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Mansion Longevity Chapter 619

  这个念头落下,他手中azure fire 光一涨,瞬间变得旺盛刺目。

  随即,Liu Yu 将左掌托起,对准那朵azure fire 花轻轻一吹。

  “hu~ ”

  刹那间,就有成百上千缕焰丝,从鸡蛋大小的火焰中浮现而出,朝碎金城各个方向飞去。

  更吹落,星如雨!

  一眼望去,缕缕焰丝brilliant lights and vibrant colors ,仿佛千百年rarely seen 的奇观。

  只是美丽外表下,却带有凌厉的murderous intention ,那不经意散发的炽热温度,足以焚灭生灵的血肉与灵魂。

  “xiu xiu ”

  发丝般大小的azure 焰丝,看似弱不禁风,速度却十分之快。

  几乎半息不到,就跨越了遥远的距离,与in the sky densely packed 的“血云”接触。

  “sou sou ”

  不管低阶血蝠使用甚么手段,都无法涅灭Grade 2 灵火。

  无论innate talent spell 或者fleshy body 拍击,都无法阻止火焰蔓延,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缕缕焰丝降临。

  “pu~ ”

  接触到血肉的瞬间,发丝大小的缕缕火焰猛然一涨,azure 焰火在天空盛开,像是忽然绽放的礼炮。

  从绽放的火焰中,分化出更多“焰丝”,朝更多低阶血蝠蔓延而去。

  “吱~!”

  在低阶血蝠的凄厉哀鸣中,火焰迅速一传十、十传百,最终笼罩整片“血云”。

  远远望去,天空之中的一片片血云,迅速被azure 浸染,直至彻底disappeared 。

  空气中,不知何时弥漫着一股奇特的味道,就如同色泽金黄油亮的烤肉香味一般,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但是很快,这股香味便瞬间大变,逐渐有一种烤焦了的味道。

  如同金黄油亮的烤肉,由于火候掌握不当,变成烧焦木炭一般。

  以Azure Yang Demon Fire 此时的威能,燃烧这些低阶血蝠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单个血蝠连半息都坚持不到。

  仅仅数息之间,笼罩天空的片片血云便为之一清!

  难以计数的低阶血蝠,在Azure Yang Demon Fire 的凶威下,悉数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数息之后,天空只余连结成一片的火云还在缓缓燃烧,其中蕴含的恐怖威能,就连已方cultivator 都为之胆寒。

  looked towards Liu Yu 的目光中,满是惊惧!

  不过血Bat Race 数量众多,短短时间当然impossible 全部消灭干净,地面还有许多血蝠在与挣脱束缚的cultivator 激战。

  更远处的天空,也还有不少“血云”徘徊。

  只是看着威能恐怖azure fire 焰,它们却迟迟不敢向前,虽然一向听从血蝠patriarch 的命令,但存活下去是每个生灵的本能。

  面对威能可畏可怖的魔火,即使嗜血本能深入骨髓的血蝠,也会本能感到畏惧!

  azure fire 云连成一片,仿佛变成了一个Flame World ,令余下的血蝠迟迟不敢向前。

  ”go! ”

  看着这一幕,Liu Yu 面无表情,只是伸手一指,口中吐出一个冰冷的字符。

  一念落下,azure fire 云便翻涌变幻,最终形成一只只飞鸟,朝远处的血蝠群扑去。

  粗略一数,“azure 飞鸟”少说也有成千上万只之多!

  但以Liu Yu 如今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强度,控制起来却是游刃有余,没有露出半点吃力的样子。

  “吱~!”

  感受到生死危机到来,有着诸多同族的前车之鉴,许多血蝠当场就调转方向往远处飞去。

  在求生的本能面前,再也无法顾及上层monster cultivator 的命令。

  但低阶妖禽的飞行速度,又如何能够比过魔火?

