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 I Can Save The Costs Chapter 372

  第372章 成佛?依旧逃不过died during meditation

  Ren Qing 表情顿时凝重下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又有佛尸将要从Bottomless Abyss 爬向地面。

  他算了算时间,确实佛尸差不多该复苏了。

  Ren Qing 知道佛尸牵扯到慈氏的隐秘,可以借此机会一探究竟。

  他心底里满是谜团。

  为何大慈弥勒Bodhisattva 要让天上天维持着如此诡异的局面,无限循环的几十万僧人,到底是被困其中的囚徒,还是另有所图?

  Ren Qing 紧闭双眼,某种意义上来说,佛尸显露的真相与否,也决定了他是否要割这波韭菜。

  他心念微动,藏在Vajra Temple 的ghost shadow ,悄无声息间钻出角落,来到寺庙屋檐的顶端。

  因为外界并非黑夜,Ren Qing 为了看得更加清楚,还将梦种送到Bottomless Abyss 出口的边缘。

  梦种intermittent ,待到不动弹后,便融入了周遭环境。

  Ren Qing 通过吸收噩魇诡变产生的噩梦气息,使得魂蝶和梦种已经有了几分蜕变的趋势。

  只可惜永间缧绁犯事的cultivator 太少。

  等到长生禁区互通有无后,才能有更多作恶的cultivator ,用作充当产出噩梦气息的Generator 。

  Ren Qing 掩饰着术法的痕迹,同时做好本体随时逃遁的准备。

  砰…砰……砰………砰

  Bottomless Abyss 内的动静愈发响亮,还能听到血肉塑像不断的念诵经文,使得城镇都沸腾了。

  “大慈弥勒Bodhisattva ,保佑。”

  几十万僧人跪倒在地,面moved towards 声音的源头磕头。

  他们的spiritual wisdom 因为佛气的关系,早已不似常人,对于成佛一事有着莫名的偏执。

  可能只有died during meditation 时才会醒悟。

  “恭迎活佛渡过Sea of Bitterness 。”

  Vajra Temple 的主持觉意沉声喊道,同时指挥着僧人搬运器具,眼中满是对佛尸的欣喜若狂。

  Western District 的妄皮寺同样动作不小。

  剩下几百寺院都是以Vajra Temple 与妄皮寺为主,他们将各种各样的item 搬到Bottomless Abyss 旁的空地。

  among which is included 几百口土缸,以及半米大的杵臼。

  足足数千僧人把Bottomless Abyss 围的水泄不通,妄皮寺、Vajra Temple 的僧人站在最中央的位置。

  沙弥则处于百米之外,双眼充斥着懵懂。

  没有挂名寺院的僧人,只能远远的跪在街道两边。

  寺院僧人有序的收拾起空地,将杂草尽数拔除,并用朱砂powder 混杂在泥土中铺平。

  很难想象,他们将要迎接的竟然是具尸体。

  “嘿咻嘿咻嘿xiu… ”

  百来位年轻力壮的僧人拉着石质的巨型莲花宝座,从城镇的外围运送到了空地中央。

  准备就绪后,他们盘腿在莲花宝座旁一层层的坐着。

  Ren Qing 目光瞥了眼正攀爬着的佛尸,明显能感受到佛气assaults the senses ,还有股难闻的腐臭。

  这回前来天上天的佛尸,体积不过百米出头,双臂攀附着岩壁艰难的向地面而去。

  佛尸浑身呈现紫azure ,就像是已死许久的陈年尸体,背部皮肤的溃烂向着全身蔓延。

  它越是靠近出口,腐烂的痕迹便越多。

  佛尸之所以如此费力,主要因为Bottomless Abyss 将它束缚在其中,就像无数双手臂死死抓着。

  Ren Qing 很快注意到,佛尸寄生的那具尸体处于右腿内测,是个百来具尸体构成的畸形肉团。

  团球上的脸孔表情狰狞,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痛楚。

  “Ahhhh ……”

  尖叫声传来。

  佛尸突然被罡风撕掉palm-size 的皮肤,暗red 的鲜血从中渗出,隐约还能看到蛆虫蠕动。

  经文念诵变得刺耳起来,里面充斥着怨毒。

  在Ren Qing 头皮发麻的注视中,佛尸浑身的皮肤尽数撕掉,畸形肉团也因此脱落了。

  佛尸终于来到地面,那血淋淋的模样哪有半点佛陀的味道,更像是地府的扒皮恶鬼。

  佛气弥漫开来。

  在场的僧人无不抱住脑袋,脖颈青筋布满。

  Ren Qing 眯起眼睛,breathed deeply 将ghost shadow 附着于Vajra Temple 主持的体内,借此观察其魂魄中的记忆。

  结果觉意的记忆非常杂乱,就好像强行搅在一起。

  Ren Qing 这时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天上天的僧人为何样貌从孩童到青壮年到老年,自身都没有察觉丝毫异样。

