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见Immortal King

九族论战在Qin Hao 与重清的Peak 对决中落幕,又因月氏Divine Race patriarch 和Great Elder 意见分歧,闹得不欢而散。

九族之人看得清楚,神Heavenly Venerable 和月流patriarch 的做法都没问题。

他们一位要维护自己的外grandson-in-law ,身为众神之上的大神,岂可随意将认定的小辈交由外人处置,照月神天的犟脾气更impossible 。

月流神主为全族利益考虑,认为Qin Hao 是隐患,会给月氏Divine Race 引来Calamity Tribulation ,将之驱离重华神境以求全族安稳,也在情理当中。

这一切,不过是两位大神的立场不同罢了,并非为了权利故意挤兑对方。否侧,月流族也不会一族双神主,稳坐九十7th Heavenly Layer 到现在。

月流神主离席时很气愤,这一点Qin Hao 看得出,任谁家里后院塞了个不稳定因素都绝对高兴does not raise.

然而,神Heavenly Venerable 执意要他留下,他自然不能论战刚刚结束立刻带萧晗走,那样显得太不尊重,也是对月神天的不信任。

索性,暂且住下。

重华神境对Qin Hao 几乎不限制自由,他住在月寒宫内,除了极个别布了禁制的绝密殿宇外,上至九族,下至八十9th Heavenly Layer ,凡获得列位神主认可,哪里都可以去。

Qin Hao 、薇薇,跟着萧晗和月元虞住在月寒宫。

Zhan Wu 和小楼落脚月元晋的居所。

至于斩浪四人和天斗,事后,被岳武天、佑武天和邵武天请了过去,与岳翰、佑乾和邵雷一同cultivation 吃喝。

这一战,Qin Hao 不仅赢得了清少君和九族尊重,连天斗和斩浪诸人,也与九族后人打出了交情。

一行九位完美天轮,他们无论走到哪里,纷纷受到各Divine Race 热情招待。

如若抛开天诏Divine King 这个威胁,此行来重华神境,地确不失一桩美事。

cultivation 、走动,与诸Divine Race 后人们交流,煮酒论道,切磋Divine Law ,日子相当逍遥自在。

这一天!

九18 layer ,少君殿。

华丽的殿宇中,一间弥漫笔墨香气的整洁书房内。

那半空,一只palm-size 的copper mirror 幽幽悬浮,古老的镜面闪烁着大道光辉,伴随着上下一阵轻微的浮动,形成一代独有的Primordial Chaos Qi 场。

不多时,便见一束仙光从镜中洞穿而出,化为一袭white clothed 身形站立,重清浑身上下无不透漏着尊贵温润的气质,他lifts the head ,充满惊异的目光看着上方悬浮的轮回镜,口中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少君体会的如何?”

书房一道席案旁,Qin Hao 席坐于此,轻轻放下手中的流离杯盏,笑看着重华神境冠绝无双的清少君,之前答应过重清,让其进入轮回镜体会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的profound mystery 。今日,特来履行诺言。

“感悟良多。”

良久,重清轻轻叹道。

这轮回镜中,Artifact Spirit 能够根据cultivator 所长,构建出与其道意匹配的专有道场,再施以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维持运转,助其磨练道意本源,可使cultivator cultivation 快速增长,并沉淀积累,周而复始,获益不可估量。

难怪君莫前前后后数度追击Qin Hao ,不惜连番发动界战也要拿到此物,重清现在算是明白了,Reincarnation Realm 拔升cultivation 的神效,堪称是逆天。

只可惜,进入的时间太短,重清七万年cultivation 加身,条件实在太硬,短时间内,他impossible 得到实质性的提升,顶多循着鸿蒙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去Insights Realm 之上的一缕profound mystery 。

即便如此,对他而言也极其珍贵了。

旋即,重清moved towards Qin Hao 拱手施了一礼,以示感激,毕竟Qin Hao 在此饮茶做客足足数月,而重清在轮回镜内也cultivation 了足足数月。

“按照你我的条件,实际轮回镜产生的作用已经很微弱了,记得当年我lineage 之力,被逼至杀戮界残喘,百年时间,便铸出了杀戮divine force ,另助涨了一条Divine Vein 。如果抛开杂念单纯精进cultivation ,按照少君Innate 的innate talent ,数月间衍化两条Divine Vein 根本nothing difficult 。”

Qin Hao said with a smile ,示意重清不必感谢他。

cultivation 越高,轮回镜产生的效应越小,七万年cultivation 进入其中,没有个数千年时间,很难看到实际性的成果。

另外,天轮品阶越强,衍Dao Transformation 行越困难,这些以前Artifact Spirit old man 早就详细的告诉过Qin Hao 。

拿陆秋诸人来说,剑界剑界天轮都在完美之下,lineage 之力的情况下,少部分人月余时间便能衍化第二条Divine Vein 。

但这种速度放在完美天轮显然是impossible 的,毕竟完美天轮需求的道意强度更高,cultivation 晋升更困难。

“其实这已经非常惊人了。”重清坐了下来,优雅的为Qin Hao 沏了一杯仙茶。

他进去不过数月,个人感觉比在外界苦修千年的成果还要显著,尤其是那鸿蒙轮回场,沉溺其中,重清隐约间似乎触摸到了一丝大关之意,他固然是因为他的innate talent 高,但也不能否认轮回镜的神效实在太强,如果真被君莫得到手,万年间便有可能冲击大关了,何其terrifying ?

