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94 章陨灭的冥王界

迈过重华门。

Qin Hao 静止原地,惊异写在脸上,门外与门后,竟完全是不同的Heaven and Earth 。

那门外,仙云滚滚磅礴,弥漫无际,殊不知界边何在。

这门后,Qin Hao 眼前出现一间small courtyard ,篱笆围墙,门前栽着两棵一人高的枣树,树上枣儿剔透晶莹,一眼可看清果肉内的枣核。

几只灵雀踩在篱笆上,寻常small courtyard 里,粗糙的泥瓷装着几盆花,一间草芦,一张圆墩木桌,此外再无其他。

即使与凡尘界农舍相比,Innate Divine King 的住所,也未免过于简陋。

“嗡。”

院中,一根少年臂粗的长棍扫荡,掀起阵阵刚烈的劲风。

一位年仿四十上下的强壮中年单手握棍,赤膊着上身,虎跳豹跃,那结实的胸肌上,正不断的滑落汗水。

Qin Hao 立在院口安静看着,这中年仿佛也没有注意到他,沉溺自我操练,一招一式格外认真和严谨。

劈、扫、划、刺、磕……

中年的每一个动作,显得格外的朴实。

他身上察觉不出半点神意波动,莫说divine force ,连凡俗Martial Artist 身上的元气内劲,也丝毫感觉不到。

他就像一个最为普通的Martial Master ,挥洒最真切的汗水,打出最简单的动作,一切的一切粗俗到了极点,也primordial 到了极点。

棍、枪、刀、剑、戟!

片刻功夫,中年换了十多般兵器。

拳、掌、腿、爪,亦是武的酣畅淋漓。

普通的草芦,primordial 的招式,真诚的汗水,强壮的中年,这是Qin Hao 迈过重华门后看到的一切。

他明白,眼前中年便是俯瞰整个重华神境九十9th Heavenly Layer 的Sovereign ,生于混沌的Innate Divine King 。

那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随意的打过来,都将让Qin Hao 瞬间沦为乌有。

Qin Hao 没有打搅Immortal King ,一直立在门口观望,越是看下去,他慢慢也陷入其中,仿佛灵魂跟随着Immortal King 一起操练,流着最真实的汗水,挥舞着最朴素的动作。

朦胧间,Qin Hao 心弦波动,仿佛从Immortal King 的招式间抓住了什么,却又说不出来,那感悟一闪而逝,待他回神后,浑身黏糊糊的,低头一看,衣衫早被汗水浸透,双手双脚一阵乏力。

“小子,不错啊,进来坐。”Immortal King 动作倏然停止,转头冲门口咧嘴一笑,他大手在胸膛上呼啦了一把,旋即甩甩手上的汗,将棍子搁在圆墩上,坐在了旁边。

“Junior Qin Hao ,见过重华之主。”

Qin Hao 辑手一礼,正步而入,随着Immortal King 朝旁边的木墩指了指,Qin Hao 才老实的坐了下去。

“怎么样,是不是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Immortal King 提起断了壶嘴的茶壶倒了两杯清茶,抓起身前的海碗gu lu gu lu 的灌了个底朝天。

“嗯,确实和Junior 想象中的不太一样。”Qin Hao 双手捧起大碗撮了一小口,味道淡淡的,猛然诧异,竟然是世俗界里的白水。

“重华威严、尊贵,重清温润嗜洁如癖,在你想来,其祖应该是位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百旬长者,至少外貌看上去应该是这样,对吗?”Immortal King 冲着Qin Hao laughed ,指着他碗里的水说道:“喝多了琼浆玉液,再喝世俗白水简直比仙茗都香,Innate Divine King 也需要偶尔换换口味。”

“pu 。”

Qin Hao 单手捂嘴,忍着没有喷出来,nodded ,at first 他想象中地确如senior 描述的差不多,只不过来到之后,差别确实蛮大的。

重清一表人才,丝尘不染,重华神主威严尊贵、满身大神气场,谁又能想象Immortal King 竟是位粗俗大汉。

“道场上,you brat 及时收力,免去了重清难堪,这么会做人,我就纳闷天诏那old fellow 为何死揪着你不放?”Immortal King 双臂抚案,伸长了脖子,高皱frowned 凝视着Qin Hao 的脸。

“我也不想。”Qin Hao bitterly laughed ,归根结底,整件事并非他与天诏Divine King 的恩怨,他多少斤量,哪怕是捅破了天,一辈子也impossible 和Innate Divine King 有交集。

局面演变至此,皆因君莫引导

“天诏手腕向来强硬,你们这挡子事怕得非闹个生死不可,我劝你啊,没有破开神道大关之前,最好别离开重华神境。”Immortal King 坐回身躯,又倒了一碗白水。

“君莫肆无忌惮发动界战,引得多少God World 消亡,senior 以及诸Divine King ,难道一点不愿节制?”Qin Hao 从来没有主动惹过天诏族,他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杀,这谁受得了,不反抗就等死。

“Great Desolate 开辟以来,自Ancient God 时代起,God World 覆灭不知凡几,Divine King 都陨落了不少,但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谁又会去触那个霉头。”Immortal King 说得倒也透彻。

如果被追杀的是重清,那他肯定会管。

可惜Qin Hao 不是他孙子,难道要他去和天诏拼命,拼得天诏神域和重华神境disappeared ?

当他傻吗?

