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安愿再闻一声big brother

下雨了,漫天飘零着绯红,像Resurrection Lily 的花瓣在空中起舞。

它们坠落、迸溅、无所不在,滴在脸上灼热难当,仿佛融化皮肉,渗进了灵魂。

视野里血茫茫一片,Heaven and Earth 是一个颜色,成了渲染the entire world 唯一的颜料。

Asura 半跪在地,身体多处震到崩裂,从腿到脸,扭曲成一条又一条爬行的伤口,让他看着犹如一只缝合了千万针的烂娃娃,缝合手法粗劣又残忍。

半跪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鲜血顺着跪姿渗入下方的土壤里,瞳光的血色中无数的silhouette 厮杀缠斗,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唯有耳畔响起自己粗重的喘息。

呼!

呼!

一声声的喘息勾起记忆深处的过往,今时今日这一切,他当年经历过。

强忍着Divine King 之力即将打散的身体,站起的一刹那,tenacious 的Asura 依旧摇晃了好几下,他口中粗气频喘,血染的脸庞朝远处四望。

他看到,Yellow Springs 、鬼谛和幽魔被上极、天督以及鸿枭死死的摁压着,天诏神域百计神主横行无忌,天轮divine light 蔓延之处,无不尸骨成堆,随后,他们四界生灵的血肉和Divine Soul 又在那些强盛的光辉中消散。

一幕幕相似的画面牵动着Asura 的心,他明白,今时与当年还不同,经历了与光明之争,他们弱到了无法再与Divine King 势力较量,凋零后的冥域其实早失去了屹立Great Desolate 顶层的资格。

也许这一战,很快会结束吧。

“说,Qin Hao 在哪里?”

天诏抓着劈天棍,古铜色的躯体弥漫着无比浩荡的Divine King 光辉,死死压在Asura 的头顶。

击败Asura 对Innate Divine King 而言并不难,让他预料不到的是破掉Formation 后,他完全探查不到Qin Hao 的影子。

他一念通天,却连Qin Hao 一丝神意波动也搜不出来。

这便证明,Qin Hao 不在杀戮界,他dignified Divine King 扑了个空。

Asura 抬起血垢的脸,一头齐腰black hair 湿漉漉的粘在皮肤上,冲天诏露出怪异的笑。

他没有回答。

他双臂展开,头颅两旁浮出了另外两张脸,一张智相,一张沐湛,随着肋下滋生四条强壮的手臂,化身六臂Asura 神。

“我本不想杀你。”

天诏眼睑微微的跳动,冒着divine glow 的尊贵瞳孔微缩,抓在手里的劈天棍,高高扬起,整条棍子携满了鸿蒙君王之意。

然闻此时,化身六臂的Asura 仰空一声厉啸,那远处挤了一层又One Layer Heaven 诏Divine Weapon 的Asura Peak 上,传出震破天际的恐怖巨鸣。

bang!

屹立的神殿随着冰冷的黑峰坍塌,一条浑身缠绕铁链疯狂的silhouette 于崩灭的烟尘里冲出。

霎时,将黑峰围得水泄不通的天诏Divine Weapon 们,被这冲出的silhouette 震上了天际,一个个发出凄厉的惨嚎,于万分痛苦和恐惧中,变成了死亡道意下的卑贱光沫。

roar!

浓密的长发披散着,比Asura 的头发还要长,身上,生锈的锁链与骨肉镶嵌,仿佛化为一体,一根根无情的铁索像被灌注了鲜血的生命,在这道雄壮高大的身体上摇曳,晃动,怪笑,让它们看着比从地狱里伸出的鬼手还要terrifying 。

透过那浓密披散的头发,一双噙满兽性的眼神闪烁着,与六臂Asura 隔空对望,两者默契的nodded 。

善、恶、智、愚。

爱、恨、痴、狂。

喜、怒、哀、乐……

相Slaughter Dao 不同的性情赋予了Asura 神不同的lifeform ,这每一个lifeform 都可以是独立的,它们拥有自主的人生。

但,只有他们聚为整体的时候,才能变成Great Desolate unique and unmatched ,最primordial 、也是最强的Asura 神。

其程度,近于Divine King 。

“相道强融,虽然目前会造成不轻的损伤。但,没有比眼前更坏的结果了。”

主魂分裂了智相和恶相,痴念不久前才刚刚找回来,这中间需要一定漫长的时间才能二度回归主魂。

相Slaughter Dao 是Asura 在杀戮道意上的极致表现,短时间内,相魂无法二度融合,也是相Slaughter Dao 唯一的脆弱点。

打破道意负荷极限,强融势必付出代价!

但他,别无选择。

远处,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Purple Gold 骸骨挥着白骨重锤嘶吼,驮着整座尸山的鬼谛将鬼诅蔓延过后的地方化成了血海。

幽Demon God 消失了,或者说,战场各处都有它的影子和气息,但是没办法找出来它的实魂所在,能够发现它的人,也在那刻变成了第二个幽魔。

冥王四子,尽皆拼出了他们最强的一面,六臂恶相趁着天诏劈天棍砸下的瞬间,似团捕捉不到的黑风,fiercely 撞进了远处本体的怀里,随着铁索一阵shuaa~ 乱响,像是血肉挤进了血肉中。

当六臂恶相消失的时候,那个缠满了生锈锁链的影子变得更高了,周身黑霾滚滚,浓到化不开,披散头发下方的一双血眼里,癫狂的杀性快要溢出来,将整个Great Desolate 生撕活吞。

