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My Augmented Statuses Have Unlimited Duration Chapter 510

  第510章 戏唱琵琶,千世为娼

  Jiang Li 有些无奈的patted 这个巨大的将军肚,仔细感应一下,这才发现是一层brilliant 的障眼法覆盖在了自己身上。

  就连自己感应,都差点没能发现。

  并且,有一股无形的东西,封印了他的力量,让他暂时无法使用。

  看了看面板,果然上头多出了一个往常从没见过的状态,叫做【戏扮人生】。

  上头显示,自己此时被障眼法遮盖的样貌,是一个名为“崔珏”的Magistrate 。其他并无什么负面影响,持续时间也只有六个时辰而已。

  Jiang Li 感觉,自己可以尝试着强行breakthrough ,也可以利用面板的力量直接清除,但刚刚调动起power within the body ,立马就感受到了一股威胁。

  似乎如果强行breakthrough 的话,马上就会受到强烈的攻击。

  到了他现在的实力,本能的spiritual sense 往往非常准确有用。感受着这种危机感的强度,接下来的攻击,足以让他瞬间重伤。

  以他如今身上的状态,就算受到陷阱攻击,大概率也不会直接死掉。

  只要地藏Buddha’s radiance 能保下他一命,即使濒死的伤势,也能在几个呼吸内全部恢复。

  但犹豫片刻,他还是没有立即动手。

  周围还隐藏着实力强大的敌人,要是这时重伤,他还真未必就能有那几息的时间!

  让躲在棺材里的Nine Nether Avatar ,通知囚水和裴仲剑首过来帮忙,随后又仔细looked towards 了周围。

  戏扮人生,他可得看看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好戏。

  面前,是一张aloof and remote 桌案,那桌腿起码有two zhang 多高。

  他本人就在那桌案后方,正坐在一张有黑玉雕刻而成的Magistrate 大椅上。

  越过长案,可以居高临下,清晰的看到下方great hall 中的一切。

  Ghost Qi 森森的great hall 两侧,正站着十八位ferocious-looking 凶神恶煞的Ghost Messenger 。

  左边九位,手持通体black 的风雷之棍,右边九位,则手持通体red 的水火之棍。

  两边加到一起,便是可令鬼哭神嚎的拷鬼棒!

  光看到它们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就知道不好惹。

  这个场景,还真是像模像样,就跟真的Magistrate 殿似的。

  Jiang Li 又尝试了一下,果然无法从座位上离开。

  只能查看了一下自己周边。

  身上别无长物,只有面前的桌上,正摊平着一张空白长卷。

  长卷边上,放着一支毛笔,在毛笔的边上,还有一块palm-size 的惊堂木,上头写着“为民做主”。

  如此看来,这场戏应该是某一场发生于Ancient Era 的地府夜判。

  自己就因为那句“大胆”,而被套上了一层Magistrate 皮肤。

  那如果刚才自己喊的是“冤枉”,又或者“快走”,其岂不是就会变成恶鬼囚犯,又或者拿鬼阴差?

  相比之下,显然是作为审判者的Magistrate ,对他更为有利。

  这时,在他面前的空白长卷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字,不过这名字有些特殊,没有具体的姓名,而是就叫“琵琶女”。

  在名字的上面,还有一个被红圈圈起来的“犯”字。

  代表着这个“琵琶女”今天的身份。

  Jiang Li 手指扣了扣桌面,想到了什么,便尝试着高声喊道。

  “带犯人!”

  下方的十八名Ghost Messenger 听令,开始齐齐敲打手中风雷水火长棍。

  风雷之声隆隆而起,吹开了前方大门。

  在大门外面,长长的一条阴森小道上远远的可以看到,正有两个阴差,用锁链捆着一个全身drenched with blood 的女人,向着great hall 走来。

  那女人,就好像是一头不愿走路的倔驴,无论两个阴差如何抽打,都不愿意迈开脚步。

  双脚拖在地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Jiang Li 目光落在那个女人的脸上,顿时浑身一震。

  在上头,一块palm-size 的red 印记,清晰可见。

  这家伙!是冥山姥姥!

  在两个月前的混战中,这位来自背阴山的强大鬼物销声匿迹,didn’t expect 在这里又重新出现了!

  Jiang Li 看着那块印记,立马就明白了个大概。

  自己突然被拉进这个地方,一定是这个家伙动的手脚!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most likely 便是那座,冥山姥姥视若珍宝的戏台子了!

  他早就觉得冥山姥姥多年积累,impossible 没有一件法宝作为底牌。

  didn’t expect 就是那座,天天都放在眼前的戏台。

  可以unconsciously 间,强拉现在的他进入法宝空间玩角色扮演。此戏台的品阶绝对在Earth Grade 以上。

  只是,她为什么要找上自己呢?

  他之前隐藏的还算不错。冥山姥姥应该不知道,他曾经的暗中捣鬼才对。

  那又是为什么盯上了他一个平平无奇的小cultivator 呢?

