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My Augmented Statuses Have Unlimited Duration Chapter 602

  第602章 当代Human Sovereign

  此时的Jiang Li ,说他是immortal 吧,按照当今cultivation world 的普遍realm division ,他确实还只是Three Flowers Gather on Crown 阶段的Earth Immortal 。

  但要说他不是immortal ,他又拥有实实在在的immortal physique 。

  举手投足之间可将山川大海揉圆搓扁的伟力,又只有真正的immortal 才能拥有。

  能做到这种程度,一方面是Jiang Li 的积累和开挂。

  另一方面,则就依靠的是,这门由daofather 鸿钧悟道所得,并于黄庭讲道授予玄门子弟的Three Flowers Gather on Crown 之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凭借自身积累,和撸Heaven and Earth 功德的羊毛,Jiang Li 只花了一百天时间,就成功凝聚了自己的顶上三花。

  一身cultivation base ,较之breakthrough 前,暴涨一千七百五十倍!

  要知道,他本身的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就已经是站在Nine Provinces Continent 顶端的那一小撮人。

  真打起来,依靠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的fleshy body ,和无穷无尽的能量,他无惧于任何对手。

  而这次breakthrough ,他cultivation base 又暴涨的如此夸张。

  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说是unrivalled throughout the world ,也是丝毫不为过。

  并且,在诸多Supreme Treasure 的投入,和最后的Yin Fire 助攻下,他居然在Earth Immortal Realm ,就已经成就了immortal physique 。

  更是Dharma End Era 后的Number One Person 。

  如今的Jiang Li 有多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看了一眼不远处地上,被他刚才那a long whistle 的余波,给震到Seven Orifices 流血,三花乱颤,五气涣散的unorthodox way 三人组。

  一巴掌拍死他们,大概是不成什么问题。

  “传说,昊天Jade Emperor ,自幼修持道法,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方才享Great Dao of Limitless 。”

  “我这一千七百五十片花瓣,还招致了本该immortal 成仙一千年后才会遭遇的Yin Fire 。”

  “虽然,其中不排除昊天有吹牛逼以巩固统治的嫌疑。但这个数字或许也有些说法。”

  Jiang Li 正检视自己最新获得的力量,计算判断着自己现在的immortal physique ,能够承受几州的Human Sovereign 之力。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受到,自身后有一股恶风朝他扑来。

  有人在背后sneak attack 。

  Jiang Li 反手一抓,一杆深black 的莲花long spear ,被他随手捏住了手中。

  再转眼一看,是一个好似刚刚从娘胎里面爬出来,脐带都还挂在肚皮上的三头小娃娃,以莲杆作枪捅向他的脑袋。

  感受着从莲杆上传来的力量,speak frankly ,真的不能算弱。

  Jiang Li 明白,如果是之前的自己,遇到这样一个对手,或许就要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苦战。

  但是如今嘛,脸盆大小的Three Flowers Gather on Crown 你见过吗?

  抓住这一枪,他的手臂连点晃动都不带有的。

  Jiang Li 看着long spear ,右眼中一blue rays of light 闪过,手上的这根莲花long spear 立马枯萎下去。

  当目光再扫到莲花童子身上时,aggressive 的童子,立马全身爆开一阵blood mist ,体内Spiritual Qi 大量溃散,从小小的身体里喷涌而出,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就跟一个真的婴孩那般无力动弹了。

  这颗右眼,是曾经的女魃之眼末法Spirit Bead 。

  自从Jiang Li 到手之后,这东西就一直是他的王牌底牌。

  只是由于那无差别的领域覆盖,导致每次使用它,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直到和血色注视一起被refining 之后,这才终于能够为Jiang Li 所用。

  在他的掌握下,现在是瞪谁谁倒霉。

  “Yin Fire 都没能烧死你,还拥有这种力量,你。。到底是。。who !”

  莲花童子一生要强,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

  可就在他最虚弱的时候,他肩膀上的另外两个脑袋,却是诡异的活跃了起来。

  一转头,抓住机会就开始疯狂的撕咬起了,莲花童子的喉咙和眼珠。

  那个样子,分明就是狠到极点,是真的想治他于死地。

  Jiang Li 也是来了兴趣,手上一搓,就变出两张带着Innate Dao 纹的Nine Nether 叶片,贴在那左右两颗脑袋上,这才让他们安静了下去。

  “Dharma End Era 来临,天上待不下去,所以来投奔地上的穷亲戚,我大概知道伱是谁了。”

  抬手抓起莲花童子,向着Trapping Sky Mountain 中,唯一还完好的那个洞穴中走去。

  说是洞穴,但其实顶部在刚才,就已经被Jiang Li 掀飞。

  走到近前,就见其中是一片black 的水池。

  水池里,还生长着一朵同样漆黑的莲花。

  “好深重的怨气魔性。却又能保持的如此纯粹。”

