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 I Can Save The Costs Chapter 363

  第363章 我去寻长生(本卷完)

  巨型兔蟾想要夺回小型血月,但仅仅是靠近手臂就生出异状,皮肤开始大面积的溃烂。

  Ren Qing 知道手臂来自于长生禁区,其实力impossible 超过天诡境。

  但同样作为天诡境,巨型兔蟾与井中人完全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前者simply 没有丝毫的反抗机会。

  同时说明了,作为Artifact Spirit 的巨型兔蟾偏功能性,主要以散发Monster Qi ,以及制造小型血月。

  “唔……”

  藤蔓组成的手臂瞬间坍塌,小型血月竟然在短短几息横跨several thousands li ,转移到长生禁区外。

  井中人捧着小型血月观察。

  巨型兔蟾发疯似的朝水泽奔去,嘴里发出威胁的怪叫,但在疾病的作用下血肉开始崩溃。

  就在禁卒堂众人的注视中,巨型兔蟾活生生化为了一滩脓水。

  不久前还万法不侵的巨型兔蟾,面对由禁卒法晋升天诡境的井中人,甚至连反抗能力都没有。

  无为城身处鹤山镇的遗址较为危险,cultivator 自发用血肉投喂起地面的嘴巴,打算尽快远离。

  Song Zongwu 见Ren Qing 似乎知道些什么,忍不住问道:“Ren Qing 快说,湘乡到底是何情况?”

  Ren Qing 不由脸色复杂的replied :“其实湘乡的几十万人,现在都处于长生禁区内。”

  大梦daoist 想起此前曾让Ren Qing 探索长生禁区,看来后者通过主次双魂的能力发现不少信息。

  Ren Qing 边检查着无为城,边描述起长生禁区。

  目前湘乡三座城镇已经坐落在巨树的周遭,与未安镇相邻,好巧不巧的在庇佑的范围内。

  湘乡、未安的两方势力还在相互接触,不过有分魂缓和关系,气氛倒不算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Ren Qing until now ,对巨树的疑惑也得到了验证。

  民众可以通过巨树获取体武的信息,还能借助散发的气息,抑制来自寿仙的癔症。

  随着巨树变得愈发高大,覆盖的面积也在增加。

  Ren Qing 当时有些搞不懂,如果巨树是有人刻意控制,为何要浪费养分,生长到数千米的程度。

  现在他是明白了,井中人恐怕早就提前做好准备,随时打算将湘乡的人口拉进禁区内。

  就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到底是不是那位禁卒堂的Ancestor Master 。

  Ren Qing 刚想把关于禁卒堂来历的猜测告知给Song Zongwu 两人,但鼻腔不知为何闻到一股子怪味。

  紧接着传来numerous cultivators 咳嗽的声音,连带无为城都晃动起来。

  大梦daoist 连忙提醒道:“小心,空气有毒!!”

  但就是短短的一息时间,数千cultivator 面色发黑的倒地不起,同时出现高烧不退的状况。

  Ren Qing 见此连忙示意ghost shadow 张开异嘴,将整座无为城都吞进了永间缧绁,只留三位Yang God Realm 。

  他发现无为城都像是染上了顽疾,直到身处胃中world 后,numerous cultivators 这才恢复过来。

  Ren Qing relaxed 。

  六疾法产生的疾病是由术法形成,只要隔绝就能缓解症状,甚至短时间内recover completely 。

  要是太岁经就没这么简单了,毕竟此术法是孕育无色无形的病种,施术者都不一定能解开。

  Ren Qing 示意Song Zongwu 两人不要轻举妄动。

  以他对六疾法的了解,井中人的部分意识必定就在周遭,所以才导致术法气息外泄。

  哪怕是天诡境的Artifact Spirit 兔蟾,都够他们受的,更别说真材实料的井中人,只得以不变应万变。

  况且井中人应该不存在恶意才对,至少对小型血月的出手,明显是在帮助无为城脱困。

  三人屏住呼吸,相互防备起来,随时准备撤离。

  就在他们in front of one’s eyes ,无数藤蔓从地底钻出,构成半米大小的一团,血肉生成后化为颗人脑。

  人脑展现出十数种脑疾的特征,blood vessels 呈现青purple ,伴随着脑浆流出。

  Ren Qing 脚底的ghost shadow 足足有several hundred meters 长,只要他察觉到不对劲,ghost shadow 便立刻拉走本体。

  大梦daoist 与Song Zongwu 也都预留了手段。

  大脑表面的blood vessels 接连渗出鲜血,随即附近的空气开始扭曲,百里内虫鸣声顿时戛然而止。

  鸟兽朝相反方向奔走,晚半步就倒在了地上化作脓水。

  Ren Qing 三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突然发现自身大脑微微蠕动起来,就像是无形中的手掌抚摸着。

