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 Simulation Starting From Fortune Teller Chapter 272

【十九岁,你已经是Grade 6 真意expert ,你离开房间前往Martial Practice Stage 自顾cultivation 模拟学习Divine Weapon 特技。】

【凌晨时分,军营外喊杀声震天,火光重重,竟是金人突然来袭。】

【一时间,军营内战鼓响起,军号声声中所有士兵应召前往前线抵挡金人。】

【你也收到临时命令,帮助军部一起对抗金人。】

【然而这次金人来势汹汹,显然做足了准备,光散血柱一般的战争机器就有三十多架,两军刚一交战,大乾方面就呈现出了颓势。】

【前线开始沦陷,而两边的支援却始终没有赶来,魏武天给你下达新的命令,让你带人单刀breakthrough 前去求援。】

【你领命而去,杀出一条血路,可尚未赶到,就发现其他军营此刻也是战火连天,无暇自顾。】

【你正打算回去将这个坏消息禀告魏武天,刚一回头,却发现有一个“熟人”挡住了你的去路――金人监军,姜左升。】

【你用尽手段,依旧没能从对方手中逃脱,且这次前线混战魏武天and the others 也法救你,最后,你被姜左升一道blood arrow 射穿头颅,身死当场……】

“这么快!”

Sun Yu 心中有些惊讶,大乾暗探死伤无数,他倒是想到了金人必然会发动一次总攻。

但didn’t expect 竟然会这么快,距离他从Jiang Prefecture 出来,也不过刚刚才过去一天时间……

“必须得先提醒魏大人他们!”

从模拟中来看,大乾似乎没什么防备……Sun Yu 滴咕了一声,转身出门。

至于那soul of a deceased has not yet dispersed ,特意过来报仇的姜左升……

Sun Yu 眼中闪过一丝狠意,现在的他的确不是对手,但,他可还有两百多次的模拟次数没用完呢!

……

“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

呆在房中的魏武天,看着桌面上的一张大地图正在思考什么,见了Sun Yu 进门,这才抬头问了一句。

“这次为了救我,军部似乎死了很多暗探……”

Sun Yu brows slightly wrinkle ,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他没有选择直接告诉对方未来的走向,而是打算旁敲侧击地稍微提醒一下。

“en. ”

魏武天沉闷地应了一声,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是不错的,但这个损失还是惨重了一些,他叹息道:

“他们都是我大乾的好儿郎啊!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该有的补偿肯定不会少。”

他似乎误解了Sun Yu 的意思。

Sun Yu 也不在意,brows tightly frowns ,露出一副担心模样继续说道:

“不过,一下子死了这么多暗探,会不会影响军部在Jiang Prefecture 的布置?而且,若是金人抓住这个机会大举进攻……”

“这个啊。”魏武天抬头laughed :

“这事情你不用担心,军部的洪征洪大人已经想到了,他联系了祁州附近的藩王祁阳王,想来最早今晚,最迟明天他们的驻军就会到了。”

“是吗?”Sun Yu 表情一松,心下却是愈加不安起来。

根据他模拟的情况来看,这所谓的藩王驻军并不能在今晚赶到,而等到明天一早……这前线可能就彻底沦陷了。

他想了想,又是说道:

“兵贵神速,怕就怕金人突袭打我们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啊……”

“不用担心,哪怕金人今晚发动总攻我们也不怕,只要撑住一会,等到祁阳王驻军赶来支援,金人没那么容易打下这里。”

魏武天脸上带着澹澹的笑意,看上去显然有些不太在意。

“可是……”

Sun Yu 还打算再劝说一二,不过魏武天却是认真瞧着地图,摆了摆手道:

“好了,你不用担心这个,辛苦了那么多天,

好好下去休息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呢。”

“好吧。”

见此,Sun Yu 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他知道对方听不进去。

军部的确是有所防备,只不过,他们的防备对于金人的突袭来说,还是稍微松懈了一些,

而且,他们押宝的藩王驻军似乎也让人失望了。

至于洪征那边,Sun Yu 也没打算去劝说,因为他连对方的大帐门往哪开都不知道,说了也没用。

“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Sun Yu 转身回到了自己房间,开始了模拟。

这等两军交战的大势,他职权不够根本管不到,也没法管,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为今之计就是不断强化自己的实力,让自己能够在这场危机中顺利地存活下来。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当夜色降临的时候,Sun Yu 体内的True Qi 再一次沸腾了起来。

他气息渐渐攀升,不多时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顶点。

“Grade 5 真意了……”

到了新的realm ,模拟次数的换算条件也变成了四颗Five Elements 石。

同时,在模拟器的换算下,他的模拟次数也再一次减少,现在仅仅剩下135次了。

好在,在此之前,Sun Yu 已经成功模拟了Divine Weapon 刺骨的特技――破血。

且让他有些惊喜的是,模拟成功的Divine Weapon 特技,还有一种意想不到的特殊效果……

“Sun Yu ,你身上的伤势如何了,这颗medicine pill ……”

房门被推开,方动拿着一个small jade bottle 走了进来,不过当他看到Sun Yu 的一瞬间,却是愣住了。

“你……你breakthrough 了?”