  看着那莲花胎坐,Jiang Li 多少惊讶了一下。

  再往下看去,以他现在的眼力,轻易的便看穿了池水,看到了下方的情景。

  几具枯骨金身,被莲花根系压制,食骨吸髓。

  raised hand and beckoned ,骨头堆中的两块神牌就被他摄到了手中。

  “你们Li Family ,还真是whole family 相爱相杀,父慈子孝啊。”

  那两块神牌one big and one small ,上书金字“尊父李天王之位”和,“尊兄Third Prince Ne Zha 之位”。

  正是Trapping Sky Mountain bottomless pit 地涌夫人,为这Li Family 二位所立的神位。

  这个长了三个脑袋,三个脑袋之间还互相打架的莲花童子,便是较小那块神牌上,所谓的Third Prince Ne Zha 。

  “他不是我的father !他不配!”

  “他杀我mother !毁我fleshy body !用那golden tower 镇压控制于我!”

  “魔法时代来临之际,他受命镇压bottomless pit !居然还联合Jiang Ziya 暗害于我!”

  “他和金吒木吒,靠啃食我的身体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

  “这样的人,他有什么资格做我的father ?”

  被Jiang Li 提在手中的莲花童子一脸倔强,听到“father ”这个词汇后,身上开始不断涌出黑气,满脸的凶神恶煞。

  长满尖牙利齿的口中,不断吐出内心的不甘。

  也道出了他肩膀上两颗脑袋的来历。Li Family 两个所谓兄长,金吒和木吒。

  他们Li Family 一家人为求生路,一起趴在哪吒的身上吸食灵韵。

  但或许是由于李靖当年半途下山,学艺不精,最后却被莲花童子给绝境翻盘了。

  现在,反而用black 莲花吸取他们的金身,作为养分。

  作为有上百部独立影视改编作品的知名神话人物,前世这位李哪吒的人气,可是丝毫不在那位石猴之下。

  但在各种艺术的粉饰之下,他的悲剧,却是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注定了的。

  “Spirit Bead 转世啊Spirit Bead 转世,一到现在为止,你死了多少次?”

  “居然还没看透,还在为所谓的father ,所谓的公理,鸣不平吗?”

  “真是愚蠢啊。”

  Jiang Li 看着面前黑化为魔童的child ,想到了一些东西,有心帮他一把。

  抬手在自己的额前一点,从中引出了一道七彩灵光,将之投入进了莲花童子的脑中,让他被仇恨充斥的脑子,暂时清醒了过来。

  “莲花童子,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

  “你at first ,是Nuwa 大神案上一Spirit Bead ,为什么在Void Jade Palace 和Nuwa 宫联盟之后,unfathomable mystery 就被打入了凡间。”

  “还好死不死的落在了,Void Jade Palace 少数几个俗家Disciple ,李靖的家中。”

  “为什么明明怀胎三年,他却对你毫无感情。”

  “为什么Supreme Unity daoist ,又恰好远道而来,收你为徒?”

  Jiang Li 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一句一句说道。

  在他的七彩灵光下,恢复了理智的哪吒,虽然有些不明白面前这人为什么知道他的事情。

  但当Jiang Li 说到他master 的时候,他还是本能的不满道。

  “我master 对我很好!”

  他只恨father ,并不恨Supreme Unity daoist 。

  Jiang Li 冷笑更甚。

  “没错,Supreme Unity daoist 对你很好。”

  “他助你莲花托生,让你不但being reborn ,还获得莲花Dao Body 。”

  “他赐你火枣,让你长出三头八臂。”

  “还配你八Great Immortal 器Divine Weapon ,让你征战沙场挡者披靡。”

  “但为什么,他只传你道术,却不传你cultivation technique ?”

  “你擒龙闹海得一身实力,皆来自Spirit Bead 转世。可曾有人传过你,阐教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人人都会的Saint Grade Heavenly Immortal 诀?”

  这一问,还真就把哪吒给问住了。

  是啊,都是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怎么教给他的只有spell ,而没有89 Arcane Art 以及Saint Grade Heavenly Immortal 诀?

  “醒醒吧李哪吒,你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Nuwa 宫交易给Void Jade Palace 的护法道兵!”

  “兵器,当然只能掌握在道人的手里,你还谈什么公理亲情?”

