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再无回头路

王意爆发下,寰宇沉沦。

Yellow Springs 骨裂、幽魔魄散、鬼谛消融,冥王三子被镇压得无力翻身。

这时候Asura 三相归体,还能扛住天诏的王意反击,向Divine King 动手,本身已经说明超出了大God World 限。

可他距离Divine King 层面,地确缺了一段not small distance !

“说,Qin Hao 在哪?”

天诏托着命印缓缓落下,一步步,走向重创倒地的Asura ,步履所踩,血染的焦土尘粒倒卷,一层Supreme divine light 蔓延开来,似缤纷奢华的地毯延伸到Asura 旁边。

Asura 伸出的手臂垂在了地上,正当天诏走来之际,焦炭般的五指深深抓进泥土,折腾着伤躯而起,他像个被playboy disciples 故意推了好几把的醉汉,一阵东倒西歪,难以立足。

lifts the head ,先是看了天诏一眼,Asura 的视线越过其身后,望向了远方半空那团悬浮的极致光明。

光明中,有一道silhouette 。

今日,若无他破掉冥咒,天诏踏不进来。

“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也恨你,你younger sister 死在我手里,我两个younger brother 也被你所杀,光明与死亡的夙怨于今而止,上一辈的竞争不该轮回在下一辈的血液里,人不能靠仇恨活着,神也不想。”

“当然,如果你还有命活下去,并向我报复,我时刻都在Light God 域等着你。”

Light God 王平静的说完这些话,极致的光划破黑夜,遁向了茫茫星宇,消失在亿万Star Domain 当中。

“看来是问不出个结果了。”

天诏沉着面孔发出冷笑,也是回身看了一眼光明离开的方向,说道:“我不杀你,Great Desolate 需要死亡大道支撑,但这冥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人可以不杀,然,Divine King 的威严,该让Asura 牢牢铭记,教训免不了。

随着天诏话音落定,天督嘴角上扬,他掌上积蓄的鸿蒙光辉,向着四肢压弯趴地,扎了满身枪杆,犹如刺猬般血肉模糊的鬼谛,重重轰杀过去。

“ka-cha 。”

Yellow Springs 高大的Purple Gold 骸骨朝前迈了一步,一步后,那条迈出腿骨上,密集的裂痕疯狂延伸,”Pa” 一声完全碎裂。

“还不走?”

上极见机,天轮光辉纳于掌中,倏然欺身向前,摁在了Yellow Springs 高大的skeleton 上。

这一掌没有击碎Yellow Springs 的骨身,反倒形成一团凶悍的冲击,强横的法则粒子携着那具skeleton 冲出了天诏神域百位神主封锁,将Yellow Springs 打出了Heavenly Dao 之外。

黄spring 窝之中,两团魂火幽幽闪烁,若还有血肉的话,那张骷髅脸上,一定是吃惊的表情。

上极明显在救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也不想明白。

就在脱离天诏Divine King 军的一瞬间,Yellow Springs 的骨身挣脱上极的法则束缚,像个cripple 一样单腿跳跃,残破的骨架几乎是以砸的方式,坠向了压趴在地的鬼谛。

那是他younger brother 啊。

“蠢货。”

上极死咬牙关,齿缝间渗着斑斑血丝。

天诏瞳孔微缩,淡淡撇了上极一言,旋即冲天督coldly said :“杀。”

bang!

掌光威压而至,化作庞大无穷的Primordial Chaos Qi 旋,贯穿了Nine Heavens ,震得大地动摇,将鬼谛残破的身躯吞噬了进去。

Asura 发出了一声呐喊,没人能体会那喊叫声里包含了什么,悲痛、愤怒、疯狂,以及太多太多。

天诏脸色冷漠,掌中命印随即一闪,王意牵引下,之前因为剧烈碰撞,而断成碎块的冥王铁,又从散落的地上one after another 的悬升了起来,Divine King 光辉凝聚中,它们拼凑拉长,重新结在了一起,化成一条条完整的锁链。

然而,不同的是,冥王铁上再无冥界气息,只有Great Desolate 君主的光辉。

crash-bang !

