强。

九族众神看到这一幕,内心引起滔澜,此乃重华仙Royal Family 道意形态最强的一面,也是重清目前的极限了。

双方这场冠绝无双的较量,终于要揭晓最终答案!

九18 layer 的清少君,整个九十9th Heavenly Layer 的门面旗帜,他能守稳重华神境的尊严吗?

“来吧,这就是最强的我了,击败我,今日你Qin Hao 之名,必将传出重华境,遍及万千God World 和Divine King 势力,成为Great Desolate 之中举世瞩目的Legendary ,连那些神Prince 们都会由衷的高看你。”

重清眼中golden brilliance 闪烁,拿出了神道最极限,不久之前,南天佛界一位Innate 佛祖的座下佛子,便败在他这种实力下。

假若Qin Hao 真战胜了他,无疑,必将成为Great Desolate 万众God World 的Legendary 天才,流芳万古,受亿万Divine Race 后辈们崇拜。

“无关名利,此战,你我仅试道而已。”

Qin Hao 浑身散发着邪性,语气却带着一股大道正气,令九族后辈们不由个个暗自赞叹。

随即,Qin Hao 神意与四十六剑共鸣,邪道意志驾驭诸剑,every sword 都蕴藏着七股divine force 法则,向着化为尊贵金身的清少君一挥。

weng!

空间震动,一股滔天压力似沉重的万古囚笼砸落下来,向重清扣落,瞬间将之封印其中。

而这次,四十六剑并未消失,众目睽睽中,one after another fast as lightning 般穿梭,卷起束束凶猛的邪异光流,向那封印中的重清刺去。

“好坚固的镇压大道。”

重清受Qin Hao 邪意封禁,置身其内,察觉这股镇压力量不仅沉重万分,而且,手段超凡的狠,似乎还柔和阵道在内。

对方兼修多种大dao divine force ,连cultivation 的Divine Law 和技巧也那么混杂,简直就是monster 。

在平衡这股封印之前,重清毫不怀疑尚未挣脱出来,四十六剑便率先到达。

Qin Hao 在逼他硬扛,而重清也不得不硬扛,没有任何办法!

“度,衡意。”

Immortal King 血脉Second Rank 奥义,测All Heavens Myriad Laws ,探道意本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随着golden 仙光恢宏爆发,那一束束刺入封禁里面的七法邪剑,再一次停在了重清面前,他躯体上轮光翻涌的剧烈,浓密的黄金法则粒子席卷邪剑,将之渡成平衡之剑。

看着光彩斑杂的邪剑被染成golden ,重清口中传出爆喝,他手指向前一点,仙光冲击而出,封禁里面一柄柄转为大道金光的邪剑猛地调转方向,倒射而出,与外面的邪剑爆发惨烈碰撞。

bang bang bang!

碎裂声不绝,重清平衡了Qin Hao 的sword dao ,予以反击,务必趁着Source Divine Power 耗空前,扛下Sixth Wave 攻势。

以及,破掉Qin Hao 隐藏的最后一剑!

重清心里明白,环绕Qin Hao 身躯的sword glow ,定然才是必杀击。

场内剑音呼啸,剑与剑的碰撞,法则与法则的演变,显尽两位绝代妖孽登峰造极的神道造诣,直叫九族后辈们看得心潮跌宕,翻滚难平。

这是Qin Hao 最后、最强的一波攻伐。

而清少君也出尽了极限。

便看谁撑得住,最后站稳的那个,就是胜者!

重清的Source Divine Power 消耗的很快、很剧烈,每次归纳一柄邪剑,golden 轮光便会暗淡一丝,上面附着的灰色邪气越来越密集,像是许多线虫在轮光上爬行。

他纳Innate 之魂入体,爆发自身极限,力图扛下Qin Hao 攻势的同时,但却止不住自己的亏损。

golden 轮光越来越稀薄,重清的脸像是一面斑驳的老墙不断脱皮,那golden 的皮肤不断脱落,露出一块块原本的肤色,从他越收越紧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支撑的很非常难受。

身体开始了摇摆,重清大道金身周围隐约传出道意的破裂声,体内divine blood 流速越来越快,难以平复,呼吸越来越急,divine force 的疯狂消耗已经让他快换不过气。

roar!

嗓子里响起groaning sound ,为平衡邪意法则,失了半身金光的重清终于忍耐不下,不断躁乱的心神已经让他快无法维持自身的道意平衡,他必须一举破掉剩余的邪剑,否侧,恐无力撑住Qin Hao 手头里捏死的最后一剑。

虚空响起了天秤的轰鸣之音,如同大钟敲响,重清上身衣衫裂出一条条缝隙,隐约露出优美的线条肌肉,他咆哮一声,对着前方轰出了一记手印。

dong!

诸天似被轰灭崩塌,道场高天满是逆流罡风,这一掌不仅摧毁了所有邪剑和Golden Divine Sword ,也导致重清神意逆流,道意失衡,一口blood arrow 喷洒而出,盘坐之躯后仰下落,双腿踩踏虚空时,一阵踉跄摇摆。

“少君冕下。”场外九族青年和young girls 心惊尖叫。

各patriarch 老、神主,无不面色时常!

