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2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二百97 章命道大潮

时代的巨磨碾碎神魔腐朽的身躯不停运转,自Ancient God 争霸时起,历经Immemorial 、远古、上古纪元,神死魔灭,Myriad Realms 凋零,从未止息!

诸Heavenly God 王跟随billowing waves washing the sand ,淘掉道劣法虚的伪神,剩下的才是True God 。

True God ,才是撑起Great Desolate 的有力支点。

追不上时代就该灭亡,至少在天诏眼里,Great Desolate 就是这样,Great Desolate 需要洗涤、净除。

如剑、如光、如冥……

他们甚至不配称为Divine King ,不配受世人铭记。

他们始于无,归于无。

道消,则该抹灭一切痕迹,从无中重新开始。

“混沌留下的废渣应该消失在光阴的长河中,像他们的父辈那样,我愿成为时代巨磨的运转轴,清理掉混沌弥垢的垃圾,为Great Desolate 再辟一个时代。”

无穷岁月下来,Great Desolate 太安定了,Innate Divine King 们适应了安定,并开始享受安定,却渐渐遗忘了他们的本性,以及使命。

优胜劣汰,亘古之则。

作为混沌中降生的第一批Innate Lifeform ,掌控着Supreme 鸿蒙的Primitive Great Dao ,安定与安逸堕落了诸Heavenly God 王,他们没尽到推动时代磨盘的责任。

这时候,便需要站出一位极具胆魄的人物,握住时代巨磨冰冷的把手,将那些毒瘤和废渣们碾碎干净,ruthless 的碾成虚无。

“天诏,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青华神祖第一次露出极度震惊的神情,命dao fruit 然阻不了吗。

这Great Desolate ,将乱。

想起Ancient God 时代陨落的无数Innate Divine King ,那一幕幕画面让青华神祖不寒而栗。

“呵,我自然清楚,所以,你要阻我,还是准备帮我?”

天诏要做Great Desolate Law Enforcer ,然,诸Heavenly God 王们开界立道统,势必成为他执法路上强劲的阻碍,伟业很难一个人去实现。

“你已经疯了。”青华摇头道,他曾预感Great Desolate 生变,于打坐中,全知之眼看到一个满身邪气的神,挥手埋葬了万千God World ,以致诸Heavenly God 王沦为死尸,Great Desolate 失衡。

在不影响大道自然的前提下,所以青华两番出手,试图来阻挡这股未来大潮。

如今天诏的决定,恐让他的梦兆,捶成现实。

命道,果然阻不了。

“看来你是要阻我了。”天诏掌下的劈天棍缓缓渡上了Great Desolate 君主的光辉,手里命印闪烁,与体内命魂共鸣,躯体冒出了一团极致的divine splendor 。

青华神祖没再开口讲话,他看着天诏身上的汹涌到极致Divine King 光辉,此乃Divine King 欲将爆发Dao of Primordial Chaos 始的全力姿态。

没有天轮,Divine King 本身就是完美的道。

“可惜,你不是我的对手,今日阻不了我。”

天诏的劈天棍朝一侧甩开,轮出凶猛的光影,向前方的青华神祖劈砸而落。

同为Innate Lifeform ,青华神祖的Innate 攻伐术确实不及他,但他也知,打垮一位Divine King 非半日之力可成。

至于击杀,那更不现实。

他只需要跟对方缠上即可,屠尽冥域不需天诏出手,上极、天督、鸿枭足矣。

“唉。”

青华神祖低头sighed ,看了眼身下divine force 难支,已经缩成孩童般大小的Yellow Springs 骨架,他手里的道尘甩了出去。

虽阻不了Great Desolate 命道,但愿尽可能减少一些孽果。

咻!

道尘朝前席卷,似条white 的长河延伸而出,携带Force of Primordial Chaos ,眼看与天诏的棍光碰撞一起。

而这时,两位Divine King 中间,一缕夺目golden glow 降下,璀璨的golden glow 中,飞出了一团fist strength ,中途凝成实质的拳头。

咚一声。

轰在了砸来的劈天棍上。

砰!

震荡顺着棍子传递到手掌,天诏一阵掌心发麻,虎口如触了电般,五指都在这股力量下哆嗦了一下。

他身躯稍稍晃动,朝后踏了一步,冷着脸盯向那团悬浮在两人中间的璀璨光团。

“青华阻不了你,那我呢?”

golden glow 中,传出一道声音,听着很平常,入耳却形成一股坚毅感,仿佛那光团里的人无论所到何地,都能无往不破。

“战,你也来了。”天诏抓着劈天棍的手不由力度增大了几分,能够一拳打开他的劈天棍,可想而知对方是何身份。

War God 之祖,Innate War God King 。

“你当清楚,我为何而来。”光团中的声音道。

“hehe 。”天诏干laughed ,他地确清楚,一次截杀途中,他伤了War God King 的某个后裔,此番显然是为出气而来。

不过,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青华神祖修自然大道,不擅斗,攻伐不及天诏这位Great Desolate 君主。

可战就不同了,对方专为战斗而存在,想那混沌开辟之时,大道鸿蒙所有关于战斗的道意,都集中在War God King 的身上。

抛开生死不提,单论战斗手法,天诏这位Great Desolate 君主,也绝对不及War God King 强。

“算你们走运。”撇了眼遍地焦土上站着的无数褴褛silhouette ,天诏的劈天棍朝头顶竖起,向后方挥了挥,一步步后退,转身化成光团遁空而去。

“撤军。”天督呐喊了一声,一嗓子过后,急忙追着天诏Divine King 的步伐离开。

鸿枭掌中,一缕神道光线延伸而下,牵起了刺穿Asura Divine Source 之心的君王锁,硬扯着将人拽离。

“Old Fourth 。”Yellow Springs 狠捏手骨,步伐一跺,欲追上前去,而此时,上极的身躯稳稳的挡在了他的面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不想Asura 死,就放弃fearless 的抗争。”

