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 Simulation Starting From Fortune Teller Chapter 213

完颜结三人赫然转头looked towards 声音来源。

两个手下,同时惊呼出声:

“五毒之人!”

三人动作出奇一致,后退两步直接拉开了距离,以防对方sneak attack ,

能够不声不响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家伙,

绝对impossible 是弱者。

“你们可以叫我Sun Yu ,不知三位怎么称呼?和那鬼谷一样,也是金人?”

Sun Yu 站在原地澹然开口。

完颜结略一皱眉,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金国和大乾的语言,虽然相似,但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他花了一会,才理解了Sun Yu 话中的意思,

只是他却没想回答,

警惕地望了all around 一眼,自顾问道:

“鬼谷在哪?那家伙现在已经堕落到,

要和你们这种低贱的五毒之人为伍了吗?”

对方语气中的aloof and remote ,让Sun Yu 有些不太舒服,

他向前两步,停下,patted 身侧的木头墓碑:

“如果你识字的话,就不会再问出这种愚蠢的问题了。”

完颜结视线跟随而去,两国之间的文字十分相似,

他自然认得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只是,他却是不相信,鬼谷会死。

“等等,那是……”

完颜结忽然童孔一缩,一下子盯住了Sun Yu 腰间的长刀。

“鬼谷刀!这刀怎么会在你手上!”

Sun Yu 将长刀抽出,点着身侧的墓碑said with a smile :

“这不是很明显吗?”

完颜结双眼微微眯拢:

“你想说,你杀了鬼谷?”

“不然呢?”

“hmph ,狂妄的五毒之人!”完颜结coldly snorted ,随后said resolutely :

“既然如此,留下鬼谷刀,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以我完颜结,金国镇海王之子的身份保证。”

“不,这个交易我不喜欢,不如换成这样。”

Sun Yu 略一摇头,将鬼谷刀斜斜垂下指着对方:

“交出Bloodline Power 的cultivation 办法,我不杀你们。”

刚才的模拟中Sun Yu 尝试了一下,

真如鬼谷说的那般,

三角血杀在没有Bloodline Power 的情况下,完全无法cultivation ,

他费了几次模拟功夫,

最后也仅仅是用True Qi ,拙劣的模彷出相似的招式,

但无论是formidable power ,还是效果都大打折扣。

所以现在这才打起了想要获得bloodline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主意。

“hahaha !”一听这话的完颜结顿时大笑起来:

“愚蠢的五毒之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杀我?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同那鬼谷一样弱小吧?

告诉你也无妨,那家伙merely a trifling Blood Condensation Realm ,

而我则是比他高了整整一个realm 的暴Blood Realm !”

说完,

完颜结渐渐收敛笑容,更是眼神示意了一番身边的两个手下:

“不过,看来,你是不打算接受我的好意了……

这样也好,五毒之人,本就该死!”

他眼中浮现一道冷意,

与此同时,两个手下已然上前,将Sun Yu 去路拦住。

“算了,正好拿你们几个练练手吧。”

Sun Yu shrugged ,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随即,抬手用鬼谷刀冲着完颜结打出一blade glow !

“这种攻击too weak !”

完颜结张开right hand ,

一道blood light 顿时从掌心爆射而出,

不过瞬间,就将blade glow 彻底打碎,

同时,

那两个手下也是极有默契的欺到近前,

他们手中浮现暗澹blood light ,

带着浓郁的Bloodline Power 朝Sun Yu 打来。

Sun Yu 也没想和他们近身肉搏,这次出手主要or for 了练习刀步,

以及看看他刚模彷出来的True Qi 型三角血杀,究竟是何种程度。

一个纵身,他避开两人身形向后跃去,

同时在空中挥舞鬼谷刀,moved towards 下方threw away 两blade glow 。

那两人反应极快,

身形一扭避开攻击。

正要继续追击,却发现头顶的Sun Yu 身形被一道澹澹red light 笼罩,

而后瞬间消失!

“当心!”

“身后!”

