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246

  第246章 天人震动

  玄道突然有点后悔自己breakthrough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空间震动还没彻底解决,Aristocratic Family 也只是暂时退去,但紧接着就有消息传来,有Great Demon 出世,一县之地为其blood sacrifice ,凶威无限。

  本来对于这种事实,他已经somewhat numb 了。

  只能说一句,哦,真是倒霉。

  毕竟在昨天夜里,他们前往北郡各地镇压空间震动点,不知见过多少人间惨剧。所以哪怕现在一个县都要完蛋了,他也没多少触动。

  自然,他自然有保境安民的心。

  但这也只能在力所能及之内。

  至于力所能及之外?

  那他就没办法了,臣妾做不到啊。

  不过他没有触动,不代表别人没有触动。

  这不,烈当空就拉着他赶去镇压了。

  “you brat 快点,那可不是一般的Great Demon !”

  二人于北郡上空当中飞遁,迅速前往那个Great Demon 所在之地。此时烈当空嫌玄道飞的速度太慢,有些磨蹭,coldly said 。

  玄道hearing this 有些疑惑。

  “那这个Great Demon 到底是什么来历,竟能在您口中得到不一般的名誉?”

  他可是清楚烈当空的傲气,之前面对那四位Aristocratic Family 法相,都如同看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根本不把那四人放在眼里。

  现如今却对这么一位Great Demon 如此重视?

  “is it possible that 还是Celestial Realm ?”玄道打趣说道。

  “哼,如果是单纯的Celestial Realm 那倒还好。”

  烈当空语出惊人,反正玄道是惊了。

  什么叫单纯的Celestial Realm 倒还好?

  如果真是Celestial Realm 的Great Demon ,北郡直接就完蛋了好吗?哪怕他们跑过去那也是送菜的份。难道说,还有什么Great Demon 比Celestial Realm 更恐怖?

  “我怀疑那个Great Demon 是落日组织之人。”

  烈当空indifferently said 。

  “那Old Master 说的是落日组织?”

  玄道惊讶,又释然一笑

  “我还以为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呢,原来就是这么一个玩意。烈Old Master 请放心,那个落日组织之前被我除魔死压着打,那个号称什么北郡Chief-In-Charge 的Great Demon 也不过才Innate Realm 。”

  他摆摆手relaxed 。

  “you brat 懂什么,这落日组织游离于诸王朝之外,其中潜藏的底蕴实力岂是你之前见到的那么简单?”烈当空冷笑说道。

  “你觉得落日组织好对付?可具我所知,落日组织一个州郡Chief-In-Charge 起码是法相,还Innate ?那可能只是他们并没有往北郡派人。但现在他们派人了,这也又意味着那群gutter 的老鼠盯上了北郡,盯上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地方!”

  烈当空脸色阴沉。

  他还有件事没有和玄道说。

  当初自己为了寻求大日之道的前路,远走他国,可没少惹过这个落日组织。估计等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少不了惊世大战。

  “那您都说是阴沟老鼠了。”

  玄道无语说道。

  “阴沟老鼠多也能咬死人。好了,快点,否则又要死很多人了。”烈当空撇了玄道一眼,陡然加速,令周围的Heaven and Earth 法理都紊乱了。

  物华县,县名取自物华天宝之一。

  此县以往正如县名,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不仅物产丰富,由各种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产生,攻cultivator cultivation ,也诞生了许多人杰。

  百年前甚至都出过一位状元郎,Prince Consort 。

  不过这已经是过去式了。

  现在此县已经沦为人间炼狱。

  血肉横飞,尸骸遍地。

  火焰声,建筑倒塌声,若是此地还有活人,立刻会被空气当中弥漫的烧焦味道窒息。

  “大人,这个礼物如何?”

  原北郡Chief-In-Charge 赤魔使半跪于地下,恭敬低头,向自己面前这位huge monster 开口。

  “一般,量太少。”

  “倒是质量还行,不愧是野生的Human Race 。”

  这位huge monster 笑着开口。

  “嗯?very powerful 的气息,两股。”

  “有趣有趣,看来是Human Race 的powerhouse ,我来会会。”他站起身来,将周围一座长条形山峰拔下来,随便挥舞着,当做兵器。

  此时,僧道客懵逼的进了西烈王府之内。

  他现在有些好奇这个,侍女口中的Young Master 是谁?难道就是Great Elder 所说的变数,他的fated person 吗?可是,那个Young Master 如何知道他来了这里?

  在外面他没感觉到有任何窥探。

  还是说这个Young Master 的实力远胜于他?

  不过想来也是能被Great Elder 称之为变数,甚至希望这个变数能够解决畸变意志。那么想必这个变数肯定也很强。

  该不会是一个天人powerhouse 吧?

