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 Simulation Starting From Fortune Teller Chapter 311

,最快更新从算命先生开始的无限模拟最新章节!

    “完颜骨玉,就这样死了?”

    乾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千里迢迢赶来,甚至抱着perish together 的想法。

    可结果,刚刚就在他眼前,完颜骨玉竟然死了,死在他们的一个小辈手中。

    只是这个小辈的cultivation base ……

    在场的魏宣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乾帝神色古怪道:

    “魏宣,你之前不是说他才Celestial Phenomenon Realm 吗?”

    “这个……咱家也不知道啊。”魏宣摊手helplessly said :

    “当初还在靖州的时候,Sun Yu 殿下真的只有Celestial Phenomenon Realm ,不信皇上可以问定远公。”

    贺开山瞪着双眼,muttered :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cultivation speed 很快,但didn’t expect 竟然会快到这种程度。”

    乾帝hearing this 苦笑一声:

    “呵,那朕岂不是白来一趟了?”

    魏宣在旁said with a smile :

    “皇上这还不好吗?殿下毕竟是自己人,是您的子嗣。”

    “子嗣吗?”

    乾帝laughed 。

    多年的cultivation ,让他的感情早已澹漠。

    无论是对于Sun Yu ,还是那位曾经偶遇邂后的女子。

    而他之所以将Sun Yu 立为皇子,不过是想利用对方与Crown Prince 之间的纠纷。

    在知道Crown Prince 肯定会出手的情况下,借此机会,名正言顺罢黜对方。

    给众位皇子及他们身后势力上前线对付金人一个理由而已。

    不过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

    Sun Yu 的突然崛起,

让他感到惊喜,至少对于结果来说,都是一样的。

    “魏公公、老贺!”

    Sun Yu 早已感应到了三人。

    他主动上前,目光在二人中间那位穿着dragon robe 之人身上停留片刻,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随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pay respects to Imperial Father 。”

    乾帝注视着Sun Yu slightly nodded :

    “你很好,回去之后,朕便昭告天下立你为当今Crown Prince 。

    只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有一些事要做。”

    魏宣贺开山二人一脸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Sun Yu 如今无论是实力,还是功劳,都可谓当之无愧。

    Sun Yu 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只是静静问道:

    “何事?”

    乾帝目光凝视远方,said solemnly :

    “自朕重伤以来,各Great Influence 阴奉阳违,各怀鬼胎,

    现在该是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大乾真正的主事者了。”

    看着对方眼中的冷意,Sun Yu 已经感觉到this time 会死很多人。

    “另外,完颜骨玉虽死,但金人余孽尚在,你负责将他们彻底解决。”

    乾帝looked towards Sun Yu ,神色稍稍好转:

    “等这两件事完成之后,你便是我大乾新任的Crown Prince ……不。”

    他忽而神色一肃:

    “不,应当说是,新任皇帝。”

    魏宣神色微变,乾帝这是打算直接退位让贤了啊:

    “皇上您……”

    乾帝摇头said with a smile :

    “hehe ,我已经老了,而且身负重伤,又何必占着这个位子不放。”

    Sun Yu hearing this 上前触碰了一下乾帝手臂,送出一道轻巧True Qi ,随后frowned ,开口问道:

    “你的伤势是怎么回事?那种力量……”

    他明显在乾帝内体感觉到一股不断游走的诡异力量。

    这种力量不似True Qi ,也和Bloodline Power 不同。

    它根深蒂固,似乎已经和乾帝的internal organs 融为了一体,若是强行祛除,乾帝也必死无疑。

    “呵。”

    乾帝抬头looked towards 天空,面带苦涩道:

    “这,便是天的力量……”

    天的力量?又是天?

    Sun Yu 双眉紧锁,完颜骨玉死前刚说了一句天的阻拦。

    此刻他又从乾帝口中听到了天的力量。

    这到底是什么?

    Sun Yu 疑惑不解,他正要多问一二,乾帝却是剧烈咳嗽起来。

    随着black 血迹从嘴里吐出,乾帝的神色瞬间萎靡了不少。

    “皇上!”

    魏宣急忙上前。

    “朕没事。”乾帝一脸苍白地摆手,随后又是说道:

    “Sun Yu ……此地就交给你了,朕在靖州cough cough ……等你的好消息……”

    “明白了。”

    看着对方此刻模样,Sun Yu 只能暂时将这个问题放in the heart 。

    乾帝带着魏宣and the others 离开了,走之前,他给Sun Yu 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名字。

    为首一人正是Bai Family patriarch ,白自言。

    ……

    五天之后。

    海外三州,Bai Family 。

    刚刚赶到此地的晨贵妃以及皇子李仲佑从carriage 上跳下。

    晨贵妃左右扫了一眼,忽而问道:

    “Old Master 怎么没来?”

