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411

  第411章 大周真相(23)

  “处境,真相?那你倒是说说看。”

  Li Heng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hearing this ,这位将自己笼罩在兜帽black robe ,隐藏于阴影当中的不速之客微笑开口。

  “我自然可以告知贵客的真相以及处境。但是想必你也知道,天上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想要知道什么那就付出什么。”

  “等架交换,这很公平是吧。”

  “看来你还是想从我这边得到什么。”

  Li Heng 平静回答。

  “不,这怎么能这么说,交换而已。”

  black robed man 张开双手,然后又双手交叉于前,看起来气场十足,就差个椅子给他坐了。

  “那伱想要什么?”

  Li Heng 并不在意,slightly smiled 。

  “我想让你帮我对付大周empress 。”

  “杀了她。”

  black robed man 平淡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Li Heng looked thoughtful 。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现在立刻将你擒下,将你交给大周empress ,我一样能获得真相,得知你的处境?”他缓缓开口。

  black robed man 摇摇头,微微笑出声。

  “大周empress 他可不知道什么真相。”

  “不过只是个幸运的little girl 吧。”

  “况且,贵客你虽有Divine Ability ,即使是我也看不穿,但并不代表你有资格擒下我,作为贵客的你到底还是太过狂妄了。”

  “原来是这样吗?但是你要知道,是大周empress 将我从黑雾中“救”了出来。”Li Heng 微笑说道。

  black robed man 暗自皱眉,他不悦的出声。

  “那又如何?你和她才刚刚认识没多久。而且,据我搜查到的信息,凭借你的力量也足以从黑雾当中走出来吧?”

  要不是武无双那个丫头十分看重此人,又有如此事迹,让他觉得此人应当有两把刷子,他可不会现身。但现在这人是想戏弄他吗?

  Li Heng 摇摇头。

  “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得加钱。”

  black robed man 一愣,加钱?

  他仔细打量Li Heng ,如同翩翩公子却如此贪婪?故而心中摇头,不屑一顾,觉得Li Heng 不堪大用,日后必定陨落。

  不过他既然已经现身也不能就这么走了。

  贪婪就贪婪吧,他还是有点family property 的。

  “说吧,你又想要什么?”

  “不过你要考虑清楚了,能得知大周的真相以及你的处境,对你自己而言就已经是life-saving grace ,再奢求其他可是容易横招不测。”

  black robed man 幽幽开口。

  “让我提条件?”Li Heng 笑着询问。

  “没错,随便你提,我这里无论是Supreme Treasure ,spiritual medicine 还是美人,通通应有尽有。”

  black robed man 胸有成竹。

  “那我要你的命。”

  Li Heng 平静开口。

  black robed man 顿时startled ,瞬间与Li Heng 拉开距离,十分警惕的看着他,冷声开口,言语夹杂着怒气,“怎么,你还真想对我出手?!”

  “这不可以么?”Li Heng carefreely smiled 。

  “the past few days 撒播不存在的谣言肯定很累吧?”

  这black robed man 无疑是属于与那个大周empress 武无双作对的势力,the past few days 中传的满城wind and rain 的各种谣言,想必就是出自black robed man 这些势力。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black robed man 冷笑。

  “但是看来你并不知道一个常识,揣着明白装糊涂。本来可以与我们合作,escape alive ,为什么还要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呢?”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对付大周empress ?”

  没有理会black robed man 的威胁,Li Heng 开口询问。

  “愚昧,我现在凭什么告诉你?”

  “等着吧,你会迎来报复的!”

  black robed man 拂袖转头,想要离去。

  如今现身已经得到Li Heng 的态度,是敌非友,那么就得尽快回去从长计议,将这个意料之外的变数尽快抹除。

  至于为什么现在不动手。

  但自然是因为他并不是蠢货。

  在此地动手,没有任何布置,容易引起大周empress 的注意,而且他也看不穿此人,不一定能将其斩杀,所以保险起见不能随便出手。

  然后,他发现他出不去了,整栋建筑都被一股万古不变,十分厚重的力量封印镇压着。

  “我都说了,要你的命。”

  Li Heng 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身,悠悠一笑。

  他最讨厌这种故作mysterious 之人。刚才要不是想探查点信息,自己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

  而现如今这black robed man 已经不透露信息。

  那就是他出手将其镇压的时候。

  “你留不住我。”

  black robed man 并不慌张,平静陈述这么一句话,瞬间爆发出滔天的威势,一条Nine Heavens True Dragon 在其背后隐隐浮现,气息节节攀升。

  最后,竟然抵达了恐怖的六劫Heaven and Earth 层次。

  比那位大周之主无双还要强。

  Li Heng 有些诧异

  black robed man 如此实力还与那位大周empress 作对,那么那位大周empress 是怎么坐稳帝位的?难道是凭借什么国运气运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next moment ,black robed man 出声印证了Li Heng 的想法。

  “感应到了吧,你留不住我,就算that girl 现身,与你联合也留不住我。that girl 不过是幸运好运得了帝位,否则她现在早死了!”

  “而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开此地封印让我离去,要么我就在此地爆发全力,将你suppress and kill 当场。从这点上我还真得谢谢你,毕竟我已经好久没用出真实的实力了。”

  他loudly shouts ,那条True Dragon 向Li Heng 扑杀而来。

  True Dragon 沿着时空脉络穿梭,头在前一秒,尾在后一秒,每个部分都处于不同的时间点,令人难以捕捉。

  Li Heng 没有在意,依旧looked thoughtful 。

  True Dragon 与Phoenix 。

  有趣,Dragon Phoenix 之争吗?

