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Is So Scientific Chapter 220

Li Yuanba 可不会受觉远佛陀所激,他不断的利用分化sword light 使用剑遁退让出白莲的范围,一边用疾风golden light 剑不断的攻击觉远佛陀。

  

  可是觉远佛陀的silhouette 不断闪烁着,他的Flying Sword 根本无法捕捉到觉远佛陀的silhouette ,每一次攻击都落在虚幻的影子上。

  

  这是他遇到的最terrifying 的对手,sword cultivator 的手段对其并没有任何的效果。

  

  当然,Li Yuanba 主要还是realm 上差了一些,这使得他处处束手束脚。

  

  若是彼此在same realm 上,谁占优势还真难说。

  

  无奈的他只能再次分化sword light ,原本分为两道sword light ,一道由他使用剑遁,另一道主攻。

  

  现在他将剑化再次分化,变成了十道sword light ,其中九道sword light 主攻。

  

  这其实是借用了本体Li Shiming 的手段,九道sword light 等同于九柄Flying Sword ,只是formidable power 上弱了很多,再加上其中只有一道实体,疾风golden light 剑又不是为布阵所设计的,所以只具其形。

  

  由于本体Li Shiming 对于驱使九柄Flying Sword 的研究极深,所以在没有办法时,Li Yuanba 使用九道sword light ,也能够发挥出不错的formidable power 。

  

  九道sword light 就如同九条游鱼一般,在他身前三十至一百米的范围内不断的穿行,看似没有任何目的,却是蕴含着Formation Dao 。

  

  九道sword light 无法布成效果强的Formation ,可到底是带有spiritual power 的能量体,也能够布置出Formation 。

  

  再加上战斗到了此时,本体Li Shiming 那边也在提供帮助,利用思维相通将ibmz15的算力调用,让Li Yuanba 也具有了战斗中布阵的能力。

  

  这也就是Li Shiming 的精神有了极大提升,凝结出了Divine Sense ,才能够让他做为中间人与ibmz15联系不再产生延迟。

  

  否则以之前Li Shiming 的精神,经过了他的转述,等到ibmz15运算出结果,再通过他回传给Li Yuanba ,会有至少一息的延误,那样对战斗并没有任何帮助。

  

  九道sword light 布置的Formation 非常简单,就是一个迷魂阵。

  

  所谓的迷魂阵并不是对灵魂产生影响,而是产生幻像让内里的人迷失方向。

  

  

  

  Li Yuanba 不知道这对于觉远佛陀的效果如何,但怎么也要试试,他此时能够对付觉远佛陀的手段不多。

  

  觉远佛陀使用Buddhism secret technique 不断的快速移动,留给他思考的时间极短,所以他几乎是根据身体本能在移动。

  

  若是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受小小迷魂阵影响的,但根据本能移动时,大脑只是凭借着现场的环境做出判断。

  

  觉远佛陀silhouette 受到了迷魂阵的影响,很快就在九道sword light 布置的迷魂阵中有序的闪动起来。

  

  迷魂阵中,他的移动依然是极快,快到几乎可以忽略掉移动中间的过程,silhouette 在白莲上不断的闪动着。

  

  但由于迷魂阵的作用,他的移动是按照迷魂阵的指引,这给了Li Yuanba 抓住他移动次序的机会。

  

  只是两息时间,觉远佛陀就发现了不对,他正要做出反应之时,Li Yuanba 的回击也到了。

  

  九道sword light 突然一闪,就连Li Yuanba 身下的sword light 也消失,所有sword light 合为一体,对着一朵空空的白莲上方射去。

  

  而就在sword light 接近白莲上方时,觉远佛陀的silhouette 正好出现。

  

  这一击sword light 避开了觉远佛陀前方的铜钟,再加上觉远佛陀这种快速移动,无法全力发挥铜钟的formidable power ,他能够在如此快速移动中使用铜钟防御,就已经是做到了极致。

  

  正常的cultivator ,想要extreme speed 就要放弃Spiritual Artifact 的防御,两者必须选择其一,二者兼得是impossible 的。

  

  铜钟是觉远佛陀通过secret technique refining 的,与他的联系极深,才能做到在极速移动中还能使用铜钟,但也只能挡在身前,无法做到防御全身。

  

  一道撕裂声传出,Li Yuanba 的sword light 自觉远佛陀身上扫过,在觉远佛陀的身上扫过一条长达一尺的伤口。

  

  伤口很长,但并不致命,因为其深度有限。

  

  Li Yuanba ugly complexion ,这觉远佛陀body refinement 也达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的水平,远超自身realm 。

  

  这说明觉远佛陀要么服用了如同Monkey Wine 的spiritual object ,又或者是得到了Buddhism 大能的Relic ,加速了body refinement 的进程。