说完后,上极看了看青华神祖和包裹War God King 的光团,moved towards 两位Divine King slightly nodded 致敬,旋即转身御光而去。

“Old Fourth 。”Yellow Springs 两只手骨捏得啪啪作响,眼窝里的魂火闪烁,像是在诉说内心的不甘,可上极的提醒,让他不得不老实站在原地,他不追过去,Asura 尚有一息残喘,执意去追去讨,那Asura 真可能会死。

“didn’t expect 天诏座下,还有个明事理的人。”青华神祖看出上极的用心。

“你把Qin Hao 和小武的下落告诉他了?”fighting intent 熊熊的rays of light 中,War God King 问道。

“en. ”青华nodded ,重华神境不是天诏能胡来的地方,多少得看看主人的脸色,否侧,他如何解这里的燃眉之急。

可这天诏,言而无信,执念太强,幸亏War God King 来了,再晚半步,后果难料。

“嗡。”

fighting intent 之光腾空而上,转瞬洞穿寰宇,似流星驶出古冥域,moved towards 重华神境的方位而去。

“青华old man ,今日many thanks 了。”幽Demon God 主失去天诏君王意镇压,从僵持的空中拿回自由,飘落在了青华神祖旁边。

青华神祖冷冷撇了幽魔一眼:“没大没小。”

他可是与其父辈一个时代的Innate Ancient God ,怎着也得称呼一声senior 才是。

“青华神祖,鬼谛是否还有得救?”Yellow Springs 转过身来,骷髅架子踩着一个个脚印来到青华神祖跟前,瘦小的体格抬头望着他手心里那团冥土。

“救是能救,只不过,这小Ghost God 源已散,徒剩几缕魂丝,需立刻找一方完美Heavenly Dao ,助其转世为人。”青华神祖说道。

“那他转世以后还能够不能再……”

“impossible 了,或许会保留little bit 前世的Ghost Dao Divine Ability ,但他再难恢复鬼谛本尊,更别妄想重回冥界,大道自然,我希望两位也不要去打搅他的人生。”青华神祖同情说道。

“这样也好,至少,他还有个Ghost Spirit 转世。”Yellow Springs 低着头,声音颤颤,不知是哭还是在笑。

他应该为鬼谛感到庆幸,但也清楚,鬼谛其实已经死了,他们siblings 五人,已去其二。

“冥域丧失秽土沦为残缺Heavenly Dao ,去哪里找完美Heavenly Dao 。”幽Demon God 着急说道,青华神祖提起道尘打了一下他的脑袋,said solemnly :“吾从何处来?Immemorial 界。”

Yellow Springs 、幽魔顿时眼光微亮,口中默念太Ancient God 界的名字,心头似乎放开了血脉牵绊,同时躬身道:“senior 之恩,四界冥灵永世不忘。”

“天诏此去,势必带Asura 前往重华神境,以此做要挟,冥域连遭两次Divine King 劫,不可再陷动荡,前面的路就交给前面的人走,你们只需照看好家园,等待便可,切记,切记。”

青华神祖握起掌中魂丝,腾身一跃,驾驭道光离去。

也许,今日之劫对这片残破的冥土未必不是件好事,至少天诏这一走,应该不回再回来。

倒是那重华神境,Immortal King 会摊上一桩麻烦,也不知重华之主该如何妥善处理。

天诏执念很深,绝impossible 罢手,死究之下,Immortal King 会给Qin Hao 提供一个暂时避之所吗?

这一切,青华无从得知,他看得清Great Desolate 命道,却不能事人皆探。

他修大道自然,也受自然之道所困。

但青华预感出一点,天诏这一遭,怕会走得极其不顺,毕竟Great Desolate 命道已成,诸神陨落大潮将至,天诏在离开之前,亲手在冥域敲响了自己的丧钟。

……

“真didn’t expect ,War God King 会从沉眠中苏醒,由War God 域赶来肮脏的烂冥界。”鸿枭神色不愤,差一点他们就能尊Divine King 意志,将冥域清除干净。

“Divine King 不能一个敌两位同等对手,留那些废渣残喘,顶多耗费点时间而已。”天督说道,at worst 回头再灭,青华神祖和War God King 能放下自己的道统不管?

“倒你是上极,你可真出息了,令我钦佩不已。”一边说着,天督一边朝上极伸出大拇指。

无视天诏王意,当着他们几人的面,公然放走Yellow Springs 。

“地确出息了,真有ability ,真能耐,你胆子是真大,胆大包天。”鸿枭眼神怒睁,最后四个字猛然咆哮出口。

上极只是淡淡扫了两人一眼,保持沉默,安静的跟在天诏Divine King 身后。

“上极,我希望不再有类似之举发生。”天诏Divine King 掌托Divine King 印,携背后大军御天而行,声音听不出怒意,但传出的一刹,像掐住了上极的咽喉。

上极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一把锋利绝伦的刀,但如果这把刀不听主人使唤,那便留着也没用了。

“是,Divine King 。”上极心弦颤了下,想起冥土上的遍体尸骨,与当年君莫带军而出的场景何其相似。

他虽不太情愿,但他终归无法忤逆天诏的意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