  在数息之间,剩下的小部分低阶血蝠,就被先后追上,one after another 化为灰烬。

  只有极少数幸运儿,因为逃跑的动作太快,加之at first 也没有太过接近,才有幸逃得一命。

  不过,这其中也有距离太远、燃料太少,Liu Yu 懒得继续追击的原因。

  “zi zi ”

  azure fire 焰净化下,片片血云彻底消失,明媚的日光重新洒落下来。

  见“前辈”showed great divine might ,敢于反抗的低阶cultivator 大受鼓舞,激斗之间更为卖力。

  而残余的低阶血蝠们,则已经shiver coldly ,生怕next moment 那威能恐怖的火焰,就要降临自身。

  但幸好,那种恐怖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sou sou ”

  五指成爪对准虚空一抓,遍布天空的片片火云便飞速缩小,最终又变成鸡蛋大小的火团,重新回到Liu Yu 手掌disappeared 。

  冷冷望了下方一眼,他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虽然自己出手,可以避免许多cultivator 和凡人的死亡,为immortal cultivator 的力量多保存一些元气。

  但,没有必要。

  他Liu Yu ,可不是保姆,斗争也从来都是drenched with blood 的。

  不流血,不足以Changing the Heaven and Switching the Earth !

  生命死亡与鲜血喷洒中,旧的秩序将会被打破,新的秩序将在血火中诞生!

  ……

  “吱~!”

  十来息时间过去,重水形成的“black 河流”,已经彻底将血蝠patriarch 困住。

  它那一对灵活的肉翅,再也无法尽情施展。

  “时机已至!”

  张涛苍老的脸上,凛冽murderous intention 毫无遮掩,手中当即连掐数十道法决,落入“沉重”无比的河流中。

  black 河流受到激发,缩小的速度骤然加快。

  最终,仿佛一根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black 腰带,牢牢将血蝠patriarch 困住,使其再也无法进行快速移动。

  此妖腾转挪移的余地,被压缩到极致。

  “嘶~”

  极其锋锐的sharp claw ,携third rank 后期monster beast 恐怖的力量,落在漆黑的black 河流上,溅起一片片水花。

  但一连数击下来,却根本不无法破坏“black 腰带”的结构。

  纵然短暂出现些许损伤,black liquid 滚滚之下,也会很快被修复。

  数次full strength attack 下来,都没有任何成效,此妖眼中逐渐弥漫绝望,眼见张涛与郭破云的攻击到来,它只能匆忙抵挡。

  “轰轰轰”

  纵然third rank monster cultivator 妖躯强大,但面对same level 的cultivator 攻击,也必须小心谨慎应对。

  此时血蝠patriarch 只能硬接,一轮交锋下来,它已经是遍体鳞伤。

  十seven-eight zhang 的妖躯上,出现道道巨大的伤口,与一个个horrible to see 的血洞。

  “zhi zhi ~!”

  痛楚让血蝠patriarch 发狂,瞳孔中red light 愈发明显。

  但一尊巨大的棕黄small cauldron 却在此妖视线中逐渐放大,带着令人心惊的威能,自上而下砸落。

  “砰!!!”

  变化到十丈左右的棕黄small cauldron ,与血Bat Race 战头颅来了个亲密接触。

  它再也稳不住身形,仿若流星般飞速坠向地面,大片大片建筑被摧毁。

  一直到倒退上hundred zhang 远,才堪堪稳住身形。

  当其再次站立起来时,头颅已经凹陷下去一大块,显得有些“grotesquely shaped ”,spiritual pressure 也跌落一小截,明显身受重伤。

  这样的伤势,若放在immortal cultivator 身上,已经足以让fleshy body 死亡。

  是monster beast 强大的life force ,让它还能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但也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

  “好顽强的life force 啊。”

  望见这一幕,Liu Yu 微微有些感慨,不过没有插手的意思。

  另一边,张涛、郭破云自然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两人手中法决一刻未停,one after another 威能强大的三件spell Divine Ability 接连释放而出。

  血蝠patriarch 站立还未稳,就要再次面对迎面而来的“spell baptism ”。

  而郭破云的棕黄small cauldron ,也再次完成蓄力,在血蝠patriarch 被“black 河流”困住,难以闪躲的情况下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当头砸下。

  “peng” “peng peng ”

  一声、两声.

  棕黄small cauldron 不断砸在血蝠patriarch 要害,重器砸在血肉上的声音,one after another 响起。

  过程中,此Monster Qi 息不断衰弱,反抗的力道也在逐渐减小。

  一击、两击、三击.

