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Mansion Longevity Chapter 629

  在spell 之火焚烧下,短短时间内,大地便已是光秃秃一片。

  袅袅硝烟升起,大地上还残余星星点点的火焰,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哪有不久前,那般和谐自然的景象?

  废墟之上,Liu Yu 收回目光,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微微摇头。

  这就是cultivation world 啊,powerhouse 可以任意妄为,不受到任何约束,肆意收割弱者生命。

  亦或者,给环境造成沉重创伤,数千数万年甚至更久都难以恢复。

  “继续这样下去,this world 的未来在哪里呢?”

  “似乎,也只有灭亡一条路可走。”

  目光掠过,Liu Yu 面无表情,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不过他很快就收起杂念,继续观察场中情况。

  经过方才元婴真君与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的斗法,此时灵Martial City 周围的战斗基本已经结束。

  实力尚可,运气也还不错的monster cultivator 。已然逃回灵Martial City 中。

  至于没有逃回去的,妖躯与monster core 都已经被cultivator 装进storage ring 。

  “轰隆隆”

  大地微微震动,one after another red 光柱从灵Martial City 周围破土而出,声势极其浩大。

  光柱如蛛网般密集交织,形成一个pale red 护罩,将绵延两百li or so 的immortal city 都笼罩其中。

  随后,一缕缕蕴含浓郁Monster Qi 的红雾浮现,迅速变得浓郁,一直到遮盖大半个灵Martial City 这才停止。

  只有淡红护罩最上层,才有一小部份暴露在空气中,整个immortal city 都在雾气里faintly discernible 。

  九门Heavenly Demon 阵!

  观望了许久,见人类cultivator 已经腾出手来,反应过来的monster cultivator 终于opening array 。

  “嗡嗡~”

  定南号、奔雷号、青苍号三艘灵舰重新升空,在靠近灵Martial City 五十里处停下,不过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有些缺点虽然很小,但却足够致命。

  以三艘灵舰有时“反应迟钝”的缺点,冒然插手fourth rank 层次的战斗,效果不会很大。

  无法成为扭转战局的关键点,也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不如留在灵Martial City 周围,作为威慑性力量存在,让其内的third rank monster cultivator 不敢轻举妄动。

  “sou sou ~”

  a Golden Core flying through air ,不借助Magical Artifact 、法宝之力,从灵Martial City 各处返回周围。

  “踏踏”

  清微的脚步声前前后后响起,转眼定南号上又稀稀落落站满cultivator ,其它两艘灵舰亦是如此。

  之前相比进攻之前,cultivator 还是减少了三人。

  一名不慎被monster cultivator 临死前的反击带走,两名被Monster King 与真君的斗法波及,几乎没怎么挣扎,就violent death 。

  也不知是不是太过高调,导致受到Monster King 们的“照顾”。

  不但没有引起Zhang Family “注意”,反而因此丢掉性命,数百年的cultivation 毁于一旦。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虽然战场表现的高调一些,可能会受到Monster King 们的照顾。

  但反过来说,若是能得到Zhang Family 的欣赏,甚至在事后娶得一名Zhang Family 贵女,也将受益无穷,对未来道途有着不小的益处。

  所以风险虽大,还是打消不了一些cultivator 急于表现的心。

  “张涛Fellow Daoist ,眼下局面我等该如何行事?”

  “依旧对灵Martial City 发动进攻?”

  众人齐聚后,沉默了大约四五息,一名Golden Core Early-Stage cultivator 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见识到真君Monster King 出手的大威能,他已经是trembling in fear ,有些乱了方寸,到现在还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hearing this ,张涛没有立即回话。

  both of his hands 负背facial expression grave ,望着淡红雾气中faintly discernible 的灵Martial City ,眼底闪过一丝忧色。

  Zhang Family 确实没有料到,“王庭议事”期间,还有如此多的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驻守在灵Martial City 周围,其中还包括一名fourth rank 后期Great Demon King 。

  更关键的是,还是Fire Phoenix 族的Great Demon King 。

  出现这种情况,局面已经有些脱离张涛掌控,他一时也没有太好的策略。

  “强行发起进攻?”

  “亦或者就此撤退?”

