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My Augmented Statuses Have Unlimited Duration Chapter 511

  第511章 帮手

  千世为娼,千世亡子,可以说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折辱痛苦。

  如此千世的折磨下来,天知道这画卷里的那个琵琶女,到底积累了多少怨恨,不甘?

  她的原身又是犯了何等罪过,才要受到如此惩罚。

  就算是天上Golden Immortal ,在这红尘中走过千遭,轮回内滚过千回后,重新找回过往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

  有,even more how 是这等被精心设计好的凄惨世劫。

  看了这长卷上的内容后,Jiang Li 已经猜到,面前冥山姥姥的大概来历。

  对方确实和这画卷上的琵琶女有所联系,但却并非转世。

  连Kṣitigarbha Bodhisattva 那等大能,想要跨越Dharma End Era 转世,都留不下半点记忆。

  这受尽千世劫难的琵琶女,自然更加没有那份ability 。

  她跨越漫长时间,留下来的东西不是其他,就是那块覆盖了半张脸,看上去颇为丑陋的red 印记。

  经过多次的接触,Jiang Li 也已经看出来了,冥山姥姥的真正本体,其实并非什么姥姥,而是一只生前明显为男性鬼物。

  是因为受到了脸上那块印记记的影响,这才变成了统治背阴山五百年,天天喜欢唱戏听曲的冥山姥姥。

  而被来自上古时期的怨念和部分记忆所支配。

  那片red 印记,看样子也并非天生,而是男性鬼物,在机缘巧合之下,碰到了某些上古遗留的存在,这才被沾染到身上,化成了印记,

  red 印记,是他力量的来源,让他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籍籍无名,连本地地灵都记不住名字的小鬼,在极短时间内成长为了可以统御八Great Demon King 的powerful existence 。

  但那份印记,本身也是一份最恶毒的诅咒。

  就在不久前,他的鬼灯cold flame ,曾经两次烧过那块印记。所以Jiang Li 大致可以感受到,在那块印记中占据最多的,便是和漂浮在枉死城上方那层red 雾海一般的怨气。

  不同之处,便在于那份怨气要加浓烈惊人。

  来自上古时期的怨念和记忆,在带来力量的同时,也剥夺了他的自我。

  这和被body possession ,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所以,每当冥山“姥姥”稍稍恢复一点理智,他必然会想办法,试图剥离这块red 印记。

  但由于他的力量,本就来源于那块印记,导致其几乎没有多少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印记。

  所以对方之前在发现鬼灯cold flame 的效果后,才会如此渴望。

  之前看见娃娃街,不顾被怨气侵扰,也要硬扑过去的不理智做法,也就可以理解了。

  因为占据主导地位的本就是一团怨念,又哪里来的理智的说法?

  不过好在,留下来的,也就只有怨念而已。

  如果对方,真是某位成立气候的大能转世,Jiang Li 保证自己绝对扭头就走。

  看着那块贴在脸上,隐隐还有扩张趋势的red 印记,Jiang Li 思考了片刻,非但没有上下面的Ghost Messenger 停手,反而又接连下令,让十八个Ghost Messenger 又接连拿出了十几样地府刑具。

  让他们继续给琵琶女上刑。

  这样的效果或许非常一般,未必能真的伤的到冥山姥姥。

  因为在场的所有Ghost Messenger ,大概率都是冥山姥姥的手下所化。这只能做戏台,也是名声姥姥的法宝。

  如果他们不是弱智的话,就不会真的对自Master 动手。就算真的动手,以他们本身的力量,也很难伤到那位姥姥的一根汗毛。

  这样做,却可以拖延时间。

  现在看上去因为身份的缘故,他江某人好像gained the upper hand 。可以随意命令折磨对方。

  但实际上,他才是真正危险的那个。

  因为Jiang Li 机缘巧合之下,在这场戏里得到了Magistrate 的身份后,对方却没有immediately 强行终止,而若无其事的继续演了起来。

  说明这场戏本身就有它的意义所在。如果这场戏演到了尽头,在他的身上或许就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正因如此,Jiang Li 才要拖延时间。

  任何一场戏曲,总有先抑后扬,having ups and downs 的剧情过程。

  Jiang Li 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用刑”的这一个过程尽量拉长。

  然后想办法在这场戏结束直接,彻底击败冥山姥姥。

  。。。。

  外界,已经养好伤势,从酆都城中赶回来的裴仲剑首正和囚水一起,依照着Jiang Li 的信息,immediately 就赶到了一片看上去有些冷清的街道。

  但隔着戏台法宝空间的阻隔,他们也不容易准确定位Jiang Li 的具体位置。

  只能还能锁定,这附近的一片街区。

  “囚水小友,困住江Alliance Leader 的法宝空间,障眼法十分brilliant 。在上头没办法直接看出端倪。”

