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291 章月神天之意

black 的长发披散肩头,赤膊上躯的重清胸腹间流满了豆大的汗珠,灰色的邪丝印在脸上,钻进皮肉里游动,再无半丝轮光的他陷入黑漆漆的great cauldron 里面,笑容凄戚。

Qin Hao 所猜不假,七万年cultivation 的他尚无法正常施展重蒙秤Third Type 终究奥义,那得大Power of God 支撑,至少也需要破开十万年大关才行。

若他强行爆发出来,轻则cultivation 受损,七万年苦修下滑;重则Divine Source 破灭,世上再无清少君。

莫说是以前,何况他现在Innate Power 耗空,已遭Qin Hao 邪染,本源失衡。

这种要命的关头爆发重华族Third Type 至极奥义,后果之terrifying ,可想而知!

然而,重清没有退路了。

不拿出Third Type 奥义,他无法脱鼎而出,无法战胜Qin Hao ,亦无法守住重华神境九十9th Heavenly Layer 的颜面。

上至九族,下至八十9th Heavenly Layer 都在看着他,他背负着整个神境的尊严,肩负着重华族的荣耀,他重清,怎能败?

“生而耀眼,亦当对得起这身担子。”

口中凄切默言,披散肩头的black hair 又一次漂浮了起来,斑斑divine light 蒸干了浑身湿漉漉的汗水,重清躯体里翻涌的rays of light 越来越剧烈。

纵然complexion pale 无力,身形也在rays of light 中逐渐虚幻,似要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掉。

但重清,没有停手的迹象,连半丝犹豫也没有!

bang!

道意神鼎产生动荡,one after another 汹涌的神意透鼎而出,宛如浪潮冲击,愈发难以压制。

Qin Hao 面色猛然紧锁,secretly thought ,重清这是真不惜一死吗?

他耗空了Innate Power ,本源道意失衡,步步沦陷Qin Hao 的plot against 里,即使Qin Hao 现在不动重清,不引导邪意法则对他产生伤害,仅仅拿鼎困住清少君,实则此战,也该结束了。

但重清并不想就此尘埃落定,还要挣扎,欲以命相抗!

“重清,不可。”

道场主位上方,月流神主感受着pill cauldron 里传递而出的神解气息,猛地起身呼喊了一声。

重华神主见状,moved towards 月流神主摆摆手,示意莫要插手。

因为,这是重清的选择,任何人都应当尊重,包括他这位father 在内。

此战,重华神境任何人不会插手,虽然重清看败非败,他既下决心一拼,为什么还要阻止他呢?为什么连这丁点的荣耀也不能留给他呢?

重华神主不心疼是假的,然而如果他肆意插手,重清的尊严无疑丧失的越狠。

身为清少君,当有此胆魄。

今日仅为切磋,若来日神境遭神敌入侵,重华族陷入生死之地,难道都希望看到重清弃九十9th Heavenly Layer 而逃吗?

实际上,重清早就有了舍身的觉悟啊!

dong!

dong!

dong!

pill cauldron 一波波承受着凶猛的神意冲击,纵然重清做出了舍身的觉悟,但是这鼎依旧邪光浓烈,稳固Mount Tai ,并非想破就能轻易破掉。

只不过,此时Qin Hao 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看着晃动的pill cauldron ,一双眼白逐渐恢复了正常形态,好似看到了里面不惜以命抗争的重清。

“Ai, 这又何必呢。”

明明有了结果,还是不肯认输,稍微低一下头也不肯,大概这就是清少君高居在九18 layer 天的无奈吧。

重清不像Qin Hao ,先Deity Race 的后人,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大多时候比他还要身不由已。

“少君。”月上卿攥紧双掌,五指抵在手心,finger bone 将要陷入掌心的骨缝里,刺穿手掌。

他为重清感到惋惜,但能够体谅对方,正因如此,更令人悲伤。

而此时,九族道场少了之前的喧嚣和高昂,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一张张席位间,无不弥漫着伤感的气氛,所有人都清楚重清的后果是什么。

一场切磋,将令重清沦陷Land of the Fallen ,何其悲哀。

也就在此时,Qin Hao 做了一个令所有人意外的动作,不知何时褪去邪力的他对着面前的道意神鼎抬臂一挥,这尊镇压重清的pill cauldron 应声散开,化作one after another 道意邪光钻入了Qin Hao 的躯体中去。

顿然,重清出现在九族面前。

清少君脸上的表情同样惊讶,直愣愣的站在那里,那即将爆发的终极神道力量一时僵持,他无法理解,他看着Qin Hao ,明明稳操胜券,也许再动动小手指,便能将他彻底压垮。

可是,Qin Hao 放弃了。

“为什么?”重清满脸困惑,问道。

“我已经拿出了全部实力,顶多将你困住,再无力气继续下去,这都赢不了,难道等着你爆发极限反败为胜吗?”

Qin Hao laughed ,双手抱在脑后,大摇大摆的朝下方落去。

“已经是……全部的实力了吗?”重清依旧愣愣站着。

照此说来,实际上他与Qin Hao ,战了个平手?

他不用冒着堪比神解的危险,去发动重蒙秤的Third Type 奥义了。

他早就扛下了Qin Hao 的全部攻伐。

他守住了重华Divine Race 和重华神境的尊严。

步伐轻微晃动,几乎连命都搭进来的清少君只感觉压在双肩的担子一松,整个人险些摔坐下去。

真痛快啊!