  

  也就是Li Yuanba 这一剑是带有sword intent 的一剑,才能够破开了觉远佛陀的防御,伤害到了觉远佛陀的身体。

  

  他计算了最后一击,并没有能够尽全力,只是让觉远佛陀受了些不重的伤。

  

  “好对手,你刚才可不是使用的sword cultivator 的手段!”觉远佛陀没有因受伤而恼怒,反倒是laughed and said with a smile 。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难得了,他在千叶寺的同辈之中也是少有敌手的,佛陀中哪怕是at the later stage 的佛陀,也难有几位可与他全力一战。

  

  觉远佛陀受伤处的皮肉翻转收紧,伤口再看不出来。

  

  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伤势好了,只不过是利用炼本cultivation technique 对肌肉与皮肤的控制,将伤口强行锁住。

  

  伤口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问题是其中的sword intent ,sword cultivator 的sword intent 在影响着他的伤势,他需要动用自己的spiritual power 将sword intent 逼出。

  

  但Li Yuanba 怎么可能让他逼出sword intent ,sword light 再次射向他的身体。

  

  觉远佛陀loudly shouted ,铜钟发出rays of light ,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

  

  他完全依靠铜钟的防御,看似是准备先逼出体内的sword intent 再做打算。

  

  Li Yuanba 怎么可能放过这种机会,sword light 闪动之间,sword intent 化丝形成的剑丝在铜钟上游走,不断侵袭着铜钟内的spiritual imprint 。

  

  他相信再坚固的spiritual imprint ,只是sword intent 攻击的次数多了,都可以将其磨灭。

  

  现在他是在与觉远佛陀比拼,看看是他先将铜钟的spiritual imprint 磨灭,还是觉远佛陀先将体内的sword intent 驱除。

  

  两人之间大约在一百五十米,双方陷入到了对峙状态。

  

  铜钟完全将觉远佛陀遮挡住,再加上铜钟还有着隔绝灵念的功能,使得Li Yuanba imperceptible 到内部他的情况。

  

  事实上觉远佛陀并没有疗伤,他十分清楚如果不使用手段,根本无法将Li Yuanba 击杀。

  

  是的,直到现在,觉远佛陀依然有着绝对的信心击败Li Yuanba ,他一直想的是将Li Yuanba 杀死在这里,而不只是击败。

  Li Yuanba 表现的越是出色,觉远佛陀就越是坚定了杀死Li Yuanba 的想法。

  

  如此terrifying 的战斗innate talent ,一旦放任Li Yuanba 成长起来,那将会是正道的大麻烦。

  

  一如Boundless Sect 的Elder Jian ,成为Golden Core Realm 的巨大威胁。

  

  觉远佛陀看的很长远,True Disciple 的身份,让他有着极强的大局观。

  

  就象这次千叶寺主动挑起了筑基cultivator 大战,是有着谋划的,等谋划成功,将会让Boundless Sect 至少在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cultivator 这First Layer 面出现巨大的损失。

  

  缺少了一代筑基cultivator 的Boundless Sect ,其实力在之后的数十内必然大降,没有forty-fifty 年是无法重新培养出大量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cultivator 弥补损失的。

  

  大量灭杀Boundless Sect 一代筑基cultivator 的计划,千叶寺中只有极少数的True Disciple 才会知晓。

  

  觉远佛陀利用secret technique 压制住身上的伤势,他看出了Li Yuanba 的弱点。

  

  从战斗at first ,Li Yuanba 就不断的退让,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拉开战斗距离。

  

  这是正常的,甚至包括Elder Jian 在内,所有sword cultivator will not 与敌人接近,而是在一定距离上通过Flying Sword ,用sword intent 灭杀敌人。

  

  现如今的sword cultivator 使用的是Flying Sword ,并不是手持剑,近身时Flying Sword 的formidable power 就在大降。

  

  所以觉远佛陀没有治疗伤势,只是压制住,就立即激发了secret technique 。

  

  想要通过secret technique 瞬间出现在一百五十米外Li Yuanba 的身旁,可是需要一段时间准备的,为此他甚至准备拼上自己唯一的Spiritual Artifact 铜钟。

  

  觉远佛陀之所以能够让铜钟Spiritual Artifact 无惧sword intent ,那是因为他只有唯一的Spiritual Artifact 铜钟,自成为佛陀后就不断的用secret technique 加深着与铜钟Spiritual Artifact 的联系,使得铜钟Spiritual Artifact 有着更强的抗sword intent 效果。

  

  铜钟是可攻可守的全面性Spiritual Artifact ,也正是如此觉远佛陀才只需要这唯一的Spiritual Artifact 就足够应用了。

  

