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245

  第245章 命运支流

  西郡,西烈王府。

  房间内只悬浮着一个带有阶梯的石台,散发着氤氲的光晕,并未见到萧昊的silhouette 。但如果仔细看,这个石台放Great Accomplishment 千上万倍。

  便能看到石台之上的黑点,萧昊。

  萧昊立身天机台上,有些迷茫。

  他刚才还在寻思着这天机台怎么用,怎么自己瞬间就到这里了?看着周围无比广阔的平台,他心中升起念头,难道他就在天机台上?

  心中忽然传来感应,要他继续前行。

  萧昊顺着感觉往上走,缓缓走到天机台尽头,放眼望去,周围皆是茫茫虚空,无天无地,昏昏暗暗。

  他往下看,顿时瞳孔皱缩,心中震惊。

  这是这是传说当中的命运支流?!

  念头刚一升起,周围瞬间变化。

  天机台disappeared ,下方的无数命运支流让他一览无遗,他顿时生出clear comprehension 之感。

  原来他在凭借天机台之力立身现在的节点,便可以看到由这个现在节点所延伸的无数条命运支流,观测未来。

  他心中一喜,想要细细观看。

  next moment ,无数条命运支流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无数种可能呈现在他的眼前,这种纷乱的景象直接令他头晕目眩,差点两眼一黑,晕倒在此。

  连忙将视线移开,头额冒出冷汗。

  该死的,自己怎么能如此冒失,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观测所有未来?

  可是如果不能在无数种未来中选择最有可能发生的未来,那天机台岂不是没有用?

  萧昊咬牙,心中不甘。

  不求知道最有可能的未来,既定的未来,他只要知道对他最有利的未来那就好了。可惜啊可惜,还是实力问题!

  他头一次对自己的无力感到十分痛恨。

  以前的自己就是hedonistic son of rich parents ,不好好cultivation !

  否则他何至于无法动用天机台?

  这时他突然察觉到,下方无数条命运支流的数量开始减少,最后甚至减少到一条。萧昊眼眸中有些茫然,天机台还能帮他筛选未来?

  难道剩下的最后一条。

  就是对他最有利的一条吗?

  他低头,细细观看这条命运支流。

  支流上显现出画面,竟是他们烈王府所在的山海城。然后画面再一转移,来到烈王府大门门前,聚焦到一个古怪的和尚身上。

  僧道客双手合十,嘴上不停念经,突然suddenly raised his head ,往上看。上方空无一物,只能看到碧蓝的天空,悠悠白云。

  倒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clouds rolling and spreading 之感。

  他心中有些纳闷。

  当初Great Elder 把这个接触变数的任务交给他,然后就把他扔到了这里,吩咐他不要乱走,很快就能找到那个变数。

  可是他都在这待很久了,变数呢?

  倒是这门上写着西烈王府

  难道还要他走进去?

  可是这大门是关着的呀,总不能叫他强闯吧?那多没礼貌!况且西烈王,西烈王,叫这个名字或者有这个封号的肯定not to be trifled with 。

  正当僧道客犹豫不决时。

  突然,伴随着木头转动的嘎吱声响。

  西烈王府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从中探出一个头,是一位侍女。

  她四处张望,锁定到了僧道客身上。

  开口,“这位Master ,我家Young Master 有请。”

  golden flower 城城楼上。

  烈当空负手而立,微风吹过,衣诀飘飘。虽说这宛如谪immortal 般的模样,不适合这位老人,有点的画风不同的古怪之感。

  他开口。

  “小子,你在想什么?忧心重重的。”

  烈当空looked towards 玄道。

  玄道神情凝重。

  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给烈当空。

  他总觉得那叶小二对他态度很古怪,居然还恭贺他成道,和他们同为Fellow Daoist ?他们之间非亲非故,那叶小二恭喜他干什么?

  更别提他们之间还有仇。

  好像叶小二把他当作自己人?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他吓一跳。

  他什么时候成了叶小二的自己人?

  玄道又想到了叶小二给他的联系secret technique ,心中思考自己要不要动用一下这个secret technique ,或许可以从中知道真相?

  可是他转念一想,有觉得不妥。

  万一这是个陷阱或者会被拉下水怎么办?

  不行,还是得等Brother Li 回来再说!

  在他看来,只有无比mysterious 的Li Heng 才能解决这种事情。至于他master 或许也可以,但他master 忙得很,可不会在意他这点小事。

  Ye Family 祖地。

  叶小二恭敬半跪的向叶阴汇报。

  “情况我已经知晓,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居然出了意外,玄道竟然成了法相,有趣。”

  叶阴轻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patriarch ,我们就这样放过烈当空吗?”

