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3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一拳干翻

诸Heavenly God 王势力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重华Immortal Clan 无论与任何敌人交手,结果起码会五五均分,除非cultivation 方面占据绝对的压制。否侧,几乎能够稳立不败之境!

这个说法很离谱,却绝非虚言。

掌握平衡大道的重华Immortal Clan 太棘手,且会遇强则强,将bloodline 道意发挥到极致。

不过眼下,三个完美7 meridians 以及两个完美6 meridians ,足够重清忙活得了,毕竟他本人才七万年cultivation ,五位完美联手,足以压住他。

玉流赦虽然重视重清,但并不是太担心,他目光望向Zhan Wu ,嘴角缓缓地上扬,很久没与人切磋,今日刚好遇到个War God Race 的对手,应该可以会带来些乐趣吧。

只见玉流赦双手伸出,那双白净的双掌上,弥漫出了一层淡薄的白雾,随着Zhan Wu 狂暴的War God Boxing 光轰来,玉流赦口中大叫一声,奔袭向前,用两只白净的手直接接了上去。

bang!

Zhan Wu 重拳轰出,爆炸性的fighting intent 粒子足矣粉碎一切,但和玉流赦的手掌接触,好似轰在一团棉花上,随即,玉流赦手掌一带,导致Zhan Wu 拳光轨迹扭转,没有成功命中目标,反而顺势滑向了自己的左肩。

砰!

this fist ,Zhan Wu 打在了自己的左肩膀,不由得,一股爆炸性的凶猛力量透过Divine King 甲传递过来,震击着胸膛,他口中groaned ,身躯止不住一阵倒滑。

“hehe ……云泽神境的天云手……滋味还不错吧?”

玉流赦脸上笑着,身体犹如灵猴一样跳跃而起,嘴里发出怪异的尖啸,moved towards Zhan Wu 头顶落去,两只手掌上的白雾弥漫得更浓烈了些。

“无视,无声。”

“无味,无色。”

Zhan Wu 口中默念战诀,一举连弃四感,随着无妄战经顺着天轮运行,那Divine King 甲上的fighting intent 光辉闪烁得更为耀眼。

砰!

双拳抬起,笔直轰向头顶,空间都在Zhan Wu 拳光中破碎。

玉流赦灵猴般的身姿躲过strikes ,双手又一次抓在了Zhan Wu 的手腕上,随即,那些淡薄的白雾袅袅缠绕,攀延到Zhan Wu 拳头上,他的fighting intent 拳光顿时收敛,仿佛divine force 被化掉,玉流赦趁此机会,转手一掌命中Zhan Wu 胸膛,只听Divine King 甲传出震鸣之音,爆发了一团刺眼的white light 。

这一掌过后,Zhan Wu 的身体二度后退,稳住的时候,嘴角已经开始流出血迹。

“滋味如何?”玉流赦风轻云淡的moved towards 双手的白雾吹了吹,一脸贱相。

“云泽Saint King 的天云手果然厉害。”Zhan Wu 出口说道,看似出手软绵无力,却能寸量搏万钧,而且,玉流赦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单薄脆弱,实际是个出手刁钻、极为狠唳的家伙。

“虽然你是War God Race 之人,不过说实在的,虐你一个divine rune five meridians ,我连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玉流赦收起脸上的lowly laughed ,神色陡然阴沉下来,嘴里再度尖啸一声,身形如ghost shadow 一般,举着双手向Zhan Wu 抓去。

“无感。”

Zhan Wu 口中轻喝,再摒弃一感,知觉。

bang!

同样的招式,拳力依旧汹涌,Zhan Wu 并没有因为受到天云手所制,而表现出半点犹豫和怯弱,相反,他每一舍弃一感,无妄战经释放的fighting intent 都会更强。

“无论你用什么招式攻击,都只会在我的天云手里挨揍,更别说,连出拳的速度都一样。”

玉流赦早就看穿了Zhan Wu 的拳道轨迹,他第一次出手就能轻松拿捏,现在捕捉起来,简直比第一次还要精确。

weng!

裹挟白雾的手掌抓来,又一次握在了Zhan Wu 的手腕上,随着一道重鸣传出,拳光喷吐间,依旧是轰在了Zhan Wu 身上,然而就在Zhan Wu 负伤被震退的同时,玉流赦惊恐的发现,被他抓在手里的拳头居然不听使唤了。

他感觉,他握住的拳头突然变成了一头terrifying 的猛兽,接着,玉流赦的眼瞳里便来印来了一道恐怖的拳光,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他的脸上。

“啊。”

重拳砸脸,当即打扁了颧骨,玉流赦口中大叫着,面喷热血,半边脸凹了下去,他像条破烂的布袋被Zhan Wu 一拳甩翻在地,身体在地上连续的翻滚弹跳,一直滚了several ten zhang 远,才堪堪停住。

“怎么可能……怎么会……”

身体颤抖痉挛,脑子快被打裂开,意识里一片昏暗,玉流赦挣扎了好几下,这才摇晃着爬了起来,他神色吃惊的望向对面同样口吐鲜血的Zhan Wu ,他不明白对方怎么做到的,能挣脱天云手的束缚。

“舍弃了知觉,身体也就不再因为痛疼而做出反应,我承认cultivation 不如你,技巧也不如你,但我只要一拳,就能干翻你。”