  不过在这大周应该是Phoenix 比较强大吧。毕竟当初拯救大周于Calamity Tribulation 的那只Divine Bird 与Phoenix 的关系更近,可能就是一只Phoenix 也不一定。

  没等他思考过多。

  一股奇异的感觉在他脑海中浮现,几段段奇异的记忆呈现在他的眼前,过去的自己,前一秒的自己被龙息吐中,未来的自己,后一秒的自己,被dragon tail 绞杀。

  Li Heng 反应过来有些意外。

  这black robed man 凝聚出的True Dragon 法相不仅能穿梭于时空脉络之间,需能还能发起不同时间点的攻击?难怪如此自信。

  要不是他之前在现世Heaven and Earth 有穿梭时空的经验,甚至还承受过自身未来被锁定的一击,恐怕此时就有些慌乱了。

  毕竟这种过去未来都遭受攻击的视角,感受十分奇妙,第一次接触的话难以适应。

  当然,虽然说了这么多。

  但还是花里胡哨啊。

  Li Heng 感慨一声,不在意过去,不注视未来,仅在现在的时间段,extend the hand 掌划过奇妙的时空轨迹,直接就掐住了那条True Dragon 的脖子。

  微微用力,这True Dragon 法相瞬间破碎。

  “花里胡哨之手段,不如把握当下。”

  Li Heng 点评说道。

  black robed man groaned ,好像是因为True Dragon 法相破碎遭到了backlash ,他心中吃惊,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凝聚出的True Dragon 法相这么快就被破解了。

  刚才虽然没有全力出手,但也用了八分力,怎么那么轻易就被捏爆了。而且他用的还是真界当中罕见的时空手段,可此人居然那么快就反应过来?

  当真令人意外。

  真界当中的时空长河无比浩大,并且规则森严,创界层次想在真界复现Li Heng 在现世Heaven and Earth 的那种时空操作simply 做不到。

  “我承认我小看你了。”

  black robed man slowly said 。

  “所以呢!”Li Heng cherish words like gold 。

  “你不会以为我是真身前来吧?”

  black robed man said with a smile 。

  Li Heng slightly smiled 。

  “这其实没差别。”

  他轻点虚空,从虚空中拉出一条丝线,丝线一端连接着black robed man ,另一端没入虚空,连接着时空彼方。

  black robed man 神情暗自骤变。

  竟是他的因果丝线?

  他炼制出这具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之后,可一直都在隐藏着自己与本尊的因果,避免自己彻底暴露。可是此人因果造诣居然如此之高,在隐藏的情况之下都能把握住自己的因果?

  这是什么old monster !

  “这年头谁不知道多练几具Avatar ,多开几个马甲,有那么好炫耀?你们还在炼制Avatar 开小号的时候,正经人已经开始练习因果secret technique ,一抓一个准,Avatar 死了本尊照样得死。”

  “在内卷之路上,你们还差得远呢。”

  Li Heng 语重心长的出声,微微叹息。

  现在的小年轻到底怎么了?

  开小号,披马甲就万无一失?想太多了。

  black robed man 有些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了。

  他本以为自己心眼已经够多了,可是这家伙看起来这么年轻但为什么心眼比他还多?居然还掌握着如此肮脏的因果secret technique 。

  “你以为你就吃定我了?你clearly understood 了我与本尊的关系,那么就代表我无需隐藏。这样一来,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使出Avatar 和本尊之力。”

  “二者相合的力量,你敌得过我吗?”

  他冷笑警告Li Heng 。

  “那你大可试一试。”

  Li Heng 微笑。

  看着Li Heng 胸有成竹的模样,black robed man 心中没底。他自信Avatar 与本尊合力能让自己暂时breakthrough 七劫Heaven and Earth ,横扫一切。

  但是鬼知道此人又能拿出什么手段?

  “好了,你赢了,开个价吧。你要是真的吃定我,也不会在和我说这么多废话。”

  black robed man 淡漠说道。

  “student that can be taught 也。”

  Li Heng slightly smiled 。

  black robed man 心中恼怒,居然说他是孺子?很好,等他离开此地,他会用一千种方法弄死这人,那只死鸟出现也救不了这人,他说的!

  “你之前说的真相以及处境到底是什么?”

  Li Heng straight to the point ,不多磨叽。

  “真相?hehe ,真相自然是这个大周。你以为大周能避开Calamity Tribulation ,真的只是单纯因为身处时空支流之上吗?”

  “那不过是戏弄蠢人的理由。Calamity Tribulation 能占据时空长河主河道,凭什么不能占据时空支流?哪怕时空支流无穷无尽又怎么样,某些恐怖的Calamity Tribulation 照样拥有跨越无穷Space-Time Force !”

  对于这种话,Li Heng 平静开口。

  “请停止你的抱怨。”

  “否则我只能提前送你去死。或者你大可试一试你所谓的本尊之力加Avatar 之力,能否敌得过我的手段。对吗,聪明的black robe Fellow Daoist ?”

  black robed man 语气一滞,但自己现在的处境确实不太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闷闷出声,其中夹杂着强烈的不满,straight to the point 。“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大周在一只死鸟的体内!”

  “想想也是讽刺,骄傲如大周,昔日威光照周围Myriad Realms ,可称上朝。哪怕是对于中央Great World 的Immortal God Celestial Court ,我大周也算是一方藩王。”

  “可现在呢?”

  “居然沦落到要在一只死鸟尸骸内筑巢?”

  “可悲的蝼蚁,可悲的国度啊。”

  他语出惊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