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Of Gods Chapter 9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人勿玩人

  第95章 路途(中下)

  这些巨型驼兽不知什么品种,体型比大象还大,背部宽阔,虽然两边挂满如山的货物,但上面再躺上一个人,完全nothing difficult 。

  安排好张淑娘后。

  张彦就留在边上,专门照顾昏睡的张淑娘。

  虞凡真回来后,脸上疲惫中带着一丝笑意道:“我刚才问了下,已经快到了,用不了几天,我们就能看到人类村庄了,when the time comes 路就好走了。”

  连续不停歇的走了快两天两夜,她也是走的covered in dirt ,神色憔悴。

  Chen Li hearing this 精神一震,有心想问问,Mortal World 是怎么样的?

  但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impossible 不知道这些常识。

  便暗自作罢。

  “这走一趟,都能走掉半条命,不要说淑娘这little girl 了,就连我都恨不得直接躺下。”Zhao Lin 苦笑着开口说:“想当初来时乘坐还是Longevity Sect 的免费flying boat ,不到半天就到了,didn’t expect 走路要走这么久,要是有件飞行Magical Artifact 就好了。”

  “你一个Qi Refinement 中期的cultivator ,用飞行Magical Artifact 比走路能快多少,而且还飞不了几里路就耗尽spiritual power 了,只有Qi Refinement 后期才能拿来长途赶路,这里也就big brother 和Fellow Daoist Yu 可以。”顾孟青说道。

  “飞行穿越森林太危险,走路反而是最安全的,若是到了内地人烟密集,倒是可以勉强用来赶路,另外飞行Magical Artifact must 好,不然也跑不了多少路!”虞凡真心情不错,said with a smile 。

  hehe !

  Chen Li 对飞行也极感兴趣,hearing this 问了一个困扰许久的问题:“Fellow Daoist Yu 见多时广,我想请教一下,飞行过程中若是不慎从空中掉下来怎么办?”

  “请教不敢当,这时候用张落羽符即可。若是没有,Light Body Talisman 也勉强可以,当然,最好是别飞的太高。”虞凡真想了想道。

  落羽符他连听得没听过。

  唉。

  没受过体系的cultivation 教育,就是见识短。

  对sect dísciple 或cultivation 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这些可能都是常识,想学什么都唾手可得,但对loose cultivator 想要获得一点知识,却extremely difficult ,而且还不成体系。

  “Qi Refinement Stage 可有术法能用来飞行?”Chen Li 继续请教。

  “有是有,比如First Rank Level 7 Wind Control Technique ,First Rank Level 9 的元磁滑遁术都可以,只是前者飞的比较慢,后者倒是很快,只是要求太高,需要Qi Refinement ninth layer 才能学!”

  这虞凡真真是宝藏女孩啊。

  “这些术法鸾落城能买到呢?”Chen Li 问。

  “你想买?”虞凡真说道:“Wind Control Technique 我自己就有收藏,算是私人之物,when the time comes 送你吧,不过元磁滑遁术收藏在家族Hidden Scripture Pavilion ,倒是不好送你,还需禀告Old Ancestor ,才能做决定。”

  “那就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Yu 了!”Chen Li 连忙cupped the hands ,致谢道。

  “Fellow Daoist Chen 客气了!”虞凡真露出笑容道:“其实除了元磁滑遁术外,很多普通spell 都能在鸾落城里买到,至于价格对Fellow Daoist Chen 而言,应该not worth mentioning !”

  Chen Li 于是又是一番客套。

  ……

  下午。

  森林中的一处树洞里。

  “呼”

  Chen Li 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双手缓缓下压,结束最后一个周天的运行。

  “进入Qi Refinement 7th Layer 后,Qi Repairing Pill 对我的效果越来越弱,速度陡然慢了不少,估摸着还需半年时间才能进阶Qi Refinement 8-Layer 。”Chen Li 心中盘算道:

  “好在这个速度也已经飞快了,现在我已经四十二岁,最多三年到四十五岁,便可以考虑冲击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了,也不知这一关能不能安然过去?