  “自然不会,不过烈当空接下来可有的麻烦,有消息传来,有一个县被落日组织的一个Great Demon 给blood sacrifice 了,Great Demon 迟早会与烈当空对上。”

  “我们会在一个恰当时机将烈当空斩杀,我相信其他Aristocratic Family 也是这么想的。退下吧,你才刚进阶法相不久,还需要继续巩固cultivation base 。”

  “是,patriarch 。”

  叶小二nodded ,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当彻底离开房间,远离叶阴之后,他眼眸中面露疑惑之色。怎么回事?那个玄道怎么还没联系他?难道他还没觉醒?不应该啊。

  回到自己的闭关室内。

  叶小二暗运secret technique ,Divine Sense 飘忽,split open space ,来到一方似存在又不存在,位于冥冥的隐秘之地,此地也存在着诸多与他一样的Divine Sense 。

  他Spirit Sense Transforming Shape ,朗声开口。

  “诸位,我们又多了一位同伴。”

  “哦?同伴?那是谁?谁breakthrough 了法相?我所在的州郡废物的很,没人breakthrough 法相。”

  一个Divine Sense 沙哑的开口。

  “我这边的王朝也没有,该死的王朝甚至禁止所有人breakthrough 法相,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又一位Divine Sense 恨恨的说道。

  “行了吧,你这里已经算够好的了,我至今还在被软禁。我Master 和我的Dao Companion 至今都不相信我,该死的,明明我一直都是我!”

  又出现第三个Divine Sense 郁闷说道。

  叶小二hearing this 也十分愤慨。

  这些愚昧不堪的众生,这些腐朽不堪的王朝,这群尸位素餐的Old Guy ,都是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居然都在或多或少的阻止他们同伴的增多。

  不过幸好他这次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Great Li 北郡的玄道Fellow Daoist 刚刚breakthrough 法相不久,成了我们的同伴。不过现在还没联系我,想来是没完全觉醒,不过按照时间也快了。”

  隐秘之地当中的众多Divine Sense 也纷纷赞同。

  “我们又多了一位同伴。”

  他们狂热的齐声喊道。

  “pa! ”

  伴随着墙壁的破开,石头碎块的飞溅,即便一至险之又险的躲过了Li Heng this blade ,避免了人头落地结局。

  Li Heng 摇摇头有些失望,又是一刀砍去。

  “小天你在跑什么?”

  “你这个该死的Human Race 。”

  畸变意志因为Li Heng 因果之毒的影响,很自然地适应了自己拥有情绪这个事实,怒吼着。

  “为什么?凭什么?你这个凡人甚至连天人知道都没接触,你有什么资格对付我这个天!”

  他心中无比憋屈,也觉得unimaginable 。

  之前的他那是何等的Supreme ?

  最后更是拥抱了光荣的进化,获得了更强大的formidable power ,俯视萬事萬物生灭那也with no difficulty !

  可是现在。

  他竟然被困在这副躯体当中,沦为生灵。

  而且还是生灵当中最为低贱的凡人!

  甚至为了躲避眼前这个该死凡人的追捕,他必须借着这些建筑废墟躲避隐藏,躲在阴暗角落里面,如同过街老鼠一般。

  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反差令他癫狂。

  属不知Li Heng 见他越发癫狂,越是高兴。

  越是癫狂,情绪波动越是强烈,人的一面越强,那么就代表着畸变意志身上的天之位格越来越弱,越来越小。

  直到會被他手上的大砍刀砍死!

  这砍刀被他source power 造化而出,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武器,有着一丝足以弑神的神性,足以将眼前这个位格被打落的畸变意志斩杀于此。

  至于畸变意志所说的凭什么?

  自然是凭借Li Heng 的努力了。

  他simply 不知道Li Heng 为了对付他,付出了何等的代价,无比肉疼的用出了因果之毒,无比心疼的凝聚出了大砍刀,就为了砍死他。

  要是他不能大爆,Li Heng 就亏死了。

  此时畸变意志已经被逼到绝路。

  他察觉到自己的气机已经被眼前这个該死的Human Race ,该死的凡人锁定。无论自己再怎么逃,逃到the ends of the earth ,这个凡人都能找到他!

  这本来是属于他的狩猎场,盘踞之地。

  现在却成了这个凡人的狩猎场。

  他由猎人之上的存在变成了猎物。

  无尽的憋屈让他陷入无止境的狂怒,想要拼尽所有力量与这个该死的凡人决一死战。

  “凡人,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吗!”

  “别以为你打落了我的位格,我就调动不了天上那双眼睛的力量。只需要我轻微扰动一下,你就会死,就得死!”

  他指着Li Heng ,警告说道。

  Li Heng 轻轻一笑,没有回答,缓缓的向他走去,直到走到一定距离,身形瞬间移动,来到他的面前,大砍刀一刀挥下!

  “天,你就是这么看我的笑话吗!”

  畸变意志怒吼,调动自己所有的力量。

  天上的血色双眼微动。

  Li Heng 见状也微笑,正合他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