一根根璀璨的锁链向前,重新回到了Asura Body 上。

这次没有捆住他,而是像一根根锋利的尖刺,贯穿了他的血肉之躯,从胸膛的Divine Source 之心无情穿过。

在护住Divine Source 不灭的同时,烙印着天诏王意的锁链,也彻底锁住Asura 的命运。

从此,古冥王最倚重的儿子千面Asura 神,便只能像笼子里的畜生般,受制于天诏掌中玩弄。

扑通!

痛苦驱使双腿让Asura 再也扛不住Divine King 的压迫,终于跪在了天诏脚下,从胸膛里扎过的锁链这次真的与他血肉相融,再不分彼此。

因为动了任何一条,都会要他的命。

bang!

荡天气旋覆盖大地,一击将鬼谛碾在了烟尘中,单腿跳回来的Yellow Springs 像个无助的child 悲痛大哭,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血肉的他挥舞着两条骷髅爪子疯狂扒动着泥土和石块,却找不到一滴鬼谛留下的血液,哪怕是半截头发。

幽魔一直静在in midair ,冷漠的看着一切。

他看着Yellow Springs 断腿,看着锁链一根根捆绑畜生一样穿透Asura 的Divine Source ,也看着鬼谛在天督的掌下化为乌有。

那冷静的模样,好似三人不是他的brother ,与他非亲非故。

只不过,他藏在身下的拳头抓得更紧了。

“下一个。”

天诏一直盯着跪地的Asura ,嘴里的声音如此冰冷。

天督laughed ,天轮运转之下,滔滔鸿蒙之意再聚一掌,向着翻扒泥土嚎啕的Yellow Springs 轰了过去。

“没事,很快就轮到我了,我会陪着你们,但如果我不死的话,我发誓,我要让天诏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我要让这里每一个人不得安生,我要把整个天诏神域化为血肉的炼狱,让冥界的Resurrection Lily 开在他们每一个惨叫的灵魂里,我发誓,我发誓……”幽魔嘴里不住的嘟囔,绝境中,斜视的眼神不忘记扫量封锁Heaven and Earth 的天诏大军缝隙。

dong!

掌芒如遮天气旋压下,如葬灭鬼谛那般,落向了Yellow Springs 头顶。

而此时,倏地半空亮起了一抹azure light ,看似渺小,却divine might 滔天,压落的遮天气旋与azure light 乍然接触,恍如Great Xia 崩塌,一触溃散,散了个彻彻底底,残渣不剩。

dong!

又是一声传开,带着沉重的闷响。

就在天督惊愕时,他眼光中伸来了一条白得发灰的道尘,看似棉花般轻飘飘的抽在脸上,毫无杀伤性,却打得天督发出鬼一样的惨嚎,一路翻滚,撞开了外围封锁的Divine King 军大阵,顺带撞得五六位神主粉身碎骨,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光秃秃的Divine Soul 便荡了个干干净净。

“嗡。”

天诏掌中命印一抬,无形的Divine King 道意扩散,Heaven and Earth 顿时一沉,像被两只大手捧在掌心,失衡的Heavenly Dao 立刻稳固下来。

“Divine King 。”

天督撞死五六个同道后,连一眼也没有看,只是捂着肿胀的左脸无比震惊的朝那azure light 望去。

“终究是来迟了。”

azure light 散开,Immemorial 界四王之一,Azure Flower Mountain 始祖,青华神祖悲悯的看着杀戮界遍地尸骸,不忍的shook the head 。

他曾告诫Qin Hao ,有超一日找到道之归属,能够放天诏一马。

但照此情景,莫说是放,怕那日到来,Qin Hao 不得将天诏挫骨扬灰。

这,是命数啊!

