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My Augmented Statuses Have Unlimited Duration Chapter 609

  第609章 应劫之人

  “Yin Soldier Ghost Messenger !怎么会是真的Yin Soldier Ghost Messenger !”

  日Moon Pavilion Pavilion Lord 明尊感到不可思议。

  正是因为他知道,这些围住他们的鬼卒是什么,他才更加难以理解。

  因为按照日Moon Pavilion 研究ancient records 的记载所述。

  即使是在Ancient Era 的正经阴司Ten Temples Yama ,下属Yin Soldier 加起来,大概也不过三十万上下。

  现在这个时代,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这么多Yin Soldier Ghost Messenger !

  要知道,功德this thing ,就equivalent to 是Heaven and Earth 意志,只对极少数人发行的high level 货币。

  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等一珍贵的东西。得到一定程度,甚至能够成为帮助你成为Saint !

  就像是Nuwa 那样子。

  这种好东西,只要生活在这方Heaven and Earth 中,任谁也不会嫌多。

  所以Ancient Era 即使是冥界大能,也没几个人,愿意花费自己的功德去点封旁人。

  那实在是太过得不尝失。

  Ancient Era 的冥土,基本都是在死者生前便拥有足够功德的情况下。才会以他们自己的功德,封为阴差阴官。

  这也是茅山lineage 这么喜欢积攒阴德的原因。

  但现在的Jiang Li ,可是就equivalent to ,有了一台可以无限印刷功德的印钞机。

  功德this thing ,花掉多少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

  别说这边的一百万Yin Soldier ,酆都城那边可都已经breakthrough 五千万了。

  吓都能把人吓死。

  “该死!都不要还手!我们走!”

  看着细若游丝,马上就要老死的手下,明尊再也不愿意相信也只能认下。

  这些戳一下就没的阴差不能动,算他们倒霉,走总可以了吧。

  拉着那个行将就木的下属,他们飞身化作遁光就要离开。

  但走还真不可以。

  “杀了我酆都城的鬼就想走!哪有这么简单!”

  一道稚嫩的童音在城中响起。

  fiery-red 的流光瞬息而至,没等他们化遁离开,就后发先至击碎了遁光,将里面四人再次打落出来。

  为首明尊更是被流光穿胸而过,一击就受了相当不轻的伤势。

  直到流光停下,这才看清,那是一杆通体布满golden mark 的烈焰long spear 。

  正是失落的上Ancient God 兵,神锋火尖枪。

  Spirit Bead 子的battle strength ,本就是当世Peak 。

  之前在Jiang Li 的点拨下破开了Heart Demon ,又得了Immortal Qi 可用。距离真正成仙都只差半步之遥。

  此时的他,除去Jiang Li 之外,只怕当世也是难有敌手。

  就连地藏转世的囚水,因为发迹太迟,对上他也只有防守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莲花童子一击击落Five Qi Towards The Origin 的明尊,让城中偷偷看着的众多powerhouse 心头压抑,不敢造次。

  招回火箭枪,他正要再补上两下时,却是目光一转突然看见了到来的Jiang Li 。

  当下招呼Yin Soldier 上前押解,自己则是调转方向,飞到了Jiang Li 身前,单膝而跪。

  “City Lord !”

  其他酆都高层闻讯后,也是以最快速度赶到。

  而后几颗梦境Spirit Bead ,被送到到了Jiang Li 面前。

  这每一颗梦境Spirit Bead ,都是由City of Innocent Deaths 无数枉死者,整整七七四十Nine Heavens 的庞大梦境,压缩凝练而成的。

  内里隐藏着一个极其复杂真实的梦境world 。

  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封印之物。

  但凡被摄入其中,就会被困入由整个City of Innocent Deaths 无数死者所编织的梦境当中。

  即使是Jiang Li 也不敢说能够轻易逃脱。

  而现在的Spirit Bead 里头,分别包裹着一颗小草,一只螳螂,和一只白鸦。

  不用多说,那分别是Wood Attribute ,Metal Attribute 和Yang Attribute 的三道Immortal Qi 。

  皆是Jiang Li 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由那些从天南地北赶来的Nine Provinces powerhouse 所带来的。

  这群家伙,at first 听到以一换三的条件时,还以为奇货可居。

  觉得这种化为spiritual object 形态的Immortal Qi ,一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作用。

  不想轻易交换,又或者讨价还价,开出了以一换十的夸张价码。

  但问题在于,Nine Provinces Continent 这么大,可不只有他们拥有Immortal Qi 。

  虽然目前为止,Heaven and Earth 自然诞生的Immortal Qi ,还属于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每块大洲都只有寥寥数道Immortal Qi 。

