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 I Can Save The Costs Chapter 206

  第206章 他们都说有仙

  当太阳升起的瞬间,地面的寒冷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褪去,Ren Qing 与ghost shadow 间的联系就此消失。

  他的表情略显无奈,讲道理距离接触黄沙城的隐秘就差一步,但偏偏术法失效了。

  接下来刘川应该会被送去官府,cultivator 八成会检查其Niwan Palace ,魂魄有失肯定隐瞒不了。

  但不管怎么样,至少Ren Qing 弄清楚了黄沙城的情况。

  哪怕ghost shadow 毫无收获,要不了多久便能再次尝试穿越沙尘暴,到时潜入城内应该不难。

  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搞清楚禁卒堂准备做些什么。

  Ren Qing 继续前行,同时捏动血心提前告知李天罡。

  待到他临近营地的时候,发现天空上有页百米左右的纸张,将阳光完全遮挡住了。

  阴影中便是禁卒驻扎所在,都有些城镇的雏形。

  巡逻的禁卒见到Ren Qing 后,警惕目光顿时投了过来,气氛显得极为寂静,仿佛有所防备。

  Ren Qing 取出禁卒令牌晃了晃,毫不在意的走进其中。

  他到达水泽后变化不小,不但皮肤被晒得黝黑,还披肩散发,旁人simply 难以认出。

  禁卒在远处discuss spiritedly ,猜测到底是谁能独自穿越水泽。

  因为白天过于炙热,所以他们刚刚才结束了忙碌,正准备前去stone house 歇息一番。

  Ren Qing looked towards 空地,只见有大量的材料堆积,还有个正在修建的高台,目前已经有七八米。

  有些像是Kṣitigarbha Soul Evocation 的祭台,但不知有何用处。

  Ren Qing 的到来并未引起波澜,便在营地内四处闲逛起来。

  他能感觉到李天罡在暗中不断观察着自己,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过去大one hour 后,李天罡这才找上来。

  他打量着Ren Qing 片刻,确认没问题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Ren Qing 你几个月前就应该来了吧,为何会如此慢?”

  李天罡先前就已经得到消息,但迟迟不见Ren Qing ,还以为在水泽大漠中出了什么意外。

  Ren Qing said with a smile :“原本用作代步的Magical Artifact 出了些小问题,所以耽搁不少时间。”

  “Magical Artifact ?什么Magical Artifact ?”

  Ren Qing 含糊不清的解释道:“一艘小船罢了,有机会给Senior Li 你看看……”

  “没事,来了就好。”

  李天罡并没有对Magical Artifact 过多在意,两人相互交流起来。

  原本他还想有所保留,但显然Ren Qing 知道得也不少,干脆就当作对水泽信息的互补。

  Ren Qing 听闻后略显诧异。

  李天罡竟然也去过Avici Hell 的水泽边缘,只是并未深入。

  毕竟哪怕Yin Messenger Realm ,想要对抗Heavenly Might 同样极难,特别是沙尘暴的恐怖风力可以轻易卷走cultivator 。

  李天罡最终选择在此建立营地,算是水泽较为偏远的位置。

  “Senior Li ,禁卒堂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Ren Qing 来到营地后发现了不对劲。

  他最多个把月就要再次尝试前往黄沙城,可别影响到自己。

  “你有没有注意到傍晚出现的云层,我怀疑是水泽natural phenomenon 的源头。”

  Ren Qing 听闻后突然thoughts move ,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难道李天罡senior 伱……”

  “禁卒Hall Master 要是想阻止水泽继续扩张,所以必须去查看下情况,但这里的风沙实在凶险。”

  “哪怕施展术法也无法前去空中,还不如搭建高塔。”

  Ren Qing 这时才反应过来,李天罡的想法竟然与戈壁人不谋而合,都是准备搭建天梯。

  轮速度,黄沙城虽然要快,但效率绝对比不上禁卒堂。

  搞不好两波势力会同时搭建完成,要是真能借此来到云端,鬼知道清虚观里面到底有什么。

  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意料。

  Ren Qing 能做的就是搞清楚黄沙城内记载的Pure Void Palace 虚实,到时再告知给禁卒堂。

  李天罡眼神古怪的问道:“话说你wind blowing and sun shining ,难道就不曾出现意识模糊的状况?”

  “呃……”

  Ren Qing shook the head replied :“确实有注意到水雾化为人形,但我提前用术法隔绝掉了阳光。”

  while speaking ,Ren Qing 浑身皮肤血肉被ghost shadow 覆盖,再加上daoist robe ,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

  李天罡见此暗自nodded 。

  他原本接收到Ren Qing 前来的信息,确实生怕后者被水泽影响,化为了某种不可名状的生灵。

  所以刚来时才做出防备,didn’t expect Ren Qing 几个月竟然毫发无损。

  李天罡考虑起来,是不是要找个理由将Ren Qing 调回湘乡,让大梦daoist 助他尽快晋升Yin Messenger Realm 。

  Ren Qing 忍不住询问水雾,同时将自己的看法叙述出来。

  李天罡也认为水雾乃是一种独特的生灵。

  从岩峰的事情可以看出,他如今依旧未曾恢复意识,甚至连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都突然消失了,似乎是被困在某处无法回归本体。

  cultivator 经过阳光的照射,体内的水份便会快速蒸发,化为一种名为“泽”的古monster 质。

  当泽处于日夜交替,cultivator 的意识便会被吸纳其中,从而变为Three Flowers Gather on Crown 的‘泽仙’。

  “泽仙?”

