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ortal Mansion Longevity Chapter 685

  第685章 破门而入,诡异平静

  “bang! !!”

  数道神识一扫而过,察觉来犯修士藏身之处,三道Nascent Soul 层次的spiritual pressure 瞬间横扫而来。

  这spiritual pressure 与Golden Core 层次completely different ,就算最为Peak 的Golden Core 修士,与之也完全不具备comparability 。

  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在郭破云and the others 的感官中,Nascent Soul spiritual pressure 如山岳般雄伟磅礴,又如大海般浩瀚无边。

  瞬间,他们便感觉到沉重的压力,imposing manner 被压低到极致。

  直面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就算是Liu Yu ,心中也仿佛蒙上一层阴霾,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便是Nascent Soul 老怪的威慑力!

  但众人终究是布衣盟最精锐的核心成员,cultivation base 最低都有Golden Core Late Stage 。

  所以imposing manner 上,虽被一面倒的压制,但实力却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不过清水真君三人,自然不会坐视乾庭Nascent Soul 逞威。

  ”hmph ”

  next moment ,三人便齐齐coldly snorted ,同样放出Nascent Soul 层次的spiritual pressure ,朝罗浮山方向横扫而去。

  几道Nascent Soul 层次的spiritual pressure ,于黑夜中碰撞交锋。

  “ka-cha ”

  刹那间,狂风呼啸,空气都为之一凝。

  虚空中,仿若有电闪雷鸣般的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对于“冰魄寒息阵”的控制,清水真君也没有停止,抓紧时间朝“black liquid 洞幽阵”进行猛攻。

  数十道white 光柱中,不断喷吐冰冷到极致的寒气,淡蓝寒潮汹涌,彻底弥漫至四面black 水墙处。

  “zi zi ”

  一时间,冰霜凝结的声音,不断在空空荡荡的群山间响起。

  仿佛能凝结空间的淡蓝寒潮,有彻底将black 水墙冰封的趋势。

  尽管同为fourth rank ,但“冰魄寒息阵”attribute 占据优势,加之清水真君了解“black liquid 洞幽阵”的一些weak spot ,所以才能有如此显著的效果。

  不过随着三位乾庭Nascent Soul 出手,以及已方的暴露,他明白没有时间慢慢破除大阵。

  眼中果决之色一闪,清水真君手上法决当即顺势一变,one after another 印在三面令牌上。

  以损伤Formation 根基为代价,竭力激发Formation 的威能。

  ”weng weng”

  闪烁长空的white 光柱接连颤抖,一时间喷涌而出的寒气更为浓郁,寒潮愈发汹涌澎湃。

  “zi zi ”

  仿佛达到了临界点,形成水墙的black 水流,彻底凝固不动,威能被压制到最低。

  “嘭!!!“

  next moment ,一声震动群山的轰鸣传开。

  通往黑山仙狱处,hundred zhang 高的black 冰墙忽然炸裂,出现一个巨大缺口。

  地面,不断丝丝black 水流冒出,似乎是想要修补空隙。

  只是淡蓝寒流汹涌而至,black 水流很快就凝固不动,被栩栩如生地冰封。

  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的大阵上,就这样打开一个缺口。

  “何方宵小,安敢如此放肆?!”

  乾庭三Nascent Soul ,自然不能坐视清水真君破坏大阵,当即从罗浮山中杀出,试图从源头处清除威胁。

  “sou sou ”

  伴随阵阵强大Nascent Soul spiritual pressure ,夜空三道巨大遁光升起,极速接近Liu Yu and the others 的所在地。

  “嗡~”

  冰魄寒息阵的威能被激发到极致,三面blue 令牌灵光大盛,清水真君一把将之收入storage ring 。

  望着来袭的乾庭三位Nascent Soul ,他面色极其凝重,当即sound transmission 道:

  “按计划行事。”

  随着乾庭三位Nascent Soul 逼近,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劫狱计划再也没有退路。

  “是!”

  精神高度集中,Liu Yu 、郭破云and the others 拱手领命,立即抽身爆退。

  一齐向左侧飞去,远离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交锋的战场。

  乾庭修士自然不想让他们如意,当即便有一件真宝,携恐怖的威能来袭。

  ”xiu ”

  这是一把black 小刀,灵光在夜色的遮掩下并unremarkable 。

  但全盛真宝的威能,却瞬间让Liu Yu and the others hair stands on end ,升起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several dozen li 的距离,对真宝来说就是近在咫尺,瞬息间就可跨越。

  恐怖绝伦的打击,下一息便要降临。

  “砰!!!”