  被Jiang Li 一通数落道出了真相,曾经的三坛海会大神,表情陷入呆滞。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明明是残酷的真相,可在得知之后,哪吒身上的demonic energy 恨意,却反而正在飞速的消弭化解。

  连带着后方水潭中的black 莲花,也褪去污浊,重新变得洁净无暇。

  作为玄门护法道兵的人选,李哪吒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被设下了禁制,永远都只能有八岁的心智。

  这个年纪的child ,正是执着于公平公理的年纪。

  面对evil monster 敌人,受到再严重的伤势他也不怕。

  最让哪吒接受不了的,反而是自家亲人的歧视和迫害。

  更恐怖的是,这边李靖千方百计的虐待他,转过头来,还有诸如他Master 之类的外人来讲和拉偏架。

  一句“他可是你的father 啊!”就要让他放下仇恨,尽忠尽孝。

  不仅要服从一切命令安排,胆敢有半句怨言不快,还会被打上,this child 狼子野心,Heaven and Earth 不容的标签。

  搞得哪吒,曾一度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但如果换个角度,转念想想。

  如果,包括李靖Supreme Unity 在内的这伙人,本来就不是他的亲人呢?

  一切,都不过只是个骗局而已呢?

  仔细想想看,怀胎三年零六个月,却迟迟没有魂魄投胎。

  身为玄门中人,李靖难道就不知道,烧张符纸去地府问问?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的第三胎child ,打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在等着Spirit Bead 转世!

  那李靖,不过是把自己的凡人老婆贡献给sect ,借腹生子罢了!

  为此,Void Jade Palace 也给了他很大的好处。

  否则以他李靖的cultivation base ability ,那托塔天王,降魔Great Marshal 的位置,哪有半分坐的上去?

  听起来,真相好像太过黑暗,让人难以接受。

  但坏人变得更加纯粹,让整天怀疑是自己,怀疑人生的哪吒,也更容易想通了。

  “多thanks Senior 点播,Spirit Bead 子受教!”

  莲花童子果然是perception 惊人,在Jiang Li 的帮助下,不过片刻功夫,就想通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一切因果。

  身上的怨气恨意,转眼间消散一空。

  左右肩上的金吒木吒两颗脑袋,也随之枯萎,哀嚎着disappeared 。

  被Jiang Li 放开后,落在地上纳头便拜。

  果然,是明事理知是非的好child 。

  “曾经你作为玄门道兵,做下不少罪孽。”

  “现今,你那好Martial Uncle Jiang Ziya ,欲颠覆Nine Provinces 重建Void Jade Palace 。”

  “若是被那小人得逞,天下Human Race 将再无宁日。”

  “他也曾与李靖合谋害你,你可愿意来帮我一同诛杀此獠!”

  Jiang Li 递出了自己的橄榄枝。

  这个少说几十万岁的child ,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实力强大不说,还本性纯良。

  他的酆都城,日后定然要承担起,阎罗十殿Yin Sector 判罚的重任。

  而Jiang Li 的麾下,正好缺少这样一个,内心还执着于,公理正义对错的Palace Lord 。

  “前辈对Spirit Bead 子有大恩,本该牛马相报,只是。。敢问前辈是何来历?”

  现在的Spirit Bead 子本就无处可去。

  他也不排斥Jiang Li 这个恩人,只是害怕再入狼窝,当然要问个清楚。

  Jiang Li 笑了一下,也不回答。

  只是手上一翻,多出了一尊玉质small cauldron ,在里头流淌着厚重的golden 血液。

  期待已久的Jiang Li ,仰头将其中血液尽数倒入口中。

  当即,远在苍云中域之地的Nine Provinces 鼎猛然一震。

  数量无法计算的Human Race 念丝,跨越空间的阻隔,落到了Jiang Li 身后,且都是能完全传递力量的实线念丝。

  和之前的虚不可触,只能用Human Sovereign battle halberd 引动的情况不同。

  this time ,好似无穷无尽的力量,直接灌入了Jiang Li 的身体。

  那是来自于苍Yun Prefecture 亿万Human Race 的纯粹力量。

  放在之前,牵引如此庞大的人物伟力入体,当然是自杀般的行为。

  在摘星空间的Human Sovereign 试炼阶梯上,早就说明了,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要是没有那份ability 强行承载责任,只会被Human Sovereign 之力压溃。

  好在如今的Jiang Li ,勉强担得起这份责任和力量。

  【Human Sovereign 尊位(苍Yun Prefecture )】(-+)

  威严的holy light Jiang Li 体内透出,让跪在地上的Spirit Bead 子,瞬间回想起了Ancient Era 的那场大战,和那个一人一戟,把他们周武大军全都给拦在朝歌城外的一世Human Sovereign !

  “前辈是,当代Human Sovereign !”

   感谢蒋really handsome guy 的一百灵石,和莜大旱的五百灵石打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