青华神祖看得到命理走向,却阻不了Great Desolate 命道。

瞧见那一身daoist robe 落地,天诏的眉宇皱了皱,这已经不是青华神祖第一次出面插手。

曾经,他给过对方一个面子。

但他也说过,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青华,你真要入局吗?”声音依旧冰冷,事到如此,任何人来了,都挡不住天诏的意志,Divine King 也不能。

何况,青华本不擅斗,攻伐之术上,并非他的对手。

却见青华神祖摇摇头:“Azure Flower Mountain 修自然大道,讲究万物自然,自Great Desolate 开辟以来,从未涉事God World 争斗,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天诏眉头皱得更高了些:“那你此时所为又为何?”

不涉事争斗?

天督那脸怎么回事,他麾下突然消失的几位神主又是怎么回事?

“天诏啊,你太执着了。”青华神祖挣扎着说道,君莫之死就是天诏的前兆,执着过头会让这位Innate Divine King 跌落神坛。

“要么回去,要么与我一战。”天诏没功夫听青华神祖讲大道理,powerhouse 不需要讲道理,只讲拳头。

青华神祖欲言又止,将口中的话憋了回去,他叹息一声,手掌按在Yellow Springs 跪在地上硕大的skeleton 之上,azure light 顺着满是裂痕的骸骨缓缓蔓延,之后,裂痕在azure light 中愈合,遗留骸骨上的多重法则道伤也消弭干净。

除了那条断掉的骨腿没办法还给Yellow Springs 以外,其他的,Yellow Springs 完好无损。

skeleton 一点点缩小,经历惨战后的Yellow Springs divine force 过度损耗,无力再维持战斗状态,此刻的它很小,很瘦,也很也孱弱,宛如一副孩童的骸骨。

青华神祖将幼小Yellow Springs 从地上提起来,蹲下身子,手掌抓起一把脚下的冥土,moved towards 掌心吹了口Dao of Primordial Chaos 气。

旋即,这片空间里,naked eye 可见一缕缕魂丝游动,尽数moved towards 青华神祖掌中而去。

Yellow Springs dumbfounded ,他感觉到了青华神祖掌中,正慢慢的汇聚着一团脆弱的Divine Soul ,那溢出的神意气息分明是鬼谛。

“冥王的儿子啊,在这片死气弥漫的土地上,哪里能那么容易死掉,我曾降下一缕意志,规令鬼蜮鬼修不得霍乱诸God World ,既然命令是我下的,应当担负起管教的责任,这便是因果。”

青华神祖握着掌中的冥土,指缝间的Divine Soul rays of light 越来越清晰,一步步moved towards 天诏靠近:“天诏,鬼蜮已属Azure Flower Mountain ,不再属冥界,你仇人是Qin Hao ,何必滥杀无辜?”

“只要他说出Qin Hao 的下落,我便饶了他们。”天诏指着跪在地上锁链穿心的Asura ,青华老道把话说到这份上,他自然清楚怎么做才合适,他本就不想动冥域四界,只为杀Qin Hao 一人。

“不知道。”低沉嘶吼着,Asura 抬起了头。

“stubborn 。”天诏手上的命印往前一伸,Divine King 印与渡了君王意的锁链产生共鸣,顿时,crash-bang 一阵乱响,那股震荡传递到Asura internal organs ,震颤着他的心,难掩的痛苦写在脸上,即便如此,Asura 依旧不说。

“天诏,我告诉你Qin Hao 在哪里,你可放过他们?”青华神祖严肃说道。

“青华old thief ,你敢……”Asura 披散着头发一双渗血的眼珠子盯向了青华神祖,好似wild beast 随时扑上去噬人。

“好。”天诏nodded 。

“人在重华神境,97 重月流天。”青华神祖平静说道。

天诏hearing this laughed ,倒不是不相信,而是没想过Qin Hao 会跑去重华神境,躲在了重华Immortal King 的屋檐子底下,难怪他意念翻遍了杀戮四界也翻不出来。

“谢了。”天诏冲着青华神祖开口。

“以后不要在动这片冥域。”青华神浅前舒了口气,以前有冥王死咒庇护,但以后,这四界恐没那么安稳了。

“当然。”天诏庄重的nodded :“不会再动了,因为他们没有以后……上极、天督、鸿枭听令,斩尽灭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