方动有些惊讶。

Sun Yu 刚刚breakthrough ,身上的气息来不及收,他倒是didn’t expect 对方那么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仅仅Grade 8 真……等等!

Sun Yu 眉头一挑,他陡然发现方动身上的气息也有点不对劲,足足比之前强了一截,而且若不是对方惊讶之下,不自觉地漏出一丝气息,他还真没发觉!

“你也breakthrough 了?”

“这个,cough cough 。”方动察觉到了自己的lost self-control ,restraining aura ,forced a smile 道:

“运气不错,早上换了点Five Elements 石随手cultivated 一下,didn’t expect 就成了。”

“是吗?”

Sun Yu 双眼微微眯拢仔细瞧了对方一眼。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早上军需官楚光俊明明说这方动除了兑换了一件Divine Weapon 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换啊……

“怎么样,Combined Assault Technique 的副作用还严重吗?这是我刚制作出来的家传medicine pill ,专门用来治这个的。”

方动laughed ,主动略过了这个话题,转而将small jade bottle 放在了桌上。

“many thanks 了,我已经好了许多了。”

Sun Yu 将jade bottle 拿在手中看了两眼,却是没打开。

方动nodded 也不说话,就看着他动作,似乎是再等着他吞服。

两人脸上各自挂着澹澹的笑意,可谁也不说话,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过了一阵,方动主动起身:

“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慢走。”

Sun Yu 客气了一句。

一出门,方动脸上的笑容便彻底消失了。

他盯着房门,就好似能够看到里面的Sun Yu 一样:

“这家伙莫非真是个Heaven Blessed Genius ?cultivation speed 竟然如此之快,看来,我的确应该让他多成长一段时间……”

呆在房内的Sun Yu 则是看着刚刚被方动关上的房门,brows slightly wrinkle :

“这家伙有问题,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

他瞧了眼jade bottle ,便将这东西放到了一边,这medicine pill ,他可不敢乱吃。

even more how ,他身上的副作用早就没了。

“继续cultivation 吧。”

Sun Yu 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再一次开始了模拟。

时间不多了,以他现在的realm ,要对抗一个真Blood Realm expert ,似乎还差了一些……

深夜。

大乾军营主帐中。

“洪大人,这么晚了找我过来有事?”

魏武天进门之后,便看到了双手撑在桌上的洪征。

“事情倒是没有,此来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靖州的那些能工巧匠,已经想到了对付散血柱的办法了!”

“哦?如此甚好。”魏武Heavenly Eye 中浮现一道喜色。

如此一来,前线的战斗情况便会大幅好转,他们这些黑卫也算是没有白来。

“不过,想要大幅度制造还需要一些特殊材料辅助,因为国库内的库存不够,when the time comes ,可就需要你们黑卫帮忙了。”洪征said with a smile 。

魏武天脸上也带上了一丝笑意,辅助军部这本就是他们黑卫的职责之一,当下连连nodded and said :

“这个简单,你直接将东西列一份单子给我就是。”

“好。”

见对方nodded 答应,魏武天又是想起一事问道:

“对了,祁阳王那边呢?可有消息回复?”

早上和Sun Yu 聊了一会之后,他心中也是隐隐觉得不安,万一金人真的今夜突袭,他们援救又没到,那说不准就会被打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于是下午的时候,他就直接找到了洪征,让他再给祁阳王发去一份加急军令,让对方驻军尽快过来。

洪征said with a smile :

“有了,他们说已经在派兵赶来的路上了,想来现在也快到了吧。”

“那就好。”

魏武天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有了藩王的兵力加成,哪怕今夜金人发动总攻他们也不怕。

当然死伤肯定会有,但这都是值得的,至少能够完全守住祁州,不让它落入金人手中。

就在此时。

bang!

远处陡然传来一阵轰鸣之声。

wu wu !

大乾军营驻地转瞬响起了沉闷的号角之声。

“这是……”

魏武天、洪征皆是face changed 。

“敌袭!”

“金人来了!”

