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414

  第414章 时空瀑布(23)

  “钓鱼不打窝怎么行。”

  Li Heng 慢悠悠来到齐王身边,看着下方静静流淌着时空长河,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怎么,Brotherly Li ,你有钓鱼的心得?”

  齐王眼前一亮说道。

  此刻的齐王好似变了个人一样,说话也流畅起来,不再结结巴巴。就是这dishevelled hair ,衣衫凌乱的样子让疯癫之气依旧不改。

  “哪来什么心得,不过只是常识而已。”

  “钓鱼先打窝,你瞧。”

  Li Heng 伸手往虚空一抓,不知抓到什么东西,就往时空长河中一扔,溅起阵阵水花。然后,很快就看到了周围有鱼儿游荡。

  齐王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么快就有鱼了?

  Li Heng 静静的看着河中的鱼儿,有些意外。因为时空长河就算沾了个河字,but also not 真正意义的河。如果愿意的话,完全可以称之为时间轴,world 线,Time and Space Sand 漏等等。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时空长河还真有鱼?

  还是说真界时空长河,比较偏向于“河”?

  大虚空中Boundless Heaven and Earth 无尽,虽有一条亘古不变的时空母河贯穿其中,但只要是一方独立的Heaven and Earth ,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时空体系。所以各自也会出现不同的模型。哪怕时空本质不改,但表现出来的形式也可能不尽相同。

  比如有的Heaven and Earth ,表现出来的时空可能是一本书,每翻过一页就是一个纪元,还有的Heaven and Earth 中的时空,可能只是物质运动的结果.

  “Brotherly Li 可真是好功夫啊。”

  齐王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赞叹说道。

  “这些鱼儿可是很high-quality 的时光之鱼,十分难钓,但对cultivation 悟道,尤其是Cultivation 光阴方面的Divine Ability 法则十分有用。当初我能晋升创界,就是靠了一碗时光鱼汤啊。”

  Li Heng 笑着不在意。

  “不一定,可能是因为时光之鱼变多了。”

  “变多了”

  齐王扬起头来,似乎在品味着Li Heng 这句话,随后升起无尽感慨开口。“是啊,或许真是变多了,当初钓鱼的人也已经远去.”

  “怎么?你也是钓鱼的人?”

  Li Heng said with a smile 。

  “Brotherly Li 折煞我了,这个称呼我可不敢,有资格站在岸边的才能称之为钓鱼的人,我还离得很远很远,而且也已经没了机会。”

  齐王苦涩摇头。

  “看来伱知道一些事情。”

  Li Heng 依旧said with a smile ,神情平静。

  齐王似乎也不打算隐瞒,slightly nodded 。

  “我确实知道一些事情,比如大周的真相,但是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除非你在这件事上making an all-out effort 的庇护我家侄女。”

  他说的侄女就是大周empress 武无双。

  ”oh?” Li Heng 挑眉。

  “你就对我那么有自信?要知道你家直女可是很强的,表面上看着只有五劫Heaven and Earth 的实力,但是一旦动用大周之主的力量”

  Li Heng 打算吹捧一下武无双。

  做人要懂得低调,谦虚。

  不过next moment ,被齐王出声打断。

  “不行,我那侄女面对那只monster 还不够看,老二那家伙引来的monster 实在too terrifying 了,她simply 不是那只monster 的对手。”

  “那为什么我就行。”Li Heng 微笑说道。

  齐王神色严肃起来。

  “因为你很强,你我都十分清楚。”

  Li Heng hearing this 无奈,这下低调谦虚不了了。

  “那你又是为什么知道我很强?”

  他有些好奇的询问,自己可是隐藏了实力的,如果是通过探查手段或者天机预测,齐王根本impossible 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

  “因为,我相信我家侄女的直觉。”

  齐王给出了一个很离谱的答案。

  “你可能觉得这个理由十分荒谬,但这就是事实。我家侄女就是因为有了你的出现才迅速坐下决定,决定要去讨伐那只monster 。”

  “这足以说明你可以解决那只monster 。”

  Li Heng 沉思起来,又缓缓开口。

  “如果直觉出错呢?”

  齐王很爽快的回答。

  “她的直觉impossible 出错。”

  Li Heng 闻也有些无语了,又是逻辑闭环。

  齐王立刻意识到Li Heng 肯定误会了什么,再度开口。“这可不是什么偏执的想法,事实上是你没见识过她直觉的厉害。”

  “说句老实话,当初就是因为她的直觉,才让她登上了大周之主的位置,所以老二那个家伙才十分愤恨,觉得她是个十分幸运的丫头。”

  “正是他这种念头,才葬送了他自己。”

  谈起这件事,齐王叹息摇摇头。

  听到如此解释,Li Heng slightly frowned 。

  他这种反应并不是因为齐王说出的往事,而是因为齐王居然能说出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那么相信武无双直觉的原因。

  这就意味着这并不是逻辑闭环。

  而是一种对武无双的高度信任。

  也就是说,这位隐藏极深的齐王,并没有像之前那个被他砍死的卫王那样存在着极其偏执的逻辑闭环。

  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齐王hearing this 瞬间沉默,就连那些时光鱼儿咬钩了,都没有抬起鱼竿,任由这些时光之鱼吃掉自己这一杆的鱼饵。

  “这个问题我知道答案。”

  “但请恕我现在不能告诉你。”

  良久,他终于开口了。

  Li Heng 也不恼怒,自己Void Creation 弄出了一根鱼竿,一个鱼桶以及一张凳子,他坐了下来,甩竿而下,随后慢悠悠开口。

  “那你什么时候能告诉我?”