  若是能安全过去,未来一马平川。

  life essence :

  两百+   若是不能……

  据路上虞凡真所言,冲击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相当凶险。

  一旦失败,轻者大伤元气。

  重则死亡。

  前者还有些许重来的机会。

  后者,则万事皆休。”

  Chen Li brows tightly frowns ,想了一会,便shook the head :   “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等到Qi Refinement Perfection 了再说。”

  Zhou Hong 还在熟睡。

  Chen Li 悄然走出树洞。

  下午的森林,依然没什么光线。

  all around 此起彼伏的鼾声,清晰的响起。

  睡了一觉,醒来后又练了一会气,现在Chen Li full of vigor and energy ,有发泄不完的精力。

  他也懒得再睡。

  踩着松软的落叶,四处闲逛。

  这是一片宛若Great Desolate World 一般primitive forest 。

  地面上,各种各样grotesquely shaped 的植物布满了整个空间,巨大的枝丫criss-crossed ,一条条粗壮的气根从枝丫上生长出垂挂下来,越过数十米,上百米的距离笔直的插入土壤中去,其间还有各种各样python 一般粗壮的伴生滕蔓植物互相缠绕着。

  身在其中,仿佛置身一栋栋的摩天大楼。

  又宛若在巨人world 。

  可惜如今已经深秋。

  让这里失色不少。

  若是在春夏,这里景色恐怕更加瑰丽震撼。

  当然,也更加危险。

  这时耳边似乎传来隐约的歌声,缥缈而又空灵。

  Chen Li 眉头一扬。

  谁这么有闲心在唱歌?   左右无事,他循着歌声缓步走去,渐渐的远离营地,很快一个薄雾弥漫的湖泊映入眼帘,一个浑身不着片缕的女人正背对着他在湖边洗澡。

  白皙的胴体在雾气中faintly discernible 。

  而歌声就是从她口中传来。

  眼前这怪异的一幕,让他立刻感觉到不对劲,按着剑柄缓缓的后退。

  岸边根本没看到什么脱下的衣服,而且这种深秋时节,天气寒冷,even more how 营地又in the vicinity ,就算队伍中有女人天性爱洁,非想洗澡不可,必然也是偷偷摸摸的,绝不会豪放到边洗澡边唱歌,唯恐别人听不到。

  这绝非人类。

  一步、两步,那女人依然在继续洗澡,仿佛毫无察觉,他relaxed ,很快就退出百meter away 。

  然后就准备返回。

  然而才刚转过身,他不由浑身一僵,头皮发麻。

  那女人就在他身后一米外。

  她赤身裸体的站着,脸颊凹陷而又凶戾,漆黑的完全没有眼白的眼眸看的Chen Li 心脏剧烈跳动,明明面无表情,嘴角似乎却带着诡异的笑。

  什么时候?   明明前一刻还在湖中。

  胸口的一叠Evil Warding Talisman 正在迅速的升温,发烫。

  证明着这并非幻觉。

  不知何时,地面渐渐弥漫起一层雾气,诡异而又阴森的气息弥漫。

  Chen Li 强自镇定,said with a smile :“姑娘不知拦我何事?若有什么事需在下帮助,尽管开口。”

  女人不答。

  “还未问姑娘芳名?可是迷路了?”Chen Li 继续问道。

  依然沉默!

  “这样不冷吗?”

  沉默!

  “要衣服吗。”

  沉默!

  “若是无事,在下就走了!”Chen Li 额头直冒虚汗,这完全无法沟通。

  然后他开始一步步的绕过这个女人。

  与此同时,口中无声的念起Thunder Palm 的咒法,做好战斗的准备。

  正当Chen Li 全神戒备时。

  next moment ,saw a flash 。

  那女人已消失无踪,连地面阴冷的雾气,也渐渐消散。

  远处一个老者从这边走来。

  正是虞成。

  显然是被他惊走了。

  “Fellow Daoist Chen ,你怎么在这里,我看这里邪气浓郁,必有邪祟,快走!”

  Chen Li 终于长relaxed ,危机解除:“多thanks Senior 搭救之恩,若是再晚一步,实在是生死难料。”

  接着他没有隐瞒,把刚才的遭遇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的说了一遍。

  “这里多的是山精鬼怪,可不能乱走,你算是good luck 的,换我碰到这种也不好对付。”虞成叹道:“估计是你身上携有克制邪祟之物。”

  Chen Li 心中一动,从胸口掏出一叠厚厚Evil Warding Talisman 。

  上面还散发着滚烫的余温。

  这是出发前特意画的。

  其他他都不怕,就是怕遇到强大的邪祟。

  数量足足有三十多张。

  只是一检查,他就傻眼了。

  talisman 上的spiritual power 都已几乎耗尽,整整三十多张都尽皆如此。

  怪不得,那邪祟没有立刻攻击,看来是这三十多张Evil Warding Talisman 之功。

  ps:今天有事,只有这些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