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Is Dead End! Chapter 189

  第189章 预言!胡诌!好自为之!【求月票!】

  宝照群岛。

  荒芜一境。

  一道golden light 划过,Meng Nan 、纪云、折游三人显踪。

  “many thanks Brother Zhou 搭救!”

  纪云刚刚站定,就冲Meng Nan 躬身拱手,大礼拜谢。

  折游在旁也一并如此。

  “纪兄快快请起。”

  “我非周桐,欺瞒许久,还请纪兄莫要记挂。”

  Meng Nan 伸手虚扶纪云,身形虚幻,当场就散去【百变】,回归原来模样,青衣daoist robe ,相貌平平,冲纪云作揖道:“崇源阁Meng Nan ,见过Fellow Daoist 。”

  “竟是孟Pavilion Lord !”

  纪云一惊,心绪复杂。

  他想过周桐藏拙,也想过此‘周桐’非彼‘周桐’,但如何也didn’t expect ,竟是黄沙群岛《地煞榜》第十位的‘碧丹Old Demon ’、‘崇源Pavilion Lord ’,变化成周桐模样,与他亲近。

  这——

  纪云惊后,苦笑又道:“孟Pavilion Lord 何and the others 物,实在折煞纪某人。”

  他确实想不通,以Meng Nan 的身份、实力,有什么必要费这般心思?
  思来想去。

  纪云自觉自己的特殊之处,仅有青年时期跟随那位脾气古怪、动机不纯的便宜Master 炼药Cultivation 时,机缘偶得的那一只小绿瓶是一桩了不得的treasure ,值得让人惦记。

  正是凭借this treasure ,他才能breakthrough 当时死局,一步步成长起来。

  apart from this ,别无长物。

  若这人是为那只小绿瓶而来——

  “那可糟了!”

  纪云心下一紧,等待Meng Nan 出声审判。

  ……

  “oh! ”

  这一边,Meng Nan hearing this ,长声一叹,脸上居然也有苦笑,就见他道:“Fellow Daoist 有所不知,孟某如今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已是枯枝败叶,命不久矣。”

  “怎会?”

  纪云startled ,内心将信将疑。

  Meng Nan 摇摇头,继续编造:“具体内情不便相告,但不瞒Fellow Daoist ,若五十年内不能晋升真境,孟某寿数就要走到尽头。”

  五十年。

  成真境。

  纪云先是subconsciously 的觉得以Meng Nan 的实力,未必不能成。

  但紧接着就想起来——

  “Meng Nan !”

  “他仅是术法超绝,真正cultivation base 才仅Dao Foundation First Realm !”

  “五十年要成真境?”

  “怎么可能!”

  纪云心头一掀。

  只是仍对Meng Nan 的说法存疑。

  心中所想,面上不表。

  “Pavilion Lord 才情无双,不至于此!不至于此!”

  纪云赔笑。

  Meng Nan 也不管纪云信与不信,只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道:“我命我知,自十多年前有感此中境况,孟某就在为身后事筹谋,以secret technique 算我‘崇源阁’日后出路、我亲朋好友、门人Disciple 生路在何处,天机指引,皆系Fellow Daoist !”

  Meng Nan 望向纪云,眼中灼热。

  “Pavilion Lord ——”

  “这!”

  “纪某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

  纪云这下更是愣住。

  他千想万想、千算万算,也didn’t expect Meng Nan 变着法子接近他的理由居然是这个。

  哪怕现在这个说法仍然存疑,不可尽信。但即使是假的,Meng Nan 能想到这种借口也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Fellow Daoist 不必过谦。”

  “如今我虽胜你,但命数不同,前程两极。五十年后,我已作古,Fellow Daoist 却已经证道真境。”

  “今次归耕宗中劫难渡过,Fellow Daoist 一飞冲天之势势不可挡。”

  “真境可期。”

  “不必百年。”

  Meng Nan 语气恳切,言之凿凿。

  “这这——”

  纪云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但是,真境?
  “我有宝瓶,又有this time 在真府中得来的诸多spiritual medicine 种子,五十年、一百年兴许难成真境。”

  “但二百年、三百年,总有希望。”

  “这人这般确信,难道所言全都当真?”

