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412

  第412章 我杀了你second uncle (33)

  死鸟?

  Li Heng 也惊讶起来,有些意外。

  “你说的那只死鸟,就是历史上拯救拯救了整个大周的那只Divine Bird ,它现在死了?”

  “是不是Divine Bird 我不知道,但肯定死了。”

  black robed man coldly said ,似乎对这所谓的Divine Bird 十分不感冒,甚至有些厌恶。

  “是这样么。”

  Li Heng nodded ,looked thoughtful 。

  如果真相是这样,一些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大周面临Calamity Tribulation ,Divine Bird 突然出现庇护了大周,但是Divine Bird 也因此而死。

  当然事情也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甚至还因为这所谓真相衍生了种种问题。

  比如Divine Bird 从何而来,Divine Bird 又为何庇佑大周,Divine Bird 又是什么时候死亡的,以及眼前这个black robed man 为什么这么讨厌Divine Bird 等等。

  “那么我的处境又是什么?”

  Li Heng 继续询问。

  这时black robed man 突然笑了起来,有些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开口。“你不会以为大周依靠这只死鸟的尸体庇护自身,却不会付出任何代价?”

  “所以呢,有话快说。”

  Li Heng 神情平静,但言语中带着murderous aura 。

  还是那句话,他最讨厌故作哑谜。

  感遇到Li Heng 的murderous aura ,black robed man 更是恼怒,不过自己有无可奈何,只能声音愈发低沉的开口。“依靠这只死鸟的躯体庇护自身,那也会不可避免的受到这只死鸟的影响。”

  “就比如bloodline 中多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吧,在伱纯正的Human Race bloodline 当中derived out 一些细微的杂质,这些杂质会变得越来越多彻底污染你的bloodline 。”

  “最后将你绑定在这里,永世沉沦!”

  说起这句话,black robed man 得意的笑着。

  Li Heng 依旧平静。

  虽然这black robed man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但是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bloodline 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依旧纯正,一滴血足以压塌Star River 。

  但是,这black robe 的貌似也没有说谎。而且他也确实能感知到这些大周之人体内的bloodline 确实存在异样。

  可能就是他比较特殊而已。

  有source power 庇护嘛。

  “那又如何?尽快离开这里不就行了?”

  Li Heng twitched his lips ,装作不屑钓鱼。

  果然black robed man 立刻上钩,冷笑开口。

  “你可真是天真。如果那只死鸟的影响能这么轻易就解除,并且没有repercussions 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特地找上你,以此作为要挟。”

  很明显,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在要挟。

  属于是很有自知之明了。

  “听你的语气,你能够解决?”

  Li Heng said with a smile 。

  black robed man 立刻傲然开口,哪怕身形隐藏于黑暗,被black robe 兜帽所笼罩,但依旧能让人感觉出那种屹立于顶点的骄傲。

  “我与那些被死鸟所感染的家伙不同,我的bloodline 无比纯正,可以拯救你!”

  “可是你体内bloodline 依旧有其他东西。”

  “并不是纯正的Human Race bloodline 。”

  Li Heng 撇了一眼black robed man ,平静说道。

  “呵,谁跟你说纯正指的是Human Race bloodline ?我指的是我拥有高贵的True Dragon Bloodline !以True Dragon Bloodline 为引,足以清除你体内的污染!”

  black robed man 傲然说道。

  对他而言自身的Human Race bloodline 那才是杂质。

  True Dragon Bloodline ?Li Heng 有些诧异。

  不过也难怪刚才那黑炮人使出的手段都和龙有关,他at first 还以为是Divine Ability 不同,但现在看来,还真的与Dragon Clan 扯上了关系?

  “你现在应该很惊讶吧。”

  black robed man slightly smiled 。

  那可是True Dragon Bloodline !

  以往真界当中真正的霸主种族!