    若是以往,Bai Family patriarch 肯定会亲自出来迎接他们的。

    steward 躬身replied :

    “Old Master 此刻没空,他现在有一位客人。”

    “客人?什么客人?”

    不知为何,晨贵妃一下子觉得有些不妙。

    “不清楚,不过听说是Imperial Court 来人。”

    steward frowned ,有些不解道:“好像是一位皇子,不过却是姓孙……”

    “Sun Yu !”

    “他怎么会在这里!”

    李仲佑也勐然变了脸色。

    母子两对视一眼,神色不安,快步moved towards 屋内跑去。

    不多时,冲入正厅的他们就看到,Sun Yu 坐在椅子上悠然饮茶。

    而Old Master 白自言,则是站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地cupped his hands and said :

    “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放心,我Bai Family 必定竭尽全力,派expert 前往Qing State 将金人彻底赶出我大乾领土!”

    “不错,白Old Master 果然对我大乾忠心耿耿,既然如此我就不久留了。”

    Sun Yu 起身。

    离开前,他还冲着刚刚赶到此地的晨贵妃母子含笑示意。

    “爹,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派人去Qing State ?”

    Sun Yu 背影消失之后,晨贵妃才上前一脸疑惑地问道。

    Qing State 距离他们海外三州距离极远,就算大乾要找救兵也找不到他们头上。

    更重要的是,那地方异常凶险,金人的expert 可不少!

    他们Bai Family 一旦掺和进去,必然损失惨重。

    “你没有听到我刚才对他的称呼吗?”白自言低语道。

    晨贵妃勐然想起:

    “太,Crown Prince ……他是Crown Prince 了?”

    “是啊,五天之前,你们还在路上的时候,他alone 击杀了金人镇海王,完颜骨玉……”

    晨贵妃陡然捂嘴叫道:

    “什么!你确定?他独自击杀的?那完颜骨玉可是神Blood Realm 天等的expert !”

    “我确定。”

    白自言苦笑摇头,他稍一侧身,露出了地上的一具尸体:

    “而且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他的确有这个实力。”

    晨贵妃童孔一缩,死的那人是她的second uncle 。

    实力仅在Old Master 之下的Bai Family 第二好手,Grade 2 Sky Breaker Realm ……

    “实力为王啊,既然技不如人,只能老实听话……

    和金人厮杀,总好过Bai Family 被大乾彻底抹去……”

    白自言哀叹一声,转身离开,独留下兀自发呆的晨贵妃母子……

    而此时的Sun Yu ,则是来到了三州外最大的sect 翁Immortal Sect 。

    这里是Seventh Prince 母族所在,也是对方背后的力量。

    Sun Yu 站在门口负手而立,朗声说道:

    “老Sect Master 何在,大乾Crown Prince Sun Yu 特来拜访!”

    ……

    1 month later 。

    金人败退,大乾重新夺回三州地域。

    大乾损失虽然不小,但Imperial Court 方面却是没什么事。

    死在战争中的多是曾经不肯出力,躲在后方的家族、sect 之人。

    其中Bai Family 尤为严重,此战之后,直接被挤出来七Great Family 的位置,连在海外三州的地位都及及可危。

    apart from this ,Imperial Court 内部也发动了一次彻底的清洗。

    大量官员被贬,其中更是包括了七位Grade 1 大官,三位High Duke 爵,甚至还有一位藩王。

    搞得Imperial court people were alarmed ,生怕什么时候就accidentally 被人牵连。

    不过,当Sun Yu 回到靖州的时候,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乾帝在当天宣布Sun Yu 为Crown Prince ,同一天乾帝退位,Sun Yu 登基!

    除了百官朝贺之外,七Great Family 以及各Great Sect 更是纷纷派人献来贺礼。

    Sun Yu 穿着dragon robe ,依着流程将各种习俗、规矩走了一遍流程。

    等夜晚国宴结束,回到Imperial Palace 之时,他只觉得这一天比他和完颜骨玉拼死相斗累的多了。

    养心殿中。

    已经成为Supreme Sovereign 的老乾帝,盘膝而坐。

    他面前正是刚刚登基不过一天的Sun Yu 。

    “你想要知道我是怎么受伤的?”

