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 I Can Save The Costs Chapter 207

  第207章 水泽法【自食境】

  Ren Qing 宛如黑山羊的分魂回到Niwan Palace 内,就已经临近失控。

  这时heavenly demon 梦种主动化为daoist robe 披在分魂身上,如饥似渴的吸收着沾染的Heavenly Demon Qi 息。

  Ren Qing 略显无奈,heavenly demon 梦种是最先蜕变的Magical Artifact ,但目前的进展却已经陷入了停滞。

  实在是Heavenly Demon Qi 息难弄,总impossible 每次都去无为道场吧。

  他把注意力放在腹中囚牢内的daofather 雕像上,原本较为庄严肃穆,如今看上去却有些阴森。

  Ren Qing 试着创造出臆造术法,但雕像不见丝毫反应。

  倒是哈士奇变得很是惊恐,竟不断的犬吠,仿佛next moment daofather 雕像要将它吃了。

  直到Ren Qing 把雕像关在封闭式的牢房,犬吠这才平息下来。

  他不急着探索daofather 雕像的隐秘,关押起来便不去在意。

  天色已经渐晚,马上太阳就要落山,不知刘川的情况如何。

  Ren Qing 耐心等待许久,直到魂魄与ghost shadow 沟通联系的瞬间,意识降临在了戈壁的黄沙城内。

  他睁眼就发现自己竟然身处房间,看装饰应该是道观,不过家具都是由岩石雕刻。

  昏暗的烛火劈啪作响。

  尸油本就杂质较多,更是飘散出一股古怪的焦臭味。

  Ren Qing 有些不习惯这具身体的视力,实在是看不清楚。

  他揉了揉眼睛,随即脸色变得极为阴沉,只是经过个白天,现在的肚子宛如十月怀胎的孕妇。

  Ren Qing 借助ghost shadow 很快就搞清楚状况,与那位骆溟濛的禁卒相差不大。

  肺脏极度肿胀,变成了蕴含酒水的琉璃状。

  难道沙山子口中的成仙,就是将自身化为食物的过程?

  Ren Qing 暗自否认。

  impossible 。

  毕竟刘川是脱水而死,情况完全不一样,八成是黄沙城的cultivator 察觉到魂魄有损后,被当成某种用途未知的弃子。

  “嗝……”

  Ren Qing 打了个嗝。

  他嘴里充斥着浓郁的酒气,使得隐隐有种反胃的感觉,脑袋也生出刺痛。

  就像是宿醉刚醒。

  Ren Qing 刚想离开冰冷的床铺,可肺部的异化导致呼吸变得沉重,唾沫中已经开始夹杂血丝。

  他无法唤出信息流,但能感觉到自己的life essence 恐怕是以天为计数的,毕竟内脏出现如此异化,凡人哪有可能活下去。

  想要多活几晚,好像只能尝试cultivation 术法。

  但禁卒法入门要求太高,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掌握的,唯有cultivation 臆造术法还靠谱点。

  Ren Qing 强忍着疼痛,在屋子内检查起来。

  结果发现这间屋子似乎原本就是刘川的住所,不过应该是没有枯竭而亡之前。

  随身的item 整齐摆放着,时常也有人前来打扫卫生,仿佛是刻意为刘川准备。

  Ren Qing 对此很是疑惑。

  接着他的注意到了墙角有个看似寻常的坛子,隐约能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怪声。

  坛子盖板打开一道缝隙,露出双scarlet 的眼睛。

  恐怖的气息宣泄而出。

  Ren Qing 见此shook the head 。

  这具孱弱的身躯面对诡物怕是毫无招架之力,似乎只能临死前将ghost shadow 转移出去了。

  但他又有些不甘,此处明显已经来到黄沙城的腹地,说不定可以找到术法的线索。

  Ren Qing giving medicine to a dead horse 的闭上眼睛,分魂则来到腹中囚牢的daofather 雕像前,同时念诵臆造术法。

  both of his hands 环抱胸口,静静的沾在坛子前。

  坛子的盖板缓缓打开,锋利的牙齿相互摩擦,skeleton 碰撞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

  “吃了你,我要成仙。”

  “吃了你……”

  里面的诡物戛然而止,目光显得有些疑惑,因为面前那位瘦弱孩童发出的动静比它还大。

  Ren Qing 呼吸间嘴里满是腥臭味,肚子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鼓起,似乎装满了血肉。

  原本最多一米二三的身高快速拉长,肌肉覆盖在粗壮的skeleton 上,几息内竟然化为burly man 。

  诡物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你不是刘川,伱……”

  Ren Qing 睁开眼睛,凶煞的气息assaults the senses 。

  他的脑袋差点就要接触到房屋顶端,身高至少在两米三四的程度,浑身充斥着力气。

  而且肺脏被厚实的肌肉覆盖,除了呼吸依旧困难,已经不再影响做出大幅度的动作了。

  Ren Qing 摸了摸肚子,忍不住感叹道:“forcibly 消化三十六颗心脏,差点就撑死了。”

  daofather 雕像确实是臆造术法的源头,干脆借此让刘川的身躯cultivation 纯阳无垢法。

  本以为刘川会死在掌握臆造术法的过程中,但戈壁人的胃部很是奇特。

  看似只有fist sized ,实则可以容纳二三十斤的食物,并且消化速度与效率远超常人。

  结果导致纯阳无垢法效果拉满,强行达到掌握fleshy body 术法的Half-Corpse Realm 禁卒的程度。

  “吃了你,吃了你,我要成仙…成仙……”

  坛子里的诡物似乎失去了理智,钻出来后竟然disappeared ,只有喃喃自语不断念叨着。

  Ren Qing 眯起眼睛。

  他已经知道自己吃自己的成仙三境代表着什么,因此搞清楚了坛子里养的到底是何诡物。

  随即Ren Qing 右臂生出刺痛,上面的血肉快速干枯消失。

  诡物放声大笑着:“真是美味啊,吃了你,成仙!!!!”