  还没等他们逃遁,脑海中竟然多了些陌生的记忆。

  Ren Qing 咽了口唾沫,嘴里喃喃自语道:“这种传念的手段……真当是硬核啊……”

  大脑带来的记忆非常零碎,能看出井中人也不容乐观。

  三人皆是Yang God Realm ,消化记忆的速度非常迅捷,眨眼间便分析出了因果,表情变得震惊。

  井中人名为“陈长生”,正是开创禁卒堂的Ancestor Master 。

  陈长生出身于长生禁区,从小生活福禄寿三仙将凡人性命当养分,用以种植病树的world 。

  三仙作为长生种,具有恒古不变的life essence ,以及制造灾祸的癔毒。

  他想要改变局面,却发现长生种轻易便能死而复生,凡人也对成为病树趋之若鹜。

  陈长生找寻不到办法,只得在深山以cultivation 为主,期望早日smashing void ,前往上界。

  苦修数百载,他终于踏足Yang God Realm ,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带领Disciple 霞举飞升,来到了无边水泽。

  结果可想而知。

  陈长生游历多地,完全被上界的疯狂所震惊。

  不管是靖州的天Dao Insect ,还是兽栏的Supreme heavenly demon ,凡人完全成了cultivation 的耗材,相比之下,长生种的手段甚至显得太过稚嫩。

  陈长生选择带领黄沙城的Disciple 前往湘乡,经营上百年形成了如今禁卒堂的雏形。

  他返回长生禁区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晋升天诡境。

  因为长生禁区有种非常独特的规则,诡异物所化的immortal ,能靠病树果实breakthrough 自身的限制。

  Half-Corpse Realm immortal 只要通过长时间食用树仙果实,便能达到Ghost Envoy Realm 。

  理论来说,Yang God Realm 也是同理。

  没人比陈长生更了解长生禁区,自然知道如何把握这份机缘,首先必须得成为长生种。

  福禄寿长生种都是由诡异物所化。

  如果陈长生的身魂一同前往长生禁区,是无法化作长生种的,唯有斩去fleshy body ,覆灭魂魄。

  以残魂中的灵光夹带诡异物融入长生禁区,以诡异物为身躯,偷渡成为长生种中的一员。

  陈长生毅然决然选择cultivation 兽栏法,借助Supreme heavenly demon 把身躯当做柴薪的特点,断绝根基。

  残魂投入水井前,他为防止禁卒堂的后人找寻,便干脆把自身存在的痕迹抹去。

  Avici Hell 也是陈长生所留,在酒肉道人尸体中获得的术法,不过诡异物因为兽栏法焚身的关系,化为了类似烟尘的形态。

  Ren Qing 猜测兽栏法是天Dao Child 给予的陈长生,最终两人走上截然相反,却同样疯狂的路径。

  如今陈长生在井里待了数百年,理应已经顺利晋升天诡境。

  但很显然受到某种莫名的影响,导致被困在长生禁区内,甚至连意识都出现了模糊。

  陈长生将湘乡拉进长生禁区的举动,不全是庇佑他们,更多的其实是在“自救”。

  就在Ren Qing 三人愣神间,陈长生的大脑开始崩塌。

  一个强忍疯狂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待到……天诡……再来长生……里面藏着……”

  砰!!!

  大脑彻底化为肉糜,六疾法形成的病菌也在快速消退,只不过山林已经遍布狼藉。

  Ren Qing subconsciously 望向水泽,依稀能看到千米巨人依旧立在那里,应该是在拖延着时间。

  三人沉默片刻。

  Song Zongwu 率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各自散去吧。”

  大梦daoist said solemnly :“不管有无晋升天诡境,百年后再回湘乡商议长生禁区的处理办法。”

  Ren Qing 立刻答应下来,从言语间能听出,大梦daoist 与Song Zongwu 恐怕心里已经有所决定。

  大梦daoist 不出意外,会去找寻太岁道君留有的痕迹,尝试借助死去的天诡境making a breakthrough 。

  Song Zongwu 显然是灵感寺,Buddhism 术法没有那么容易镇压,目前用Asura Art 只是治标不治本。

  而对于Ren Qing 来说,留在湘乡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禁卒堂有数千cultivator 在永间缧绁,长生禁区依靠分魂也能兼顾,丝毫不影响延寿的效率。

  长生禁区内的往生术可以利用分魂找机会取得。

  Ren Qing 交给两人各一缕魂蝶projection ,将来梦境术法有所breakthrough ,影响的范围会越来越大,甚至可以用梦境市场联系到他们。

  大梦daoist 转身向南走去。

  Song Zongwu 有些担心Ren Qing ,便询问道:“我准备前往灵感寺,你要是没有计划,可以一同。”

  “Senior Song 。”

  Ren Qing 目光望着北面的云层,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要去找Death Sutra ,我要immortality !”