  Ren Qing 忍不住有些诧异,为何李天罡会如此称呼。

  “第二位禁卒化为泽仙时,包括我在内不少人都身处周围,见到此生灵时,第一反应就是……如仙。”

  “泽仙对感官有着无形的影响,使得旁人误认为是仙,不过它轻易便融入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挥手使附近的风沙暂停了几息。”

  李天罡语气感到很荒缪,毕竟如此formidable power 远超Ghost Envoy Realm 。

  cultivator 想要一步步晋升higher realm 宛如登山,越是距离山顶近,便越是困难。

  哪有舍弃fleshy body 便能成仙的道理。

  那名禁卒哪怕化为泽仙明显留有spiritual wisdom ,不断描述着立在云端上的仙居,还告诫其余人莫要模仿,此路只是条绝径。

  李天罡想要控制泽仙,但后者眨眼间便disappeared 。

  他后来将营地内所有禁卒的记忆都进行了修改,将关于泽仙的内容删改去除干净了。

  李天罡调遣的第二批禁卒里,有个擅长pupil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

  他能看到日夜交替时,云端立着一座山峰,上面有几间道观,并且immortal 无数。

  那里便是泽仙所说的仙居。

  Ren Qing 表情露出苦笑。

  他眼中的Pure Void Palace 可是完全不同,山峰真身是位皮肤长满脓包的老道,显得诡异莫名。

  “其实我能看清楚那云端仙居……”

  Ren Qing 将Pure Void Palace 讲述了出来,包括那脓疮老道。

  “果然是些外道手段,更要去看看仙居是何了。”

  李天罡冷笑几声。

  Ren Qing 突然想起那名肺部异化的禁卒,忍不住提到了此人。

  无为道观与黄沙城好像确实有所联系,光是表面就有信奉daofather 这点,更别说臆造术法了。

  “我酒水放置在水泽的露天,但没过多久便被阳光晒干,simply 未曾出现异样。”

  那名女子名为骆溟濛,目前已经用术法移植了新的肺脏,只是身体免不了虚弱。

  Ren Qing 并未在营地内看到骆溟濛,应该是在stone house 里歇息。

  他又与李天罡交谈片刻,见差不多已是正午,便找了处空闲的stone house 住了进去。

  Ren Qing 等待夜晚到来,分魂则进入了无为道场。

  他觉得臆造术法很可能关系重大,有必要去议事殿一趟。

  现在的无为道场已经接近崩溃。

  毕竟天Dao Child life essence 枯竭,使得池塘水位只剩一半不到,因此露出来几十条天Dao Insect 幼体。

  火炼宫里的墓碑炉已经全部搬进腹中囚牢,其实Ren Qing 保险起见,可以不用再来。

  但Ren Qing 隐约有种感觉,议事殿里的daofather 雕像价值可能比墓碑炉还要高。

  不出意外,臆造术法的源头便是雕像本身,说不定对找寻酒Divine Law 有一定的帮助。

  Ren Qing 让ghost shadow 包裹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雕像,随时准备退出无为道观,一点点发力搬起雕像。

  议事殿地震山摇起来,突生的动静实在太大。

  天Dao Child 的自语由远至近,身躯重重撞在墙壁上,顿时裂缝蔓延,池水呈现倒灌的趋势。

  Ren Qing 吓了一跳。

  他哪敢再pester and chirp ,搬起雕像就直接吞进腹中囚牢,然后把目标放在道德Heavenly Venerable 上。

  ghost shadow 再次搬动雕像。

  不知为何,明明雕像重量最多百来斤,但对ghost shadow 的消耗却极大,速度不由慢了起来。

  当道德Heavenly Venerable 收进腹中囚牢,天Dao Child 也来到议事殿内。

  空气扭曲,由干草编制而成的蒲团竟然发芽长出black 的扭曲植物,宛如一只只人手。

  一段时日未见,天Dao Child 完全看不出人形,身躯表面不断异化又恢复,明显处于失控边缘。

  ghost shadow 缠住Spirit Treasure Heavenly Venerable 的雕像,逐渐发力抬起。

  Ren Qing 见此clenched the teeth ,不打算放弃到手的机缘,况且臆造术法很可能与泽人有关。

  at worst 就损失部分ghost shadow 与分魂。

  他尝试着套起近乎:“Ancestor Master 你忘了嘛,我是黄奇。”

  “道生道,无为道……”

  “无为道观没有覆灭啊,Ancestor Master 醒醒。”

  天Dao Child 迈步,眨眼间来到Ren Qing 面前,后者已经unable to move ,想要退出无为道场也来不及了。

  分魂开始长出黑毛,形象逐渐向黑山羊而去。

  Ren Qing 强忍着剧痛,分魂即将被毁前,Ghost Envoy 神差的问道:“Ancestor Master ,水泽到底有什么?”

  天Dao Child 微微愣了下,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有仙……”

  Ren Qing 趁着Heavenly Demon Qi 息收敛时,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撤离无为道场。

  议事殿就此坍塌成了废墟。

   下一章晚点,下章水泽法正式展露出来了,代表着剧情预热已经结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