  但下一息,一只通体深紫的small bottle gourd 突然出现,同样散发genuine 的真宝级别威势,毫不示弱迎上black 小刀。

  两者碰撞交锋,强横的威能扫向四方,暂时化解此次危机。

  “是清Elder Shui !”

  郭破云、廖云溪and the others 面色一喜。

  幸亏清水真君及时拦截,才不至于让此次计划胎死腹中,使十人不用直面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与真宝的威胁。

  “hu~ ”

  致命危机解除后,Liu Yu 清晰听到,几名队友轻轻put out a breath ,神色明显放松不少。

  他没有任何嘲笑之意,毕竟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催动真宝的攻击,对任何Golden Core 修士都是灭顶之灾。

  以Two Great Realms 之间的巨大沟壑,一击都承受不住才是常态。

  “面对全盛真宝,恐怕自己的表现,也只是比他们几人好上一点。”

  “至多,多存活一段时间,能够多接下几击。”

  飞速远离中,Liu Yu 闪过这个念头。

  如此近的距离,正面感受真宝之威,使得他对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的强大,再次有了不一样的体会。

  那是目前自己,难以抵御的力量!

  正面对上,纵然拼尽全力,也不过多坚持片刻罢了,也就比其他Golden Core 死得体面一点。

  只是,那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远离high-rank cultivator ,减少与high-rank cultivator 接触,才是正确的选择!

  “bang bang ”

  阵阵斗法余波横扫而来,Liu Yu thoughts move 。

  一个light azure 法力护罩,瞬间在周身浮现,将所有斗法余波隔绝在外,自身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法力护罩虽然鸡肋,但其防护能力与法力强度直接挂钩。

  以他如今的法力强度,defensive power 自然今非昔比,抵挡普通Golden Core 正面狂攻一段时间都不成问题。

  面对Nascent Soul 级别的攻击是不够看,但抵挡一些余波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正面对上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依旧是dead end 。

  但以Liu Yu 此时的实力,支撑几招还是可以办到,绝非所谓的“臭鱼烂虾”。

  化解攻击余波,自然轻松写意。

  郭破云、廖云溪and the others 亦是各施手段,较为轻易将Nascent Soul 级别的斗法余波化解,争分夺秒远离战场。

  “bang bang ”

  身后,恐怖的威能迸发,双方Nascent Soul Cultivator 正式交手。

  而Liu Yu and the others ,则竭力远离战场。

  “sou sou ~”

  全力爆发遁速,几息后众人遁出三五十里,成功抵达相对安全的位置。

  ……

  “ancient city Fellow Daoist ”

  安全暂时无虞,望着several dozen li 外black 冰墙的巨大缺口,郭破云、廖云溪and the others 稍稍有些迟疑,将目光望向Liu Yu 。

  “立即进入仙狱,营救紫巾军同道。”

  took a deep breath ,心中闪过清水真君的嘱咐,Liu Yu 面色严肃道。

  事情到了this step ,已经没有退路,唯有克服困难一路向前。

  否则布衣盟几位Elder 哪里,首先就说不过去。

  临阵脱逃者,放眼古今任何势力,一般will not 有好下场。

  而且不用直面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只是闯一闯仙狱而已,他压力反而小了许多。

  毕竟Liu Yu 如今的实力,足以比肩中域daoist 榜前十的修士。

  只要不遇到来自Nascent Soul Realm 的打击,自身再小心一些,基本不会有性命之忧。

  进入狱中,小心其中的一些机关,不要被Formation 机关困住便是。

  ”en. ”

  面对声威赫赫的黑山仙狱,尽管本能地有些抗拒,但想到自身背负的使命,以及盟中许诺的丰厚报酬,郭破云and the others 还是收起退缩之心。

  短暂迟疑后,目光就变得坚定起来。

  “sou sou ”

  强烈的air-splitting sound 起,Liu Yu 十人遁光一转,齐齐朝“冰魄寒息阵”打开的缺口飞去。

  “黑山仙狱尽管声名不小,但其中所谓的凶险,也未必有想象中那般大。”

  “毕竟所有羁押修士进入前,就已经失去反抗之力。”

  “这种情况下,不需要多么强大的守卫力量,就能看守好囚犯。”

  “所以.”