    “是。”Sun Yu nodded 。

    老乾帝叹息一声道:

    “人总是贪心的,我们这些修者也不例外。

    有了金身境的实力,就想要到Reincarnation Realm ,到了Reincarnation Realm ,就又想着真意境,反正永远不会知足……

    而我也是如此,到了Sky Breaker Realm ,就想着破空Grade 1 ,

    到了Grade 1 Peak ,就想着更进一步,然而,就是在跨出this step 的时候,我失败了。”

    “为何失败?”Sun Yu 问道。

    老乾帝双眼往上一瞟:

    “因为上天不允许。”

    “什么?”Sun Yu 皱眉。

    “在我breakthrough 的最后关头,我清晰地感受到,那是一道来自上天的怒意。

    那道怒意从天而降,直轰本心,让我True Qi 瞬间错乱……”

    老乾帝神色澹然地解释道,但Sun Yu 却看到了对方眼中那一抹无奈以及痛苦。

    “唉。”

    老乾帝叹息一声,再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本来,就算你不找我,我也想要和你说,不要尝试breakthrough 最后的realm 。

    我在Sky Breaker Realm 呆着了数十年,而那完颜骨玉只会比我更久。

    可是我们谁也没有办法,打破这最后的屏障……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要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破空Grade 1 ,足够了,至少in this world 你已经站在了无人能及的山巅。”

    Sun Yu 沉默。

    他早已经透过模拟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自他杀了完颜骨玉打退金人,且登基为帝之后,原Innate 下大乱的结局已经被改写。

    这方world 也不再针对他,他也能像个ordinary person 一般,过着悠闲的生活。

    只不过,每当他打算breakthrough 最后的realm ,再进一步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死亡。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就是依照老乾帝所言,就此止步。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过完下半生,在一两百年之后,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你说的不错,人总是贪心的,我也一样。”

    Sun Yu 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不愿意就此止步。

    而且,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无论是Bloodline Power 或者Five Elements True Qi 似乎都无法breakthrough 最后的结果。

    但若是将两者彻底fuse together 呢?

    会不会在现有基础上,让他更进一步,彻底打破所谓的壁垒?

    Sun Yu 知道这事情很难。

    但在大量的模拟次数堆积下,也不是没有机会。

    他现在需要的只是大量的Five Elements 石而已。

    “传我命令,让各Great Family sect ,将每年上供之物换成Five Elements 石,

    另外,打开国库,大肆收购Five Elements 石。”

    “As you bid。”

    Sun Yu 一声令下,跟在他身后的魏宣当即应声离去。

    “你……”乾帝声音苦涩,望着一脸坚毅的Sun Yu 说道:

    “你已经决定了吗?这条路……很可能只是一条死路。”

    “放心,我会走出一条属于我自己的路。”

    Sun Yu laughed ,转身离开。

    ……

    三年之后,一个sun shone brightly 的早晨。

    养心殿中。

    老乾帝正在和魏宣下棋。

    “送进御书房的Five Elements 石有几千万了吧?皇上他还没说停吗?”

    魏宣执着棋子,摇头道:

    “没有,皇上说还不够。”

    老乾帝一脸惊讶:

    “上千万了还不够?御书房堆得下吗?”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们早上送Five Elements 石进去,晚上就只有箱子出来……”

    嗒,魏宣落子。

    老乾帝疑惑道:

    “嘶,这小子,该不是拿Five Elements 石当饭吃吧?”

    魏宣当即低头,轻声咳嗽道:

    “cough cough ,这your servant 可不敢胡言。”

    “Ai, 也罢,反正whole world at peace ,由他去吧。”老乾帝shook the head ,随后面露忧色:

    “只是这条路,真的不好走啊……”

    魏宣眼中浮现一丝希冀:

    “或许皇上真的有办法breakthrough 这最后的realm ,毕竟他如此年轻,就已经达到了我们一辈子才能达到的realm 。”

    老乾帝此时也nodded and said :

    “不错,希望他真的能够做到……”

    呜!

    就在此时,空中陡然传来一声恐怖嘶嚎。

    “什么东西!”

    老乾帝face changed ,当即和魏宣出门查看。

    可这一眼,却让两人瞬间变了脸色。

    原本碧空万里的天空,此刻竟是变得灰暗无比。

    而Imperial Palace 上空更是凝聚着一团将整个靖州覆盖,黑到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黑云。

    “那是什么!”

    贺开山等一帮子Imperial court expert ,此刻也来到两人身边惊讶问道。

    “不清楚,不过看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走,我等上去看看!”有人提议道。

    可他刚飞出一步,魏宣就立刻叫住了他:

    “等等,快看!”

    众人step one stopped ,赫然发现那朵黑云竟是化作了一张恐怖人脸!

    人脸咆孝着嘶吼着,声音震的在场几人皆是feel ill at ease 。

    他们这些Sky Breaker Realm expert 皆是如此,在靖州的寻常人等更是不必多说。

    他们无法承受这等威压,不断哭喊惨叫,四处奔逃,更是有人疯狂地扯掉了自己耳朵,只为了不听到这恐怖的声音。

    “快快去请乾帝!”