  齐王苦笑。

  他知道,如果他不给一个具体的答复,这位实力极其恐怖的Li Heng 八成不会放过他,甚至不会放过自家侄女。

  “等这件事了结之后,我会告诉你。”

  Li Heng 笑了。

  这齐王和武无双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各自都做谜语人,通通都要在这件事情了结之后才告诉他。

  要不是这件事不关乎他的利益,只是个人好奇,否则他已经和these two people 打起来了。

  “有鱼上钩了。”

  Li Heng 手上的鱼竿微微向下一沉,他直接用力一提,一条看起来十分鲜美,硕大的时光之鱼跃出水面,被他提在手上,放进鱼桶。

  旁边的齐王惊讶。

  “Brotherly Li ,你又是怎么弄的。”

  “你这连鱼饵都没放,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就连鱼钩都是直的吧,为什么还能钓上鱼来,is it possible that 还是愿者上钩?”

  Li Heng slightly smiled 。

  “你猜错了。”

  “那又是为什么?”齐王有些糊涂了。

  这些时光之鱼可是机灵的很,一些活得久的甚至已经开启了spiritual wisdom ,入了道。他以前就听闻在Immortal God 时期甚至有一只时光鱼王,可在真界的时空长河中tyrannize ,Immortal God 都无可奈何。

  虽然不知什么时候那鱼王就销声匿迹了。

  “因为我比较强,它们害怕。”

  又是一杆子下去。

  但这下等都不用等。

  next moment 就有一条时光之鱼咬钩,被Li Heng threw away 水面,提在手上。此时,齐王能清晰的感知到这条鱼的害怕,鱼身在shiver coldly 。

  不仔细辨认,还以为是这鱼活力强呢。

  因为害怕,所以obediently surrender ,“自愿”被钓。

  齐王顿时沉默,他懂了。

  于是很识趣开口。

  “其实卫王偏执,陷入逻辑闭环,而我却不偏执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还活着,正如我刚才对你说的那样。”

  “那卫王呢?”Li Heng 问道。

  “你心里已经有清晰答案了,不是吗?”

  齐王没有正面的回答,反问。

  Li Heng 微笑,指着时空长河的水面。

  “你看,这条鱼不肯上钩,死了。”

  齐王的视线投射过去,发现在那散发着恐怖baleful aura 的直线鱼钩周围,出现了一条翻着白眼,已经毫无生机的时光之鱼。

  他再度沉默,然后又缓缓开口。

  “因为卫王他已经死了,早就死了。”

  “死人才会如此偏执,不是吗?”

  Li Heng hearing this 沉思,还真的和他猜测的一样?

  他之前敢这么猜,倒不是因为卫王偏执的问题,而是他杀了卫王却没获得source power 。

  那么其他可能会不会也与他预料的相符?

  他将目光重新投向齐王。

  但是齐王的目光变得决绝起来。

  “Brotherly Li ,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只有等事情结束,你即将离开大周的时候,我才能将其他事情告诉你,这是必要的顺序。”

  “哪怕你现在杀了我也一样。”

  “这样啊,那我理解。”

  Li Heng nodded 。

  他能察觉到这其中确实有什么限制。

  当然,他也知道齐王肯定还隐藏着什么可以说的信息,不过也不能逼得太紧,毕竟人不是鱼,容易跳墙。

  “不过我还有一些问题。”

  齐王心中无奈,甚至有些后悔,早知道之前就不引起这个Li Heng 的注意了,现在直接被拿捏住,悔不当初啊。

  “你到底有没有疯了?”Li Heng 询问。

  齐王hearing this sighed in relief ,原来是这个问题,还以为又要问出什么触发限制的问题呢。

  他十分爽快的回答。

  “我确实疯了。”

  “但你现在很理智。”Li Heng 说道。

  齐王摇摇头。

  “Brotherly Li ,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处于时空长河。我疯了,但没代表我所有时间点,过去,现在,未来的我都在疯。”

  Li Heng nodded ,他明白了。

  之前时间点的齐王疯了没关系。但只要齐王以前没疯,不是天生就疯就行。只要身处时空长河应当能通过secret technique ,沟通到没疯的自己。

  “那你疯的原因又是什么?”

  齐王hearing this 无奈。“暂时不能说。”

  Li Heng nodded 。

  那行吧,该问的都问完了,专心钓鱼。

  接下来,这是一场快乐的钓鱼之旅。

  齐王一直都在空军,Li Heng 这边的鱼却一刻都没停过,这不禁让齐王郁闷,心中琢磨着是不是Li Heng 把他的钓运全都吸走了。

  疯也就算了,但好不容易来到时空长河,钓鱼又是他仅剩不多的hobby ,不能空军啊。

  他心中怒吼着。

  最后,宝船逆流而行,终于接近目的地。

  一面浩大的时空瀑布出现在他们眼前。

  瀑布上空,则盘踞着一条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