  飞遁中,Liu Yu sound transmission 其他九人,尽管说一些好的方面,以此来鼓舞士气。

  “正是如此。”

  hearing this ,郭破云and the others 纷纷nodded 。

  不管对这种说法相不相信,但他们皆是面露笑容,看上去状态自然了不少,气氛也轻松许多。

  就这样,夜空中十道遁光遁速全开,全速朝罗浮山飞去。

  “sou sou ~”

  一路上,出乎意料的顺利,Liu Yu and the others 没有遇到任何拦截,就成功赶到black 水墙缺口处。

  眼看就要穿越此地,抵达仙狱入口。

  “莫非真如ancient city 所言,仙狱守备力量不足,所以没有选择在仙狱拦截?”

  “想放入进入狱中,再用机关Formation 等手段对付?”

  遁光未停,神识时刻扫视周围,郭破云and the others 见状,眸中纷纷闪过思索之色。

  至于Liu Yu 的注意力,则放在black 水墙的缺口上。

  清水真君被牵制,暂时无暇控制Formation ,冰魄寒息阵失去主动控制,自然威能大减。

  只见被冰封的black 水墙,竟渐渐有流动的趋势。

  或许一段时间后,冰封就会彻底失效。

  而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返回,就会被困住“black liquid 洞幽阵”中,将面临十分凶险的处境。

  “先前爆发远Ultra Grade 级的威能,冰魄寒息阵的根基已经受损。”

  “想再次压制black liquid 洞幽阵,恐怕绝非易事,所以最好在冰封彻底失效前返回。”

  “否则.”

  神识扫过black 水墙,Liu Yu 注意到许多细节,心中种种念头闪动。

  思考的同时,他动作不停。

  又一息后,便降落在罗浮山山脚。

  只见山体上,一座十来丈高的black 铁门紧紧关闭,这是目前已知通往仙狱的唯一道路。

  是否还有其它通道,Liu Yu 不得而知,布衣盟没有给出相关信息。

  时间太短,他也来不及收集相关信息。

  看这大门紧闭的模样,里面的狱卒明显是想拖延时间,不让他们顺利进入。

  “只有打开大门,才能进入仙狱。”

  这样想着,Liu Yu 与郭破云and the others 对视一眼。

  既然主人不欢迎,那边他们这些“恶客”,就只能强行破门而入了!

  next moment ,十人纷纷发动攻击,one after another 远超寻常Golden Core 的威势浮现。

  “bang! !”

  郭破云张口吐出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棕黄small cauldron ,Golden Core Peak 的法力没有半点保留,悉数注入其中。

  this treasure 当即灵光大盛,其上一座座山岳图案栩栩如生。

  威能积蓄完毕,棕黄small cauldron 滴溜溜一转,便朝black 铁门全力砸去。

  廖云溪则took out 一件绿色竹杖法宝,其上缠绕几根长着绿叶的藤蔓,自上而下敲向black 大铁门。

  顶级法宝的威势,立时弥漫all around 。

  one after another 强烈的破空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其他修士也在同一时间出手。

  Liu Yu 也不例外,张口便吐出落日golden rainbow 枪,注入法力此枪当即golden glow 大盛。

  枪尖cold glow 闪烁,当即射向black 铁门。

  spell 施展需要时间,品阶越高的spell preparation time 就越长,要破除这一扇坚固的铁门,还是法宝的威能更为直接。

  “xiu xiu ”

  激射的过程中,落日golden rainbow 枪飞速涨大至三丈大小,枪身缭绕金红烈焰,仿若Myths and Legends 中的绝世Divine Weapon 。

  强横的威能,以及极其吐出的Slaughter Power ,让郭破云and the others 频频侧目。

  纵然Liu Yu 没有使出全力,此枪的威势,也明显盖过所有人一头。

  这一刻,关于他突然被钦点为领队的疑惑,其他修士再无疑问。

  这种实力,的确超出所有人一头。

  尽管廖云溪and the others ,已经是Golden Core Peak ,在Golden Core 修士中都极其出众。

  论cultivation base ,还隐隐高出Liu Yu 一筹。

  但实力差距,却十分明显。

  一次出手,高下立判。

  十丈高的black 铁门前,一连十道极其强大的法宝威势浮现,闪耀各色灵光的法宝飞速接近。

  next moment ,十件法宝就结结实实落在black 铁门上,强大的威能接连爆发。

  此时“black liquid 洞幽阵”的威能,已经被“冰魄寒息阵”压制到最低,能提供的支援极其有限。

  而a trifling 铁门,就算全部是由third rank spirit material 打造,并且铭刻cream of the crop 的rune ,又能坚固到哪去?