前所未有的轻松,重清就没有觉得,原来毫无压力的呼吸一口气,是那么的幸运。

只是,真如Qin Hao 所言,对方拿出了全部吗?

重清望着从面前走过的Qin Hao 的背影,对方一身风轻云淡,哪里像他一样狼狈。

所谓的全部,有水!

“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不过,谢了。”重清于此时露出一抹微笑,Qin Hao 此人,有意思。

“错失一次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看着站在身边的Qin Hao ,Zhan Wu 调侃说道,Qin Hao 悻悻摇摇头:“我怕扬名立万的下一秒,会被九族万法分尸。”

能够众目睽睽下击败重清固然是名声大噪的好事,传扬出去,Great Desolate 何人不识Qin Hao 之名,正如重清所言,连那些aloof and remote 的神Prince 们,都得对他另眼高看。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一位位Innate Divine King 收他做传人dísciple 都不为过,恐怕还会大大出手抢人。

万千God World ,多少Divine Race 的青年男人会视他为偶像,梦中情人,恨不得奉献一切。

不过,若他真的击败重清,未必就是件好事,首先过不了九族这关,再者天诏Divine King 势必闻讯而至,再与重华Divine Race 闹翻的情况,他还想活命?

“小叔此举,势必引起重华族好感,若那位少君冕下有心感激,来日天诏到此,也大可不必紧张。”阿楼跟着Qin Hao 和Zhan Wu 久了,审世观人、行为处事颇得真传。

“so that’s how it is 。”薇薇此刻才明白了Qin Hao 的用心。

却见Qin Hao laughed ,其实他真没有想太多,仅仅有些不忍心重清罢了,大概,这就叫惺惺相惜。

“原来他已经出尽了全力,拼尽一切勉力将少君困住而已。”

“吓我一跳,我都以为少君要输……cough cough ……”

“嗯,this child 地确称得上万古genius 了,拼尽一切能够与少君打个平手,真是难能可贵啊。”一位九patriarch 老说道,旁边一小辈轻声嘀咕着:“这话反过来说好像也是一个道理。”

清少君,何尝没有拼尽一切?

然而Elder 那样说,少君似乎更体面些。

“hehe ,我重清欠你一回。”听着下方的议论,大多Elder 们之言都在恭维自己,无形有些贬低Qin Hao ,好让对方在自己面前微微的低上一筹,重清心里顿时感到很过意不去。

而且,那真是Qin Hao 的全力?

重清认为,绝对不是!

“厉害,厉害啊小子,让我刮目相看了。”月元晋鼓着手掌,与月元虞、萧晗母女漫步走入场中。

其实从杀戮界来之前,他真没想过这一幕,他觉得最好的结果,就是Qin Hao 能带人打到上9th layer ,哪怕走运力压九族Heaven’s Chosen ,断然不会在清少君的手里,战到这般程度。

月元晋,真的小看了Qin Hao 。

“Elder Brother Qin Hao ,薇薇姐,阿武,小楼。”萧晗笑如春风走来,痴迷的看了Qin Hao 一眼,内心激动非常,随后,与薇薇深深的抱了一下,两女久久没有分开。

这一路,很辛苦很辛苦。

无论Qin Hao ,或沐雨薇和Zhan Wu 。

“多大的人了,还叫Husband 为big brother 。”月元虞都替萧晗感到一些脸红,旋即nodded, said :“但不得不说,我女儿找了个了不起的Husband ,也为我找了个了不起的女婿呢。”

“小婿见过Lady Mother-in-law 。”Qin Hao 向月元虞躬身一礼,端庄、大气、雍容、活脱脱的beautiful woman in the making ,只有这样的mother ,才生得出萧晗如此Heavenly Immortal 的女儿了。

“hahaha 。”一家子皆是开口大笑了几声,传到道场主位那里,宛如孤寡老人安坐的月神天,脸皮子颤了几下。

“Qin Hao ,你神道能为,堪称绝才,道多而不乱,法杂且个个divine force 深厚,与清儿这一战,令吾也看得目瞪口呆。”重华神主站起了身子,刹那间,九族高层同时起身。

“senior 过誉,少君之能,才真正当得起绝才之名,在我所有交手的对手里面,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九18 layer 的清少君。”Qin Hao 说得谦虚,也是真心话,包括君莫在内,比重清亦略显不足,这一战打得太辛苦。

“是啊是啊,今日九族论战如此,有他们这entire group 加入,地确是精彩了太多了。”月流族Second Elder 又把一根仙鹅腿丢进了嘴里,不见咀嚼,手指拿出来时便只剩光秃秃的骨头,嘴法看得令人震惊。

“hehe ,如今都看到了吧,你们贵为九族骄子,生来无所不缺,个个心比天高,今日方知there is Person beyond the Person ,山外有山,回去都长个记性,好好的勤学苦练,道战就此结束吧。”重华神主向场下教训道,说完之后看了月神天一眼,月神天slightly nodded ,地确可以结束了,因为他经营这场道战的目地已经达成,非常合乎心中所愿。

而接下去,才该是月神天将举办九族道战真正的用意,公布于众的时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