  张涛心中闪过数个念头,还是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Fellow Daoists don’t be impatient ,还是先观望一阵,看几名Elder 何时传来消息。”

  不管哪一个选择,以眼下的局面而言,对众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抉择。

  若选择强行进攻,“九门Heavenly Demon 阵”便是一道难关,没有元婴Elder 的参与,纵然Zhang Family 还准备了种种后手,强行攻破的几率也不大。

  毕竟,这可是fourth rank middle grade 的Defensive Array ,完美契合灵Martial City 周围的spirit vein 地脉。

  而选择撤退,就更不能接受了。

  准备数千年,下一次还不知有无这么好的机会,而且好不容易取得乾庭支持,哪怕出现一定规模的流血伤亡,Zhang Family 也must 试试。

  若此次起事失败,Monster Race 定会做足准备,补上一些漏洞,以后机会只会更加渺茫。

  随即,甲板上陷入一片寂静,如此紧张的气氛下,众人都没有心情交谈。

  一面关注罡风层的动静,一面打量远处的九门Heavenly Demon 阵。

  视线穿越一片片white 的云朵,可以看到ten thousand zhang 高空之上,时不时有multi-colored 的灵光透出。

  即使杀伤力极其惊人的罡风,也无法完全消弭fourth rank 存在出手的威能。

  传说,穿越ninth layer 罡风,才能真正到达world 之外!

  但想要穿越ninth layer 罡风,非Void Refinement Realm 大能不可。

  Golden Core Realm cultivator ,最多只能涉及前三层罡风,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则可以步入中三层罡风。

  至于第七八ninth layer 罡风层,非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的存在难以步入,实力不足者冒然闯入,只会落个skeleton doesn’t exist 的下场!

  传说在上古之时,ninth layer 罡风层又被称之为“Nine Heavens ”,同样孕育了无数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与Heaven and Earth Spirit Object 。

  但历经上古大战后,Nine Heavens 已经失去种种神异,似乎已经无法孕育生机。

  剩下的,唯有毁灭。

  不知从何时开始,Nine Heavens 中开始刮起罡风,再也容纳不下任何生灵存在。

  停留在Nine Heavens 的每一息,都要承受来自all directions 的罡风的无差别打击。

  所以渐渐的,“Nine Heavens ”这个称呼逐渐不被人提及,取而代之的则是——罡风层。

  最低的First Layer 罡风层,距离地面都足足有三ten thousand zhang high ,而且时时刻刻有透明的罡风刮过。

  每一道罡风的威能,虽然都只与third rank 下品spell 相差仿佛,但与cultivator 施展spell 相比,只要身处罡风层中,就每时每刻都要承受攻击。

  每分每秒,都不知有多少道如third rank 下品spell 一般的罡风刮来!

  这种情况下,即使有一件上好的法宝,普通Golden Core 也无法立足太久,否则便会因法力耗尽而亡。

  只有在same realm cream of the crop 的那一部分存在,方能够长时间立足。

  当然,由于罡风层已经没有生机,更孕育不出Heaven and Earth Spirit Object ,所有没有多少cultivator 愿意探索此地。

  久而久之,对overwhelming majority cultivator 而言,“罡风层”都是极为陌生的词语。

  ……

  此时,First Layer 罡风层,却有七道hundred zhang 高的庞Great Demon 影站立。

  在妖影对面,有七名cultivator 遥遥相对。

  “轰隆隆”

  双方激烈交锋,rumbling sound 连绵不绝,一刻都没有停下。

  普通Golden Core 畏之如虎的透明罡风,却对这些存在没有任何影响,时时刻刻刮过来的罡风,轻易就被一层看似薄薄的护罩抵挡。

  甚至那些妖躯强横的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仅凭fleshy body 就足以硬抗这些罡风,完全将之当做不存在,没有受到一丝一毫伤势。

  只equivalent to third rank 下品的攻击,对他们来说威能还是太弱。

  在fourth rank 交手的威能面前,First Layer 罡风造成的那点威势,就完全不够看了。

  凭着“本质”更高,one after another 交手余波甚至穿越重重阻拦来到天空,化为Liu Yu and the others 看到的景象,也就multi-colored 的霞光。

  对fourth rank 存在敏锐的spiritual sense 与感官而言,每一息都十分“漫长”。

  仅仅一息时间,他们或许就已经交手数十次,甚至更多。

  十来息过去,双方互有胜负,一名元婴真君与一名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都在方才的交手中陨落。

  就连其元婴、Monster Nascent 都没有幸免,不存在Seize Body For Rebirth 的可能。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因为雀星野两妖早在之前便受到不轻伤势,实力受到不小的影响,所以总体上Monster Race 一方还是稍稍处于下风。

  “等等。”

  十几息时间里,不知交手多少次,都和从前一样难分胜负,紫瞳Monster King 忽然Divine Consciousness sound transmission 道。

  “en? ”

  天灵真君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担心是此妖诡计,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

  “轰隆隆”

  fourth rank 交手的轰鸣,将罡风刮过的声音都掩盖,仿佛此地的危险气息都淡了许多。

  见此,紫瞳Monster King 面色一沉,到见己方处于下风,还是无奈继续sound transmission 道:

  “等等,灵Martial City 固然重要,但因此我等就拼上性命,真的值得吗?”