  远远的望着那,看上去好像凄惨可怜的女囚,Jiang Li 的双眼中只有警惕和重视。

  “既然姥姥你这么喜欢演戏,那就让我,来陪你演上一幕吧!”

  那两个阴差终于还是押着女囚,终于跨过了大门。

  pa!

  但才刚进来,就听见上方传来了一阵炸雷般的爆响。Jiang Li fiercely 一抡惊堂木,直吓得的两个阴差Divine Soul 欲裂。

  两个阴差立即扑倒在了地上,两颗脑袋磕的怦怦作响,对着Jiang Li 所化的Magistrate ,连连告饶。

  “Magistrate 大人,这泼妇刁蛮。在路上几次三番阻挠我等,这才误事来迟,求Magistrate 大人赎罪开恩!”

  “求Magistrate 大人赎罪开恩!”

  两个阴差恐惧之极,因为在他们面前的,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

  Jiang Li 没有立即说话。

  这时,在他面前的空白长卷上,又浮现出了一行墨字。

  “当差不力者,棍五十,油炸三刻!”

  这大概是在提醒他,接下去的剧本该如何去走。

  只是迟到就要棍打油炸,这是地府的规矩,还真是森严恐怖。

  Jiang Li 心中暗道侥幸,刚才还好没有在“快走”和“冤枉”中选上一个。

  若是喊出了“冤枉”二字,那他必将和下面的那位一样,受到刑具加身。

  而就算选了阴差,开局也会遭受一阵毒打,外加油锅酷刑伺候。

  一旦承受不住,自行强行breakthrough ,又会遭到戏台攻击,承受巨大伤害。

  无论哪一种都不能算是好的。

  “你们二人当差不利,误了时辰,还敢借口脱罪!”

  “左右,将他们二差重打五十大棍,再丢去油锅里炸上一炸!”

  Jiang Li 也不对他们客气,直接也表现出一副Magistrate 模样,当场就直接下达了严苛的处罚。

  立在左右做的的十八个cultivator ,当即从每一边都分出来了四人,夹住两个阴差就抄起水火风雷之棍,只打的那二位阴差,嗷嗷只叫。

  在great hall 的边上,也同时烧起了一锅沸油。

  每人五十下重棍之后,两个阴差的屁股都已经扁成了一张薄纸,躺在地上软绵绵,再unable to move 。

  然后又被提溜着,丢进了那口油锅。烈火烹油,刚一下去表皮就已经酥了。

  随后,阴差小鬼在锅中更是如面团一般化开,焦黑一片,没了形状。

  这Yin Sector 的惩罚就是如此的重,说是三刻就是三刻,只能多了,不能少了。

  为防止吵到Magistrate 办案,他们还贴心的盖上了盖子。让那痛苦的挣扎声戛然而止。

  Jiang Li 满意的nodded ,这才又继续看一下下方的那个女人。

  “下方犯妇何人?还不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

  Jiang Li 伸手抓过一旁的惊堂木,再次猛的一拍。怒目圆睁的朝着下方shouted 。

  “Magistrate 大人!冤枉啊!犯妇琵琶女求大人开恩,犯妇。。”

  扮做琵琶女的冥山姥姥,摆出一副畏惧的样子,瑟缩着大喊冤枉。

  “大胆!伱是什么东西也敢在Magistrate 面前喊冤!”

  “来人啊!上刀床!”

  下方那身穿white 囚服,一身是血的女人,哀怨凄楚的话语才刚说了一半,却被Jiang Li 一句大胆打断。

  然后两边的恶鬼棍卒,直接搬来了一张刀床,放在了琵琶女面前。

  “trifling 犯妇也配直接与Magistrate 大人说话!先滚过这刀床再说吧!”

  下方妇人琵琶女,此时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错愕,剧本的发展,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但没等她多想,自己就被按在了那刀床之上。

  被四个Ghost Messenger 分别抓住双手双脚,按在刀床上,就是一阵来回滚动摩擦。

  锋利的刀床,划过心肝脾肺,割下血肉成堆。

  反复滚动二十次,大概达到切土豆丝的程度后,这才把她从刀床上放了下来。

  妇人从刀床上下来之后,看上去气若游丝。

  但Jiang Li 知道,this method 绝无可能真正对那位造成什么影响。

  对方不过就是在演戏罢了。

  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来,这场戏的规则是对等的。就算是冥山姥姥本人,也必须遵守规则。否则她也是会受到惩罚的。

  那现在自己占了身份优势。或许可以尝试着逼迫一下对方。

  挺了挺大肚子,unperturbed 靠着的Jiang Li ,这才坐直了身体。

  “既然滚过了刀床,那便说说是何冤情吧。”

  “若是敢欺瞒Magistrate ,哼哼,罪加一等!”