但重清管不了其他,道姿被破的next moment ,他双掌舞天,划出排山倒海之威,怒啸着将漫天大道golden 向着Qin Hao strikes 席卷了过去。

他当然要抢先一步,因为Qin Hao impossible 在他陷入弱化后再给他喘息的时间!

“这清少君,乃真命天才。”Zhan Wu 说道,阿楼揉着鼻子laughed :“但是很可怜,遇见了小叔这种人,这一战的结果,即将分晓了。”

从Zhan Wu 和战楼的脸上能够看出,他们神态自若,丝毫不慌,因为形势已经告诉他们答案,被连番消耗Source Divine Power 的清少君,难以继续维计下去。

重清,将败!

sou!

一道光,洞穿空间,从前方爆穿而至。

当重清抬头时,Qin Hao 从原位已然消失,既然清少君能算到Qin Hao 下一步动作,那么Qin Hao 自然也不蠢,几乎就在重清霍尽最后余力的刹那,第81 剑,瞬息发出!

此刻,滔天golden 仙光化为风暴席卷一切,朝前疯狂的怒卷,欲粉碎穿梭而至的最后sword light 。

Qin Hao 以身结剑,脚踏神行术,行踪神鬼难辨,他眼白里面乍然露出了一缕火丝,以万灵之眼窥出重清的道意漏洞,清少君即将气空力竭,他在天秤大道失衡前爆发的余力impossible 做到之前的完美,再绝代的天才心浮气躁之下也会失误。

这一切的一切,可谓被Qin Hao 从头算到尾!

咻!

汹涌的sword glow 突破了仙光风暴拦截,直至卡在封禁里面无法挣脱的重清。

眼睁睁看着拦击落空,重清脸上露出一抹悲哀,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双掌叠合,一度暗淡的轮光回光返照,榨空了体内仅剩的本源之力,双手竟直接向那sword glow 抓去,不惜神道躯体受损,妄以fleshy body 接剑。

这一幕令九族动容,看似一场简单切磋,重清现在却拿命守护重华神境的尊严,这份心和担当,问世间又有几人?

重清可以死,但他不想败,也不能败!

“唉。”月元晋叹息一声,Qin Hao 胜机出现,心里却为什么感到一些悲伤呢,重清的做法,实在太倔强了。

“给我停住。”

双手抓向前去,重华神境骄傲高贵的清少君牢记仙祖之言,无论用什么方法,他都必须扛下一切,现在他不求战胜对手,只愿自身不败!

但重清哪里知道,Qin Hao 这一剑依旧是虚晃一击,就在他空门大开,道意失衡,连神志狂乱的时候。

hua!

这飞驰的一剑消失了,清少君拼尽一切扑了个空,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

而就在这时,那些散开的sword dao 光点纷纷洒洒,沐浴在了重清身上,霎时,rays of light 之中,一尊pill cauldron 凝聚成型,倒垂而下,顺着头顶将重清炼了进去。

这pill cauldron 上,rune 流动,形成玄奥的secret art 印记,像one after another 刻度的花纹。

一层层的大道光波,正从那些花纹里传出,扫荡在道场中央之地。

“这……”

九族顿然一惊!

却见此时,主位上一直平静安坐的重华神主,也紧紧蹙高了眉宇,他忽然间记起来一件事,Qin Hao 来时自称“Pill Venerable 族”。

Immemorial 界Pill Venerable Divine Race ,Pill Dao 始祖亦是一位Innate Divine King ,虽消失已久,传言陨落,但是,Pill Venerable 族地确是如重华族一样,也是先Deity Race 啊。

“pill concocting ?”月神天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心里secretly thought ,Qin Hao 这小子前前后后真是一番好plot against 。

却见此时,道意化鼎,吞没重清之后,那鼎内一缕邪光飞出,凝聚成身形,立在了pill cauldron 旁边。

Qin Hao extend the hand ,照着面前的great cauldron 使劲patted ,感觉没什么问题,nodded ,冲着里面的人出口道:“少君,didn’t expect 吧?”

81 剑都是幌子,一波接一波攻势只为消耗重清的Source Divine Power ,连最后发出一剑也为了迷惑对方。

只有眼前这鼎,才算压垮重清的关键后手。

“你……”

里面传出清少君的声音,也是马上,一声声“peng~ peng~ peng~ ”的拳头strikes 声响起,只是持续的时间很短,大概十拳过后,被装进去的重清就放弃了,他怒气而笑:“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困死我,我重华族的天秤共有三种奥义之力,还有最后一种,我并没有使出来。”

“是你不能使吧。”Qin Hao said with a smile ,如果真的厉害,重清早就动用了,何须等到现在如此被动的局面。

以Qin Hao 猜测,重蒙秤的Third Type 奥义施展有局限条件,恐怕重清目前的cultivation base 还不够,要是强行驱动,必会伤及根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