  “这样挨家挨户的寻找,效率太低了。”

  裴仲和囚水,他们在空中盘旋数圈,用各自的手段,扫过一排排普通的民房。

  却并没能在其中发现任何不同。

  Jiang Li 被困,裴仲剑首远比知道Jiang Li 手段的囚水更加着急。

  事实上,这位蜀山上代剑首,伙同九载daoist ,已经劝了Jiang Li 很多次。

  希望他抓紧时间复活,不要在这是非之地多呆。

  长辈嘛,自然都喜欢求稳,特别是以Jiang Li 现在表现出来的aptitude 。

  就算待在家里闭关,照样可以走到东域cultivation world 的顶点,最多就是多花上个几百年时间罢了。

  对于强Great Cultivator 来说,几百年根本算不上长。他们自然就想要让Jiang Li 找个地方安心cultivation 。

  并且,虽然Jiang Li 跟他们说过一部分背阴山的事情,表示自己对复活很有信心。

  但裴仲也知道,不管是通过什么途径,复活这种事情。都必然是extremely difficult 的。

  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

  而作为Great Zhong Mountain 上个时代的Old Guy ,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便是Jiang Li 这个希望夭折。

  生怕夜长梦多,一直希望Jiang Li 赶紧复活。

  只是江Alliance Leader 自从当上Alliance Leader 开始,就一直很有主见,一天也没当过怪怪傀儡。

  他在这城中还有自己的打算,这才一直推脱到了现在。

  只是didn’t expect ,这才过去两个月就又遭遇了危险。

  裴仲剑首已经打定主意,这回之后,说什么也要拉着Jiang Li 离开这座城市。

  人才济济,繁荣昌盛的酆都城,难道住的不舒服吗?非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

  “裴仲剑首don’t be impatient ,以City Lord 的实力,是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

  “那边,我们的帮手就要到了。”

  在囚水所看方向,不远处的街道中烟尘四起,有一片密集的脚步声正在快速接近。

  定睛一看,却是一群双眼紧闭,脚下虚浮,正在梦游的枉死城普通居民,向着这边赶了过来。

  “这些就是我们的帮手?”

  不怪裴仲剑首不信,这枉死城中的凡人,虽然可以不断虚假复活,所以会比普通的凡人更加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一些。

  但本质上他们就是普通凡人,就算能复活,他们又能有什么用处?

  人数虽多可以地毯式搜索,但又哪来的能力看破障眼法?

  囚水脸上淡然丝毫不急。

  这段时间在枉死城中,他其实一直都在进行度化,把一些愿意直接忠诚于Jiang Li 的cultivator 隐蔽送出成去。

  而每一次成功度化,也都会给他带来不小好处。现在他的实力比之两月前,又有了非常显著的成长。

  “City Lord 被困的那处Space Rule 特殊,就算是凡人,也可以做到一些事情。”

  Jiang Li 目前的梦境Avatar 为五个,每一个Avatar 能够分出三千个子体。

  这也就意味着,Jiang Li 临时能够控制的凡人数量,就是一万五千个。

  一万五千个凡人,依照Jiang Li 的命令,涌进附近的街巷当中。

  他自己对自己所在位置的感应,自是更加精确一些。那个困住他的戏台,十有八九便是隐藏在这三条街的民居当中。

  梦游的凡人们,每次推开房门踏入,便会yelled “快走”又或者是“冤枉”。

  Jiang Li 在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来寻找戏台的所在。

  果然,没过多久,他的一个梦境子体就在外界消失。

  而在Magistrate 殿的门口,又多出了一个显得有些迷茫的Ghost Messenger 。

  找到了!