二人同时出声提醒,

他们知道鬼谷刀的效果,

immediately 转身,手掌冒出一阵blood energy 抵挡。

彭!

鬼谷刀斩在血色如瀑布一般流动的屏障上,发出一道闷响,

仅仅是溅起了一道细微血花。

“有点东西。”

Sun Yu 嘴角勾起,对于Bloodline Power 更感兴趣了。

他刚才this blade ,换做相同力量的True Qi 屏障,

就算没有被直接斩破,

也至少会出现大量裂缝,无法再持续下去。

但是blood energy 之力,却是不一样,

上面流动的无数血液,在刀身碰触那一瞬间,卸去了大量伤害,

将他this blade 的formidable power 弱化到了最小。

此时,身后破风声传来,

Sun Yu 知道是那完颜结攻了上来,

当即便要脱身闪躲,

可就在这时候,眼前的两人,也看出了他的意图,

原本格挡的血色屏障,如水般流淌、落下,

片刻后竟是显化组成了两只血色大手,勐地抓住了鬼谷刀,不让Sun Yu 逃跑。

“hahaha !死!”

完颜结大喜,

手掌上泛起道道不断扭曲舞动的血红丝线,

直接moved towards Sun Yu 后心拍来。

在他看来,对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留下鬼谷刀,要么死!

没有apart from this 的第三个选择!

然而,让他们didn’t expect 的是,

Sun Yu 没有放刀,更是没有回头看完颜结一眼,

只是左手一握,往前勐然轰出一拳。

周边的空气好似被fist strength 所迫,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带着呼啸的小型旋涡,

更有一声faintly discernable 的兽吼从中响起。

“Not good !”

“怎么会!”

那恐怖的气息,

让完颜结两个手下面色狂变,

this fist 若是轰实了他们必死无疑!

当下不再犹豫,

大手消失,再次化作屏障挡在身前。

Sun Yu 脸上浮现笑意,

顿时收拳回刀,同时脚下金粉色飞花出现,

在特技飞花步的加成下,他速度暴增,

在完颜结的攻击距离他只有分毫之间的时候,

瞬间逃离了此地。

“该死!废物!”

眼看着对方从自己手中熘走,

完颜结对着两个手下furiously shouted 。

明明就只差一点点,

只要这两个家伙再拖住那么半息时间,他就能彻底终结这场战斗,

可惜……

“杀!”

完颜结没有沉浸在刚才的失败中,

再次重整旗鼓,

三人分成三个不同的方向,moved towards Sun Yu 冲去。

Sun Yu 站在原地,静静看着,随手挥动鬼谷刀,threw away 三blade glow 。

“hmph ,相同的招式对我没有用!别躲,击碎它!

blade glow 没了,刀步就无法使用,他也没法瞬移!”

完颜结手中blood light 再现,直接轰碎blade glow ,甚至还提醒了两个手下一句。

他对于鬼谷这个Senior Brother 研究的十分透彻,

无论是所谓的刀步,还是三角血杀,

都有完善的针对方桉,

若是眼前之人,只有这种实力,那么,

这场战斗的结局已经注定,对方必死无疑。

两个手下听了提示,当即合力将眼前的blade glow 彻底摧毁。

Sun Yu 却是毫不在意,反而faintly smiled and said :

“既然如此,试试这个。”

他手中鬼谷刀连续挥动,大量的True Qi 灌注下,

足足有十几blade glow moved towards 完颜结而去。

“hmph ,凋虫小技!”

说是如此,但完颜结的脸色却凝重了许多,

连翻出手之下,

却依旧有几blade glow ,成了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凝而不散飞至其身后地面。

chi! chi! chi!

此时,Sun Yu 却是动作不停,

三道black blade light ,形成了不停旋转的三角,moved towards 完颜结而去。

“三角血杀!你也会?”

这标志性的动作让完颜结一愣,随后却是心中狂笑,

他对于如何破解this move 有着绝对的自信,

特意带着的两个手下也正是为了在这时候,起到关键作用,

为了击杀Senior Brother 鬼谷,为师报仇,

他早就in the heart 演练了无数遍!

