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3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死即为生

one after another 汹涌的divine light 翻滚向前,天诏Divine Domain 以及云泽神境五位完美天轮躯体上,各自绽放着耀眼的大道神华。

光华中,天鹰嘶鸣、浩星璀璨。

不同种类的本源命魂,浮现在五名Divine Rank 的天轮里,他们站列一排,双掌爆发的divine force 聚成一条条强盛的光链,融入自movement method 则,尽皆压制在前方的重清身上。

此时,重清身体盘坐在in midair ,他双臂平展,头顶上方,Innate 重蒙秤释放着神圣的黄Golden Immortal 光,将他笼罩其中,strength of oneself ,抗衡着五位完美天轮的法则。

密汗出现在额头和双颊,重清咬紧着牙关,努力维持着这方大道,将五个对手的法则道意,同时融进自己的天秤中去,使他和五人之间,形成一种绝对的稳定。

三个七万年cultivation ,两个六万年,虽然这五人当中,并不存在Innate Divine King bloodline ,单对单,没有一个是重清的对手,但是联起手来,依旧带给了重清莫大压力。

拖住五位完美天轮已是极限,想要一举击败,几乎是impossible 。

重清固守Divine Soul ,秤光不断的闪烁,他朝Zhan Wu 那边看了一眼,刚才他分出一缕神意,破掉了玉流赦的道法,助Zhan Wu 从Illusion Technique 中脱困,按照刚才那一拳的动静,Zhan Wu 击败玉流赦的机会很大。

重清能够做的,唯有这些了。

轰long long long !!

山谷动荡不绝,天塌地陷了般,Zhan Wu 脚下的黝黑地坑内,依旧往来绞杀着恐怖的fighting intent 光线。

this fist ,玉流赦被干掉了吗?

咻!

一束white light ,陡然凌厉而出,从肆虐的fighting intent 光线里攀升而来,fiercely 冲击在了Zhan Wu 的躯体上。

Zhan Wu 感到一阵失衡,involuntarily 斜飞出去,后背重重砸在山谷一侧的stone wall ,震得山壁撕出巨大的裂痕。

他抬眸望去,只见前方那片地坑,随着fighting intent 粒子逐渐消散,一道身形悬浮了上来,正是Saint King eldest son ,玉流赦。

“可恶,简直是可恶,我明明超你一万年cultivation ,居然还被打得如此狼狈,简直无法原谅。”

玉流赦嘴里发出诅咒,额头中间流着殷红的血线,原本飘逸的长发扭曲成一团血污,细心去看,会发现他头顶有一块头皮被Zhan Wu 的拳光刮了去,露着半个巴掌大的森森白骨。

他是Innate 至圣、云泽Saint King 第一个道灵孕育的子嗣,流淌与Innate Divine King 同样高贵的bloodline ,他还有超过Zhan Wu 一万年的cultivation divine force 。

但却,被打成这样!

五官一点点的扭曲,面色越来越狰狞,感受着头顶流下的热流,玉流赦捏紧的十指宣告他内心非常的愤怒,他绝对不会饶恕Zhan Wu 对他的impudent 和无礼。

“你以为就你们War God Race 好战?”

“你以为本宫手里就没有强力的攻伐杀招?”

“你错了,你大错特错,我只是不想对一个trifling five meridians divine rune 的人动用罢了,因为你还不够资格。”

“但现在,我很愤怒……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觉悟吧……War God Race 之人。”

玉流赦昂头怒啸,身躯上凶猛的divine light 翻涌,一头血污的长发倒升而起,疯狂摇摆,身上的divine might 随着愤怒不断增强,那片完整释放的天轮之中,浮现出了一带上古Great Desolate 云泽,有着吞纳乾坤苍宇之势。

“无念、无心、无神。”

Zhan Wu 口中默念战诀,六感九识随着每舍弃一种,他的眼神便越发冰冷,Divine King 甲散发的fighting intent 越是狂热,直至一尊伟岸的War God 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峡谷里,将Zhan Wu 的身躯包裹其中,两道身形fuse together 。

dong!