  妇人摆出一副虚弱的模样,抬起头来,凄楚的开始讲述。

  “罪妇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Aunt 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来young official ,我抱琵琶半遮面,闻我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这妇人果然很有精神,说着说着还就唱了起来,说出了自己的过往经历,和一段浪漫相遇的月下相会。

  不过,她自己说的话明显不全。

  随着她唱出的曲子,Jiang Li 面前的空白长卷上,也开始不断的浮现出一些文字。

  十句里头有九句,都和对方说的大差不差。但剩下的一点关键,却被她选择性的忽略了。

  冥山姥姥扮演之人,本为京城Official Brothel 一女。天姿国色,容貌艳丽,还擅长抚弄琵琶,曾颇为达官才子追捧。

  但Official Brothel 那地方的姑娘,大家都知道属于是一点朱唇万人尝,不太干净。

  风花雪月可以,表面功夫也可以做的很好。但娶回家哪怕是做个妾室,就不是谁都能拉的下这个脸面的了。

  但在当时all the stars cup themselves around the moon 之下,这位从小就被卖入Official Brothel 的琵琶女,并没有能力,也不愿意认清现实。

  她对自己还颇感清高,认为自己可以折服全京城的男人。

  就算其中,有少数愿意为了她的美貌,而为其赎身。

  但高傲的琵琶女挑挑拣拣之下,错过了太多良配,以至于错过了最好的时间,还没能把自己“卖”出去。

  最后色容渐衰,门庭前只是开始冷落。只能选了一个,往常看不起的茶叶商人,给自己赎身嫁了。

  其实对于大多数教坊女来说,这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但曾经见过世面,被雄鹰宠幸过的女人,往往会觉得普通男人配不上自己。

  茶叶商人年老体弱,又常年在外,自是无法每日陪着她风花雪月。

  琵琶女遥想起当年年轻时的岁月,自然心里落差很大。

  然后在那么一个晚上,一个风度翩翩的young official ,酒醉泛舟,听闻琵琶声,便“放荡不羁”的上了她的船上小楼。

  风度翩翩young official ,让这位琵琶女又回想起了当年在教房司时的日子。

  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自是相见恨晚。

  自然,便在船上发生了一些故事。

  而后两人一夜别离,琵琶女继续和她的丈夫,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并在十月后生下了一个child 。

  到这里,倒霉的也就是茶叶商人,对琵琶女来说,本还没有什么。

  但糟糕就糟糕在,那位风度翩翩醉Young Master ,居然是位诗人,还是个相当有才气名气的大诗人。

  一首《琵琶行》传遍大江南北。

  他写诗也就算了,居然还在里头把琵琶女的家庭住址,过往经历都写的perfectly clear ,清清楚楚。

  若是当时有身份证,或许他都得把身份证号给写上了。

  那位走南闯北的茶商,听闻此七言长诗,哪里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顿时只觉头上绿油油,气不打一处来。

  他知道Official Brothel 的女人“多情”,但didn’t expect 特地把人放在湖心船楼,都挡不住那翻出墙头的情意。

  再想想自己那刚出生的child ,差点没让他一下气死过去。

  果断弃了茶叶,回到乡中,聚集族老乡亲,召开祠堂大会。

  最终的结果也很直接,把琵琶女,和那不清不楚的child 一起浸了猪笼。

  “你这冤从何来?还敢欺瞒本判!该打!”

  边上的恶鬼会意,听到Jiang Li 的话后,立马提着水火风雷之棍,上前就是一顿乱打。

  只不过这冥山姥姥确实厉害,一边挨打一边还能中气十足的说话。

  “大人!罪妇冤枉啊!”

  “啊!罪妇die without regret !但我那child 还未满周岁!他可是无辜的啊!”

  “我恨!我好恨啊!他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不让我死在Official Brothel 中!”

  “我好恨!他为什么要找我?又为什么要写下那首诗!”

  “我恨呐,我要杀光他们,forever 不会放过他们!”

  说出一切,又被Jiang Li 当面点破,琵琶女周身开始泛其阵阵黑雾,而在Jiang Li 面前的那张长卷上,又开始不断的出现一些文字,和大片的水墨画面。

  一片corpses everywhere across the field ,莫说那个城镇,就是整个国家,都在女鬼的怨气下,毁于一旦。

  向后拉动长卷,Jiang Li 突然,空白长卷,卷在里面的部分,居然是有内容的。

  想到了什么,一下将整张长卷抽开。

  然而,不过常人手臂粗细的长卷,被他一下抽出百来丈长,在旁边的地上都堆成了一座小山,这张长卷都没有毫抽空的意思。

  Jiang Li 的眼睛很快,就这么一抽hundred zhang ,也将长卷上的内容,给看了个bits and pieces 。

  还在后方的画卷上,描绘的并非是这个琵琶女的人生。

  而是更多的,足有数百,数千个娼女的悲惨人生。

  她们每一位,都会因各种缘由沦为娼妓,因为各种缘由怀上child ,又在生下child 不久后,死去。

  而且每一个娼女,面容都有些相似,且身边都陪伴着一把琵琶!

  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Jiang Li 有理由相信,这是一场被设定好的,千世转生!

  “。。千世为娼!千世亡子!好狠的手段!”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