  “并没有。”Li Heng 平静回答。

  black robed man startled ,然后又coldly snorted ,懒得和这家伙做口舌之争,此人肯定就是嘴硬。True Dragon Bloodline 何其尊贵?此人心中怎么可能会平静。

  “总之只有我才能救得了你。除非你想永远待在这里,并且逐渐转化为冢中枯骨。”

  终于说出了这一句,black robed man 心中好受了些,甚至都开始觉得自己已经重新占据主动,觉得Li Heng 肯定会为了避免被污染,巴结自己。

  “我很好奇,假如你与大周所有的bloodline 都不尽相同,那你和大周又有什么关系?”

  Li Heng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总不能是True Dragon 出了轨,Phoenix 劈了腿吧?

  “hehe ,有什么关系,你难道还didn’t expect 吗?你真以为大周until now 都是所谓的Divine Bird 之朝?你错了,那只死鸟没出现之前,大周是True Dragon 之朝,大周之主是supreme emperor ,True Dragon 天子!”

  “而不像现在这样,牝鸡司晨!”

  black robed man 夹杂着怒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

  Li Heng 无奈摇摇头,疑点更多了。

  一只Divine Bird ,一只Phoenix 来到了偏向True Dragon 一系的王朝,还要庇护这个王朝,将其转化为Phoenix 一系,Divine Bird 一系,而且还是在Calamity Tribulation 降临之时。

  所以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错,所以我现在邀请你帮我杀了武无双,助我拨乱反正,将Divine Bird 之朝重新变回True Dragon 之朝,作为回报我可以解决你bloodline 的污染!”

  black robed man said solemnly 。

  “所以你现在就是个死剩种对吧?”

  Li Heng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居然敢骂他是死剩种?

  black robed man 心中恼火,想骂回去,甚至动手。

  但是next moment 又沉默了。

  他突然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貌似没多少资格和此人谈条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果此人不要命的话,绝对是他先死。

  “putting it that way ,当初无双说的那个庇护大周的时空大阵出现问题是不是也是因为你?”

  black robed man 压下刚才的怒气,disdainfully said 开口。

  “狗屁时空大阵!不过是那只死鸟表面rune 所形成的一方Domain 而已。不过这件事确实与我有关,但那又如何?我是为了大周好!”

  “那头死鸟对大周的影响太深了,为了能让大周从杂毛鸟的王朝转变为True Dragon 之朝,并且解决一切后患,这是必要的牺牲!”

  “即使那只monster 会毁灭整个大周?”

  Li Heng faintly said 。

  他本以为这black robed man 只是激进的复国分子。

  但是,现在看来这并不只是激进了,而是偏执,就如同那些被Calamity Tribulation 影响的monster 一般。

  “impossible ,那个monster 不会毁灭大周。”

  “相反,那个monster 以前是由一具真dragon body 体转换而来的,反而会最大限度的抑制那只死鸟的影响。等完全消除影响之后,大周重新变为True Dragon 之朝,那只monster 甚至会庇护我们。”

  black robed man 自信说道。

  Li Heng 摇摇头。

  这black robed man 果真不对劲,居然信任monster ?

  monster 之所以称作为monster ,就是因为其无法理解,无法沟通,甚至是无法战胜。当然Li Heng 是不赞同最后那一点的,毕竟对他而言,monster 被杀就会死,没什么不同。

  “你凭什么手段控制那只monster ?”

  虽然说到这点后,black robed man 有些不对劲,但Li Heng 依旧不死心的想要再次询问。

  但是却被black robed man 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这还用手段吗?别忘了那只monster 是由真dragon corpse 体转化过来的,只要大周重新变为True Dragon 之朝,那只monster 就会重新庇护我们大周?”

  “你这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逻辑从何而来?”