  “天灵Fellow Daoist ,按照此时的情况下去,纵然你们能够获胜,最后又能剩下几人?”

  “你们人类cultivator 的cultivation speed 虽快,但也要数百上千年才能cultivation 到如今realm ,难道真的就要为此拼命?”

  “不如我等就此罢手,让那些third rank 小辈,去决定战局走向如何?”

  一口气把话说完,此妖鼓起法力将天灵真君逼退,当先停手没有继续攻击。

  紫瞳Monster King 出身Fire Phoenix 族,天资bloodline 在同族之中都是Peak ,又有无数cultivation 资源送到眼前,真心不想因为一座灵Martial City ,就与同阶cultivator 拼死拼活。

  况且这天灵真君,与他也算是old rival 了,交锋数次都不分上下。

  谁知其还有没有底牌,若真是死斗到底,谁生谁死还真不一定。

  故而,紫瞳Monster King 就想到这么一个办法,能够避免死斗。

  反正有“九门Heavenly Demon 阵”守护,以三艘灵舰与那些Golden Core cultivator 的表现,他不认为能够攻破Formation 。

  只要能够拖延时间,待到援兵赶到,情况就立刻不同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Formation 被破输了赌斗,也不意味着都兑现赌约.

  “好。”

  思索数息,天灵真君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竟一口答应紫瞳Monster King 的条件。

  就连其余五名Zhang Family 真君,面上都露出不解之色。

  安南六洲可还有不少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时间拖得越久,明显对他们更为不利。

  不过Great Cultivator 、Great Demon King ,才是双方真正能够做主的存在,两者已经做出决定,他们纵颇有微词也无法做出改变。

  于就这样,双方约定互补干预灵Martial City 的战争,任由third rank “小辈”决定局势走向。

  而真君与Monster King ,只能在several hundred li 之外关注。

  ……

  restless 的等待中,每一分每一秒都似乎格外漫长。

  事关身家性命,就连Golden Core cultivator 都做不到平静,面上忍不住浮现各种神色。

  惊恐、兴奋、残忍、惊慌.

  Liu Yu 虽然面无表情,表面看上去镇定,但心湖还是忍不住泛起丝丝涟漪。

  死亡面前,谁又能真正平静?!

  “咦?”

  平静二十来息后,三艘灵舰上,忽然爆发一阵哗然。

  众Golden Core 很快发现罡风层的动静消失,multi-colored 的灵光也不见踪影。

  “fourth rank 层次的斗法,莫非这么快就结束了?”

  有些cultivator face changed ,暗自猜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似乎命运的审判即将到来。

  众人凝神看去,但半天都不见动静,不见胜出的一方出现。

  正在众人疑惑不解时,张涛、张子平、孔灵秀三人却expression moved ,似乎时候收到了什么信息。

  “张涛Fellow Daoist ,真君们可有消息传来?”

  值此时局,cultivator 对身边的动静自然十分敏感,很久就有cultivator 察觉到三人神色异常,立马开口问道。

  虽然出发之前许多solemnly vowed ,声称至死不后退一步,但此时大多数cultivator 都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情况稍有不对,便会立马鞋底抹油。

  只有一小半分,仍旧拥抱心中那一份坚持。

  “方才天灵Elder 传来消息,经过一场激烈对战后,真君与Monster King 之间,已经暂时休战达成协议。”

  “要以我等以能否攻破灵Martial City ,来决定此战的成败。”

  知道此时不是遮遮掩掩的时候,张涛心中迅速组织好语言,当即开口说到。

  “什么?!”

  听闻此言,相当一部分cultivator 脸色变得什么难看,却又带着几分无可奈何。

  他们哪能不清楚原因?

  说的倒是好听,还不是那些“Old Guy ”怕死,不愿意生死相搏,才让我等来拼命!

  当然,这话不敢直接说出来,许多cultivator 只是in the heart 暗骂。

  只有一些loose cultivator Golden Core ,类似事情见得多了,脸色倒没有多少变化。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