  但在此地聚集的,是天底下超过七成的最强cultivator ,绝大部分仙佛转世,也在他们之中。

  而那些诞生的Spiritual Qi ,除了被邪魔抢走的那一部分之外,那就基本都在他们手上。

  一波两波人想要奇货可居,但总有人迫切需要用手上的Immortal Qi ,换取更加适合自己attribute 的Immortal Qi 。

  even more how 还是一比三的兑换比率,且机会只有一次,只要有人换过了,那就不会再接受second 相attribute 的Immortal Qi 。

  如此一来,供求关系求发生了改变。

  没有几天,某些powerhouse 所认为的奇货,就砸在了手里。

  而Jiang Li 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接过那三个Spirit Bead ,如法炮制的将它们吸入体内,恒定成了一样的Immortal Qi 灌体状态。

  如此一来,加上他之前就已经拥有的四种attribute Immortal Qi 。

  Metal, Wood, Water, Fire, Earth 阴阳,七中attribute 就已经是齐全了。

  而像是Wind and Thunder ,冰,之类的异种Immortal Qi ,Jiang Li 的需求倒是并没有那么大。

  有就最好,没有也无伤大雅。

  兑换Spiritual Qi 的任务,他们完成的很好。

  但招募其他仙佛转世的方面,却是遇到了困难。

  到目前为止,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其他转世之人,愿意加入酆都。

  毕竟都是当时Peak 的powerhouse ,还都是曾经的仙佛。

  心中的高傲绝非凡人能比。

  自己在自家地盘享受一言而决生死的权利,难道不好吗?

  想只用几股Immortal Qi ,就让他们屈居人下,未免也太过简单了一些。

  除非是像囚水那样,还未发际的转世之人,才有可能捡漏。

  但那样的人,显然没有能力跨越黑海和遍布血肉之灾的贺牛州。

  虽然有些失望,也在意料之中。

  想要在短时间内继续增强酆都鬼城的力量,看来还得想想other methods 。

  “近期,贺牛州可有异动?”

  感受着在体内开始不断冒出的另外三股Immortal Qi ,Jiang Li 这才又问起了正事。

  “异动?”

  听到City Lord 的问话,三位Palace Lord ,四位功曹,皆是有些茫然。

  除了满Great Province 都有邪魔入侵,和血肉之灾打的不可开交之外。

  他们最近也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不对。

  Jiang Li frowned ,随即闭上眼睛,意识连接上了血肉Avatar 。

  在他的操控下,一只只分别属于Insect ,鱼类,鸟类,哺乳动物,等等grotesquely shaped 的眼睛,在血肉地毯上睁开,替当代Human Sovereign 扫视着整片Great Province 。

  在他拔除了血色注视之后没多久,并列意识就已经重新掌握了血肉领主的力量。

  并在得到了那只有阿Shura World 意志化成的眼睛后,对血肉之灾的掌握,变得更加深刻。

  但如此依靠naked eye 一片片扫视过去,直到他看过整块大洲,居然也没能找到其他的异常所在。

  实在是让人unimaginable 。

  通过功德Golden Lotus 感应到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这位难道就是当代Human Sovereign 当面?老道这厢有礼了。”

  正当Jiang Li 思索之际,一个衣衫褴褛的Old Daoist Priest 突然出现在了不远处。

  他一边抱着手中的酒壶很是随意的行礼,一边毫不客气的走进原甲面王庭great hall 。

  “啊,几位让让,让老道和Human Sovereign 说两句话。”

  他是真没把自己当外人,还挥挥手让三位Palace Lord ,四位功曹让开。

  “你是何人!在Human Sovereign 面前休得无礼!”

  在Jiang Li 成为Human Sovereign 之后,Ancestral Dragon 九子之一的霸下,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实力的这家伙,有些急于在主上面前证明自己的力量。

  向前一步踏出,一圈yellow 的光晕便将入殿的老道笼罩。

  霸下hobby 负重,动车就背个Three Famous Mountains and Five Sacred Mountains 放在背上。

  而他有一道Innate Divine Ability ,可将自身所负之重,转嫁于敌人之身,以此生生压死对手。

  若是Jiang Li 能像禹王那样,重新给他打造一块功德封碑,更是能把那道Innate Divine Ability ,发挥到vividly and thoroughly 。

