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92 章这就是月神天

97 重月流天上,九族道战在一场旷古Heaven’s Chosen 的Peak 对决中落幕,Qin Hao 与重清这场交锋虽无胜者,却足以流芳万千God World ,供各Divine Race 后代瞻仰、向往、升出无限憧憬。

道战结束了。

然,座席未散。

九族众神的目光看着同一个位置,那里,神境三尊大神之一,月流族Great Elder 月神天安稳坐着,似乎都在等他下达某个结果。

毕竟今日论战,可单单是切磋而已。

只见此时,Qin Hao 主动上前几步,站于主位的正下方,拱手开口:“Junior 此行来重华神境绝非为了炫耀个人military force ,只愿神Heavenly Venerable 成人之美,恩准Junior 与妻子团聚,无论月流族上下有何考验,Junior 都愿意接受。”

月流族女子大婚需全族见证,萧晗身上有一半月氏Divine Race 骨血,身为Great Elder 嫡传,更应该恪守族规。

所以,Qin Hao 是来接受考验的,从始至终便只有a single thought ,能与萧晗团圆,仅此而已,绝非为了击败清少君。

“你已经通过考验了。”月神天起身说道。

九族道场一静,诸神纷纷looked towards 神Heavenly Venerable ,稍愣了下,随即面露释然微笑。

地确是通过考验了,Qin Hao 与重清战了个平手,清少君何须人也,神境之主Immortal King 骨血,若连这样都得不到月流族承认,不够资格的话。

那么,放眼Great Desolate 万千God World ,恐再无合适人选,能做月流族的女婿了。

“这……”Qin Hao 没想过月神天会答应的这般痛快。

月元晋也感到极为意外,他眼神微缩,凝视着那位想来霸道的father ,心头一道灵光飞闪而过,莫非,月神天举办九族道战真正的用意,就是为引Qin Hao 前来?

而月元晋前前后后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在月神天的盘算里。

这可真是,姜属老的辣!

“我不认同。”

倏然,一道非议传出,月流神主沉着面孔迈步而下,来到Qin Hao 的跟前,先是绕着他冷笑了几声,然后面向九族高层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诸位,千年前大道剑界破灭一事,在座都有耳闻吧。”

九族众神nodded ,确实知晓一些,否侧当年神Heavenly Venerable 不会离开重华神境,去接外孙女回来。

“我重华神境与世无争,各族上下安享太平,许多事,你们知晓的并不深,据本尊了解,剑界一战,乃是为一件混沌Divine Item 轮回镜,而点燃的战火,如今Qin Hao 能有这般cultivation base ,与轮回镜也脱不掉干系。”

“月流patriarch 在向Junior 暗示什么吗?”Qin Hao 神色ice-cold saying 。

月流神主漠然一笑:“暗示?你还不够资格,我只是想说,你与天诏Divine King 的争斗,绝对不能搅进我们重华神境来,或许大家还不知道,就在不久前,Immemorial 界天诏神域传出一惊天秘事,神Prince 君莫不幸亡故,而他夭折之前,曾联合云泽神境,率大军征伐杀戮界。”

“这……”

“天呐。”

“天诏Divine King 的道灵传人,死掉了!”

one after another 惊呼传开,正如月流神主所言,上九族身处重华神境,长年与世无争,对外事了解的并不深,突然听闻君莫死讯,不由一个个内心掀起滔天波澜。

“小子,告诉本尊,你从何处而来?”月神主脸上挂着冷笑,凝视着Qin Hao 。

“杀戮界。”Qin Hao 冰冷说道。

“hehe ,两大Divine King 势力,两位神Prince 亲征,三尊大神护道,神主近十位,且出动的皆为神域精锐,你还真是神Heavenly Venerable 的好女婿啊,两位神Prince 一死一废,若连这样都能让你留在重华神境,他日,天诏Divine King 前来问罪,我月流族如何交代?”

月流神主说到这里,猛然爆喝了一声,把“神Heavenly Venerable 的女婿”这句话咬得格外重。

霎时,场中九族座席之上,诸Elder 无不捂着心口,感觉心脏要跳动而出,纷纷面色失常惊恐。

“你的实力得到了月流族的认可,与少君一战表现的格外出众,这一点本尊并不否认,但你手里染了君莫的鲜血,若将祸水引至我月流族,本尊absolutely 不会答应,不仅是我,相信族中的族老们也是一样。”月流神主目光望着月流族上下高层。

“patriarch 所言极是啊。”

“天诏Divine King 因this child 向我月流族兴师问罪,那就不好了。”

“辛苦栽培的道灵传人陨落,此仇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无解啊。”

“天诏Divine King 向来tyrannize ,他岂能咽得下这口气?”

