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 I Can Save The Costs Chapter 281

  第281章 薪薪之火,可以燎原

  半面墙壁滑落,火红的morning sun 照在Ren Qing 的身上。

  他缓步走出晨街的范围,ghost shadow 重新回到了脚底,悬浮在半空的建筑仿佛雨点般落下。

  pa pa pa pa 啪……

  Ren Qing 止住步伐,庆沿镇内的异诡明显已经察觉到异样,而他面前就是个幽深的地洞。

  他利用魂蝶projection 通知了无为道观,让山门做好准备,自己也有暗手可以随时支援。

  地面突然震动起来。

  覆盖着蜘蛛丝的地洞内,似乎有huge monster 正快速靠近。

  阳光随即被大面积的阴影遮蔽,异诡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的趴在洞口,散发的恐怖Monster Qi 宛如实质。

  那是头三十余米的巨型黑蜘蛛,浑身覆盖black 的虫甲,十二只血红眼睛死死盯着Ren Qing 。

  与祂对比,monster cultivator 仿佛是渺小的蚂蚁。

  山蜘蛛腹部的生殖器依旧在不断的孕育着insect egg ,里面爬出数量惊人的小型蜘蛛,在房屋与地面编制着厚实的蛛网。

  山蜘蛛给Ren Qing 的感觉像是spiritual wisdom 不高,但凶性却远超寻常。

  城镇内的异诡见此局势,不约而同选择观望,祂们这时还不知Ren Qing 并非是驰狼monster cultivator 。

  不过在monster cultivator 的眼中,却不由感到五味杂全。

  他们倚仗着异诡Cultivation ,自然也成了傀儡,哪怕各势力都在想办法脱离,但目前却毫无头绪。

  “嘶……”

  山蜘蛛浑身的Monster Qi 一凝,以身躯不成正比的速度朝Ren Qing 爬去,肢节抬起落下间,不少monster cultivator 因为误杀化为了肉糜。

  Ren Qing 见此轻踩地面,瞬间消失在原地。

  他出现在山蜘蛛的头顶,双目中的重瞳转动起来,使其能察觉到山蜘蛛显露出来的weak spot 。

  “人……食物……”

  山蜘蛛十二只眼睛也不是摆设,很快就锁定了Ren Qing ,嘴里吐出覆盖几十米的蛛网。

  Ren Qing 冷静甩动Dragon Snake 脊,但斩在蛛网上仿佛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强大的力气被蛛网的tenacious 所吸收。

  他不由心生惊讶,灵活的侧身躲过蛛网。

  本以为异诡作为血月制造出来影响环境的Magical Artifact ,应该有所欠缺,didn’t expect 确实很像活物。

  非常符合神鬼志异中对“山蜘蛛”描述的诡奇,并且丝毫看不出Magical Artifact 的痕迹。

  Ren Qing 围绕着山蜘蛛试探性的发动攻击,爪子留下的道道伤痕都在短时间内便恢复了。

  山蜘蛛感觉Ren Qing 宛如只大号苍蝇,开始喷出更多的蛛丝,直接覆盖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范围。

  Ren Qing 也没打算再避。

  他的right hand 抓向自身脊骨处,无以伦比的锋芒迸发。

  随即拔出了一条龙。

  Dragon Snake 脊已经彻底长出血肉,虽没有四肢,但身披鳞甲,脑袋分明是雏龙的模样。

  寒意从Dragon Snake 脊中爆发。

  蛛网化为碎片,连带刺瞎了山蜘蛛一只眼睛。

  山蜘蛛被激起凶性,速度又快上三分,十几对肢节化为残影疯狂的向地面打去。

  dīng dīng dīng dīng ……

  Ren Qing 双手持Dragon Snake 脊,辗转腾挪间挡下攻击。

  “异诡行动时妖纹还会流转全身,实在有趣。”

  他喃喃自语道,无穷无尽的ghost shadow 化为液体涌入身躯,还包括那只ghost shadow 化的天Dao Insect 。

  Ren Qing 的身躯再次开始膨胀,鬼狼因为承受不住ghost shadow 的附体,主动退回了永间缧绁内。

  山蜘蛛有了片刻的失神。

  祂不明白为何刚刚还是弱小的猎物,突然间就变得强大,甚至让自己有种莫名的心悸。

  Ren Qing 保持着持刀的动作,却没有急着出手。

  他依旧在躲闪着山蜘蛛的攻击,双眼却透过厚实的虫甲,看到了其内部那颗跳动的肉球。

  “既然如此……”

  Ren Qing 轻巧的落在山蜘蛛的腹部,随即手中的Dragon Snake 脊用力一刺,Life Source Magical Artifact 直接贯穿虫甲。

  紧接着他的身躯与ghost shadow 相融,仿佛液体般钻进山蜘蛛的伤口,目标直至肉球。

  山蜘蛛察觉到疼痛,不过伤口转瞬即逝便恢复了。

  祂找寻不到Ren Qing 的气息,忍不住左顾右盼,但很快心头就涌上股难以压制的困意。

  山蜘蛛干脆趴着歇息起来。

  其余异诡以为Ren Qing 已经被解决掉了,不由对山蜘蛛生出忌惮,丝毫不在意Ren Qing 的举动。

  monster cultivator 却somewhat if the rabbit dies, the fox grieves 。

  不管如何,此驰狼cultivator 虽然Monster Qi 不显,但明显绝非异诡,展现的实力也远超Nascent Soul Realm 。

  可却依旧无法力敌异诡,这是何等的绝望……

  青丘山顶端,十几只狐仙异诡暗中窥视着无为道观,血肉的鲜甜让祂们begin to stir 。

  “trifling 人畜,对抗仙威便是如此下场。”

  狐仙奶奶沙哑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滔天的Monster Qi 。

  Monster Qi 朝无为道观压去。

  本以为那些道观Disciple 会被吓破胆,却didn’t expect 迎来的却是响亮的钟声,宛如破晓之光。

  “众Disciple 听令!”