其他Divine King 也不傻啊!

Qin Hao 沉默了,仙Senior Wang 的意思不难懂,万事靠自己,自个强了,谁也不会招惹你,更无需依靠别人来援手。

“我留在重华神境,仙Senior Wang 保我?”Qin Hao 道。

“我保个屁,你想天诏拆了我的神境吗?”Immortal King 瞪眼说道。

“那senior 还说让我留下。”Qin Hao rolled the eyes ,破开神道十万年道关哪有那么容易,他手里捏着轮回镜,没个数千上万年,也休想踏上那一步。

“hehe ,月流族保你嘛,其实我挺想看看,月神天这头犟驴撞到天诏那只横行的螃蟹,究竟会是怎样一副场景。”Immortal King 站了起来,后脚从胯下踢飞木墩,拉起Qin Hao 的手臂往上一撸,随着整条袖子化为灰烬,露出Qin Hao 肩头那道暗色的魔徽印记。

“嗯,神道不高,手法却很精致,准备好了吗?”低头看着对方,Immortal King 问道。

“劳烦senior 出手。”Qin Hao 坐正身体,nodded ,示意可以开始了。

即今日起,他将不再借助十溟的力量,自由的在常态与邪化中转变。

乃至,或许同时展露两大神道。

……

杀戮界。

boundless 的黑暗笼罩万物,像一口漆黑的棺材压在头顶,亘古不移。

而此刻,从Asura Peak 的位置抬头往上看,穿过厚重的黑霾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Divine King 大军横亘于天穹,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一片,军阵罗列,每一团战阵都弥漫着滚滚磅礴的盛悍divine might ,那些Divine Weapon 们的面孔terrifying 而威严。

上极、天督、鸿枭,三尊大神负手而立,在其身后,逾百位神主穿着Battle Armor 一字排开,高低胖瘦,轮光绽放,大势滔天。

而最前沿,矗立着两道伟岸无比的身躯,似Great Desolate 巨人一般。

一位浑身冒着极致的光,另一位戾气呼啸,掌托Divine King 印,一手提着劈天棍。

滚滚黑霾之下,隔着Heavenly Dao Formation ,Yellow Springs 、鬼谛和幽Demon God 主抬头仰望着漫无边际的Divine King 大军,一个个面色苦涩。

“看来,我们等不到若初brat 。”Yellow Springs 神主渐渐握紧了双拳,其身后,是一具具狰狞的巨大骸骨,手抓山丘般的白骨giant blade ,冒着滚滚死气,双瞳里闪烁着Divine Soul 火焰。

Yellow Springs 骨卫、鬼卫、魂卫,乃至杀戮界的Asura 们心知,这一战,或许再无冥域。

“不回来也好,至少不会被天诏抓住。”Asura 恶相的身躯渐渐上升,朝那黑霾之外而去,摩屠等诸位杀戮神将环绕着他们的神主,眼神坚定,步步相随。

“开战。”

Yellow Springs 神主一声爆喝,随着血肉脱落,露出purple-gold 的骸骨,骨架越变越大,那双空洞的眼窝里冒着无比剧烈的Purple Gold 火种,手里一只镶着数之不计的头颅的white 神锤指向了高天。

“杀。”

bang!

Asura Peak 上,漫天silhouette 腾空而起,像是无数爬出死亡之门的亡魂,去迎向了他们最终的归属。

“破。”

极致的rays of light 中,holy light 如河水流淌着身躯,Great Desolate Sovereign 之一,Light God 王moved towards 下方伸出了一只手掌,其掌心,用鲜血刻度着纹路极其复杂的图案,一圈圈的环绕,也不知究竟结了多少烙印。

他一掌拍下,Great Dao Divine Light 如是黑暗里炸开的曙光,猛然间照亮了乾坤诸天,凝成一只遮压苍穹的光明掌印,呼啸着飞落下去。

随着一声天塌地陷的震荡传来,滚滚黑霾翻涌,无数股蕴藏Innate 冥力的死气冒出,聚成了一个“冥”字。

“冥”字之上,群魔飞舞,骨光、魂光、ghost shadow 重重,蕴藏着极致的杀性,化成了一副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威严面孔,乃是Innate 古冥王的尊容。

却见,这面孔冲着压落的光明掌印咆哮,hard to describe 的恐怖力量炸起了无数的音爆声滚滚的席卷向前,与掌印惨烈的轰在了一起。

这一霎,诸天都要在死亡与光明的法则粒子中,凋零腐化。

随后,光明压垮了黑霾,古冥王的面孔被光辉冲散,那枚庇护了四界不知何许年月的“冥”字,崩裂散开,道意不存。

“呕。”

鲜血顺着嘴角滑落不停,Light God 王弯曲着身体,痛苦让他的脸扭曲的不成人型,他看了眼掌中烙着的一团死气,左手聚光,狠斩而下,将种了冥王咒的手掌齐腕劈开,转头面向天诏Divine King :“接下来,是你的事了。”

护界冥咒已破,前方再无阻碍,而光明域和冥界的恩怨,也于此时彻底了结。

此战,光明不会再参与。

“hehe ,足够。”

天诏大步一迈,Ancient God 身躯似陨星狂速滑落,他掌中劈天棍抬起,fiercely 砸下,随着“peng” 一声恐怖的震荡,Asura spit blood flying upside down ,摩屠一众杀戮界神将,尽皆瓦解消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