一束拳光横飞而来,出现在玉流赦的背后,就在玉流赦喋喋不休,拼命释放Innate bloodline 的时候,这一道拳光准确击中了他,震碎了他护体轮光。

玉流赦还没来得及将Innate Power 提升到极限,随着轮光破灭,身体也被this fist 震上了天,他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随即,声音停止,玉流赦双眼空洞的栽落下去,重重摔在了峡谷里。

“背……背后出手……不讲武德……”

失去意识之前,玉流赦模糊的视线看到了另外一个War God Race 的青年,而且,对方的轮光边缘,整整闪烁着六条Divine Vein ,与他cultivation base 齐平。

真是,不耻啊!

“Battle Sovereign 真。”

Zhan Wu 无视砸落昏迷的玉流赦,而是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突然插手的人。

War God Race ,第一War God 将,战九Son of Heaven ,Battle Sovereign 真,天轮完美,Divine Vein 六纹。

“虽然这家伙innate talent 不凡,怀有Innate Primordial Chaos 之力,但云泽Saint Realm 的人battle strength 偏弱,你在他手里都冲不过去,是不是也太丢我们War God Race 的脸了?”

Battle Sovereign 真踢了踢玉流赦的身体,被他一拳震晕,他怀疑Zhan Wu 的无妄战经是不是没修到火候,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不配与他mention on equal terms 。

毕竟当下War God Race ,他与Zhan Wu ,最被War God 王看好。

“不管如何,玉流赦都在与我正面交手。”Zhan Wu indifferently said ,看待Battle Sovereign 真的眼眸里充斥着一抹不悦和冷蔑。

War God Race 几乎从来不会从背后sneak attack 别人,just and honorable 的全力击败对方,是对对手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这种行为方式,一直被War God Race 引以为荣。

可是放在Battle Sovereign 真身上,此人丝毫不在意。

Battle Sovereign 真laughed ,自然看出Zhan Wu 眼中那一抹不屑,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只要能打败对手,从正面或者sneak attack 有何区分。

胜了,就是王道。

Battle Sovereign 真只看结果,不堪手段,他眼中的War God Race ,只能胜。

“Zhan Wu ,去接应Qin Hao 。”

另一边,重清释放重蒙秤道意,一直禁锢着那五位完美天轮,双方之间形成绝对的法则平衡。

此时,见碍事的玉流赦倒下,Zhan Wu 倒是可以腾出手去帮忙,至于这边,重清一个人还应付得来。

“en. ”

Zhan Wu nodded ,也是看了那五人一眼,随着玉流赦被摆平,那五个家伙脸上明显虚了,如果此时Zhan Wu 出手帮重清,打倒他们并不难,顶多再消耗一点时间。

而Qin Hao 被智蚕、君授拦住,龙源分秒必争,容不得丝毫耽搁。

当即,Zhan Wu 涌动fighting intent 光辉,准备继续前进。

“等一等,我想你理解错了吧,我打倒玉流赦可不是为了你,你想去帮Pill Venerable 族那小子,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突然间,Battle Sovereign 真脸上smile restrained ,身躯弹射而起,嗡一声,身躯落下,堵在了Zhan Wu 跟前,那身上流淌着的fighting intent 光辉,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剧烈。

“你想与我分个高下?”Zhan Wu 道,双方眼神里的fighting intent 都在燃烧。

“是时候决出War God Race 真正的第一Heaven’s Chosen 了,打赢我,你就是War God 王唯一的传人。”Battle Sovereign 真摆开架势,知觉、视觉、触觉、味觉,六感九识逐渐从身体和意志中抽离,此时的他,狂热的眼睛里只有Zhan Wu ,只有赢。

“Zhan Wu ,不必理会他,去帮Qin Hao 。”重清呐喊道。

“如你所愿。”

Zhan Wu 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犹如战鼓擂动。

dong!

下一瞬,两道浑身缠裹fighting intent 粒子的雄壮身躯moved towards 彼此弹射而去,在in midair 重重碰撞在了一起,炸出一层冲天的fighting intent 光辉。

……

bang!