  更别说,面对十名Golden Core Late Stage 修士的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一击。

  “bang! !!”

  法宝之威接连爆发,刹那间烟尘四起。

  看似坚固无比的black 铁门,在十件法宝的联手攻击下,也显得有些“脆弱”。

  仅仅一击,铁门便消失在视线中,碎片洒落一地。

  仅有边边角角,还有一些较为完整的残余。

  “hua hua ”

  泥土、山石shua shua 滚落,这一击动静十分之大,甚至让斗法中的六位Nascent Soul 侧目。

  望见这一幕,乾庭三Nascent Soul 面色变幻,就想抽身先解决Liu Yu and the others 。

  但清水真君三人见状,立即加急进攻,使之无法抽身离去。

  “真是多事之秋。”

  “希望一切顺利吧。”

  斗法中,观察到十人的情况,清水真君默默想道。

  不知为何,明明目前一切顺利,但他却隐隐有种不安之感。

  ……

  待烟尘稍稍散去,一个笔直向下的通道,Level 1 级充满人工痕迹的褐色台阶,便出现在眼前。

  通道高约十丈,左右长宽约三丈,没有灯光昏暗无比。

  不过黑暗中视物,对Golden Core 修士来说轻松无比,其中的一切一览无余。

  与预想中稍有不同,一片黑暗的通道中,没有严阵以待的看守修士。

  一眼望去,看不见一个silhouette ,就仿佛守卫根本不存在。

  但郭破云and the others 的spiritual sense 里,眼前通道却弥漫丝丝缕缕的危险气息,仿佛一只张开巨口的Great Desolate Giant Beast ,要将一切进入的生灵都吞噬。

  “走吧。”

  Liu Yu indifferently said 。

  郭破云nodded ,带领两人当先进入通道。

  他是Earth Attribute cultivation technique ,defensive ability 在布衣盟one of the very best ,在前方探路最合适不过。

  而廖云溪,则同样带领两人落在后方,随时注意后方动静。

  至于Liu Yu ,则带领三人居中策应,无论前方或者后方出现情况,都能够即使做出反应支援。

  就这样,十人以“三四三”的队形,缓缓进入通往黑山仙狱的同道。

  罗浮山上,尚有不少cultivation base 在Refining Qi to Build the Foundation 的低阶修士,却根本不敢出手阻拦。

  “sou sou ~”

  还算宽敞的同道中,Liu Yu and the others 迅速移动。

  为免触动机关,亦或者突然落入陷阱,十人皆是脚不着地,保持低空飞掠的姿态。

  黑暗,也不影响Golden Core 修士的视线。

  两侧墙壁,像是许久没有修士打理,已经褪去原本颜色,通体呈黑乎乎的模样。

  每隔一段距离,都能望见one after another 爪痕,亦或者large and small 的血手印,让通道平添几分阴森之感。

  阴森恐怖!

  普通修士走在这条通道,不免生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之感。

  或许会害怕两侧墙面,亦或者身后的黑暗中,忽然冒出来一直厉鬼,对自己发动致命袭击,从此丢掉性命。

  但Liu Yu 等Golden Core 修士,见过太多winds and waves ,见此情景面色丝毫未变。

  活着是废物,死了就能逞威?

  厉鬼又如何,承受法宝一击,依旧要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sou sou ”

  turns left and right ,顺着通道一路向下。

  十来息后,以十人的速度,下行了至少一里,却没有遇到丁点阻拦。

  修士的气机faintly discernible ,spiritual sense 中一直存在被观察的感觉,却没有见到哪怕是一个silhouette 。

  “情况有些不对。”

  左右缓缓扫视,Liu Yu 双目平静如水,面色不变indifferently said 。

  或许先前攻破大门之时,仙狱守卫已经了解他们的实力,所以没有足够的把握不敢冒然出手。

  眼下越是平静,后面就越是危险,enemy cultivator 只是在精心准备!

  hearing this ,郭破云、廖云溪and the others gently nodded 。

  他们面色极其凝重,心神高度集中,时时刻刻注视all around 的黑暗。

  如此继续飞掠数息,黑暗里终于出现一丝光明,似乎是已经到达通道尽头。

  通道尽头,是关押犯人的监牢?

  亦或者,精心准备的陷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