  Jiang Li 一喜,随后心神微动,两个身体表面攀爬着细小裂纹的面具silhouette ,闪烁着身形便到了那座民居之前。

  这带着面具的二人,便是之前在血王宫密室虚假复活时,被Jiang Li 趁着虚弱的机会,直接拿下的圣心二老。

  由于被残翅lance 几乎抽干,这两个Old Guy 当时空留地Immortal Rank 位,但已经虚弱到了非常夸张的程度。

  远远比蛮石Monster King 要好对付的多。

  早在之前,就已经被Jiang Li 的梦境所捕获,再让他们稍稍恢复一些力量后,就成了Jiang Li 的梦境傀儡。

  明明死上一次,再复活就能恢复全盛。

  但Jiang Li 可不敢放他们去复活重置状态,就只能让他们暂时保持这个勉强维持Earth Immortal 层次的状态。

  被两只梦境蜘蛛控制,踏入那座凭凭无奇的small courtyard 后,他们同样化成Ghost Messenger ,出现在了Magistrate 殿门口。

  此时的Magistrate 殿中,看似inhuman 的虐打还在继续。

  冥山姥姥那明显装出来的痛哭,没有丝毫停歇,依旧显得中气十足。

  看起来,占据主场优势的冥山姥姥,好像正在吃瘪。

  但实际上,这位姥姥可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反而看上去乐在其中。

  因为在场,除了被强行拉进来的Jiang Li 之外,其他所有人,全都是由她的手下扮演。

  就算Jiang Li 不知怎么的,在这场戏中得到了Magistrate 的身份。

  他的命令,也只会被装模作样的执行。

  刚才的刑罚抽打,看上去凄惨,其实都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反而坐在台上的那个年轻cultivator ,才是真正落入了蛛网的那人。

  现在还可以得意洋洋,但只要把这场戏唱完,对方就会被戏台彻底捆绑,forever 无法脱离。

  嗯。。除非,用面板解除负面状态,否则forever 无法脱离。

  when the time comes ,便可以利用他,去接近那个和尚了!

  那个Scripture Lecture 度化的和尚,冥山姥姥只是隐藏在远处,受到了一小部分Buddha’s radiance 的照耀,起到的效果就比那种white 火焰还要更好。

  落实能让他为自己度化,那困扰千年的麻烦,或许就真的有了解决的一天。

  但就在这时,上头的Jiang Li 再次出声,打断了下面正在抽打的两个Ghost Messenger 。

  “你们二人停下,将水火风雷棍交给他们!”

  正在“疯狂”殴打冥山姥姥的两个Ghost Messenger 一愣,有些错愕的looked towards 新出现的两个Ghost Messenger 。

  这两个多出来的家伙是谁,他们以前不是,一直都是18个Ghost Messenger 吗?

  他们稍稍有些犹豫,但在这个场景中,规则就是不能违背Magistrate 的命令,到底还是只能把手中的棍子递了过去。

  而换作圣心二老所化的Ghost Messenger 动手,那两条一黑一红的棍子,立马就泛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他们raised high 风雷水火棍,而后同时落下,一齐打在了冥山姥姥的背上。

  顿时,在她的背上直接炸开了两朵血花。

  冥山姥姥被打的向前滑行了十来丈,直撞到Magistrate 桌下方的台阶,这才停了下来。

  两颗眼珠因为体内高压而被挤了出来,挂在脸上荡来荡去。

  即使圣心二老现在处于虚弱状态,那也是Earth Immortal 。而当“Ghost Messenger ”在接到了Magistrate 的命令时,他们是可以动用自己的力量动手的!

  想要在不施展力量主动防御的情况下,吃下两个Earth Immortal 的攻击,就算是冥山姥姥也impossible 做到不受伤。

  “你们!”

  冥山姥姥把眼球安回原处,回身怒视着两个真的动手的家伙。

  显然就连冥山姥姥也没有想到,Jiang Li 居然还找了两个帮手进来。

  身处戏台之中,他到底是怎么把消息传递出去的?

  但没等她多说什么,圣心二老化成的Ghost Messenger 再次上前。直接将两个镣铐扣在了对方的脚踝上。

  以最暴力的方式拉扯回来,直接把人绑在了之前出现过的刀床之上。

  然后风雷水火棍交替砸下,直砸的对方torn skin and gaping flesh 骨断筋折,上方巨力撞击之下,下方的尖刀也深深刺入体内,搅碎internal organs 。

  “你!courting death !”

  这时,冥山姥姥哪里还能不知道,是Jiang Li 看穿了她的陷阱。

  既然如此,续续挨打也是无济于事,立马就不再打算演下去。

  这戏台法宝虽然功效特殊,但作为主人,她在戏中受到的限制,还是远小于Jiang Li 。

  就算强行终止,也不过会遭到一些backlash 罢了。

  总比这样,遭到两个Earth Immortal 级别的Ghost Messenger 轮流殴打,要好的多。

  一股属于冥山姥姥的力量,充斥在琵琶女身上。

  水火风雷棍再次落到她的背上时,这次却是直接折成了两段。两个Ghost Messenger 也被震飞了出去。

  原本柔弱无力的琵琶女,此时正在变化为恐怖的冥山姥姥。

  因为有角色强行脱离,周围Magistrate 殿的场景立即变得不稳起来。

  但就在她打算掀桌子直接抓住Jiang Li 的时候,上首Magistrate 的一句话,却让她forcibly 停了下来。

  “琵琶女,伱想见到你的child 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