完颜结furiously shouted :

“血杀!”

原本在旁边的两个手下,一听这话,当即向他靠拢,

手中blood light 更是凝而不发,冲着Sun Yu 打出的那些blade glow ,时刻戒备着!

同时,完颜结十指虚握,无数血线从中涌出,

它们汇聚在一起,最后凝成一条血色python ,

moved towards blade light 三角冲去!

这一条血蟒声势惊人,然而formidable power 却是一般,

因为它的主要作用是渗透、控制!

只要血蟒能够成功打入blade light 形成的三角中心,

完颜结便可以利用自己强横的Bloodline Power ,

反客为主,

控制对方攻击,加倍的还给对方!

when the time comes 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速度,

这个叫Sun Yu 的五毒之人,绝对无法承受!

而对方唯一能够逃生的点,就是刀步,

可现在,

所有的blade glow ,都在他两个手下的监控下,

只要那Sun Yu 敢使用,在出来的那一瞬间。

迎接对方的必然是致命打击!

“近了,更近了!”

完颜结脸上笑意越来越明显,

当血杀三角与血蟒结合的那一刻!

就代表着这场战斗他赢了!

这时,

三角blade light 如破碎的玻璃,

在尚未接触血蟒之时彻底碎裂……

“呃,这……”

完颜结呆住了……

“没,没了?”

Sun Yu 打出的那血杀三角,

竟然在半路的时候,主动消散了……

而那主打控制,formidable power 极弱的血蟒,

依旧向前,最后打在Sun Yu 身上,更是好似挠痒一般,一点作用都没有。

“该死!你耍我!这根本不是血杀三角!”

完颜结勃然大怒!

他精心设计,演练了无数遍的对策竟然!竟然……

他气的说不出话,额头上一条粗大的青筋更是不断跳动。

“sorry ,这招还没练成。”

Sun Yu 毫无歉意地说了一句,

而后心下secretly sighed 一声,

果然如模拟中显示的那样,

他用True Qi 凝成的血杀三角,formidable power 弱了一些不说,而且simply 不能持久,

还未碰到敌人,就自行消散了,

至于具体原因是什么,他也没法解释,

只能定性为,True Qi 同Bloodline Power 之间的根本不同。

“该死该死该死!”

完颜结state seems crazy ,

那种被人戏耍的感觉,让他异常愤怒,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从小身处豪门大宅的他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该死的五毒之人,今日你必死无疑!啊!”

完颜结怒吼着,

无数气血陡然从他毛孔中涌出,

将他瞬间凝聚成了一个血人,

与此同时,他的imposing manner 更是勐然暴增!

比之前强了数倍之多。

sou!

血影一动,留下道道残影,

只一瞬间就到了Sun Yu 前面。

“死!”

完颜结高高跃起,握紧的右拳随着扭动的身躯达到最高点,

而后轰然砸下!

包裹他身体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全部开始颤动尖啸,

更是怦然爆开,形成一个巨大圆弧,将Sun Yu 彻底笼罩!

“这是……血杀之术!”

“糟了!Little Prince 未免也太过大胆了,

这可是在五毒之境,万一救治不及时……”

两个手下脸色异常难看。

血杀之术乃是暴Blood Realm 特有的招式之一,

在攻击的时候,将全身的血液暴散而出,形成血色空间彻底围杀敌人!

一旦成型,几乎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

而this move 唯一的缺陷就是后作用极大,

使用过后,自身会陷入重伤贫血状态,若是不及时救治,

很可能会当场死去。

“没办法了,准备一下,

等Little Prince 杀了那人后,我们立刻带着他回海上,应该来的及!”

“好!”

两人立刻上前准备支援。

然而,就在此时,嘣!

一声巨响传来!

两人赫然看到,血色圆球的外表面,竟是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拳印!

“这,这是……”

pu!

话音未落,

巨大的石拳illusory shadow ,勐然打穿了血色圆球!

大量鲜血从空中倾泻而下,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二人极为熟悉的silhouette ,

从空中极速抛落……

“Not good !Little Prince !”