  一息,两息,三息,外面sword light 带着sword intent 化丝在疯狂攻击着钟铜,觉远佛陀可以感知到他与铜钟的联系正在被削弱。

  

  哪怕再怎么加强抗sword intent 效果,也无法做到无视sword intent 的程度。

  

  sword cultivator 就是靠攻击生存的,若真有办法抵御sword cultivator 的sword intent ,cultivation world 也不会公认sword cultivator 的攻伐第一了。

  

  “时间足够了!”觉远佛陀感知着铜钟内spiritual imprint 的减少速度,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

  

  Li Yuanba 也吃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真有Spiritual Artifact 可以抵御住sword intent 这么多轮的攻击。

  

  要是对方是Golden Core ,使用的是法宝,那么他的sword intent 无效还能够理解,但对方只是筑基中期的佛陀,一件Spiritual Artifact 竟然能够抵御住他这么多次的攻击。

  

  再想想觉远佛陀的移动速度,有着这样的防御,再加上那样速度,几乎天然就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通过Flying Sword ,他也感知到了铜钟坚持不了多久,他的sword light 如同雨点一般打在铜钟之上。

  

  立于铜钟内的觉远佛陀,眼睛勐然大睁,眼中似有莲花rays of light 出现。

  

  他舍弃了对铜钟的控制,接下来的移动距离,让他无法带上铜钟。

  

  Li Yuanba 的身后,一朵white 莲花没有丝毫征兆的出现,也就在white 莲花出现的同时,觉远佛陀的silhouette 消失在铜钟内,出现在white 莲花上方。

  

  觉远佛陀早就准备好的secret technique ,一只大手化为了golden 手印,向着Li Yuanba 的背心击下。

  

  这种攻击方式觉远佛陀早就无比熟练,不少demonic cultivator 在他这一式下被当场灭杀。

  

  他有信心在不使用Spiritual Artifact 的情况下,凭借着这一secret technique 就可以将Li Yuanba 杀死。

  

  只是当golden 手印击向Li Yuanba 背心的瞬间,Li Yuanba 却如同早就知道他会出现在身后一般,提前一步侧身错步。

  

  Li Yuanba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布下了局,在交手过后,他就明白凭借着正常的手段是无法杀死觉远佛陀的。

  

  哪怕他将将臣召出,觉远佛陀都可以利用那无法想象的移动secret technique 远遁。

  

  所以他展现出了一名合格sword cultivator 的battle strength ,不断利用速度拉开距离,也如同正常sword cultivator 一样的不想让觉远佛陀近身。

  

  他一时在等待着觉远佛陀的近身,‘剑魔Secret Art ’虽然不是什么太过强大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但至少Golden Core 之前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在近身战斗方面绝对是顶极的。

  

  ‘剑魔Secret Art ’可是sword cultivator 另一Sect 的inheritance ,虽不全面但Golden Core 之前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却是全的,能够发挥出近战sword cultivator 在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应有的battle strength 。

  

  觉远佛陀或许在body refinement 方面成就不弱,同时也cultivation 有近战secret technique 。

  

  但哪怕觉远佛陀的近战secret technique 与Li Yuanba 的‘剑魔Secret Art ’是同等级的,但Li Yuanba 是有心算无心,近战只要一点点的失误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战局。

  

  在闪避开觉远佛陀的golden 手印,并转身的瞬间,Li Yuanba 的手以持剑之势刺出,在刺出的同时,Grade 3 剑基才在他手中生成。

  

  Grade 3 剑基随着Li Yuanba body refinement 有成, 的法宝long sword 。

  

  这一剑之所以是用刺,这是近战中最快速的攻击,也由于他与觉远佛陀实在是太近了。

  

  两点这间直线最短,他一早就在酝酿着这一击,所以在攻击时几乎是瞬间施展。

  

  觉远佛陀怎么也没有料到,Li Yuanba 竟然在刚才的战斗中,隐藏了近战能力,并且还是达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的近战能力。

  

  他刚刚连续施展secret technique ,被plot against 后再无力闪避,只能希望自己的Body Refining Technique 可以挡下这一击。

  

  Grade 3 剑基带着Li Yuanba 的sword intent ,化为一道光刺入了觉远佛陀的眉心,为了防止觉远佛陀的临死反扑,他在刺出一剑后就脱手剑柄身体后退。

  

  Grade 3 剑基缓缓化为能量,消散后回归他的体内。

  

  觉远佛陀的眉心处留下了一个可见后方的孔洞,他unemotional 的sit cross-legged 于地上,生命的气息在他身上消失。

  

  Li Yuanba 看着如同一尊佛像般的觉远佛陀,不由shook the head ,这样的敌人真是terrifying ,要不是一早plot against ,此时或许他连将臣这个秘密都无法保住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