  Ren Qing 含笑looked towards 空无一物的手臂,语气莫名的开口说道:“不知有多少美味啊,刘川。”

  “你到底是谁……”

  “你猜。”

  Ren Qing 的眼耳口鼻流出black 的液体,相比于坛子里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的诡物,其实他更像是demon 。

  大部分ghost shadow 脱离身躯,Niwan Palace 内的ghost shadow 所剩不多,只能控制部Avatar 躯,但依旧足矣。

  ghost shadow 强行融入干瘪的右臂,顿时涌上来一股恐怖巨力。

  诡物无端生出恐惧,明明眼前的男人刚刚还是任人摆布的孩童,怎么会变得如此骇人。

  它想要逃遁却已经来不及了。

  Ren Qing 一咬舌尖,朝右臂喷出大口的鲜血。

  鲜血使得一只透明的诡物逐渐显露出本体,其整体由水汽组成,不过上半身乃是人形。

  诡物的脸部扭曲,双耳以及额头长着只菊花状的口器,里面尖牙利齿,有舌头伸出舔舐嘴唇。

  长相依稀能看出刘川的痕迹。

  它就是利用口器强行吸收Ren Qing 这具身体的血肉。

  可诡物的腰部以下却呈现such as cloud such as fog ,夹杂着点点微光,确实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Immortal Qi 。

  刘川发出凄厉的尖叫,只感觉浑身被ghost shadow 死死缠住,紧接着一只大手将它的脖颈抓住。

  Ren Qing 凑过去问道:“成仙三境分别叫什么?”

  “呃……”

  “sorry ,抓太紧了。”

  Ren Qing 松开些力气,刘川不断咳嗽,双眼流露出压制不住的怨毒,依旧想要挣脱束缚。

  “快说。”

  刘川察觉到了浓郁的murderous aura ,哪敢再作反抗,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只知First Realm ,自食。”

  “自食,有些意思。”

  “我告诉你成immortal art ,只要放了我……”

  “算了吧。”

  Ren Qing 再次抓紧刘川的脖颈,语气嘲讽的说道:“你连自食境都未成,哪知道什么成仙。”

  刘川瞳孔放大,嘴里发出gē gē gē 的怪声。

  Ren Qing 已经猜的pretty close 。

  所谓的自食境,便是通过某些手段分离出体内的水份,让水份化为泽人,然后养在坛子里。

  泽人会以本体为食,如果能吸收掉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才算是达到了完整的自食境。

  刘川的泽人明显未曾全部吸收,所以本体的Niwan Palace 留有一魂三魄。

  Ren Qing 附体后还奇怪其余魂魄为何会disappeared 。

  他突然想到岩峰的身躯已经魂魄尽失。

  说明李天罡此前曾尝试将岩峰再次带到营地,从而生出意外,导致魂魄被吞食。

  搞不好禁卒cultivator 产生的泽人会更加强大,否则不至于连李天罡都奈何不了。

  Ren Qing 略显头疼,重新looked towards 脖颈都要被捏断的刘川,目光变得不寒而栗起来。

  “刘川,你遇到我算是走仙运了,我这就助你成仙。”

  “wú wú wú ……”

  刘川拼命的想要反抗,片刻间凉意笼罩全身,他从未见过如此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一幕。

  Ren Qing 掰开刘川的嘴巴,剩下的一魂三魄强行摄取出来,将ghost shadow 参杂其中塞了进去。

  刘川压根就不想吸收,可抓住他脖颈的手臂青筋爆出,仿佛要将自己的身躯捏碎。

  他只得吞食魂魄,雾化缓缓扩散到上半身,但色泽却略显暗沉。

  等到所有的魂魄皆被吸收,刘川化为身穿azure daoist robe 的男子,额头双耳的口器变为莲花状,如仙的气息毫无保留。

  刘川虚化的身躯穿过束缚的手臂,shiver coldly 的躲在角落。

  Ren Qing 依旧保持着动作,Niwan Palace 内的ghost shadow 已经不够操纵身躯,大部分都在刘川体内。

  但他感觉只要ghost shadow 的主体来到刘川附近,with no difficulty 便能掌控后者的生死。

  “等着,我会来找你的。”

  刘川想要说些什么,但ghost shadow 在体内涌动,仿佛是上了一层层的枷锁。

  房间的大门打开,几位道士面露惊喜的走了进来,显然是被成就自食境的刘川惊动。

  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个庞大的身躯,带来的oppression incomparable 。

  他们被吓的连连后退几步,这才注意到男子已经化为尸体,而刘川神色疯癫跪在地上。

  “别杀我,我不想成仙了,我不想成仙了,别杀我。”

  morning sun 升起。

  Ren Qing 意识回归身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