两人二话不说,急忙冲出了军营大帐……

金人的半夜突袭,让大乾驻地瞬间热闹了起来。

一个个大乾士兵不停穿梭在军营中,如同寻常训练演习一般自顾集结形成one after another squad ,而后不顾一切的冲向前线组成战阵,开始防御抵挡金人的冲击。

更有真意境之上的expert ,直接御空而出挑战对方主将。

空中地上,都有无数人在厮杀,一时间此地喊杀声震天,连原先高挂空中的一轮弯月也被吓地躲了起来。

“终于来了啊。”

正在cultivation 的Sun Yu 睁开了眼睛,就在刚刚他已经收到了魏武天的传信。

对方让他同其他黑卫一起负责军营周边的警戒巡视,解决一切冲入其中的金人士兵。

“Grade 5 真意Peak ?差不多了吧,而且还剩下一百出头的模拟次数,这段时间利用自动模拟cultivation ,应该有机会breakthrough 到Grade 4 ……”

Sun Yu 提起鬼谷刀,用True Qi 将刀身彻底包裹,缓步走了出去。

……

“情况不对了啊……”

站在高点的洪征看着交战的士兵面无表情,可其心下却是异常焦急。

虽然看上去两边打的难解难分,但他却是知道,在战争机器的加持下,他们必然会陷入颓势。

“祁阳王的驻军呢?还没来?”魏武天脸色难看地问道。

洪征看着眼前如洪流一般的不停冲击阵线的金人士兵,brows frowned :

“不知道,照理说应该已经赶到附近了,我让副官去联系他们了,想来很快……”

说到一半他忽然停下话语,因为副官正好跑了过来。

没等他开口,副官直接说道:

“大人,祁阳王那边完全没有回应,周围也没有看到有驻军来援的迹象……”

“什么?”

魏武天同洪征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难以置信。

下午的时候,他们早已经给对方发了一条加急军令,要求对方必须在今夜赶到。

但现如今,不单单驻军没到,更是直接联系不上了……

他们心中都是有了不好的预感。

魏武Heavenly God 色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难道说,祁阳王他有谋反……”

“不,不至于!”洪征勐地打断他话语,

“唇亡齿寒的道理祁阳王不会不明白,金人已经打到了这里,若是我们前线守不住,他一个trifling 藩王也绝对不是对手。”

“如果他已经有了投降的心思呢。”

魏武天澹漠的话音让洪征身形一震,陡然爆发出一阵恐怖imposing manner ,逼得那副官连退三步。

“不,不会的,他……毕竟是我大乾的藩王。”

对此,魏武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被大量金人包围的驻地……

“你的人呢?趁现在还有机会,让他们突围去周围军营求援。”

洪征imposing manner 一收提议道。

魏武天nodded 正打算通知旗下黑卫,就在此时,他忽然看见Sun Yu 提刀走了过来:

“Sun Yu you brat 来的正好,你即刻带人突围,去周围的军营驻地求……”

“不用去了。”Sun Yu 甩去刀上的鲜血:

“我刚刚从外面回来,这次是金人的总攻,其他驻地也自顾不暇,绝impossible 派出人来帮我们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魏武天一脸惊讶。

而他tone barely fell ,bang!

远处一声巨响,更是有一阵火光冲天而起,连黑暗的天空都被染成了red 。

“那里……是田冲将军所在的驻地!”

原本一直表现的十分镇定的洪征此刻也彻底变了脸色。

但他毕竟是此地最高统帅,immediately 就恢复了正常,一眼扫过战场上不断倒下的大乾士兵:

“didn’t expect 金人这次如此的果断……我们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祁阳王地方了……”

“我明白。”魏武天面色沉重,再一次命令道:

“Sun Yu ,你即刻带人breakthrough 前往祁州落阳城方向,请求援军!”

“As you bid!”

“三日之内,务必让祁阳王派军过来!”洪征coldly said 。

“As you bid!”

Sun Yu 提刀而去,很快他就召集了尚有battle strength 的二十几个黑卫,方动也在其中。

他们一群人冲到后方,轻易打穿了金人最薄弱的包围点,moved towards 落阳城疾驰而去。

而没走多远,Sun Yu 却是主动停下了脚步,在和众人说了几句之后,他独自离开队伍走向了另外一边。

荒野之中,已经被周围的冲Heavenly Fire 光照的宛如白昼。

两三头本欲觅食的恶狼受到了惊吓,缩着尾巴逃入了jungle 之中。

Sun Yu 停下脚步,将视线从它们身上拉回,looked towards 了左侧不远处: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hehe ,好敏锐的感知,难怪你这小子能够在Jiang Prefecture 搞风搞雨,让我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阴冷的声音中,Sun Yu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blood mist 渐渐凝实,显化出金人姜左升的身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