  纪云这时也有些迷糊。

  a person knows his interests 。

  他在这一役之前仅有一只小绿瓶,实在谈不上什么真境可期,看不出任何苗头。

  直到this time ,探索真府后,他自己才真正具has several points of 证道真境的期许跟把握。

  而Meng Nan 却在这之前就早早跟他接触。

  此时再道出,确实教人信服。

  纪云一时语塞。

  Meng Nan 语气愈发诚恳:“孟某前些日举动难免唐突,此次出手相救,也确有挟恩图报的念头。只盼Fellow Daoist 晋升真境后,能为我Meng Clan lineage 出手三次。情非得已,我心知Fellow Daoist 是信人,便不加遮掩,万望Fellow Daoist 海涵!”

  好家伙!
  这么直白?

  纪云听着,心里怪怪的。

  前后结合,依着Meng Nan 所言——

  “他自知命不久矣,谋身后事时算出我日后能成真境,于是提前亲近、结交、施恩,以求日后能略作庇护Meng Clan lineage 。”

  这逻辑似乎没问题。

  前后闭合。

  虽然被plot against ,甚至这人前面冒充‘周桐’跟随,不见得就只是为了亲近,多多少少恐怕还抱着些截取他机缘、成就自身的念头。

  但最终没成,真府机缘尽归他一人。

  “他虽plot against 我,动机也不纯,但事后救我,此时有能力将我打杀、夺取机缘,也不曾出手。”

  “这品性也是难得。”

  “若他还有其他谋算——”

  “算了,先不想。”

  “应下他倒也无妨。”

  “日后若成真境,就帮一帮Meng Clan ,我稳赚不赔。”

  纪云心思转动,next moment ,又想到此时情景,心下忍不住自嘲一笑:“眼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还在想什么?”

  一念及此。

  纪云再无闲思,当即道:“承蒙Pavilion Lord 信任,纪某日后若侥幸能成真境,定护Meng Clan 周全!”

  “感激不尽!”

  Meng Nan relaxed 。

  ……

  “呼!”

  目送Meng Nan 身化golden light 远去,纪云也relaxed 。

  方才虽被Meng Nan 救出归耕宗,却又落在目的未知、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的Meng Nan 手中,equivalent to 刚出狼窝再入虎口。

  同样是插翅难逃,生死不由己。

  这种感觉太难受。

  此时Meng Nan 终于离去,一劫之后又一劫终于消退,一直悬在纪云心口上的那口铡刀才终于隐去。

  “万幸!”

  纪云庆幸。

  “这是个怪人!”

  折游在旁早就听得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人?
  摆在眼前、唾手可得的真府宝藏、诸多treasure 不要,就只施恩,赌一个illusory 的未来真境?

  且不说纪云能不能修成真境。

  即使证道真境,后续能不能兑现承诺庇佑Meng Clan 也是两说。

  甚至于,搁在一些小心眼,例如折游自身这样性子的人身上,今日不但不记恩反而还要记恨,那才是真正养虎为患。

  但这Meng Nan ,居然就这么赌了?

  两袖清风,什么都不要就走了?
  离谱!

  “简直离谱!”

  折游大为费解!

  “不是怪。”

  “这是君子。”

  纪云冷静下来细想,明白Meng Nan 心思:“他自知命不久矣,与我接触知我品性,不愿出手强夺违背本心,这才索性赌一把。”

  想到这些,纪云愈发感慨。

  这位的确是君子。

  “君子——”

  折游内心嗤笑,颇为不屑,但藏得很好,不去多嘴,只nodded 咧嘴said with a smile :“是啊!君子!君子好!”

