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emorial Pill Venerable Chapter 235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二千三百51 章都是ruthless

“他们太急了,正是因为急于收获,反倒惨遭backlash 。”

“这就好比cultivation 根基,根基还没打牢,妄图竖起thousand zhang 琼楼,风轻轻一吹,瞬间就垮了。”

“hahaha ……”

“不曾想dignified 一位Innate Divine King ,竟犯下此等愚蠢的错误,照这么看,在座诸位未来都有望达成Divine King Supreme 啊,hahaha ……”

一句句畅笑中,原界诸神丝毫不掩饰对天诏Divine King 的嘲讽。

为了收纳四域生灵信仰,天诏王朝自来到神荒以后,可谓造出的动静最大,将其主吹捧得宛若众神之王,Divine King 当中最强的一尊,unique and unmatched 。

可是随着太阿Sword Ancestor ,魔宪,贤影,圣誉诸人,接连挑翻四域君王殿里的完美精英,鸿枭雄心勃勃替天诏Divine King 竖起的威望,顷刻间崩塌一空。

下界帝道Martial Artist 见识少,眼界也低,起初受君王殿宣扬蒙蔽了Dao Heart ,结果真相出现以后,眼睁睁看着神荒的神邸,击败了天诏王朝那些完美精英,正所谓期望有多高,失望便会多狠。

莫说信仰了,心里早把天诏Divine King 的祖宗三代问候了个遍,不带这么坑人的。

四域经this battle 后,下界帝道也看清了一个事实,原界并不弱,即便是Great Desolate Overlord level 势力的Divine King 道统,也并非不可战胜。

既然如此,他们何必再去信仰呢?

他们信仰原界诸神不好吗?

信仰Supreme God Qin Hao 不好吗?

本以为自己软弱无力,猛然惊觉,对手其实比他们还要弱,也就早了一步踏至Divine Rank 。

假设,原界帝道也人人得道成神,那么,这些aloof and remote 的Divine King 势力,还有什么优越可言?

民心恢复,信仰延续,Heavenly Dao Will 重新归于秩序,Qin Hao 对诸神的连番大捷,表示非常的欣赏。

其实,事实上确实是如此,原界根本无需诸Heavenly God 王势力帮扶,下界生灵有能力修成正果。

那些所谓的帮扶,其实都不过是为了占夺Heavenly Dao ,搜刮原界spirit material 的幌子罢了。

“黑始Demon Abyss 那边怎么样?”Qin Hao 问了一句。

“黑始Demon Abyss 大神魔鄞被大War God 战濛重创,虽然战濛大神也受了不轻的伤,但在imposing manner 上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对方。”

“魔鄞逃回了God Burial Valley 的Demon Realm ,缩在里面不再露头。”

伯长知和凤岚先后开口。

Qin Hao nodded :“他这是想借助Demon Domain 的地气尽快恢复过来,不过,Demon Domain 那地方可不是谁都能待,起码要问问previous owner 同不同意,问问我这位Heavenly Dao Supreme God 同不同意。”

周悟道继承了十溟Great Demon 的意志,将大周Imperial Family 残部迁徙Demon Realm ,划God Burial Valley 为界,如今那里,彻底成了周族领地。

魔鄞倒是机灵,选了个好地方,发现God Burial Valley Demon Domain 的环境和气息,与黑始Demon Abyss 很相似,借助Demon Domain 的地气,他自然要比在外界恢复得更快。

但是很可惜,如今那里,有Demon Domain 真正的主人。

此时,便见Qin Hao 眸light flashed ,一缕Supreme God 意志裹挟Heavenly Dao Strength 垂落而下,breakthrough God Burial Valley 阴霾,照射进Demon Domain 的Demon King 宫里。

周悟道当即接到了Qin Hao 的指令,从Demon King 宫起身,十二黑翼张开,强横的demonic path 气息散发开来,只手一抓。

便见,Demon Domain 大地上弥漫的滚滚黑烟,尽皆moved towards Demon King 宫方向涌动而去,但凡demonic energy 黑烟消失的地方,地面变得干枯,失了一切demonic path spirituality 。

这方Demon Domain 大地上,继承十溟意志的周悟道,才是真正的主人。

刹那间,随着demonic energy 之力被抽空,已经在Demon Domain 建立道统的黑始Demon Abyss 大神,魔鄞,立刻察觉到了异常。

原本精壮的躯体遗留的fighting intent 伤口,开始快速恶化起来,fighting intent 法则侵入他的Demon Body ,使得魔鄞面庞扭曲,他想要镇压,但需要更多的魔力支撑。

他远离了黑始Demon Abyss ,只靠天轮储存的divine force 镇压,可想而知,损耗有多严重。

“War God Race 战濛,特向阁下请教。”

hua!

随着隔绝God Burial Valley 的魔息屏障消散,一直没有大意进来的战濛几乎是立刻出现在了魔鄞打造的宫殿前,满身耀眼的fighting intent 粒子闪烁着澎湃的光辉,令那些把守宫殿外面的Demon Abyss 神卫感到一阵刺眼。

“战濛,你不要bully intolerably 了。”愤怒从殿中咆哮而出。

“War God Race 战濛,二度向阁下讨教,请赐教。”

“战濛,黑始Demon Abyss 与War God Race 向来everyone minds their own business 。”

“既然阁下不出来,那我只好进去了,请赐教。”

没有任何缘由,也没有任何借口,战濛话说完,提着一杆镀金的battle halberd 双腿狂奔,冲向了大神魔鄞的宫殿。

一戟捣杀而去,震得黑始Demon Abyss 神卫漫天翻飞,狂暴的fighting intent 粒子当即摧毁了威严的殿堂,这一刻,一道浑身黑气缠绕,身体里还不断溢出demonic energy ,仿佛是漏气一样的魔鄞,只能恨得双眸通红,moved towards God Burial Valley 上空逃窜而去。

他倒也不是逃,只能说避战,因为他范不着和战濛拼命。

奈何,战濛就是死揪着他不放,无论魔鄞逃去哪里,只要还留在神荒Heavenly Dao 下,战濛宛如跗骨之虫一般粘着,不给魔鄞半点活动的时间和空间。

weng!

