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Cultivation Stars From Earthly Fiend 72 Arts Chapter 474

  第474章
  golden light 消散,所有的蝗insect egg 也伴随着这道golden light 消散,土壤中的那些蝗insect egg 全部失去了Life Aura 。等到来年,这里的草木定然会格外茂盛。

  在third 令牌消散之后,Divine Force 返回天穹之上,in the sky 那云霭通道也随即disappeared 。那笼罩法坛的奇特力量也disappeared 。

  恰在此时,in the sky 突然传来一声闷雷,Lu Fan 抬头看去,只见in the sky 乌云密闭,大地之上也卷起阵阵狂风,一股水汽从远处吹来。

  “起风了,这是要下雨了!”感觉到脸庞上的那股水汽,Lu Fan slightly smiled ,开始将法坛收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他多次使用禳灾术,这法坛因为频繁请神居然也沾染到了一丝丝Divine Force ,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功效,但是用来起坛效果更好。

  又是一声闷雷响起。

  滂泼大雨从天而降,大雨彻底驱散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残留的暑气燥热,同时也将大地湿润。等到这场大雨过后,刚好就是播种的时候,这场雨水还真是个好兆头,等到秋天,这一季的粮食肯定要丰收了,when the time comes ,那些百姓的日子也会好过不少。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王右丞的这首山居秋暝将这雨mountainside 中的秋景写的vividly and thoroughly 。Lu Fan 骑着马儿披着蓑衣,缓缓在这雨中前行。

  在解决了蝗神的问题之后,Lu Fan 对那些Aristocratic Family 豪强一番告诫之后,离开了定州城。

  这山中的雨水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就如同南方的梅雨季节一般。断断续续,就是不见消停。

  虽然这雨中的山景很不错,但是看的久了也就不稀罕。

  ‘吁吁.’

  马儿打了个响鼻,紧接着晃了晃脑袋,将身上的雨水抖落。那雨水打湿了鬃毛,让它感到很不舒服。

  “好了,知道你不舒服了,等翻过这道山岗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避一避雨!”Lu Fan patted 马儿的脑袋comforted 。

  马儿晃了晃晃了晃脑袋,很是高兴。

  近来这淇县中突然有了一个传闻,说的是左近的山道中出了个妖怪。这妖怪颇似人形,类比猿猴,长手驼背,面如树皮,身上长了一身长毛,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而且strong as an ox 能生撕虎豹,奔跑如飞。

  这妖怪躲在山中,喜欢捉人来食用,近来已经有不少商人走卒被那妖怪抓去吃掉。原本这山中虽然难行,但是却能够避开州县税卡,因此有不少商人货郎盐贩子从这山道通行。

  这妖怪抓到人后,若是腹中饥饿,直接就会用爪子将人胸腹刨开,一口将那心肝脾肺吞了下去,接着就是扯断四肢,一口下去将那四肢上的肉撸的干干净净。

  怎么个撸法?
  这还not simple ?见过人吃烤羊肉串没?将那烤串横着拿,将竹签放入口中的牙缝里,饭后手臂用力一拉,牙齿挡住那肉块,嗖的一下,那竹签就抽出来了,那肉正好留在嘴里。

  若是妖怪吃饱了,就会将这猎物带回巢穴做储备粮。

  原本这山中通行的人也不多,少了几个也没人察觉。不久前几个结伴的行脚商从这山道上经过,结果刚好碰上那妖怪,三个人夜宿在山中的破庙中,结果半夜里那妖怪寻来,直接将另外两个人抓了,活着的这位good luck ,晚上起夜躲过一劫,吓得他躲在那供桌地下呆了一晚上,等到天一亮,一路连滚带爬的向那山外跑去。

  出了这事之后,这条山道就更没人敢走了。this path 虽然偏僻,对百姓们也没有太多影响,但是对于那些行脚商人、私盐贩子来说,这可要了老命了。

  他们这买卖就是靠着躲开税卡才才能多赚钱,这妖怪将路堵了,他们可就麻爪了。

  眼见着一条财路没了,这些商人、私盐贩子自然不甘心,于是就共同出资悬赏,找能人异士将这妖怪除掉。

  很多人听到这妖怪,吓得是两股战战,根本没人敢接。那些商人和盐贩子急了,又是提升了几次赏金,总算是有人敢接这单子了。

  林五郎是这淇县中颇有名头的knight-errant ,胆子大,Blade Technique 好,又讲义气,为人豪爽,只是这大侠不是那么好当的,人情往来,各路knight-errant 拜会,你都要招待,这招待了就要花钱,要不然那些人怎么会帮你宣传,你这大侠的名头怎么传出去?
  只是这花钱如流水,就算是家境殷实也扛不住啊。这大侠的名头也是拿银子换的。

  林五郎也为这银子发愁呢,刚好听说了这事情,心中顿时觉得有搞头。他要是将那妖怪杀了,那些私盐贩子、商人们还不感激他?这些人走南闯北,肯定会帮忙宣扬他的名头,更重要的还有一笔不菲的银钱拿。

  这样名利双收的机会的林五郎怎么会错过?
  你说那monster strong as an ox ?blades and swords find it difficult to cut ?问过某手中这把宝刀没?
  林五郎被一阵恶臭味熏醒,只觉得头昏脑涨,浑身酸疼无力。眼睛看着周围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凄惨,身体似乎被山石划破,留下one after another 伤口,身体老藤捆着,倒吊在树枝上,脸涨的通红,山风吹过,就如同咸鱼干一般微微晃动。

  旁边的地面上血红一片,一匹枣红马已经被吃掉了大半,那枣红马正是他的坐骑,在接了这榜单之后,林五郎一番准备,就带着绳索、棍棒、刀剑进山去了。

  结果正好撞上这妖怪下山捉食,看到这妖怪之后,林五郎也是startled ,拿起棍棒就要对付这妖怪,结果这妖怪一爪子拍过来,他手中的哨棒,long spear 顿时折断。

  也幸亏这林五郎弓马娴熟,功夫不错,一个滑铲从那monster 身下躲过,甚至在穿过那妖怪两条腿的时候,还顺势抽出宝刀,对着那妖怪腿上砍去,结果非但没砍断,反而震的他手臂发麻。

  那妖怪又是一抓拍了过去,这回他手引以为傲的宝刀直接被拍成几片碎片。而他自然是被那妖怪轻易抓了起来。这妖怪并不打算直接吃了他,而是用山中老藤将其捆好了倒吊起来,当成了储备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