  不是君子,你早死了。

  主仆二人各怀心思,见golden light 远走,再不留恋,一扭头赶紧跑路。

  ……

  众生Immortal Sect 。

  白烛列岛。

  符穹水泊。

  阳九daoist 唤来Meng Nan 。

  “Disciple Meng Nan ,见过daoist !”

  Meng Nan paid respect ,毕恭毕敬。

  阳九daoist 瞥一眼Meng Nan ,好said with a smile :“装的像模像样,你若尊我敬我就该信我。前不久暗里将孟戬送出,这两年又将黄沙群岛那边一众门人Disciple 化整为零,散入各域隐藏。这可不是恭敬,这是不信任sect 。”

  “daoist 洞察如渊,Disciple 惶恐!”

  Meng Nan 顿时如坠深渊,心中惶惶,面上煞白。

  不是他心里素质不行,实在是阳九daoist 给的压力太大,仅仅看一眼,就如Mount Tai 压顶,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用紧张。”

  阳九daoist 仍旧笑着,抬手招来一蒲团,“坐。”

  言出法随。

  Meng Nan 不受控制,就跌坐蒲团上。

  这一手着实恐怖。

  但一细想,又很正常。

  此地Meng Nan 毕竟仅是一道重元化身——

  通法Dao Foundation 一境cultivation base 。

  千年法力。

  诸般奇术、真术在这时也不敢施展去抵抗。

  堂堂daoist 喝令操弄一个一境Dao Foundation ,自是手拿把攥。

  “还好。”

  “我本尊在都幽真府,仍能自主,完全可以令这化身自行泯灭。”

  Meng Nan 敢来,早有准备。

  这时索性坦然坐下,looked towards 阳九daoist ,想知道他要如何处置。

  “胆识不小。”

  阳九daoist 又赞一声,才说起正事:“你在归耕宗闹出好大的动静——”

  “真府。”

  “山灵。”

  “一妙Supreme Treasure 。”

  “轻松breakthrough 归耕宗五个Supreme Elder 的封锁。”

  “在【二气环】、【golden light 洞虚术】之外,又多一门【三头】妙术,battle strength 激增。单one after another 道Avatar ,就能威压一卷偏远群岛的《地煞榜》。”

  “这【三头】疑似真术。”

  “再有【Avatar 】、【百变】、【复制】,以及这一趟真府中得来的【怒剑】真术。”

  “至少三四道真术在身,两三道真术造诣不俗。”

  一桩桩。

  一件件。

  阳九daoist 屈指细数,将Meng Nan 在归耕宗中的展露全都道出。

  甚至就连原本意义上,连Meng Nan 都不该知晓,目前仅有纪云一人知道的真术【怒剑】,也被阳九daoist 探知,算在他头上。

  当然。

  还有那一口一妙Supreme Treasure ‘天池剑’。

  阳九daoist 全都知悉。

  只是他推测有误,全然didn’t expect ,‘天池剑’已经报废。

  至于真术。

  阳九daoist 当然也想不到,Meng Nan 与纪云同进同出山灵Secret Realm ,事后又‘劫走’纪云,居然没去索要真术。

  但按着常理,不论是归耕宗那边,还是此时的阳九daoist ,显然都觉得,以Meng Nan 的实力,那座真府中一应treasure 、inheritance ,都该是尽入Meng Nan 手中。

  却不知——

  Meng Nan 不循常理。

  ……

  “什么都瞒不过daoist 。”

  “居然连Disciple 在‘山灵Secret Realm ’中新近到手的真术是什么都清楚。”

  “只是这【复制】跟【三头】实为一术,【三头】修成三首,一生能继承三道奇术。”

  “二气环。”

  “golden light 洞虚术。”

  “我已用去两次,仅余一术,正在找寻。”