  一连十几击后,血蝠patriarch 十seven-eight zhang 庞大的妖躯血肉模糊,变得有些偏平,已经彻底失去Life Aura 。

  至此,大局已定,碎金城已经被拿下。

  对于两人如何分配spoíls of war ,Liu Yu 没有过多关注,当场就收回了目光。

  他目光一转,looked towards 下方如同蝼蚁般的Low Rank Monster Beast 与cultivator 。

  感觉到血蝠patriarch 死亡,残余的低阶血蝠如同失去精神支柱,瞬间就有崩溃的趋势,开始胡乱飞窜不成章法。

  cultivator 们则趁此机会反击,向曾经施加痛苦的对象复仇,有将所有血蝠kill to the last one 的意思。

  至于“traitor ”,尤其引得反抗cultivator 关照,想留下一具全尸都困难,往往是身体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skeleton doesn’t exist 。

  大仇得报,有些cultivator 满脸鲜血状若疯魔,亲手将traitor 的身体撕裂,听着他们临时前的哀嚎。

  有些cultivator 则没有急着取其性命,只是先砍去其四肢或者五肢,接着严刑拷打逼问其家人信息。

  他们过去数十年遭受的折磨,显然不是几条人命就能够消弭,不但要斩杀这些traitor ,连其背后的家族、亲人都要遭受波及。

  这一刻,许多cultivator 都发下誓言,若能安然离开安南六洲,必定将traitor 背后的家族pull up by the roots 。

  不管男女老少,无论immortal cultivator 还是凡人,都must 斩尽杀绝,才能够消解心头之恨!!!

  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天经地义!

  而在cultivation world ,可从来没有祸不及家人的说法,一人得道固然鸡犬升天,但.

  这是复仇者的盛宴,这是traitor 与monster beast 的炼狱!

  背叛、复仇、信仰、大义.

  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再一次在古老的city 中上演,只是this time 角色发生了转换。

  “在cultivation world ,仇恨之大,确实可以绵延数百数千甚至是数万年。”

  “而这些挣脱枷锁的cultivator ,将是Zhang Family 最忠实的拥趸。”

  望见这一幕景象,Liu Yu 面无表情,不过没有阻止的意思。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前世曾经听过的一句话:

  “所以唐某某,此次前往Spiritual Mountain ,就是想取得这么一本经书,来普度世人。”

  思及此处,Liu Yu slightly smiled 。

  不过这cultivation world ,可不需要这么一本经书,而且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本就天经地义不是吗?

  微微摇头,他looked towards 城中某处。

  最先挣脱锁链的“疤脸男修”,一movement method 术极其精湛,而且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也颇为不俗,已经将附近的monster beast 都解决。

  此时,一名看似貌美的筑基Early-Stage female cultivator ,已被此人击破dantian 绑在一根柱子上,正在严刑拷打。

  看似貌美如花的female cultivator ,实则心如蛇蝎,做了Monster Race 的走狗。

  数十年中,疤脸男修没少受此女的折磨,胸前背后tangled and complicated 的one after another 疤痕,就是此女亲手留下。

  他对此女的恨意,就算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难以完全消除!

  “说!”

  “你来自哪一洲,家族位于何处,还有什么亲人?!”

  疤脸男修眼眶通红,眸中一根根细小的blood vessels 暴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神态状若疯魔,已经has several points of 癫狂。

  说着,他下手亦是very ruthless ,将貌美female cultivator 整齐精美的指甲,一根接着一根forcibly 拔下。

  转眼间,那洁白修长的手掌,就已经是drenched with blood 。

  “呃啊~!”

  貌美female cultivator 发出mournful scream 。

  剧烈的痛楚袭来,此女难以忍受,喉中的惨叫根本无法压抑。

  但即使承受这种痛苦,她依旧死死不愿开口。

  因为此女明白,一旦泄露了消息,自己的家族还有亲人,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不过,对于当初的选择,此女却并不后悔,她也有着她的苦衷。

  口中发出mournful scream ,貌美female cultivator 死死不愿松口,只是用嘲讽的目光看着疤脸男修。

  仿佛事变前一样,对方还是任她宰割的羔羊,态度依旧是那么居高临下!