血迹顺着嘴角流淌,injures myself almost as much as enemy ,但Zhan Wu 却像个无事的人一样,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步moved towards 玉流赦压迫,身上的Divine King 甲始终释放着璀璨的fighting intent 光辉,他的身形在光辉中变得很大,给人一种撼动不得的错觉。

“舍弃了知觉,体会不到痛苦么……”

玉流赦面容艰涩起来,望着不断压迫靠拢的Zhan Wu ,他第一次在cultivation 不如自己的对手跟前,脸色为之难堪。

照这么看,哪怕杀掉Zhan Wu ,但是在死之前,Zhan Wu 也impossible 因为痛苦而倒下,他的攻击会一直不停的落在玉流赦身上,即便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也会在死之前给对手造成无法估量的创伤。

War God Race ,果然是一群疯子。

玉流赦不由感到心悸,他其实只想阻碍重清和Zhan Wu ,可不会跟Zhan Wu perish together 。

他眼神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看了看,跺了跺脚下的石头。

这片龙斜骨内充满了Dragon Clan 的怨念和死气,而且,又被龙峫封了一层禁制,隔绝了天Dao Accumulation 含的Space Attribute 。

虽然施展起来比以往消耗要大,但好歹,他玉流赦也是Saint King 之子,完美天轮。

“看我的大云泽。”

玉流赦对着Zhan Wu 咆哮了一嗓子,身体“蓬”地一声,炸成了一团浓烈的白色烟雾。

随即,这团白雾慢慢飘开,顺着地面侵染,所过之处,土石化为澡泽,空气沦为瘴气,无数巨大的水蛭以及怪异水虫,从澡泽泥潭里翻滚而出,close and numerous 向Zhan Wu 的身体爬了上去。

War God Race 的战斗意志是很强,而且力量异常凶猛,凭良心说,玉流赦六万年cultivation ,也吃不消Zhan Wu 几拳。

但他感觉得出来,Zhan Wu 战斗呆板,只知一味前进,那这就比较好对付了,他布下云泽之阵,将Zhan Wu 困进毒障里,不需要再交手,耗也能把对方耗垮掉。

此时Zhan Wu 前进的步伐停止下来,因为他踩在地上的双脚开始慢慢下陷,像是踩进了一片淤泥里,all around 飘离着浓浓的白雾,也完全看不到玉流赦的影子。

“捕捉不到神意,他cultivation 比我高。”

Zhan Wu 很冷静,无视此刻下陷的双腿,他陪同Qin Hao 经历了四世风波,各种遭遇早把他锻造成了一个刚强至极的人,什么突发状况will not 受到影响。

他不太喜欢花哨的战斗风格,他眼中只要一招打中对手就够了,所以他只需要一次机会。

但眼下,他无法锁定玉流赦究竟藏在哪里!

“hua hua ”。

有怪异的东西顺着双腿攀爬,粘稠滑溜的东西犹如是线虫一般钻进了Divine King 甲,像钉子刺进了血肉中。

Zhan Wu 感觉得到身边发生一切,但他身体体会不到痛苦。

divine force 在虫蚁的啃咬中飞速损耗,神甲王的光辉逐渐被泥泽淹没,当Zhan Wu 的腰部已经陷落时,他的脸色依旧坚定如初,转动的眼神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变化,他只要捕捉到哪怕一丝玉流赦的神意气息,就足以!

“hehe ,蠢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就在Great Lake 之中,但你以为,我还会靠近你吗?”

白雾中,玉流赦的声音诡异飘荡着,好像从all directions 而来。

Zhan Wu 转动的眼珠猛然望向一处,在那边,有一缕稀薄的云雾,似乎受到风的影响而扭曲变形。

“轰。”

Zhan Wu 蓄势待发的拳芒当即破空而去,化作无比汹涌的rays of light 旋风,一路贯穿雾层,将那个方向的异状打散开来。

然而,this fist 轰过后,却并无反应。

“不是玉流赦。”

Zhan Wu 牙关微咬,而此时,泥泽已经漫过他的胸膛,开始moved towards 脖子吞噬,他感觉他的双脚上面,好似缠绕着无数的水蟒,正紧紧勒住他,拖往泥潭之底。

“Zhan Wu 。”

这时,一声响亮的great shout 滚滚传来,振聋发聩,接着,Zhan Wu 便看到golden 的divine glow 光辉从头顶覆盖而下,将这整片云泽怪雾笼罩。

当即,神圣的光辉中,雾障被净除,身躯下陷的感觉也立刻停止,眼前豁然明朗。

是重清!

重清释放了重蒙天秤,平衡了玉流赦布下的云泽道意。

更令Zhan Wu 意想不到的是,此刻他所站立的地方,根本不是道意形成的泥潭,依旧还是坚硬的龙斜骨石土。

而之前拖着他往下拽的东西,也并不是水蟒,竟是玉流赦本尊。

接着,随着Zhan Wu 低头望下一看,两人目光对在了一起,玉流赦尚未来得及尖叫脱逃,Zhan Wu 抬起的拳头便fiercely 轰了下去,一拳命中头顶,汹涌的fighting intent 光辉压着玉流赦的身体轰进了地层底下。

轰long long long !

恐怖的声浪滚滚蔓延,两方stone wall 欲要坍塌一般,只见Zhan Wu 所站的位置,肆虐的光波来回绞杀,石土沦为飞灰,顷刻间,变成了一座黝黑的庞大地坑,那股destructive power ,不亚于Qin Hao 和君授造成的深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