  哪怕cultivation Death Sutra 会变成活死人,可只要life essence 无穷无尽,对他来说便能成仙得道。

  Song Zongwu 表情恍惚,回忆起Song Rong 曾经同样说过类似的话。

  他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那只是传闻,无人知晓真假……”

  “百年后再见了。”

  Song Zongwu 话还未说完,Ren Qing 已经向着北面出发。

  茶馆中的说书先生都有关于immortality 的故事,禁卒堂的典籍也有相关记载,大部分牵扯到Death Sutra ,不过无人知晓源头。

  Song Rong 在孩童时就坚信Land of Extreme North 有Death Sutra ,甚至曾付出行动,结果落得个life essence 枯竭的下场。

  正在这时,水泽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动静。

  陈长生的举动彻底惹怒了血月。

  只见陈长生捏着小型血月,畸变的血肉组织将其覆盖,使得小型血月化为跳动的肉瘤。

  他把小型血月摄入了长生禁区,就镶嵌在巨树的中心。

  ka ka ka 咔……

  血月的嘴巴不断张合,小半个身子已经钻出靖州,剩下的则被Heavenly Demon Qi 息死死缠住。

  祂连续吞掉几座沙丘,泽沙本就存在残魂,短短时间内便被炼制成了Magical Artifact 傀儡。

  血月再次张嘴时,数以万计的兔蟾从中涌出。

  不过水泽类似无尽森林,是由天诡境尸体对环境产生的影响造成,所以残魂并非自然形成。

  因此炼制出的兔蟾,长相变得极为畸形,很多连四肢都无,完全是一坨蠕动的血肉。

  但兔蟾的作用本就是散布Monster Qi ,接着整个水泽都沸腾起来。

  如果把单独一只monster beast 比作水滴,那此时数量都快形成海洋的规模,让人只感觉头皮发麻。

  陈长生伸手将云端的酒肉道人摘下,接着插进胸腹部,用无数的病菌滋养着。

  “吾名陈长生,吾名禁忌,吾名地藏……”

  both of his hands 用力拍向地面,一声巨响后,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瘟疫病菌蔓延开来,所过之处腥风呼啸。

  monster beast 宛如moth flies into the flame 般冲进瘟疫范围,病菌侵蚀着它们的身躯,成批成批的倒地不起。

  死状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使得尸体堆积成山。

  但哪怕如此都没能阻止monster beast ,毕竟万物皆可成妖,只要Monster Qi continuously ,尸体能爬起无数次。

  尸体在连续的复生后,cultivation base 也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暴涨。

  众多兔蟾依靠着吞食monster beast 的血肉生出spiritual wisdom ,并盘腿cultivation 起朝月法,很快就达到Ghost Envoy Realm 的程度。

  当然由于泽沙内的残魂太不稳定,就算兔蟾cultivation base 达到Yang God Realm ,life essence 都维持不了几时辰。

  一只兔蟾脱颖而出,它撕开皮肉,显露的身躯迎风暴涨,很快就变成新的天诡境兔蟾。

  有巨型兔蟾的加入,空气中蕴含的Monster Qi 更加浓郁。

  monster beast 对于瘟疫的抵抗力大大增加,它们已经来到陈长生的百米内,马上就要淹没对方。

  陈长生不慌不忙的拔出酒肉道人的尸体,将尸体当做瘟疫的培养皿,释放着无边病菌。

  他浑身的血肉逐渐崩塌,只是凭借尸体拖延着时间。

  长生禁区的出入口已经disappeared ,可能被藏在水泽的地底深处,又或是unremarkable 的角落。

  不过交战遗留的痕迹却会长存,特别是酒肉道人的尸体,完全成了病菌的温床,估摸着几百年都会一直维持着。

  Ren Qing 正处于水泽的边缘,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靖州。

  里面已被Heavenly Demon Qi 息笼罩,Earth Immortal 天Dao Insect 发出的动静归于平静,很可能再次陷入了沉睡。

  被Buddhism 重创的血月奈何不了Supreme heavenly demon ,感觉沦陷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会僵持极久。

  靖州的结果不知天Dao Child 有没有预料到。

  Ren Qing 没有插手其中的念头,更没有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喜悦。

  他面对的可是未知的前路,陈长生的记忆太过残缺,外界也已经不知过去多少年。

  Yang God Realm 勉强能自保,但看看足以覆灭一片地区的天诡境,以及挥手间改变环境的Earth Immortal 。

  Ren Qing 突然没了安全感。

  血月、天Dao Insect 、Supreme heavenly demon ,哪个不是再造Heaven and Earth 的主儿?

   终于码完了,哭死。

    中秋节快乐,今天就这一章,我得还好理理下一卷【死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