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496

  第496章 时空源点

  “我曾经遨游时空母河,上溯最初起源,下达无限未来。无限未来暂且先不谈,但我却in the past 发现了最初的时空源点。”

  “但是时空母河无有终结,也无有起源,如何会出现时空源点?这是一件怪事。于是我便沿着各种蛛丝马迹进行调查,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个时空源点似乎是人为创造的。”

  “时空源点之后还有时空,我发现的这个时空源点并不是最终的时空源点。”

  这位疑是Heavenly Emperor 的illusory shadow 语出惊人。

  Li Heng hearing this 也陷入一阵沉思。

  他早就思考过,除了Celestial Court 之外,大虚空中还有媲美Celestial Court 的势力文明或者world 吗?毕竟大虚空无穷无尽,本就可能会出现这种势力。

  但他却没发现大虚空有这种等级的势力。

  当时他推测可能是这些势力隐藏起来了。

  而现在Heavenly Emperor 的话语更是帮他印证了这一点,不只是未来有未知的势力,就连最初的过去也出现了古怪吗?

  Li Heng 顿时流露出了有趣的神色。

  时空源点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告诉别人,这里就是最初的时空,最初的起源,你也只能回溯到这里,不能继续往前了,往前就是一片虚无,没有任何意义。

  就像是Innate 五太体系的太易时期。

  可是现在这个时空源点却是人为制造的?

  有生灵或者势力,并不想让未来的生灵回到更古老的过去?其中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独占更好的机缘?还是在躲避,隐藏着什么?

  此时,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继续出声。

  “发现了这点后,我继续追查下去,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从中也知晓了灾劫的一些信息,比如灾劫不是第一次出现,我所创立的Celestial Court 并不是only one 个受害者。”

  “不过也仅限于此,我还是没能弄清灾劫的来历以及本质。时空源点之后的时空,那更古老的过去虽说是有趣,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奇思妙想,但对解决灾劫毫无帮助。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查下去,离开了。”

  “其中关键信息我不能明说,如果你感兴趣,倒是可以去亲自看看。或许你与我不同,能得出不一样的信息,甚至能窥破真相。”

  这位Heavenly Emperor 说起这些话,语气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似乎是在嘲讽,又或是在感叹?

  “放弃探查过去之后,我将目光投向无限的未来。但是屹立于万古诸天之上的时空母河所衍生的未来太过浩瀚,如果用无限来形容,这种无限已经不知抵达到何种程度。”

  “在遨游过程中,我甚至发现了几位气息和我相近,源自未来的powerhouse 。”

  “虽说是源自未来,但是时空母河的未来却是真实无虚的,这些powerhouse 也是真真切切存在。或许对于这些powerhouse 而言,我们所在的现在也只是过去而已,我们才是虚幻?”

  “于是我和他们过了几招,论了下道,最后勉强胜了几招,继续再往前探索,一路论道而去,最终还是放弃了。”

  “我终究未能抵达时空母河的无限尽头。”

  “时空母河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是天然造物还是人为造物?这真令人感叹啊,难怪他们凭借时空母河活了那么久。”

  谈起时空母河,这位Heavenly Emperor 有些感慨。

  Li Heng hearing this 心神一动。

  听起来这时空母河不一般啊,就连这位号称诸天第一,面对真正的未来powerhouse 都能战而胜之的天Imperial Capital 无法抵达时空尽头?

  不过Heavenly Emperor 话中的“他们”又是什么?

  “他们”凭借时空母河活了很久?

  Li Heng 思考之际,这个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没有停下说话的步伐,继续出声。

  “终究是未能抵达神圣之上,无法占尽所有未来,抵达尽头,这次对灾劫起源以及本质的探索终究是失败了,有些可惜。”

  “所以最后,我决定抛下一切,征战未知领域。亦是前往大虚空之外,也亦是前往大虚空河流最末端的下游,窥得不可知的一切。”

  “这也便是我要讲给第二任Heavenly Emperor 的话。”

  说完这些illusory shadow 渐渐消失,淡化。

  Li Heng 眉头一挑,这就完了?

  这Heavenly Emperor 最后说的话他倒是能听懂,对于大虚空而言无所谓什么时间空间,对于未知领域而言也更是如此。

  大虚空之外,大抑或虚空河流最末端的下游。两者都分别并没有意义,反正都是未知,未知二字或者才是最根本的本质,本源。

  “Fellow Daoist 似乎还不满意么?”

  “见好就收啊,伱并非第二任Heavenly Emperor 。”

  见到Li Heng 如此反应,这本来只是过去留影的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顿时也起了反应,似乎拥有了spiritual wisdom ,微笑的出声说道。

  Li Heng hearing this 眉头一挑,不慌不忙。

  他也是笑着开口,“如果我硬是想得到所有信息,甚至是包括你的inheritance 呢?”

  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摇摇头。

  “Fellow Daoist ,why did it come to this ?以Fellow Daoist 之底蕴,又何必看上这粗浅的Heavenly Emperor inheritance ?大人和小child 争糖果,倒是有些不至于了。”

  “巧了,这对小child 才幼稚,但对大人刚刚合适。”Li Heng 依旧微笑说道。

  “Fellow Daoist 真是个妙人。不过你真的想得到所有信息的和秘密,我倒是可以和Fellow Daoist 进行一个交易.”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平静说道。

  过了一会儿。

  Li Heng 听完交易内容,心中沉思起来。

  这倒不是交易内容有多么苛刻,想反而是内容实在太简单,太宽松了,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白送人的。

  “以Fellow Daoist 的为人,想必肯定会履行。”

  说完交易内容,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平静说道。

  Li Heng hearing this 顿时哑然。

  这是在赌他this Li 人的人品?

  要知道他的道德底线可是很灵活的,毕竟人活在世上要是底线不灵活点,那指定每时每刻都会郁闷,甚至被人耍着玩。

  不过嘛,答应下来对也没坏处。source power 在身,哪怕Heavenly Emperor 有什么因果秘术可以将自己绑定,自己也能轻松脱身而出。

  “那好,我答应了。”

  Li Heng 欣然答应。

  “好,那么Fellow Daoist 如今就是代理Heavenly Emperor 。”

  Heavenly Emperor illusory shadow 说道。

  “我更愿意称之为帝师,Heavenly Emperor 之师。”

  Li Heng 悠然一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