  可那老道明明中了yellow 光晕,却只是figure stopped ,就继续向前走来。

  特立独行的人不少,但特立独行还能活到这么老的人,多半还是有两把刷子在身上的。

  不过霸下的Divine Ability 光晕,似乎也是起到了一些作用。

  那老道身形一阵模糊,分明是在他表面的障眼法,在Divine Ability 的光韵冲击下,被破除了。

  其自腰部以下的下半身血肉,突然化作烂泥秽土剥落下来。

  最终只留下半身black 的skeleton ,两条骨腿,还在颤颤巍巍向前迈动。

  “老道不过是一半截身子入土的将死之人罢了。Ancestral Dragon 之子大可不必太过介怀。”

  这老道障眼法被破,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兴致,心情变得不是很好的样子。

  到Jiang Li 更加惊讶于他说的话。

  霸下从的脑子里出来这才多久?情报应该不存在泄露的可能。

  可他却能lay bare the truth with one remark 霸下真身,这老道属实是有些东西。

  “老道算半生,拜见Human Sovereign 阁下。”

  老道躬身拜下,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玩世不恭。

  也不知是出于对Human Sovereign 的恭敬,还是因为他下半身的诅咒。

  “算半生,南瞻州的算道大家,号称,算无遗策前半生。”

  “我听说过你。”

  Jiang Li 想了想同样说出了对方的身份来历。

  毕竟他坐的是Human Sovereign 之位,总不能只在苍Yun Prefecture 东域的那一小片土地上称王称霸。

  他迟早是要统御Nine Provinces Human Race 的。

  但他又不想把其他区域的Leader 全部kill to the last one 。

  在如此宽广的大地上,那样做费时费力且难度极高,还会成为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的公敌。

  只要没有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他只会被反复出现的敌人,拖入战争的泥潭。

  在还有Jiang Ziya 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的情况下,这样做实属不智。

  所以目前为止,他也只是派出人手,在其他区域收集情报而已。

  而这位算半生,在five-six hundred 年前的名声可是十分响亮,自然也被他记录在案。

  “Human Sovereign 阁下说笑了,divulge the will of heaven ,必遭Heavenly Retribution 。”

  “老道前半生都在算卦,而后半身则就成了这般模样。实无再提当年勇之意。”

  “老道此乃,只是想为Human Sovereign 阁下,为天下苍生,算上最后一卦!”

  这老道那惨不忍睹的下半身,足以证明他的算道cultivation base 属实不凡。

  但在Heavenly Retribution 爆发之后,每算一卦,都会导致情况大幅度恶化,有什么事情,值得他拼着如此代价再算一卦?

  “那算半生前辈,为什么觉得我需要算卦?Nine Provinces 苍生,又将有何等劫难,还请前辈明言。”

  Jiang Li 这人一向比较礼貌,愿意给这位算半生一个机会。

  “Asura 遍地,苍穹刺破,凶仙降世,血Slaughter Common People !”

  “这是我master 死前的最后一卦,补算的是Nine Provinces 大劫!”

  “而Human Sovereign 阁下于贺牛州一戟惊天,正是那应劫之人!”

  “老道此番,便是为助Human Sovereign 应劫而来!”

  Jiang Li 挑了挑眉,自己什么时候居然成了应劫之人。

  按道理说,他是个外来之人,本不应该属于this world 的命运。他很怀疑是不是这个老道算错了。

  不过,他也正好想要知道,心中所感的灾祸源头,倒是不妨让他试上一试。

  把想要知道的东西与他一说,那老道丝毫不拖泥带水。

  从怀中取出一口龟壳,又往里投入三枚古币。

  也不见他掐诀,也不见他念咒,只是随意的晃了两下龟壳,便把其中的三枚铜钱倒了出来。

  但随着铜钱的倒出,算半生的Heavenly Retribution 诅咒,也随之变得越发严重。

  从原本的腰际一直溃烂到胸口,以下全部变成了black 的skeleton 。

  那样子,疼的老道complexion pale ,brow beaded with sweat 。

  但他关心的似乎还不是这个。

  他提起手中酒壶,往口中灌了两口。

  那酒水顺着他的喉管滑下,随之又从胸口以下的枯骨中漏了出来。

  “可以了,早知道老道应该把它喝完再算的。”

  “罢了,Human Sovereign 阁下请吧。”

  那三枚铜钱上golden light 灿灿,其中似乎蕴藏着什么东西。

  Jiang Li 并没有在其中感受到什么危险的气息,索性上前两步,把手按在上面。

  顿时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了他眼中。

  高端的算道Master ,从来不会用那种swindler 的话术deliberately mystifying 。

  因为说那些话,只能证明他对自己说的话都没有信心。

  遇到那种话讲半句的mysterious Old Mister ,拖出去打上一顿,十个里面有九个半是没有错的。

  true expert ,直接把画面给伱看都没问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