天诏微微侧转脸庞,对上完整Asura Eyes 神的时候,手里高高扬起的劈天棍不自觉的抖了下,那股传来的浓烈killing intent 明白的告诉了他,对方已经有了可伤Divine King 的资本。

“hehe 。”

喉咙蠕动,像是强挤出来的干笑,天诏将手里的Divine King 印,moved towards 完整Asura 抛了过去。

此印,于他诞生时握在手里,也可称之为命印,Innate Divine King 的混沌Magical Artifact 。

天诏从来没觉得他的命能和一尊印绑在一块儿,所以,他将命印交给君莫任意玩耍,某些时候呢,还能通过命印降下一缕本尊意志,帮儿子恐吓万千God World 的低贱蝼蚁。

不过此时,他觉得命印确实和他属于整体,亦如魂相融合后的Asura 一样,不可再随意分割。

王印抛出的一瞬间,冲天光辉辐射开来,化成一道广阔的光波,覆盖了整片杀戮界大地,连那些茫茫寰宇里的continent ,一块接着一块的覆盖。

顿时,无以伦比的压迫感从天而降,化为君王意志碾压所有生灵,小到虫蚁,强如神道天轮,都匍匐在这股王意之下,颤抖,恐慌,无助。

砰!

Yellow Springs 神主那一身Indestructible Vajra 的Purple Gold 巨骨撕开了触目心惊的裂痕,一寸寸攀爬,直至蔓延全身。

当这股鸿蒙王意垂落瞬间,鬼谛驮着的尸山开始了融化,他像头万年老龟拼命昂头,扭曲的脸庞痛苦不堪,他像要直立起来,每当如此,却一次又一次在王意中被压趴在地。

崩!崩!崩!

游走于战场各处的Nether Soul 不断碎成烟雾,直至漫天飞舞的black robe 消失一空,徒剩最后一个干巴巴的杵在半空暴露无疑时,与幽Demon God 疯狂追逐的鸿枭才惊愕发现,原来所有魂卫竟都是幽Demon God 的魂念所化。

即便他杀干净在场万计魂卫,抹除幽魔一切道意,只消一缕魂念尚存,幽Demon God 便是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with no opportunity 的存在。

鬼会知道,他会把自己的最后一缕魂念藏在何处?

幽Demon Realm ?

剑界?

万千God World ,乃至最想象不到的Immemorial 界某个痴呆的潜意识里。

不过如今,君主王意之下,幽魔无所遁形,弹指可灭。

“逃。”

鬼谛趴在地上,背上扭曲成团的血肉疯狂融化,散发的Ghost Qi 在Divine King 印大道光辉的辐射中naked eye 可观的消失,他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用最丑陋的表情冲着陆秋一行剑界sword cultivator 喊出了最后一个字。

chi!

万柄divine spear 刺下,everywhere all is 坠落的spear glow ,呼啸着,将王意镇压下的鬼谛扎成了刺猬。

天督纳尽天轮光辉,掌中聚出足够粉碎诸天的鸿蒙光辉,向着浑身血肉模糊,宛如一团烂肉的鬼谛轰下了毙命一掌。

浑身染血的陆秋咬破了嘴唇,在二十余名剑界后辈向天诏Divine Weapon 亡命的反扑下,与龙蔑和李广生诸人堪堪冲出了封锁线。

但是,就在他们化为剑流遁向Heavenly Dao 之外的时候,猛地,一道浩光Divine Palm 将众人击中、拍散,他们像从空坠落的剑,one after another 带着尖锐之声,身躯褴褛的砸在了下方血染的焦土里。

“砰。”

天诏劈天棍甩开,轰在了Divine King 印上,这一棍似注进了无穷的道始之威,化作璀璨神山,隆隆的撞向那完整的Asura ,一路沿途,空间被撕开,摩得断层密布,支离破碎。

而Asura Body 上,猛地探出了无数条手臂,赤膊而强壮的躯体,一张张五官不同的面孔接连浮现,如同镶在肉里,浑身上下都是人脸,每张脸都是不同的魂相。

数十条手臂抓起冥王铁抡动,crash-bang 的声音大作,随着本体沙哑的吼叫声中,它们像是伸长的手臂抽打在隆隆移动的Divine King 山。

每当一根铁索与神山碰撞,便会立刻震成齑粉。

直至,Asura 满身缠绕的锁链一根根的消失,一条条的粉碎,直至这座王意神山fiercely 的轰在他的身上。

砰!

这一声过后,厮杀的界战寂静了。

Yellow Springs 、幽魔以及被扎成刺猬压成浆糊的鬼谛淌着眼泪,看着最年幼younger brother 如浮萍般平躺在他们的故土上,亦如当年倒下光明掌下的英刹,他们心知,这一战,结束了!

“还不错。”

天诏手臂探出,璀璨的Divine King 山化为方正的王印倒飞而归,托在了手里,他身躯慢慢漂浮向前,低头看着平躺在地,杀戮道意溃散的Asura 。

传闻,Asura 当年曾与新晋Light King 一战,今日天诏验证了,不虚!

遗憾的是,似乎还有点弱,也不像传闻里那么的强,连他一击也接不下,他Innate Divine King 毕竟是Innate Divine King 。

“噜噜。”

Asura 平躺在地上,喉结蠕动,嘴里不断溢着鲜血,他努力抬起一只手,虚弱的往上伸,好像半空有什么,他想抓住一样。

Qin Hao 没回来,他从没怪过对方,也没有后悔过,他只是遗憾,见不到Qin Hao 成功施展秽土,让晶棺里安睡的英刹重新站起来,能再喊他一声“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