  看着眼前这个心如毒蝎的female cultivator ,目光没有哪怕一丁点悔意,疤脸男修心中恨意滔天,没有一丝怜悯。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待太久、太久。

  最近几年,更是没睡过一个好觉。

  因为只要一闭上双眼,那些因为同一理想而惨死的同道,那些熟悉无比的面孔,便会接连浮现在眼前。

  他,心怀愧疚!

  往事不堪回首,大仇尚未得报,他又岂敢安睡?!

  “说!”“说!”“说!”

  望着惨叫不止,目光中却没有半点悔改的female cultivator ,疤脸男修张口爆吼,心中恨意愈发炽烈。

  ”pu ”

  说完,他一把扯过对方头颅将其一头长发一根根拔下。

  转瞬间,貌美female cultivator 头顶已经是血肉模糊,浸染血污的面孔也是丑陋不堪。

  但此女,竟然还是不愿松口。

  见此情景,疤脸男修心中的恨意几乎无法抑制,手中involuntarily 亮起red 灵光。

  一个Fireball 浮现而出,就要取了眼前traitor 的性命。

  “he he he ~”

  但就在要动手的前一刻,他突然停止下来,口中怪笑不止,随即手中的火光熄灭。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去,对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了。”

  “我不会杀你。”

  “我要让你活着,每一日都遭受非人的折磨,以告慰那些枉死的冤魂。”

  “让你everyday all 可以尝到十八般手段,还有那种not have the will to live 、unable to ask for death 的滋味儿。”

  “he he he ~”

  说着说着,疤脸男修怪笑不止,眼中闪烁残忍的rays of light 。

  对方口中的“十八般手段”,貌美female cultivator 当然明白是什么,

  正因如此,目光第一次出现慌乱、恐惧。

  她开始用激将法,每一句言语都一针见血,戳到疤脸男修的痛处,试图让对方给自己一个痛快。

  但不管其如何刺激,疤脸男修都未曾下死手,反而用spell 为此女疗伤,防止其失血过多意外死去。

  就这么死了,也太过便宜此女。

  疤脸男修与貌美female cultivator 的这一幕,只是数百上千cultivator 中的一个小小缩影,许多“traitor ”即将被斩杀的时候,都被曾经遭受过非人折磨的cultivator 阻止。

  对cultivator 而言,死亡实在太快,仅仅是一个spell 的事情,快到根本没什么感觉。

  一瞬间的死亡,显然无法与他们这些年,连畜生都不如的日子成正比。

  所以他们要将其中一部分traitor 留下来,让那些traitor ,也尝尝“销魂滋味”。

  数十上百年的痛苦,仅仅取其性命,根本不足以化解。

  只有将承受过的痛苦,变本加厉还回去,才能稍稍慰藉深受创伤的心灵。

  以及那些,为了今日复仇,默默无闻死去的同道!

  碎金城中,挣脱枷锁的cultivator 们状若疯魔,泪水如kite with its string cut 般止不住的留下。

  他们心怀滔天恨意,不愿放过一只monster beast 。

  哪怕已经身受重伤,哪怕肢体残缺,也要将复仇进行到底,唯恐落于人后!

  对于那些为虎作伥的traitor ,他们恨意反而更为浓烈,不过一些cultivator 没有选择立即取其性命,反而跪地恳求强大的cultivator ,留这些traitor 一命。

  他们要好好折磨这些traitor ,逼问出其家族的信息,为自己、为死去同道复仇。

  “.”

  看到这里,Liu Yu 微微摇头。

  倒不觉得,这些挣脱枷锁的cultivator ,手段有多么残忍。

  因为他在昌南城与碎金城都待过一段时间,明白这些cultivator 曾经历过什么,能够理解那深埋心中的滔天恨意。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不过这些,与Liu Yu 关系不大,因为他马上就要离开此处,赶赴一场惊世大战。

  目光望向张涛、郭破云,此时两人已经完成spoíls of war 分配。

  张涛迅速召来手下,将一件件善后之事,有条不紊安排下去。

  他们这些Golden Core cultivator 不能在此停留太久,马上就要前往灵Martial City 。

  对于那些呆愣原地,既没有加入反抗军,也没有为虎作伥的cultivator ,此人选择饶他们一命。

  有着共同的经历,这些都是可以团结的力量,只要能够唤醒他们心中的勇气,就能够为Zhang Family 所用。

  只是“禁灵环”,还不急着取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