  “在!!”

  “结阵,cut down Monsters, eliminate Demons !!!”

  今时不同往日,道观Disciple 在仙市内获得了不少好处,早已不是任人宰割的砧板鱼肉。

  一把把简陋的Flying Sword Magical Artifact 破空而出,道观Disciple 脚踩其上。

  虽然只是简单的围绕山门飞行,但相互间配合默契,能看出早已为此准备许久。

  狐仙奶奶有些恼怒了,整座山峰晃动起来,所有半人半狐的monster cultivator 统统跪倒在地上。

  “杀了他们!!!”

  沉默几息后,monster cultivator 在异诡Monster Qi 的影响下变得癫狂,嘴里应和着喊道:“遵命,狐仙奶奶。”

  monster cultivator 化为兽形,成群结队的朝无为道观而去。

  无为道观有仙市增加底蕴,实力也足以匹敌,外加地上仙助阵,理应拖时间即可。

  不过无量子却提起残破的木剑,准备离开山门。

  青松子连忙拉住无量子,疑惑的问道:“Senior Brother ,按照地上仙的意思,以山门为中心以守代攻,不会出现什么死伤的。”

  无量子表情unemotional :“Junior Brother ,我们和monster cultivator 有何区别?”

  青松子愣了下:“什么?”

  “这几日我一直在想,如this cauldron 盛的无为道观都覆灭了,凭什么我们不会重蹈覆辙?”

  青松子强打着笑容说道:“我们有地上仙庇佑,只要再过去百年,必定……”

  “没有百年了,Junior Brother 。”

  无量子从怀里取出把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玉剑,直接插在自己Lower Dantian 的位置,气息顿时再次暴涨。

  “你难道不曾听说那些地上仙所言,现在可是Grand Era 啊。”

  青松子双目圆瞪,伸手想要阻止无量子:“Senior Brother ,你在用兵解之术,是want to die ?!!”

  他知道历代的掌教都会习得兵解之术,此法除去stimulate within the body true essence 外,还能让Divine Soul 俱灭,以免因此泄露Sect 内的隐秘。

  无量子said with a smile :“我们没有百年给我们积蓄,如果不能强大自身,那就会沦为monster cultivator 那般附庸。”

  他while speaking 将第二把玉剑插进了Middle Dantian 内,气息也breakthrough 幽冥Heaven Insect 法的限制,来到了Nascent Soul Realm 的层次。

  “Senior Brother ,何必呢……”

  “我要以己身为柴薪,我要点燃无为Dao Heart 头的那把火,我要人人即可成仙……”

  无量子眼中闪烁rays of light ,用带着留恋的目光looked towards 青松子说道:“Junior Brother ,曾经你想坐掌教的位置,那接下来便交于伱了。”

  “我……”

  “我们当个商贾便能苟活于世,但无为道观不该这样。”

  无量子将最后的玉剑插进额头,然后patted 青松子的肩膀说道:“替我看看这Grand Era 。”

  无量子话应刚落,双脚踏shatter void ,一身white clothed daoist robe 随风飘动,朝青丘山直冲而去。

  “在下无为道观第一百零三代掌教无量子。”

  “青丘山,来战!!”

  声音响彻云霄,整个庆沿镇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失神,仿佛看到了几百年前鼎盛的Immortal Sect 。

  青松子鞠躬喊道:“恭送掌教Senior Brother 。”

  “道生道,无为道……”

  “道生道,无为道……”

  刚开始只是青松子在念诵,很快周遭Disciple 也跟着异口同声,到最后连民众都加入其中。

  无量子松开木剑,这把残破不堪的Magical Artifact 放在曾经的Immortal Sect ,也是执掌在Core Disciple 手中的利器。

  ”go! !”

  木剑朝青丘山斩去。

  狐仙奶奶的毛皮上多了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trifling demon ,merely this 。”

  无量子imposing manner 如虹,直接撞碎山峰,与狐仙异诡缠斗在一起,树木倾倒,河水倒灌。

  monster cultivator 也冲进山门,道观Disciple 驾驭着Flying Sword 陆续出手。

  魂蝶projection 闪烁的rays of light 愈发耀眼,似乎孕育着什么术法,但最后还是黯淡了下来。

  此战不仅关乎禁卒堂,也关乎无为道观加入禁卒堂后的In name only 。

  与此同时,庆沿镇内。

  干瘦的老马夫在人群惊愕的注视下,边抚摸着自己赖以生存的马匹,边将其脖颈拧断了。

  他刨开马腹,取出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老马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提剑朝无为道观的方向奔去,身上散发着true essence 的波动。

  还有位全身长疮的beggar ,normally 里是个混吃等死的烂人,如今却在用积水清理着脸上的污秽。

  甚至在妻儿眼里一无是处的老汉,正用独臂在家中翻箱倒柜,寻找着出山后丢弃的Magical Artifact 。

  妓院、赌坊、市井……

  越是下三流的地方,无为道观的Disciple 便越多。

  他们宛如水滴汇聚河流,施展着生疏的术法,与那些前来阻拦的monster cultivator 厮杀到了一起。

  唯有血,才能燃烧出薪火。

  而薪薪之火,可以燎原。

   还有章,稍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