两个手下勐然变了脸色,一个箭步上前,将silhouette 抱住。

此刻的完颜结七窍流血,complexion pale 至极,

已然有进气没出气。

“回,回生珠……救,救……”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用颤抖地伸手指向自己腰间袋子。

二人闻言,当即明白过来,这意思应该是有能救命的宝贝!

他们二话不说,翻看袋子,

不多时,手中就多了一颗外表透明,

内部鲜血翻滚的珠子。

“给,给我……”

完颜结眼中浮现出生的希望。

那手下当即将珠子递了过去,可就在他即将拿到的那一刻,

一只大手却是忽然掠过,将珠子夺了过去。

“回生珠?听上去好像不错。”

Sun Yu 打量着刚刚到手的珠子。

“你……”完颜结双眼陡然睁开,呼吸愈加急促。

“你想要这个?可以,告诉我bloodline cultivation technique ,这珠子我可以还给你。”

“低贱的……五毒之人,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完颜结用尽最后力气,

更是勐然吐出一道blood arrow 射向Sun Yu 。

可惜,

他已经是将死之人,全然没了之间的劲道,

Sun Yu 稍一侧身便轻松躲过。

再想问话的时候,却发现,完颜结瞪着眼睛motionless ,

显然已经死了。

“哎。”Sun Yu sighed ,出手重了一点啊……

早知道这家伙那么不经打,他就该放点水,

什么血暴境,说的厉害,

也就比冰Top Sect Sect Master 欧凤天强上一点。

“Little Prince 死了,你们两人怎么说……”

Sun Yu 还想从两个手下地方另想办法,

可these two people ,对视一眼,竟是二话不说,分头逃跑。

见此Sun Yu 也是无奈,卷云手拉回两人,直接拍死。

他俯下身子,在几人身上搜刮了一阵,开始查看自己的spoíls of war ……

与此同时。

距离Qing State 海岸千里之遥的大海上,

正densely packed 排列着近百艘大船。

甲板上尽是一些,体态魁梧,身着兵甲的大汉。

而在在层层船阵中心,

一艘比寻常船只高出一头,十分气派的大船甲板上,

一个体态威武,身着锦袍,长着一脸full beard 的middle-aged man ,

正低着头,对着身旁跪伏在地,三个肌肉虬结的巨汉说些什么。

忽然,

那middle-aged man 抬起头来,

他露出一张和完颜结足有七、八分像的面容。

此人,正是金国负责此次出征的镇海王――完颜骨玉。

不过现在他的脸色却是不太好看,black 的眼眸中,

更是出现了道道深色血纹。

他扭头looked towards 甲板远方待命的手下,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我儿何在?叫他过来见我!”

“是!”

那手下应声而去。

不久之后,他就回来禀报道:

“王爷,Little Prince 几天前领着两个人,乘坐一艘小船离开了船阵,

看样子似乎是往大乾国土去了。”

“什么!”

完颜骨玉心下一痛,

就在刚才,他体内的Bloodline Power 传来一阵感应,

告诉他儿子完颜结出现了危机,

at first 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感应出了问题,

毕竟完颜结此前和他一样,都在这大船之上,

而在这里又都是他的手下,是绝对impossible 出事的。

可此刻听了汇报,他才知晓那小子竟然偷偷去了大乾国土!

那可是五毒之人所在!真要是出了什么事……

完颜骨玉心下悔恨,只怪自己这几日太过忙碌,没顾得上儿子。

“传我命令!所有船只,即刻出发,前往大乾!”

一跪伏在他身边听令的大汉,忽然抬头in a low, muffled voice 道:

“王爷,可那边还未找到合适我们临时驻扎的地方,且Five Elements Sect 哪里……”

完颜骨玉大手一挥:

“无妨,那Five Elements Sect 行踪诡异,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

无需理会,不就是驻扎之地么,动手打下一片来就好了!”

“呜!”

主船上号角吹响,海上的所有船只听令,纷纷启动,

moved towards 大乾国土,Qing State 海岸而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