  他抱着这样的念头,顺着前面是你的引导,七弯八拐的行进,最后来到了一个院子当中,看到了院子当中站着的一位Young Master Young Master 。

  僧道客顿时皱frowned 。

  这该不会就是那个变数,destined person 吧?

  可是实力为什么这么弱,说好的天人powerhouse 呢?而且,无论是从面貌还是气质上,这个Young Master Young Master 远远不如李居士。

  如果真的就是这位的话。

  他真的能承受的起Great Elder 的重托?

  不过他有很快将这些想法收敛起来。不能以貌取人,这个最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只不过这一下子就把他的期待值拉的很低了。

  其实萧昊这边也隐隐有些纳闷。

  难道对自己最有利的未来。

  是自己与一个和尚为伍?

  天机台是不是出错了?

  他可不想出家。

  而且刚才这和尚的眼神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好像是拿自己和某个人对比一样,好像自己还比输了,这让他隐隐有些不舒服。

  this Young Master 陌上person like jade ,Young Master 世无双。

  何曾输过。

  “Master ,不知你站在我家门前许久所谓何事?”不过他也知道不能以貌取人,故而表面礼貌的说道,心里则是有些埋怨了。

  “为了寻找一位destined person 。”

  僧道客双手合十,微笑说道。

  他虽然觉得李居士就是destined person 。

  而在那如同Ancient Battlefield 的Celestial Grotto 废墟中。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这是天怒,天动,有莫测divine might 。

  恐怖的的might of Heaven 压陡然盖压全场。

  畸变意志心中狂喜。

  他有救了!

  殊不知Li Heng 心中却slightly smiled 。

  这种主角式的临死爆发本就在他预料当中。甚至他本来就暗暗的引导这种事情发生,让畸变意志重新和天上的双眼取得联系。

  这不是Li Heng 托大,想要courting death 。

  而是他想杀的,不是一个降格为人的东西,而是天的畸变分意志。人不会爆出source power ,但是天的畸变分意志绝对会大爆。

  所以他必须再让这个畸变意志重新与天的位格产生联系。而现在就是他等待的那个时机。重新取回位格取回力量,但又没有完全取回位格取回力量,这正是将其斩杀的好时机!

  甚至说。

  这畸变意志能在这紧要关头取回力量,还是Li Heng 放水的结果,把因果之毒的剂量稍稍减弱了几分。否则他想沟通力量哪有这么容易?

  这可是他动用source power 造化而出的因果之毒。

  百分百可靠,不会出现差错。

  除非这个差错是故意的。

  不过畸变意志那边狂喜之下,simply 没有意识到自己力量恢复的时机太过于巧合。只觉得是aloof and remote 的天终于看不过眼,又或者说他拼尽全身力量,确实能破开这个凡人的手段。

  心头被无限的狂喜淹没。

  他看着向他头砍来的大砍刀,大笑。

  “你”

  后面完了二字还没说出口,大砍刀应声而落,好像刀切豆腐般,with no difficulty 的就切开了畸變意志的脖子,人頭落地。

  紧接着,大砍刀弑神特性显现。

  顺着因果,沿着命运。

  将this blade ,人头落地,性命消散的结果延伸到天穹那雙巨大的血色眼眸。瞬间,Nine Heavens 之上风云变化,在那浩大的风声中,甚至听到了一声似有似无的怒吼,受伤后的怒吼。

  天上的血色眼眸受伤了。

  巨大的刀痕在双眼当中划过,形成了horrible to see 的伤口,从那伤口中滴出暗red 的鲜血,洒落整个Heavenly Paradise 废墟,让其变成一片血海。

  Li Heng 皱frowned 抬头往上看,不理会周围因为被鲜血污染,发生血肉畸变的大环境。他this blade 虽然伤了这血色眼眸,但居然没有杀死?

  他不禁无奈摇摇头,叹息。

  看来自己还是贪心了。

  他将那把大砍刀举高。

  这把大砍刀因为砍过这个畸变意志那副身躯,算是沾染过类似于divine blood 一样的high level 玩意,此刻通体呈现暗red ,凶煞无比。

  Li Heng 摇摇头,看来还是得成为消耗品。本来还想拿来作为长期兵器来着,看来想多。

  他flicks with the finger 刀身,刀身微震,发出嗡鸣之声,其中所蕴含的凶威开始沸腾,澎湃,隐隐浮现出凶煞的illusory shadow 。

  眼神瞄准那个巨大的血色眼眸。

  对准,用力一扔。

  这把大砍刀激射而出,斩破面前的空间,顷刻而至,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血色眼眸的面前,深深的插进了血色眼眸的瞳孔当中。

  然后其中力量轰然爆发!

  此刻外界,现世当中。

  诸多王朝,诸多禁區的隐秘之地。

  诸多陷入沉寂当中,以抵抗侵蚀的天人powerhouse 陡然惊醒,抬头望向苍天。怎么回事,刚才的动静,难道是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约而同望向Great Li 北方,looked thoughtful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