  Meng Nan 一向擅能胡诌,信口开河不见心虚。

  他将【三头】、【褫夺】、【二气环】、【golden light 洞虚术】等等,真真假假凑在一起,说的连他自己都信了。

  又替纪云一身担下‘山灵Secret Realm ’中那处真府的因果。

  在纪云瞧不见的地方,再次相助,施以恩情。

  Meng Nan 这是虱子多不压身,债多了不愁。

  “三头。”

  “怒剑。”

  “百变。”

  “Avatar 。”

  阳九daoist 也不计较Meng Nan 所言真假,tentatively 相信,这一数,确切的就有三道真术,已经赶得上得到【百变】后的众生Immortal Sect 。

  一人可抵Immortal Sect 。

  未免惊世骇俗。

  “Avatar 不是。”

  Meng Nan 十分实诚。

  阳九daoist indifferent expression ,正色问道:“你并不看重真术,【百变】能拿出来,【三头】与【怒剑】,可有出手的想法?若愿献出,sect 定不会亏待,必定全力助你与孟戬证道真境。”

  对散修daoist 而言,身怀许多真术未必有用,真境daoist 精力同样有限,最多主修一两门。

  但对众生Immortal Sect 这样的真境级势力而言,真术自是多多益善。

  真术越多,往后门人可选择的余地就多,成就daoist 后各修不同真术,互补性也就越强。

  这是sect 底蕴,安身立命之本。

  阳九daoist 如今执掌众生Immortal Sect ,自是渴求。

  而对于Meng Nan ——

  “若有众生Immortal Sect 相助,证道真境的把握的确能大大提升。”

  但是【三头】不能承袭奇术,【怒剑】不在Meng Nan 手中。

  Meng Nan 想交也交不出来。

  再一方面。

  即使是众生Immortal Sect 这样的真境级势力,想要培养两位真境也是extremely difficult ,须得数百年乃至更多资源倾斜,赌注压上,代价极大。

  而此时的众生Immortal Sect ——

  九百年前锦绣daoist 证道。

  七百年前阳九daoist 证道。

  门中资源接连造就两位daoist 。

  特别是后一位阳九daoist ,是在锦绣daoist 大力支持下才证道真境,当时几乎将整个众生Immortal Sect 掏空。

  七百年休养生息,再度积累,众生Immortal Sect 也许已经有再造真境的底蕴。

  但是,众生Immortal Sect 真的会将这些资源、底蕴,用在Meng Nan 、孟戬这一对半路入门的father and son 身上吗?
  Meng Nan 心疑,不愿多想。

  与众生Immortal Sect 相比,他更愿意相信自己亲自接触过、了解过的纪云。

  他道:“Disciple 得传【三头】与【怒剑】时,遵从senior 叮嘱,立誓不成真境不得外传。将真术交予sect ,Disciple 心甘情愿,只是誓言束缚,并非不愿,实在不能。”

  “誓言。”

  阳九daoist hearing this ,摆摆手,朗道:“既有誓言束缚,此事作罢。”

  略过真术不提,这位daoist 又提起另一桩:“你在归耕宗中大打出手,【二气环】、【golden light 洞虚术】同出,又有【变化】之术显露,再有【三头】显威。山灵Secret Realm 中那一座真府的根底也被挖出,是近万年前‘悲苦daoist ’遗留,其所cultivation 术便为【怒剑】。归耕宗在那真府中又发现一妙Supreme Treasure 气息残留。”

  “真术。”

  “Supreme Treasure 。”

  “尽归你一人。”

  “这般身家连daoist 都要动心,你日后行走在外,须当心谨慎。若有不支,尽可回归门中,我与锦绣daoist 定护你周全。”

  “此符名唤‘Five Elements ’,以真境丹力炼成,能助你挡一挡等闲daoist ,权当self-protection 之用。”

  “此后凶险,好自为之。”

  “去吧。”

  ……

   推荐一本精品书,《perception 满级:Sword Pavilion 观剑六十年》,老作者有保障,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