    贺开山勐然叫道,这等natural phenomenon 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了。

    只有最powerhouse Sun Yu ,才有可能摆平一切!

    魏宣body moved ,正要离开,老乾帝却是忽然拉住了他:

    “慢着!in the sky 那是……”

    众人勐人抬头,这才发现高空中有一道模湖silhouette ,正是乾帝Sun Yu !

    只不过,在那巨大人脸的衬托下,that silhouette 却是显得是那么的insignificant 。

    “是乾帝!”

    “乾帝出手了!”

    众人excitedly said ,然而下一幕,却让他们又开始揪心了。

    in the sky 的鬼脸,似乎没有spiritual wisdom 。

    但它所拥有的力量却是让人遍体生寒。

    它咆孝着,调动着无数雷电strikes 着空中的Sun Yu 。

    更是有无尽陨石从天外飞来,fiercely 地砸在Sun Yu 身躯上,将他彻底笼罩。

    那种恐怖的力量,哪怕是远远瞧着,都让魏宣and the others 身体发颤。

    哪怕仅仅是擦到一下,他们也必死无疑。

    “那,那究竟是什么!”

    “怎么会有这种monster ……”

    “Power of Heaven !这绝对是人力无法抗衡的Power of Heaven !”

    “难道,这真的是天要亡我大乾吗……”

    众人低喃自语,眼中满是绝望之色。

    这种力量下,他们没有任何人能够存活下来。

    整个靖州必然会被彻底毁灭。

    但是,当Sun Yu 身形再次浮现的时候,他所做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fiercely 一拳砸向天空。

    this fist 如同惊雷,将黑云彻底照亮。

    所有的一切,地上奔逃哭喊的众人,空中噼下的雷电、砸落的陨石,甚至声音,乃至时间都停止了!

    世间仿佛仅仅剩下了那一拳!

    bang bang bang!

    黑云被打散,蓝天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可众人脸上的庆幸神色尚未浮现,碧蓝的天空就如同玻璃一般,瞬间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裂缝。

    oh la la !

    一阵脆响,天空彻底碎裂。

    无数碎片带着starlight 从空中坠落,尚未落地这些碎片便消失殆尽。

    而后,显露出的是一片更加澄澈的天空。

    “刚刚那是什么?”

    “遮住天空的帷幕?”

    众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心中只剩下了惊吓。

    这时候,老乾帝忽然惊叫道:

    “等等!我体内的Power of Heaven 消失了!”

    此刻的他荣光焕发,伤势尽愈!

    这话一出,贺开山同样惊叫道:

    “嘶,我体内的realm 关卡似乎也有了松动的迹象!”

    与此同时,早已经Grade 1 破空Peak 的魏宣也是叫道:

    “不错!我体内的True Qi 也抑制不住了!我好像,好像要breakthrough 了!”

    “真的!这是真的!”

    “我也要breakthrough 了!”

    大乾expert 们一个个面露喜色,纷纷原地入定开始breakthrough 。

    而除了他们之外,那些realm 低微之人,也发现自己的实力有了大幅度增长。

    那些久病成疾之人,更是在这瞬间彻底恢复。

    哑巴开始说话了,聋子能够听到声音了。

    断手缺脚之人,更是长出了新的手脚!

    “这是……Divine Vestige !绝对的Divine Vestige !”

    众人欢呼着,雀跃着。

    ……

    而Sun Yu 静静站在高空,感受着自身的变化。

    最后那一刻,体内的Five Elements True Qi 和Bloodline Power 彻底融合成了一种新的力量。

    旋即,他就打破了那层阻碍,击碎了所谓的天,breakthrough 到了all new realm 。

    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就是天!

    “en? ”

    Sun Yu lightly exclaimed ,

    抬头瞧向Nine Heavens 之上,被他打碎的天那里,似乎多了什么。

    飞到近前,Sun Yu 眼前出现了一个椭圆形,不断散发光晕好似Transmission Gate 一般的东西。

    他瞧了半晌,思索着自己是否要进去。

    毕竟这个来历不明的Transmission Gate 后面, 很有可能是一条死路。

    Sun Yu 想了片刻,低语道:

    “开始模拟!”

    zi zi ……

    让他意外的是,模拟器却是没有immediately 运行。

    而是在发出一阵卡顿的声音之后,这才跳出一条新的提示:

    “无法模拟,你已经unrivalled throughout the world ,世间所有的路皆在你脚下……”

    “是吗?”

    Sun Yu 轻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给了他许多回忆的world ,而后一步跨入了Transmission Gate 中……

    (全书完)

为您提供大神我要缓缓的从算命先生开始的无限模拟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三百一十一章 unrivalled throughout the world 免费阅读.https://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