“为了守住它,太多无辜的人离去。”Qin Hao 自嘲苦笑,哪有岁月静好,只因有人在背后默默替自己负重前行,这世上没有白来的幸运。

重清叹了声,extend the hand patted Qin Hao 的肩膀,Qin Hao 脸上虽无风霜印痕,可这一头白发不难看出,经受过太多磨难和坎坷。

重华神境上下都认为他们一战,Qin Hao 或是侥幸战了个平手,只有重清知道,对方能有这般强横的实力,都是应得的,而且拼到最后,他未必真是Qin Hao 的对手。

“能说句心里吗?”重清认真问了句。

“少君请讲。”Qin Hao 道。

“喊我重清便可,当时你道意化鼎,本能将我镇压refining ,却为何散去邪力?”重清一直都想知道答案,Qin Hao 本有机会战胜他,哪怕他拼出Third Type Innate 奥义,其实未必能够成功,因为当时重清的情况很差,已经不允许他成功发动出来。

“你我为何非得分个成败呢?”Qin Hao 笑着反问。

他与重清不是敌人,他只愿得到月流族认可,与萧晗团聚而已。

重清,把个人荣誉和神境尊严看得太重了。

Qin Hao 可以停手,若换成重清,绝不会!

“你比我强,你的道也比我强,若来日Great Desolate 再出一位Divine King ,我不怀疑那就你,也只能是你。”重清表情庄重,这句评价把Qin Hao 吓了一跳。

他摇头said with a smile :“那我得有命撑到了才行。”

天诏就像悬在头顶的断头刀,随时会斩落下来,Innate Divine King divine ability 有多强,根本无须Qin Hao 多言,重清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毕竟他就是Divine King 后人,怀有Divine King 血脉的Innate Power ,还头还有位从鸿蒙诞生的Divine King Old Ancestor 。

“when we get to the mountain, there’ll be a way through ,信我的预言吗?”重清站起了身子,绝处逢生的奇迹并非没有。

“借少君吉言,希望如此吧。”Qin Hao 拍拍衣服起身,是时候去拜访仙Senior Wang 了。

“唤我重清便可。”

“好的少君。”

“你不带上轮回镜,不怕我私吞?”

“这里不是剑界,你重清也不是君莫。”

Qin Hao 迈出殿外,冲着清少君回头微笑,身似光束直入beyond the topmost clouds ,洞穿Heavenly Dao ,神意完全消失在了九18 layer 。

“Ai, 别人煞费苦心到死也没碰一下的混沌divine object ,如今亮敞敞的搁在我房里,君莫啊君莫,你死得不冤。”

时间珍贵,重清转身再入Samsara Dao 场之内。

很多时候,Supreme Treasure 非必要占、要夺、要抢,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胜过万计天轮Divine Weapon 。

君莫不是死在Qin Hao 手里,而是死于Dao Heart 魔障。

……

九十9th layer ,重华之巅。

这里,似一片广阔的天顶。

仙云滚滚,boundless ,不知地有大,界有多广。

Qin Hao 自九18 layer 而出,破开Heavenly Dao 的一刹那,面前只有一道门。

这道门,通体由晶玉打磨,雪white light 滑,无任何瑕疵,也无任何装饰。

它矗立在这儿,整个九十9th layer Immortal Realm ,便只有这一道门,重华门。

仙云漫过支撑Yu Sect 的两根柱子,一缕缕九彩仙光宛如绝佳的丝绸从门后慢悠悠的飘出,飞往下界而去,从上至下,环绕着整座重华神山,形成护境Formation 。

Qin Hao 端详着重华门,除这道门之外,他发现两旁各自矗立着一尊雕像,只因九十9th layer 云雾太厚,翻滚之际将雕像遮蔽,故而,一时不察。

Qin Hao 一步步往上,走到重华门下,站在一尊雕像前,这雕像兽首人身,身着一套严实重甲,双手之间,持着一柄九尺石斧,看着威风凛凛,恫吓心神。

Qin Hao 正欲抬起手,取过雕像手里的神斧掂量掂量轻重,忽然这时,那蓬头散发的兽首之上,一双猩红的眼眸闪烁而出,直视Qin Hao 双瞳,血晕的光泽仿佛要将他摄入其中。

突然的变故令Qin Hao 后退了两步,再观另外一尊雕像,亦眼泛red glow ,扭转了兽头盯着他看。

“Junior 失礼,多有得罪。”

急忙躬身gave a salute ,Qin Hao secretly thought 两尊护门石像居然是活的。

旋即,却见两颗兽首之上,闪烁的猩红瞳光缩了回去,那股随时可以从石躯里挣脱而出的恐怖divine might 也消失无影,两尊石像重新归寂寞,好似化为死物。

Qin Hao 暗自relaxed ,刚才他感应到,石像内潜藏的两股神意力量极强,虽然还未跨入大神之境,却也相差不多,想来应该是Immortal King 的护门侍卫。

一边moved towards 两旁nodded ,Qin Hao 一边cautiously 向前,待一只脚试探着踏过重华门后,这才放开了胆子完全的走了进去。

数月前,仙Senior Wang 降下一缕意志,投射于九族道场之中,言说助他炼道意为本源。

今日他前来拜访,senior 的护门侍卫想来不会刁难。

“dignified 一位Innate Divine King 助我,说出去也是件足够有面子的事了。”Qin Hao 一边庆幸笑着,脑海开始臆想Immortal King 的模样,不知重华神境的这位Innate Old Ancestor ,究竟是何气韵神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