  Li Heng 询问。

  “自然是”

  因为这句,black robed man 突然卡壳了。

  而最后憋了好久,black robed man 也只能憋出这么一句理由。“因为大周是True Dragon 之朝。”

  Li Heng 沉默。

  他发现这black robed man 陷入了逻辑闭环,不会听取任何人的反驳,就像是当初Heavenly Sword Sect 的苏仙。

  可苏仙是个死人才会如此。

  但他看这black robed man ,怎么看都是活人。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或许还是与那只所谓的Divine Bird 有关啊。

  “那我现在问你,那只monster 长什么样,有什么手段,你又是从哪里引来的,有什么可以克制他的办法吗。”

  Li Heng 问道。

  因为这句话,black robed man 脱离了逻辑闭环,但他却慢悠悠开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我一句will not 说的。”

  “说多了我也没有活命底牌,你要理解。”

  “况且你真的想和武无双对付那只monster ?forgive me to speak bluntly 如果正面硬上的话,整个大周加在一起都不够那只monster 一口吞的。”

  “最后,也只有我才能救你bloodline 的污染!”

  black robed man 斩钉截铁。

  他刚才那么配合,主要是希望说服Li Heng 。但现在Li Heng 油盐不进,他心中的希望也慢慢的凉了,并不打算继续乖乖配合。

  “你确定没有什么要说的?”

  Li Heng 神情奇妙,强调了一句。

  “该说的都说了,现在该你表态!”

  “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吃定我了,大家真要拼起命来,你也讨不了好,我本尊和Avatar 加起来的力量可是连我都怕。”

  black robed man 呆在原地,闭目养神。

  “那还真是太可惜了。”

  Li Heng sighed ,一巴掌拍向black robed man ,想要将其直接suppress and kill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让这种十分危险,又对他有杀心的人活着。

  既然套不出任何信息,那索性只能宰了。

  “你竟敢杀我?”

  black robed man turned pale in fright ,十分不理解Li Heng 的举动,不过也迅速通过本尊与Avatar 的联系调集了本尊的力量加持自身,与Li Heng 对轰。

  事实上,他确实有无惧一切的底气。本尊与Avatar 力量联合,力量直接战时飙升到七劫Heaven and Earth 的层次。

  七劫Heaven and Earth ,摧毁Star River 那是等闲。

  可惜他遇到了Li Heng 。

  Li Heng 虽然只是七劫Heaven and Earth Peak ,但那只是对于realm 而言,战力却远远超出,已然达到了八劫Heaven and Earth 的层次。

  八劫Heaven and Earth 已经可以破坏宇宙的根基了。

  此等力量,也视七劫Heaven and Earth 为蝼蚁!

  所以很快,black robed man 败了。

  他心中惊骇,这怎么可能!七劫Heaven and Earth 的力量竟然也不是此人的一合之敌,难道此人已经抵达了八劫Heaven and Earth 不成!

  Li Heng 缓缓向他走来,犹如地狱的Death God 。

  black robed man 恍惚间,甚至把Li Heng 的silhouette 与自己summon 而来的那只monster silhouette 重合,觉得都是一样的强大,一样的恐怖。

  他心中颤抖。

  自己到底惹了什么样的monster 啊。

  Li Heng 却不理会black robed man 的心理活动,抬章继续向black robed man 压去,打出最后一击,要在因果层面将这个Avatar 以及背后的本尊抹除。

  “你不能杀我,我是”

  black robed man 连忙开口,但为时已晚。

  在Li Heng 的这一掌下,他身躯破灭,魂魄消散,True Spirit 归墟。这充斥着无尽破灭的一掌沿着因果的丝线也打到了这black robed man 的本尊。

  最后,随着一声惨叫,一切都寂静起来。

  只不过,Li Heng 此时又陷入沉思。

  因为他没收到source power 。

  可他绝对敢保证这black robed man 已经死了。

  不过此时也不是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微微抬手,将周围的封印解除,让外面等候已久的人缓缓走了进来。

  这人赫然就是那位刚离去不久的empress 。

  empress 走进建筑,看着周围交战的痕迹,微微抬手,回溯历史过往,凝聚出black robed man 的虚拟身形,都用元气演化出一朵Yellow Springs Resurrection Lily 。

  花飘向black robed man ,触碰到其虚拟身形。

  然后,花与black robed man 的虚拟身形同时消散。

  化为漫天starlight 。

  “second uncle ,走好。”

  她凝视着black robed man 消失的过程,轻声开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