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 I Can Save The Costs Chapter 356

  第356章 三Yang God 战三兔蟾

  densely packed 的monster beast 很快就把尸象炸出的缺口填补。

  monster beast 宛如扑火的飞蛾,陆续撞在南city wall 上,双爪不断挖着,试图借此前往无为城内部。

  玄宫月眼底略显遗憾,本以为尸象可以彻底将city wall 破开,didn’t expect 依旧差了不少。

  不过也而确认一点,对方并没有能比肩他的cultivator ,小部分只是比Monster King 略强的存在吧。

  玄宫月心里胜券在握。

  但他看着远处的无为城时,却不知为何有股莫名的不安,就好像猎物被猎人死死盯住了。

  玄宫月looked towards 头顶的血月,如果召集其余兔蟾……

  算了吧,仅仅是错觉罢了。

  土木月倒是heartless ,干脆利用兽潮满足着自身的食欲,导致面前已经堆满白骨。

  玄宫月撇了眼身后,众monster beast 如坐针毡,只听他冷冷的开口说道:“你们也一同上吧。”

  “Monster Immortal 大人……”

  “不要啊,Monster Immortal 大人。”

  monster beast 不由诚惶诚恐起来,纷纷跪地磕头,不想参与到危险的攻城中,生怕因此身死。

  可哪能如它们所愿。

  “既然你们都不愿前去,我也不勉强。”

  “无青月,交给你吧。”

  monster beast 不由deeply grateful ,殊不知玄宫月面庞已经带上killing intent 。

  无青月捂着嘴轻笑,她用指甲划破手腕,深black 血液流出,但刚接触空气便化为烟尘。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取得他们的魂魄了。”

  烟尘钻进monster beast 体内,顺着blood vessels 遍布全身。

  “Monster Immortal 大人……”

  它们痛苦的捂住腹部,冷汗瞬间将衣服浸湿,双眼逐渐被血红填满,理智开始丧失。

  不过几息,原地只剩一头头不断嘶吼的monster 。

  它们的毛发覆盖身躯,四肢胀大,很快就看不出half-human and half-monster 的样貌,反倒更加接近于wild beast 。

  roar roar roar 。

  monster beast 随即冲进兽潮,目标直指无为城。

  守城的cultivator 严阵以待,相互间很有默契的摆出队列,随时准备接替受伤的同伴。

  经过这段时日的baptism ,他们已经成长起来了。

  哪怕Li Yaoyang 与陈好宇被尸象重创,numerous cultivators 也没有丝毫慌张,纷纷释放术法覆盖南city wall 。

  况且Yang God Realm 还未出手。

  peng~ peng~ peng~ peng~ ……

  monster beast 开始接连不断的撞在city wall 上,依靠着尸体层层堆叠,很快就形成了血肉山坡。

  部分尸体死而复生,化作了更棘手的血肉monster beast 。

  可见尸象虽然身死,但Monster Qi 含量短时间内却无法有效减少,仍然能刺激着死物妖化。

  无为城再次陷入死战。

  李天罡撕心裂肺的组织着cultivator 补充防线,甚至连眼睛都不敢多眨,生怕战况出现意外。

  不过两位Yang God Realm 站在屋檐上,倒是稳坐钓鱼台。

  大梦daoist muttered :“共有三名兔蟾cultivator ,足够了。”

  Song Zongwu 认同的nodded and said :“恩,借助他们的尸体blood refinement 无为城,应该能将Artifact Spirit 意识滋养到容纳Ghost Envoy Realm 诡胎的程度。”

  他们之所以没出手,主要想让兔蟾cultivator 对无为城有所误判。

  只要兔蟾cultivator 自认为看清了虚实,就是发动反击之时了。

  大梦daoist 早就注意到Monster Qi 宛如附骨之疽,无为城想要通过封禁或是装入胃中world 的手段带走,肯定需要耗费不少时日。

  还不如等无为城达到Ghost Envoy Realm 后,再行脱离靖州。

  但Magical Artifact 意识就是个绕不过去的麻烦,大梦daoist 思量许久,干脆便拿兔蟾cultivator 祭刀。

  blood sacrifice 滋养Magical Artifact 的效率不高,不过用Yang God Realm 血肉的话,轻而易举便能让无为城的意识达到承载Ghost Envoy Realm 诡胎的程度。

  由此可见,诡胎器确实是战争中的ultimate weapon 。

  大梦daoist 原本打算直接出手,由他拖住两位兔蟾cultivator ,Song Zongwu 尽快把剩下的打死。

  一具Yang God Realm 尸体完全够blood refinement 了。

  但didn’t expect 的是,Ren Qing 竟然身处于如此恶劣的环境,用闲暇的时间便顺利breakthrough 了bottleneck 。

  至于是不是倚仗Heavenly Dao magic 取巧,其实并不重要。

  既然多出位Yang God Realm ,大梦daoist 考虑稳妥起见,等Ren Qing 出关以后再对兔蟾cultivator 动手。

  三人各对一位兔蟾cultivator ,风险也会拉到最低。

  “Ren Qing 醒了。”

  Song Zongwu 突然转过脑袋,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院落,接着掏出坛酒水倒进喉咙里畅饮起来。

  院落里的榕树无风晃动着,树叶飘落,秋蝉发出响亮的鸣叫声,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Ren Qing 突然睁开双眼,涣散的瞳孔逐渐聚集。