月流族中,all Elders discuss spiritedly ,表示非常担忧。

但还有一些人保持冷静,并没有随着patriarch 推波助澜附和发言,比如吃吃he he 的Second Elder ,他虽然停止了动作,却陷入了思索。

当然,还有一部分Elder 也保持着沉默,沉默的同时,目光看着主位上的神Heavenly Venerable 。

97 重月之一族分为两脉,那些附和patriarch 发言的无疑列外都属炽月一族。

而静观局势,以及保持沉默等待月神天发话的Elder ,却属于寒月lineage 。

“念在神Heavenly Venerable 的面子上,本尊不会对你怎么样,不会做出把你捆绑起来交给天诏Divine King 的小人之举,但我留你不得,当然,你若思念妻子,我特许你每隔千年,前来探望一次,这是本尊的极限。”月流神主说道,若不是月神天坐在这里,他大可以将Qin Hao 擒拿,交由天诏Divine King 处死。

“Sir Father 。”月上卿有话要讲,这样是不是太绝了。

“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月流神主fiercely scolded ,一眼把月上卿盯了回去。

“hehe ,每隔千年,准许我探望妻子一次,这还是极限,否侧,便交给天诏Divine King 么?”Qin Hao 冷冷笑着,眼光扫视着月流族上下。

没来之前,他对九族一直抱着尊敬之意,心想偌大重华神境,总该有些明事理的人。

但如此,令人失望,九族席上,竟无one person is 他说话。

无间剑界破灭,难道是Qin Hao 愿意的?

他逃出剑界,逃去杀戮界,无论去往哪里,君莫便追杀到哪里,莫非要他把脖子伸给君莫砍掉,这才是月流大神口中所谓正确的做法?

“诸位senior ,月流族的Elder 们,你们都认为,这祸事皆由我而起吗?”Qin Hao 问道。

“无论因谁而起,君莫因你而死乃是事实,一位神Prince 的血可不会白流,我月流族绝不能参合进来。”一名炽月派系的Elder 冷冷出口。

其实这人还想多说两句,猛不丁看到主位上的月神天走了下来,正准备奚落Qin Hao 的话又急忙吞了回去。

只见月神天走到Qin Hao 面前,上下认真看了两眼,nodded and said :“去吧,随晗儿住在月寒宫,但没有我允许,其他殿宇不准擅自出入,除此以外,不对你做任何限制,你想走便走,也可带着晗儿一起离开,随时可以。”

说完后,月神天转身而行,无视了月流神主。

this time 九族上下皆惊,月流神主失声喊道:“神天,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Qin Hao 这狂徒,可是杀了君莫,月神天明知道后果的严重性,还要把人留下,并且几乎不限制自由,任他随意来去。

其他的先不说,就这一条来去自由,他日天诏到此,足以向月流族施压问罪,他儿子死在Qin Hao 的手里,月流族明知一切,还要放纵凶手,将天诏Divine King 的威严置于何地?

“Great Elder ,三思啊。”炽月派系的Elder 们纷纷请求,希望月神天能理智一些。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月神天猛然转身,一身大神气息倏然爆发,那威严的瞳光威压月流族上下,使得所有人keep quiet out of fear 。

“Qin Hao ,他是我月神天的外女女婿,你们想我把自己的外女女婿交给别人处置生死,hehe ……我这Great Elder 在你们眼中,似乎地位和话语权并不怎么样啊。”

“不不,不是……Great Elder ,我们不是那个意思。”一位炽月派系Elder 惊恐万分。

“都闭嘴吧,Great Elder 意志已下,哪儿that many 的废话,莫非你们认为自己有资格向Great Elder 动手了?”这时,某个席位站出一个浑身冒着cold light 的长者,道意气息属寒月派系。

蹭!蹭!蹭!

更多的寒月派系Elder 站出,各自身上的轮光呼之欲出,冷冷盯着炽月lineage 的Elder 。

“神天,你做这个决定,希望你不要后悔。”月流神主面露悲伤,感到失望透顶。

“我月神天行事,向来只会让对手后悔。”月神天面色平静如常。

“你让天诏怎么后悔,你告诉我,他一个Innate Divine King 怎么后悔?”月流爆喝出声,指着月神天:“他来的时候,谁来承担Divine King 的怒火,97 重上下,谁去抗?”

“我抗。”月神天瞳仁扩张,霸道沉喝。

“好,很好。”月流神主coldly snorted ,气得甩袖离席而去。

哗拉!

patriarch 一走,炽月派系众Elder 纷纷离席,欢闹的论战道场,顿时空出老大一片。

抗?

月神天真是高看他自个了,恐怕到时,还得求Immortal King 出面才行。

但Immortal King 想来不理世事,况且,Qin Hao 与天诏结下的是死仇,Immortal King 会为了一个外人,冒着整个重华神境崩灭的后果,与天诏强势相抗吗?

答案很明确,Immortal King 不会!

this step ,月神天走错了。

“father ……”月元虞一阵失神,看着那个越走越远,渐渐离开的模糊背影,她突然觉得很陌生,那真是她霸道冷血的father 月神天吗?

但this time ,why not 像以前了。

“小子,既然神Heavenly Venerable 要你住下,你就放一百个心留下就好,万事有人为你扛着。”Second Elder 醉醺醺的从座位上爬起来,摇晃着走到Qin Hao 身边,抬起手用力的patted 他的肩膀,然后带着极有深意的微笑,一边灌着酒,一边哼着小曲儿离开。

“Brother Qin ,恭喜啊,记得来98 坐坐,你答应过我,让我见识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的profound mystery 呢。”重清向Qin Hao 道贺。

Qin Hao nodded 还了一礼,道:“定当与少君一叙。”

“好,我等你。”重清脚步一踏,身躯直线上升,洞穿Heavenly Dao 之外,前往九18 layer 而去。

重华神主见状,亦是默默笑了两声,尊贵的身形逐渐恍惚,化为道光离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