  Ren Qing 发现并非他们失去了spiritual wisdom ,而是没有人意识到这点。

  大慈弥勒Bodhisattva 的Divine Ability 非常另类。

  祂将几十万僧人分成了三种状态,使得各状态的记忆是独立的。

  幼童、壮年、老年。

  简单来说,幼童时期的僧人不会具有壮年与老年时期的记忆。

  在幼童的眼中,自己的生活非常正常,殊不知流逝的三日里,有两日分享给了壮年和老年。

  至于大慈弥勒Bodhisattva 的目的到底是何,Ren Qing 并不清楚,但心里的忌惮不由更加浓郁了。

  在佛尸散发的佛气作用下,寺庙僧人的记忆开始交错。

  各种情绪都被放大数倍。

  他们对大慈弥勒Bodhisattva 的崇敬转变为狂热,但同时心头笼罩的恐惧也成几何的增长。

  足足七八百名僧人因此彻底疯了,精神显然已经崩溃,起身跳进Bottomless Abyss 。

  幸存的僧人也开始自言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场面一时间变得极为混乱。

  唯独寺院里的沙弥距离佛尸较远,没有被佛气影响。

  佛尸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盘腿坐在莲花宝座,被扒皮的身躯依旧流淌着鲜血,血腥味直冲口鼻。

  过去片刻后,寺院僧人又死掉百来位,剩下的人才彻底稳住心境,但明显spiritual wisdom 已经全无。

  他们muddleheaded 犹如walking corpse ,目光充斥着狂热。

  佛尸贪婪的眼神扫过周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慈弥勒Bodhisattva ……”

  觉意双手合十,从人群中走出,涣散的瞳孔满是对佛陀的崇拜,甚至不惜想要献祭自身。

  Ren Qing 的ghost shadow 附在觉意体内,顿时察觉到古怪。

  信息流涌动。

  【佛魂】

  【受大慈弥勒Bodhisattva 的佛气侵蚀而成,食用后可使得尸体长年不腐,并化为Inextinguishable Golden Body 。】

  Ren Qing 不由陷入了沉思。

  佛皮、佛骨、佛魂、佛尸,难道真能借此造出真佛?

  觉意走进杵臼的凹陷中,几位壮年僧人拿着两米有余的药杆抬起落下,瞬间化为肉糜。

  光是一位僧人还不够,很快又有几人走进杵臼,血肉骨渣四溅开来,场面显得无比骇人。

  待到杵臼中的血肉满溢后,僧人这才停住动作。

  随即妄皮寺的僧人取出一张张完整的佛皮,Vajra Temple 的僧人取出研磨成powder 的佛骨。

  哪怕他们spiritual wisdom 全无,但动作却显得无比熟练。

  几十位僧人爬上佛尸双脚,先是涂抹一层佛魂血肉,再将佛皮贴合到佛尸的皮肤表面,最后用佛骨powder 刷上金漆。

  他们就像在塑造佛像,佛尸的样貌变得愈发庄重。

  念诵经文的声音震耳欲聋。

  等佛尸每寸皮肤都化为golden 后,僧人重新坐回了原本的位置,只是人数零零散散。

  佛尸发出洪亮的声音:“可愿意前往Western Bliss world ?”

  他自问自答道:“Disciple 愿意。”

  说罢,佛尸抬头looked towards 城外的群山,因为动作太大,使得佛皮的缝隙又有鲜血渗出。

  他一步步朝城外走去,对踩死的僧人也不曾理会。

  佛尸找了座平齐的山峰,随即背靠着坐下,接着浑身的皮肉开始融入山峰,然后是skeleton 内脏,最终彻底消逝。

  Ren Qing 面带疑惑,将Buddhism 梦种化为重瞳朝群山望去。

  他顿时眉头紧紧的皱起。

  只见一座座山峰的轮廓竟然如同佛陀,不过却越看越像是僧人用来died during meditation 圆寂的土缸。

  “僧人不断的经历幼童、壮年、老年,构成一个小循环。”

  “佛尸在土缸中died during meditation ,又在深渊里复苏,最后归于土缸,构成一个大循环。”

  慈氏必定设有大局,是那位掌握大慈弥勒Bodhisattva 果位的cultivator ,消耗几世布下的大局。

  城内念诵经文的声响突然戛然而止,僧人表情恢复平静,接着各自忙碌起来。

  唯有莲花宝座旁,数百位寺庙死人同时died during meditation 。

  他们带着对成佛的期盼,亦有身处痛苦的解脱,都迫不及待钻进闲置的土缸内。

  沙弥见此将土缸密封,足足数百具鲜活的缸中佛诞生,随即便是扒皮抽骨的过程。

  大批的尸体扔进Bottomless Abyss 。

  唯独留有佛骨或是佛皮残骸的尸体,才能存在化为佛尸的可能,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只是食物。

  Ren Qing 忌惮的看了眼城外。

  看来Bottomless Abyss 虽然充斥着不知名的危险,但相对地面来说,却无疑要安全得多。

  “难办了,是否要入局……”

  Ren Qing 满脸的纠结,慈氏的局势云里雾里,虽然存在眼馋的机缘,但风险确实很大。

  掌握Buddhism 术法的cultivator ,甭管是不是良善,随着一世世过去,性格肯定会极为扭曲。

  “算了,先不考虑这些。”

  Ren Qing 无奈的捏着鼻梁,接着用ghost shadow 扩张起Bottomless Abyss 的洞穴。

  现在的住处距离天上天太近,总感觉有些不安全。

  stone wall 的坚硬程度远非寻常Yang God Realm 能撼动,不过幽元自带腐蚀的效果,对ghost shadow 来说并不麻烦。

  他打算在Bottomless Abyss 闭关一段时日,顺带着研究月纹。

  如果真的能炼制出类似兔蟾的Flesh Puppet ,再考虑是否要入局这件事情,不然都是空谈。

  苟就完事了……

   还有一章,稍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