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From Visualizing The Sun Chapter 514

  嗯?

  玄阳皱frowned ,他刚才听到了甚么?

  Li Heng 的声音?难道他回来了?

  可不应该啊,如果Li Heng 回来,他应当有所察觉才对,impossible 毫无征兆。更别提避开他的感应,出现在this world 起源的时间段。

  看来只是幻听罢了。

  玄阳心中sighed ,继续切割被污染的时间线,防止这些时间线污染时间轴主干,彻底失去翻盘的可能。

  “看来你现在的情况不大妙啊。”

  Li Heng 的声音再度从玄阳耳边响起。

  玄阳startled ,皱frowned 。

  这幻听怎么又出现了?

  难道说他被未知劫的力量给污染了?

  他心下一惊,飞速检查自身,把自己的魂魄True Spirit 里里外外翻了数十遍,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令自己更是疑惑。

  不是他被污染,周围又没有什么异样。

  排除一切可能之后,那么本来被否认的impossible 反而就是事实,变成可能了。

  也就是说,Li Heng .

  玄阳这一念头落下,Li Heng 身形便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微笑看着他,期间没任何征兆。

  看着Li Heng ,玄阳呆愣了很久,憋出一句。

  “你现在是什么实力!”

  表面上虽然镇定,但玄阳心中已然无比吃惊。他发现自己从位格上已经彻底看不到Li Heng 了,不是看不清,而是看不到!

  如果说以往的Li Heng 是笼罩在迷雾当中,飘渺mysterious 。那么现在的Li Heng 那就是大象无形,他simply 看不到,但却能感觉到其存在。

  这就意味着两者间出现了巨大的差距。

  令他没资格观测到Li Heng 。

  他毫不怀疑,如果Li Heng 愿意,即使Li Heng 站在他面前,自己也看不见,如睁眼瞎。

  “你未曾抵达的实力。”

  Li Heng slightly smiled 。

  “未曾抵达?”

  玄阳一愣,他现在是创界之境。难道说,Li Heng 已经breakthrough 创界,抵达半步神圣了?

  可是,这么短时间,怎么可能!

  “看来你离神圣不远了。”

  玄阳沉默一会儿,感慨出声。

  如此cultivation speed 简直不可思议。冥冥前往真界之时刚刚晋升创界,可回来之后就已经抵达半步神圣的至高之境。

  这其中起码隔着9th layer realm 啊!

  而且作为过来人,他可是清楚半步神圣虽然只是半步,但那也是何等的难以成就。抵达半步神圣,才算是迈入了个人的道途。

  Li Heng hearing this 眉头一挑。

  “看来你对你自己没信心了。”

  玄阳听到Li Heng 平静回应,slightly startled 。

  这回答让他有些意外。

  他称赞Li Heng 的实力,结果Li Heng 却说他对他自己没信心?这话从何而来?等等!难道说.他不由追忆起过往,自己Peak 时期的过往。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

  Li Heng slightly smiled 。

  玄Yang God 情复杂。

  “你竟然进阶神圣了,位列尊上?”

  他轻声开口,语气间微微颤抖。

  自己算是明白Li Heng 的意思了,“自己未曾达到”,指的是自己Peak 时期半步神圣所未曾达到的realm ,那便是神圣之境!

  可这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

  一连breakthrough 九个realm 证得半步神圣,他还能理解。虽然这种天才少有,那也不是不存在,每个时代都会有这么些天才出现。

  但是,从非神圣breakthrough 神圣可不只是breakthrough realm 那么简单啊!若以realm 来论,神圣之境是breakthrough 无数个realm 都无法抵达的至高!

  可现在就这么轻易的被Li Heng 成就了?玄阳宁愿觉得自己已经被污染了,陷入了幻境。这简直是太疯狂了,不止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那么简单啊。

  “算是吧。”

  Li Heng nodded 。

  他走的并非Immortal God 体系,永恒要素也只是拥有,并未彻底占据占有,身化永恒,所以到底还是和Immortal God 体系的神圣有所差别。

  当然本质上应该算是同一等级了。

  玄阳努力维持住自己的平静。

  吸气,呼气.

  他不停深呼吸,吐纳之间,有无数时光碎片吸进体内,又有无数大日rays of light 呼出体外,维持住Heaven and Earth 起源时间段的稳定。

  “你是怎么做到的?”

  最后他连忙开口忍不住询问,甚至都没顾及Li Heng 到底有没有带回他想要的东西。毕竟那可是神圣之境,太重要了!

  “这点暂且不谈,我给你带回一件东西。”

  Li Heng slightly smiled ,随后袖手一挥,另外一个被污染扭曲的玄阳出现在了玄阳面前。

  “你看看他是谁?”

  玄阳看着眼前的污染玄阳,懵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上下打量这个污染玄阳,神情渐渐复杂,缓缓出声。“我还以为你死了。但现在,我更希望你死了。”

  “我没死你很失望吗?”

  污染玄阳冷漠说道。

  他虽然被Li Heng 收服了,但不代表没有神智,尤其是另外一个玄阳出现在面前,再也忍不住。要不是Li Heng 在这,早就大打出手了。

  “果然,如我所料。”

  玄阳摇摇头,神色无比复杂。

  “这个礼物如何?”

  Li Heng 微笑。

  “看来Fellow Daoist Li 真界之行已经知晓了我的一些过往了。只不过这个礼物,我不知该如何形容了。”玄阳苦笑说道。

  “我现在将他交给你,你想怎么处理?”

  Li Heng 好奇问道。

  “我和他都是玄阳,但他已经不是我了,吞噬合并也没有任何意义。”玄阳摇摇头说道。

  “但如果我感应的没错的话,如果you two 没有合并在一起,对你的Dao Foundation 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吧。”Li Heng 说道。

  “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只能如此。”

  玄阳摇摇头。

  当初为了离开真界,他分出了两个自己。虽然那时因为密法过于mysterious ,没有出现什么代价,但时间长了还是出来了一些隐患。

  就比如现在死活没有回到半步神圣之境。

  “你不可以,但我可以。”

  Li Heng 平静说道。

  玄阳hearing this 一阵沉默。

  “那敢问Fellow Daoist Li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他said solemnly 。

  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一直坚信这点。虽说他和Li Heng 有些交情,但他并不认为这点交情值得Li Heng 这么做。

  能把这污染玄阳带回来已经仁至义尽了。

  “你怎么就那么不相信我的品格呢?”

  Li Heng 失望的摇摇头,随后又slightly smiled 。

  “不过,如果玄阳Fellow Daoist 硬是想要报答于我,那将所谓的灯塔计划说出来也不是不行。”

  他手掌上浮现出一rays of light 。

  正是玄阳叫Li Heng 去取的那个东西。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