Heavenly Dao 殿内。

Qin Hao 明显感觉到原界的界力屏障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震荡,在他的意识当中,已经是看到一束浑身冒着磅礴黑气的身躯洞穿了Heavenly Dao ,moved towards 神荒外界的Star Domain 遁飞而去,那人正是黑始Demon Abyss 的大神魔鄞。

而魔鄞离开God Burial Valley 地界以后,黑始Demon Abyss 的魔卫紧追而上,shua shua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扑向天际,顷刻间,也窜出了Heavenly Dao 之外。

至此!

代替黑始Demon King 驻扎神wasteland 界的demonic weapon Demon General ,一个不留,neat and tidy 来,neat and tidy 走。

“hahaha 。”

Heavenly Dao 殿内,又是一阵have a big laughter 。

“Old Jiang ,战濛大神伤势不轻,取些原界滋生Primordial Chaos Aura 的spirit material 来,去为战濛senior 调理调理。”Qin Hao moved towards 下方说道。

北疆姜圣帝nodded ,身上divine light 闪烁,从位置上消失。

“能够排除掉黑始Demon Abyss 这股势力,全靠War God Race 的战濛大神,这份恩情,我原界诸神记下了。”daofather 伯长知说道。

众人皆是nodded ,大家心里明白,战濛如此卖力,无非是念在Zhan Wu 的情面上,否侧,又怎能不顾一切的去攻击身为同等大神的魔鄞。

cultivation base 方面看,战濛和魔鄞谁强谁弱,其实很难断定,但狭路相逢勇者胜,imposing manner 上被压制,魔鄞便矮了一筹,正是因为不敢拼,才落得丢失了黑始Demon King 交给他的责任。

“北疆那里如何?”Qin Hao 问道。

“一切都恢复了秩序,月元虞senior 唤醒了萧Martial Emperor ,但Martial Emperor 的时日已经不多。”从北疆返回Heavenly Dao 殿的金辰说道,也是微微sighed 。

萧毅借龟息之术养元假死,但这整整四千年,impossible 一点消耗也没有,当年伯长知也几乎是等到了油尽灯枯,若非Qin Hao 晋神,延续了神统,否侧,Qilin daofather 真撑不到现在。

萧毅的情况和当年伯长知一样,醒来后,迅速苍老,time is limited ,眼下除非Qin Hao 调动Heavenly Dao Strength ,延续萧毅的命,否侧,萧Martial Emperor 必死。

“咳咳……其实吧,有些时候……”金辰正要开口,Qin Hao 直接打断:“神位有神位的责任,下界也有下界的秩序,各守其位便可,至于最终造化,遵循Heavenly Dao 而行。”

金辰面色变得难看了些,盯着Qin Hao ,心里暗道,这也太狠了吧,father-in-law 也不管?

却见Qin Hao laughed ,继续向Qilin daofather 问道:“鸿枭有何动静,四域君王殿遭受这么惨重的打击,按照鸿枭的脾气,impossible 不反击。”

Qin Hao 地确不会在萧毅的命元上动手脚,但个人有个人的造化,他原界ruler 不动,不代表别人不会动。

比如,月元虞。

身为妻子的月元虞苦等数千年,岂能让萧毅死得那么干脆,她估计还有一大把债等着萧毅还呢,以岳母的神道cultivation base ,提住萧Martial Emperor 的命还不是with no difficulty 。

再者,萧晗也不会让萧毅死。

所以,Qin Hao 不如图个清闲。

似乎读懂了Qin Hao 的心思,伯长知laughed ,道:“鸿枭确实反击了,还很吓人呢,不过,面对Azure Flower Mountain 小翠峰的主人,以及燕鸣身边的两位护道powerhouse 鹤起与流川,哪怕是实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大神鸿枭,也不敢轻举妄动。”

鹤起和流川并非大神,但皆是大关powerhouse ,真正令鸿枭忌惮的地方,还是青华old man 临走前那一句话,“我这小dísciple 的命,可是金贵的狠。”

燕鸣带着鹤起和流川堵在鸿枭面前,即便是鸿枭憋了滔天怒火,也使不上力气发泄,别提多难受。

“人生最窝囊的事,大概莫过于此了,hahaha ……”this time ,连伯长知都忍不住笑了。

重华神主和大神月元晋镇住了伏然;魔鄞被战濛追得到处乱飞;Azure Flower Mountain 燕鸣以原界生灵的身份带着两个Martial Nephew 堵住了鸿枭。

而五斗Star Palace 和五亟神殿一直安安分分,此等局面下,神wasteland 界仍旧像从前一样,回归了正常秩序。

没有这结果,更令众神感到满意的了。

“嗯,如此便好。”

Qin Hao 缓缓站了起来,伸出胳膊活动活动筋骨,原本他还以为,此番能出去露两手。可惜,Heavenly Dao 殿里这批昔日的狠角色们,没给Qin Hao 任何展示自我的机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