  他依旧沉浸在晋升众阳仙中,诡异物融合的记忆映入眼帘,被记录在一本本书籍上。

  主要因为消耗life essence 晋升时,信息流永远选择的是最优路线,使得Ren Qing 借此窥探到了天诡境。

  要知道禁卒法cultivator 随着realm 提高,身躯会愈发接近诡异物。

  诡异物的融合,又何尝没有身躯与诡异物融合的共通点。

  Ren Qing 本想弄明白“无生仙”便结束闭关,但unconsciously 间却沉浸于观察自身的变化。

  要不是尸象爆炸的动静太General 他惊动,这种sudden enlightenment 的状态,可能要足足持续数月。

  贸然被打断,Ren Qing 也没有什么遗憾,毕竟晋升众阳仙的过程,还可以经历至少三次。

  Ren Qing 把永间缧绁内的龙脊放出,后者不满的发出阵阵嘶声,随即才钻进他的脊椎内。

  他起身打开木门,夕阳的余晖照耀在院落里。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已经有cultivator 激发了Magical Artifact ,明亮的光线将大半个城区照亮。

  Ren Qing 刚想查看无为城的情况,却见面前停留着点点荧光,分明是大梦daoist 的魂蝶projection 。

  他subconsciously 用手指接触,顿时传来了大量的信息。

  Ren Qing 知晓了大梦daoist 的计划后,不由惊讶于对方竟然打算用Yang God Realm 的性命来blood refinement 无为城。

  大梦daoist 通过魂蝶projection 也询问Ren Qing ,如果他没把握的话,会对计划做出细微的修改。

  “确实该离开靖州了,这鬼地方不是禁卒堂该待的。”

  Ren Qing 立刻应了下来,虽说Song Zongwu 与大梦daoist 各有际遇,但论cultivation base ,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魂蝶projection 得到明确答复后,立刻便消散不见了。

  屋顶的两人相互对视一眼。

  Song Zongwu 揉了揉拳头,迫不及待的来到南city wall 上,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从浑身毛孔中暴发开来。

  他望向兔蟾cultivator 所处的山崖,牙齿肆意的摩擦着。

  玄宫月眉头皱紧,皮肤渗出大量earthen-colored 的脓液,lost self-control 的张大嘴巴,想要感知无为城的异样。

  “兔蟾小儿,将首级挂于脖颈,待我来取。”

  Song Zongwu 浑身响起skeleton 碰撞的声音,接着躯体胀大到十米出头,黄铜色的皮肤散发着微光。

  背后不再是百佛图,而is a 狰狞的Asura 。

  六臂六目。

  Divine Ability ,怒目Asura 。

  Song Zongwu 双腿简单的蓄力,猛的爆发力气消失在原地。

  下一息,他出现在monster beast 必经之路的半空,抬起的右掌从天而降,尘土掀起数米。

  砰!!!

  仅仅是一击,百米内的monster beast 皆亡,地面多了个凹陷的掌印。

  Song Zongwu 落地后,竟把双腿抬起,用六臂拍击地面的古怪姿势行路,别说速度真不慢。

  仅仅是余波,就让monster beast 潮出现了片刻的停滞。

  无为城士气大振,特别是从未见过Yang God Realm 的妖类们,用看仙佛的眼神盯着Song Zongwu 。

  玄宫月瞳孔地震,Monster Qi 不受控的外泄。

  他在Song Zongwu 身上看到了堪比heavenly demon 的威胁,顿时心生退意,便转头对土木月喊道。

  “人肉来了,吃了他!!”

  “人肉?人肉?人肉!”

  土木月扔掉手中的残肢,双眼泛光的盯着Song Zongwu 。

  紧接着,他眉心显露出块残破的月陨,气息随之暴涨,脚底的山崖瞬间坍塌。

  砰!

  土木月宛如饿鬼转世,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朝Song Zongwu 迎去。

  Song Zongwu 伸手点在自己的眉心,六目漆黑如墨,以右脚为支点躲开了土木月的攻击。

  六臂肌肉暴涨。

  “吾之道,只求方寸间,所向披靡。”

  拳头狂风骤雨般打了出去,落在土木月的浑身各处。

  “人肉!!”

  土木月狂笑着,施加在自身的力气竟然被他转移到脚底,地面炸出一个个硕大的深坑。

  两人造成的动静甚至比尸象还要大,山头塌陷,河水倒灌。

  ………

  无青月表情略显僵硬,胸口的月陨闪烁微光,无穷无尽的岩石逐渐朝身躯蔓延。

  她可不是为帮助土木月,只想保全自己。

  正在这时,无青月注意到十米开外的岩石上长着株花骨朵,纯白的花瓣随风轻轻摇摆。

  她不知为何,呆愣了几息。

  花骨朵摘下,扭曲的光影构成人形。

  无青月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时,发现她缩小站在一株花骨朵的花蕊上,面前是道数千米的扭曲光影。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该死的,courting death !!!”

  无青月满脸的怨毒,花蕊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石化。

  ………

  玄宫月见城内的cultivator 被土木月两兔蟾缠住,阴晴不变的looked towards 似乎已是不设防的无为城。

  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奔去,所过之处monster beast 皆是化为碎肉。

  玄宫月就像在控制提线木偶,用Monster Qi 将碎肉附于自己的身躯,片刻间体型已经breakthrough 十米。

  样貌非常接近藏于血月背面的巨型兔蟾,只不过更加畸形,毕竟是由血肉skeleton 拼接的。

  “靖州归于太阴Star Monarch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