硕亮的光头冒着大道golden light 顶撞过来,Qin Hao 水风步踩踏,身体及时躲避,当即,智蚕这一击撞进山壁里,轰得巨石滚落,留下一处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窟窿。

但也很快,那道golden light 又从窟窿里飞了回来,宛如附骨之蛆,不依不饶的再度向Qin Hao 追击。

“智蚕,重清与我平手而已。”Qin Hao 边闪避,便解释,开始后悔承认重清输在他手里。

“我不管,反正今日,小僧与你irreconcilable 。”智蚕嘴里哇哇乱叫着,顶着脑袋上的golden light 在两面stone wall 间往来穿梭,撞得两方山壁遍布疮痍。

“你们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君授furiously shouted ,周身九印飞旋,一同跳入战局中去,同时对着Qin Hao 下手。

Qin Hao 掌举聚杀戮之火,不断轰出火焰,招架君授的同时,也轰在智蚕的光头上面,然而,根本不凑效,蕴含Slaughter Law 的红莲霸火,一旦落在那光头上,便会被Vajra 咒荡灭。

不断的缠战中,形势对Qin Hao 越来越不利。

“智蚕应该只是怄气,如果给他找一个更强的对手,他会不会转移目光?”

心里这样想着,Qin Hao 当即对着智蚕呐喊:“智蚕佛子,Great Desolate 之大,Heaven’s Chosen 如云,你何必对我孜孜不倦、苦苦相逼,其实这个君授实力并不比我弱,甚至更强几分,你看他divine rune 八纹,且将命魂与Divine Item 相融,锻造九印命石,坚固无比,若你7 meridians 之力打赢他八脉,岂不是比打赢了我,更能证明佛子的佛道之强?”

Qin Hao 只要把智蚕的目标转移到君授身上,便可趁机脱身,让这两个人去斗,他去找万Sacred Dragon 王取龙源。

可惜,想法挺好,人家不吃这套。

“你是太自作聪明,还是以为我蠢,认为三言两语就能为你所骗,姓秦的,你给佛爷听好了,我今日,非打垮你不可,无论如何,will not 让你成功得到龙源。”

若之前Qin Hao 选择与他较量一番,他或许大度点,不去阻碍对方,但是那一膝之痛,智蚕非报仇不可,豁去这条命,他都得断掉Qin Hao 取龙源的念头。

“hahaha ……Qin Hao ,你这算不算a clever person may become the victim of his own ingenuity 呢?”

君授手掌挥动,one after another 黑曜命石不断炸在Qin Hao 的轮光上,震得他身躯颤抖,旋即向智蚕喊话道:“智蚕佛子,不如你我一心,联手灭了他如何?”

君授的目地很简单,只取Qin Hao 的命,成为神Prince 。

倘若智蚕愿意全力帮他,而不是做两人中间的搅屎棍,那自然是更好。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省省力气吧,佛爷行事,向来独来独往,想要赢他,便看各自的手段和速度了。”智蚕往来穿梭的身躯停止下来,因为他发现Qin Hao 实在难缠,simply 撞不中。

这一刻,智蚕将手里的禅杖抛飞起来,嘴里吐出晦涩的佛经,霎时,虚空响起阵阵梵音,有佛印光辉从天而降,聚成佛祖金身,威压了这方天。

“hmph ,那就来看看谁的手段更强吧。”

君授手臂一抬,九印黑石腾空,环绕成了一道漆黑的圆圈,那黑圈内部,空间沦为了极致的黑洞,刮起了汹涌的吞噬狂风,似要将Qin Hao 连同智蚕一同吸附进去,搅碎成渣。

“你们逼我太甚,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们吗?”

Qin Hao 水风步也停止下来,半边银发变成了灰色,一只眼眸渐渐被眼白占据。

他本不想杀人,尤其是杀智蚕。

其实智蚕仅仅是心里不服气而已,再者,还是宝光佛祖的direct disciple ,身份不一般。

但这和尚胡搅蛮缠,在取龙源的节骨眼上,逼得Qin Hao 起了杀心。

既然如此,那便来看看吧,看看重清究竟是如何败在他手里,而Qin Hao ,也会把那种体验,让智蚕和君授同样深刻的体会一回。

便看佛高,君王盛,或是冥王秽土的逆转本源,更胜一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